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还有村民惊喜地道:“我得会照料果木,兴许能在雷铁的果园里找个事做。”
。……
秦勉和雷铁无暇去管这些,指挥着赶车的人把果树运到规划好的地界里,当场在看热闹的村民里雇佣十人去村里的田沟、河沟和池塘里挖淤泥,这些淤泥里有鸭鹅牛的粪便以及鱼虾的排泄物,通常比较肥沃。果树种下后,秦勉肯定会用灵泉水提升它们的品质,他此举正是为了掩饰灵泉水。大夏王朝的农民根本不知道这些淤泥能肥田,从来没有人挖出来利用,所以便宜了秦勉。
秦勉请来种树的人有长大栓,吴敌、雷向义、雷向礼和里正的两个儿子,一共六人,让他们挖好树坑后,先在坑底铺上一层淤泥再栽树。最后按照种树的数量结算工钱,种一棵树十文钱。这个工钱可是相当高了,六个人平均算下来,每人能种十四棵树,能赚一百多文钱。
雷铁喊雷向义和雷向礼时,雷向仁硬是跟着来,一听秦勉说按照种树的数量结算工钱,又找借口溜了。
秦勉深深地同情雷向义、雷向礼和雷向智,如果他们将来不分家,就得继续养着雷向仁这个“少爷”。
雷向义看了看雷向仁的背影,脸色发黑,又看一眼面无表情的雷向礼,暗自下决心,等雷向礼娶媳妇后就跟雷大强提分家。雷向礼和雷春桃迟迟没有说亲是因为雷大强和杜氏早就说过,等雷向智考上秀才后,雷向礼和雷春桃的身价也能随之提高,说亲时能有更好的选择。所幸,再过不久雷向智就要参加童生试。雷向义等得起。
秦勉和雷铁都没沾手,给种树的人端茶递水。
张大栓一边挖坑,一边好奇地问秦勉:“水果不值钱,你们种这么多果树能赚到钱吗?”
秦勉开玩笑,“赚不到钱也没事,这么多果树开的花也好看。”
吴敌在一旁听了,忍不住翻白眼,“嫂子,张哥是认真的。”
“要想富,种果树”。雷铁在外面学过种果树,我们就种着试试。”秦勉说起谎话面不改色。
雷铁就在秦勉身边,抬手摸摸他的耳朵,没说什么。
秦勉笑眯眯的。他就是仗着雷铁对他的纵容又怎样?
他的一句顺口溜让张大栓几人都笑起来。但他们都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种果树需要投钱,还需要技术,就算他们有心跟风,也不敢冒险。
张大栓他们都是精壮的庄稼汉子,力气大,干活效率很高,天黑前,将所有的树种完。每人种的树都有自己弄的记号,也好数。秦勉和雷铁当场把几人的工钱发了,另外送给每人一包糖果子,可以带回去给家里的孩子吃。
张大栓几个都觉得他的举动贴心,心里不约而同地想,以后雷铁家再雇人的话,他们还愿意来。
几个闲着没事在旁边看的村民看着他们每人捧着一包沉甸甸的铜钱和一包零嘴,颇有些羡慕,下定决心以后要和秦勉、雷铁打好关系。
等人都散去后,秦勉和雷铁正准备回家,一个高壮的黑脸汉子走过来,“秦兄弟、铁兄弟。”
秦勉的记性好,立即想起这位是谁,以前见过几次,一直没交谈过,正月拜年才说过几句话,“你是小虎的父亲,方大哥。”
方斌笑道:“对,秦兄弟好记性。”
秦勉对方虎有几分好感,以前让小虎帮忙照看谷子的时候,方斌没有拦着小虎,可见他并没有因为他和雷铁成亲对他们有任何厌恶。
“何事?”雷铁问。
方武道:“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你们的果园需不需要人手照料。我爹以前帮一个地主照料过几年果木,有些经验。他如今年纪大了,我和我哥都像让他在家享清福,但他闲不住,照样跟着我们砍柴下地。我想着,照料果木是他擅长的,而且比种地轻松些,所以想替他讨这个活儿。”
雷铁榄着秦勉的肩,“媳妇,你决定。”
秦勉问方武,“我们确实需要人手,只是,不知大爷今年高寿?身体可康健?”
方武轻松地道:“老爷子今年已径六十一了,不过,秦兄弟可以放心,他身体健朗着。”
说完,他试探地问:“不如,明日我让他过来走走?”
秦勉含笑点头,“也好。听方大哥这么说,方大爷确实很合我们的意,但也要看老人家的意思。”

第72章  挖池塘

回到家,雷铁走到井边,直接舀井水往脸上浇。
秦勉皱眉,“现在的井水仍然很冰凉,你小心感——伤风。”
“不会,我身体牡。”雷铁扯下晾衣杆上的面巾擦脸。
身体壮?秦勉的目光从他的宽肩滑到厚胸,到窄腰,到翘臀,再到长腿,轻咳一声,移开目光。
“看见一点白了吗?”
雷铁道:“约莫是去了山上。”
一点白并没有因为跟着两个人类生活而失去野性,时不时都会独自去山上,有时候一去就是两三天,偶尔还会带回一只小猎物。一开始它夜不归宿秦勉还很担心,后来见它除了脏些累些从来没受过伤就由着它去了。
秦勉点亮屋里的灯,进厨房拿了一个碗,装了一碗灵泉水端出去给雷铁,“你打两桶水,把这碗水兑进去,然后给每棵果树都浇一些。”
雷铁一句话也没问,点点头,端着碗出去。
秦勉从厨房的窗户能看到他弯腰从井里提水,手臂和肩膀充满力量,背部、腰身和臀部勾勒出一条迷人的弧线。等到雷铁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外,他才猛然意识到刚才居然一直在看雷铁,搓了搓脸,定定神,淡定地舀米淘米。两人已径确定心意,雷铁就是他家的,他会不由自主地盯着雷铁看不是很正常吗?
雷铁浇水回来,被秦勉毫无预警地勾住脖子用力地在他的唇上嘬了一口,有些莫名,看着媳妇悠然走开继续炒菜动作轻快心情很好的样子,释然了,闷声不响地坐在老位置——灶膛前,看火加柴。
“明天开始挖池糖,咱们雇多少人合适?”秦勉把炒好的回锅肉盛到菜盘里,闻着极香,拿起筷子夹了一片肉吃,又夹起一片送到雷铁嘴边,“你也尝尝。”
雷铁含住筷子,看了他一眼,咬住肉片。
秦勉忽然想起来他没有换筷子。
“三十人。二十二人挖土,八人挑土。”雷铁吞掉嘴里的肉片,说道。
秦勉开始做第二道菜,干红椒爆炒瘦肉片。如今即使没有嫩肉粉或生粉,他依旧能把瘦肉炒得肉嫩可口。是初九晚上包饺子的时候,他无意中想起前世有一次做饭家里的生粉用完了忘了买,灵机一动用面粉救急。用面粉调和腌制后的瘦肉非常软嫩,一点都不柴。
油锅烧开后,秦勉把腌制好的瘦肉和姜末一起煸炒数下,再倒入干红椒爆炒,香辣勾人的味道呛得他想打喷嚏,连忙背对着锅。
“挖池塘也算是大事,你要不要去邓家村告诉外公外婆一声?还有两个舅舅,三个表哥。如果以后我们挖池塘没请他们来帮忙,或许会觉得我们不把他们放在心上。至于他们来不来,随他们。”
乡下人都是这样的讲究,家里有什么大事都会告知亲戚好友一声,以示尊重,也是表示双方的感情好。
媳妇考虑得周到,雷铁点点头,“明日一早我就去。”
第二日,天蒙蒙亮,雷铁就赶车去邓家村。秦勉的早饭做好了他还没回来,便独自吃了,刚把碗筷洗了,家里也收拾了一遍,雷铁回来了。邓大舅,邓二舅、邓全、邓忠和邓孝拿着铁锹和篮子,从车上跳下来。
秦勉惊讶地迎上去,“大舅、二舅、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你们来了。请进。”
邓大舅还是淡淡的,只点了点头。
邓二舅一脸笑容,很和蔼,“勉哥儿,叼扰了。”
邓全、邓忠和邓孝都笑着和秦勉打招呼,不好叫“表弟妹”,都叫“勉哥儿”。
几人都是第一次来,进了屋,忍不住好奇地四下打量。
邓全笑着道:“你们这屋子整得不错。”
邓忠附和地点头。厅内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墙壁,不像一般的庄户人家墙壁的的砖块与砖块之间有很多因为挤压而冒出来的干泥浆疙瘩,而是全部打磨平整。正对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字画,左右对称的位置各有一只小巧的壁挂花篮,另有两个福字东西相对,厅内四角及肩高处有四支精巧的竹制壁挂烛台………几样精致的物件和精巧的布置轻易地吸引住任何一个进门之人的目光,从而削弱了他们对墙壁本身的在意。
再看厅内的家具,饭桌铺着红褐色白方格的桌布,上面摆放着整套的茶具,两张并排放置的靠背椅上垫着两张剪裁工整的灰色皮毛坐垫;一尘不染的茶几上有一个果篮,里面放着几个苹果和桔子;沙发上四个大靠垫看上去就柔软;沙发右边有一个不高不矮的三层木架,最上面一层放置一座木制的刀架,刀架上摆放着一把打磨的光滑发亮的木刀,刀架旁还摆着一张小型的弓;中间一层摆放着木头做的马车模型和帆船模型,都是成对的;最下面一层则摆放着两个点心碟,装着瓜子和花生,方便主人坐在沙发上时取拿。继续往右看,床边竖着一个及腰高的立柜,上面摆着一只花瓶,花瓶里插着几支开的灿烂的花,生机勃勃,看着就让人觉得精神一振。仔细一看菜发现花瓶里的红花、黄花、绿叶和壁挂花篮里的花一样都是用布做的,让人惊叹制作者的巧思。整个客厅给人的感觉非常温馨,还有一种优雅在其中。
邓孝开玩笑道:“收拾得这么干净我们都不敢做坐了。”
秦勉从立柜里拿出上好的茶叶给几人泡茶,谦虚道:“都是闲着没事瞎折腾的。”
雷铁拿着点心碟进厨房,不一会儿,端着几碟点心出来,碟子里的点心都堆得很高。
“大舅、二舅,三位表兄,请随意。”雷铁简洁地道。
邓全忙道不用客气。
“大舅、二舅,如今天气也暖和了,怎么不把几个孩子带过来玩?”秦勉问。雷铁太门,话家常这种事不能指望他。
提到孩子,邓大舅的脸色援了援,“我们是来做正事的,带他们做什么?
太闹腾。”话虽如此,他眼中并无嫌弃,显然对孙子孙女很是疼爱。
秦勉忙道:“小孩子活泼些是好事。我们要挖的池塘很大,估计要挖两三天,不如明天大舅和二舅把几个孩子也带过来。那么大的小子不正是喜欢玩土玩泥巴的时候?多跑跑跳跳身体更健康。至于几个小姑娘,可以让小妹看着。
姑娘家正该趁着还小的时候,出门走走看看。”
他安排得很周到,说得也真挚,二舅先动了心,“那行,明天就把他们带过来。”
邓大舅也点点头。
邓全兄弟三个神色更温和,秦勉重视他们的孩子就是重视他们。
秦勉又道:“至于外公、外婆、大舅母、二舅母还有三位表嫂,现在接他们来了只怕招待不周,等果树的花期和果期到了再请他们过来玩个痛快。”
邓大舅几人脸上都带出了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邓忠呵呵一笑,说道,“等果树开花了我们带他们过来看花。”
“一言为定。”秦勉含笑颔首,“到时候我让雷铁去接你们。”
又闲聊片刻,邓全主动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这就过去吧?”
秦勉招手道:“大表哥,不急。你们再坐会儿,我先去叫其他人。”
秦勉走了后,屋子里一时沉寂下来。
邓全看着沉闷的表弟,无奈地摇摇头,心说,从性子上来看,表弟和勉哥儿还是挺般配的。
邓二舅坐着无聊,站起身,“铁子,你先带我们过去,顺便看看你们的果园。”
几人拿着铁锹、挑着篮子,和雷铁一起出门。
因为一共要雇三十人,除了邓家的五人,秦勉又在村里找了二十五个人。
挖土的活儿辛苦些,一天八十文钱;挑土的活儿相对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6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