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4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勉走过去,温和地道:“这是你们表叔送给我的礼物,可以玩,不过要爱惜,好吗?”
坤仔点点头,拿着帆船上看下看,爱不释手。
轩仔则拿着马车模型不松手,问秦勉,期待地道:“勉表叔,我很喜欢这个马车,勉表叔送给我吧。”
“呃……”秦勉避而不答,委婉地道:“如果你们喜欢,可以让你们表叔再给你们做一个。”这些是雷铁送给他的新年礼物,他舍不得送人。
轩仔紧紧地抱着马车,撅着嘴不说话。
喜丫蹙眉走过去,厉声道:“轩轩,三婶没有教你不可以要别人的东西吗?如果我要你最喜欢的竹蜻蜒,你给不给?”
轩仔一龇牙,大声叫道:“不给!那是我的!”
“既然是这样,你怎么可以问别人要东西?”喜丫严厉地道。
秦勉见势不妙,忙道:“这样吧。我们去找你们的表叔,让他给你们每人做一只弹弓,我们去打鸟,好不好?”
轩仔立马放下马车,欢喜地道:“好,好!我们去打鸟。”
“我也要去!”坤仔也把帆船放了回去。
连远仔从凳子上溜下,噔噔地凑过来,“我也去!”
总算把他们哄得暂时安分了,秦勉暗自擦了把冷汗,对喜丫点点头表示感谢。几个小姑娘,他不知道怎么招待才合适,正尴尬着,雷向智和雷春桃一起走了进来。
“大嫂,我们来了。”
“来得正好。”秦勉松了一口气,把两人迎进门,“小妹,麻烦你照顿这几位小姑娘。”
雷春桃抿嘴一笑,提起胳膊上挽着的小篮子,“大嫂,放心地交给我吧。上次我在你家看见这些花觉得很漂亮,自己也试着做了一些。今天就教她们做布花,她们一定喜欢。看,东西我都带来了。”
篮子里是各种颜色的碎布头。
雷春桃带着几个小姑娘到沙发上坐,秦勉把点心端到茶几上后,才有空和雷向智说话,“五弟,你今天休息?”
“对。”雷向智唇边含笑,看了看一屋子的小孩,“十天后会再放两天假,接着便是童生试。”
“看五弟的样子想必是成竹在胸。”秦勉笑道,“我先预祝你心想事成。”
“承蒙大嫂吉言。不敢说必定能中,但向智一定会尽全力。”雷向智谦虚道。
坤仔拉了拉秦勉的袖子,“勉表叔,我们去找表叔。”
“好。”秦勉问雷向智“五弟要不要去那边走走?”
雷向智点点头,“走吧。”
秦勉嘱咐雷春桃几句,带着坤仔、轩仔和远仔三人去果园。
雷铁看到秦勉,走过来。
“怎么来了?”
“他们……”秦勉回头,三个孩子没影了,转身一看,三个娃已经溜到挖出的深坑里,爬上爬下,玩的不亦乐乎。他不由耸肩摊手。小孩子就是玩性大,忘性大。
雷铁不解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秦勉拉住他的手腕,“趁他们还没回神,我们赶紧回去。你给他们每人做一个弹弓。”
“怎么想起做弹弓?””雷铁问。
秦勉道:“他们看上我的帆船和马车了。”
雷铁立即道:“不给。”
秦勉好笑地看了看他,“所以才让你做弹弓。”
被忽略的雷向智无奈地摇摇头,不紧不慢地往池塘那边去,看看热闹,散散步。
小孩确实忘性大,但记性也好,中午回来吃饭时,看见帆船和马车又想起弹弓的事,都扭头看秦勉,不敢瞄雷铁。雷铁总是面无表情,看上去很可怕,他们三个在家里能称王称霸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秦勉微微一笑,向雷铁意。
雷铁从立柜里拿出三个弹弓,一言不发地递给坤仔、轩仔和远仔。
根据三人的年龄大小,弹弓的大小也不一样。坤仔三人一看就喜欢上了,眉开眼笑。
邓全看出弹弓的皮筋很细,力道不大不会伤人,知道秦勉和雷铁用了心思,拍了拍下坤仔的脑门,“还不谢谢你们表叔和勉表叔?”
“谢谢表叔,谢谢勉表叔!”轩仔最先表态,“勉表叔,我们下午就去打鸟吧。”
秦勉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被他留下吃午饭的雷向智,“好,让你们的向智表叔带你们去。”他真不擅长带小孩。
雷向智诧异,“大嫂,我?”
“就是你。”秦勉义正言辞地道,“你不是很快就要参加童生试了吗?考前好好放松放松才更有利于临场发挥。”
雷向智爽快地应下了。
邓大舅、邓全几人都挺乐意。雷向智是读书人,他们家的孩子和读书人接触多多少少能受点熏陶,有益于将来启蒙。
。……
秦勉的推测有误,三十个人花了四天才将池塘挖好,占地一亩多,深约两米。如此面积和深处对养鱼种藕来说已足够。
雷铁从镇上请来两个极有经验的木匠,带着四个徒工,在“葫芦”的腰上架了一座能容马车通过的木拱桥。得益于村庄附近多山,雷铁找到最结实的铁力木做拱梁,拱梁两头没入地底,牢固而安全;其上铺设铁力木锯裁的木板,木板上还雕刻了纹饰防滑;栏杆的每一根支柱都嵌入拱梁内,非常安全。
桥造好后,秦勉和雷铁挖渠从河里引水。不到一天,池塘里就装满浑浊的水。过两三天才会变得澄净。秦勉让雷铁挖了一些淤泥投入池搪里,悄悄往池塘里注入一些灵泉水。
果树种下了,池塘挖好了,桥造好了,可以砌围墙了。
这次,秦勉只买了两百多块青砖,其余的都是红砖。因为他觉得红砖和绿树相互映衬更有意境美。
青山村再次沸腾了,村民们心急地等着秦勉宣布请人砌墙的消息。
然而,这一次,秦勉却没有当众宣布,而是一一上门邀请。很快,就有人发现,这次请的人大多数都是上次挖池塘时表现好的人。雷向仁、周二好、赵四之流都不在其中。
把十五亩地都圈起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光是买砖,秦勉就花了十两银子。请的人一共有五十人,按照先前做下的标记分段砌墙,几段围墙可同时进行。因为人太多,不包吃,工钱比盖房子时涨了六文。
方大爷闲着没事,兴致勃勃地帮忙指导和监督。他的两个儿子也在帮忙砌墙。
“铁子,”方大爷看着那一堆青砖问身边的雷铁,“这些青砖是用来做什么的?”
雷铁道:“媳妇说要把青砖嵌在红砖里‘写’下‘悠然田居’四个字。”
方大爷一拍大腿,看着不远处正和一个搬砖的村民说着什么的秦勉,说道:“这个主意好!呵,真不知道你媳妇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雷铁目光一闪。那是他媳妇,当然和一般人不一样。
他走到秦勉身边,把手中的竹茼杯递给他。
秦勉正觉得渴,接过杯子,一仰脖子,一口气喝完,“还要喝。”
雷铁二话不说地走到锅炉边,装满一杯凉开水,再递给他。
秦勉冲他一笑,喝了两口,把杯子还给他,“我们去南墙看看。”
此时,老宅里,赵氏坐在井边,有一下没一下地搓着木盆里的衣服,不知在想什么,眉头越皱越紧,不时抬头往村西的方向看,连水溅到身上都没发觉。
钱氏路过,好心地提醒,“二嫂,你的鞋湿了。”
赵氏回过神,不在意地看了一眼裤腿和绣花鞋,站起身,伸手拉钱氏,“三弟妹,“西边那家”是越来越热闹了,咱们就这么干看着?走,我们瞧瞧去。秦勉请几个外人烧水送茶却不请我们俩,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钱氏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手,疏离地道:“二嫂,你自己去吧,我还有事。”说完就转身进屋。相公和她说过,只要不去招惹秦勉和雷铁,有什么好事秦勉和雷铁自然会想到他们。一个劲地凑上去只会惹得他们厌烦。以前她是傻了才跟赵氏去讨嫌。
“哎?”赵氏莫名其妙地瞪着眼,“钱氏转了性啦?”
和赵氏一样坐不住的还有一个人,雷大强。他早上吃过早饭就出门溜达,几次想往村西去,又几次收回脚步。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当初那个不被他放在心上的大儿子如今能变得这么有出息。雷铁越是有出息,他越是后悔当初对雷铁不好;他越是后悔,就越是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他嘴上绝对不会承认,但实际上羞愧地脸上发烫,同时还恼火,雷铁请了那么多村民去搬砖、砌墙,却没有请他这个做父亲的!他不是没想过去闹,但一想到雷向智马上就要参加童生试,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童生试?
他心中一动。对啊,他可以以童生试为借口去找雷铁。弟弟就要参加童生试了,问做兄长的要些钱不是很正常吗?
想到这里,他急不可耐地走向村西。
秦勉和雷铁站在南墙边,交代砌墙的人务必不要把“悠然田居”四个字“写”错“写”歪了,否则就要返工。
“小兄弟放心。”年近四十的砌匠笑着说道,“你把每个笔画用几块砖、离地面有几块砖高、两个字之间隔多远都说的很清楚,如果这样我们还出错的话以后也不用干这一行了。”
秦勉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雷铁拱手道:“大叔勿怪,内子只是追究完美。”
“呵呵,明白,明白。”砌匠宽容地一笑,对另外一个砌匠道,“咱们也想看看弄好是什么样的。”
“是啊。”另一个砌匠将一块砖撂上去,用砌刀将挤压出来的泥浆刮掉,“还是第一次听说可以这样写字,连匾都不用挂。”
雷铁看了看秦勉额头上的细汗,“回家休息。”媳妇在太阳底下晒了大半天了。
秦勉确实有些累了,点点头往回走。
“对了,我还以为又会看到雷向仁。他居然没来。”
雷铁目视前方,淡淡道:‘病了。”
秦勉忍俊不禁,“你做的?”
雷铁道:“他来了,我点了他的麻穴。”
秦勉哈哈大笑,“活该。”

第75章

雷大强轻嚷咳一声,走过来。
秦勉和雷铁停下脚步,客气地喊人。
“爹。”
雷大强看了眼远处砌匠砌墙的背影,慈爱地看着雷铁,“这里还需要人手吗?你爹我还有一把子力气。”
秦勉正要开口,被雷铁握住手捏了捏。
“人手已足。”
这样的态度让雷大强气不打一处来,脸色也冷了下去,忍了忍,换了话题,“你弟弟要参加童生试的事你已径知道了吧?当初你们说过要出钱的。”
秦勉了然。这是来要钱了。
雷铁颔首,“记得。分家文书里写了,不管是五弟考学还是四弟、五弟和小妹成亲,爹出五份哦,我们出一份。”
雷大强一噎,“现在的情况怎么能一样?你们如今更宽裕,应该多出些钱,也是你们对弟妹的一片爱护之心。”
雷铁冷颜以对,“我们会出那一份钱,也会另外给五弟一些钱傍身,但不会把钱交到你手里。”
雷大强怒从心头起,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个当爹的难道会贪儿子的钱吗!”
雷铁冷淡地道:“你自己请楚。”
“你……”雷大强想起当初雷铁给他的二十两不能不心虚。
雷铁看着他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又道:“以后每月我会给你们涨一些钱,但若是你们没事找事……”
雷大强被他的目光看得心惊,很想有骨气地喊一句我不稀罕你的钱,但又舍不得那些钱,嘴唇蠕动半晌说不出话,重哼一声,一甩袖子,大步离开,背影颇有些狼狈的意味。
秦勉忽然笑了。
雷铁询问地看着他。
秦勉道:“忽然觉得没事时戏弄一下他们也是不错的调剂。”
雷铁摸摸他的头,“回家。”
五天后,悠然田居的围墙全部砌好,秦勉和雷铁家成了一个独立的小庄园。两人开始着手处理一些细节问题。
不知不觉就到了二月下旬,再过两日就是雷向智参加县试的日子。老宅的整体气氛紧张起来,连雷大刚也到老宅坐了会儿,还给了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