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4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牛车驶入田居里,看见田居里的美景,福叔、福婶和喜乐三人都惊呆了。
这里就是他们将要生活的地方?他们以后会生活在这么美的地方?
秦勉笑了笑,“先跟我去你们住的地方,等你们收拾好后可以在田居里逛逛,熟悉下新环境。”
福叔三人连忙收回目光。
“是,小少爷。”
跟着秦勉来到佣人房,三人再次呆住。房子是新砌的,不是茅草屋也不是木屋,而是红砖黑瓦房。屋里窗明几净,桌椅板凳店铺不缺,床上还铺着崭新的棉褥和棉被。这比他们以前在自己家里好几倍不止!
秦勉安排道:“福叔、福婶,你们就住在第一套房子里;喜乐你住在第二套房子里,如果以后进有下人进门,你要和他合住。当然,如果你以后成亲了,也可以和福叔福婶一样单独住一套房子。”
喜乐难掩激动地道:“是,小少爷!多谢小少爷!”
秦勉先把三人的工作内容都说清楚后,说道:“你们在这里就是包吃包住,月钱暂定为每月五十文,逢年过节以及农忙时会加钱发礼。一日三餐你们自己开伙,早饭和午饭是面食,中午是大米饭,都管饱,当然,不许浪费。蔬菜是自家种的,也管够。每月会给你们发十斤肉,你们是一顿吃完还是省着吃吃一个月,你们自己决定。”
福叔、福婶和喜乐三人吃惊地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安。
喜乐最先开口,“小少爷,这样的安排有些太好了。我们做下人的一天吃两顿饭就行。”
秦勉淡淡一笑,“进了我们家,就按照我们家的规矩来。不必觉得有愧,干活时更尽心即可。”
福叔三人齐声应是。
雷铁向牛车上看了一眼,喜乐机灵地搬了一袋面粉和一袋米下来。
秦勉道:“今天你们不用做什吗,到处逛逛,明天再开始做事。”
“多谢大少爷,多谢小少爷!”
该交代的都交代完后,雷铁牵着牛准备和秦勉离开。
喜乐快步走过去,恭敬地道:“大少爷,我来吧。那边是牛舍吧?我把东西送过去后再顺便把牛车拉回来。”
秦勉赞许地看了他一眼,果然是个机灵的。
因为有外面的围墙,房子的院墙前几天就拆了。视线更显宽阔,到了秦勉和雷铁宅门口,喜乐麻利地把车上的东西搬进屋。
秦勉从厨房取了一块约莫十斤重的腊肉让喜乐带回去,开始忙活他和雷铁的午饭。
“媳妇,买这做什么?”雷铁拿着三个铃铛进来。
秦勉一看,“喔,险些忘了。这边离佣人房太远,有事找他们不方便。我不是还买了三条不同颜色的绳子吗?你把三个铃铛绑在绳子上,分别系在喜乐他们三人的屋子里,另一头绑在我们这边。如果有事找他们,这边拉绳子,那边铃铛就会响。黑色的绳子是福叔,红色的绳子是福婶,灰色的是喜乐。”
“媳妇很聪明。”雷铁说道。
“那必须的。”秦勉一脸得意地回头,被雷铁精准地吻了一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雷铁就拿着铃铛和绳子,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
“闷骚。”秦勉嘀咕一句,哼着歌择菜。
雷铁回来后,把三根绳子绑在客厅的窗棂上。
秦勉提起另外一件事,“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挖池糖时我们说过要请外婆舅母她们过来看花?”
“记得。”雷铁问,“这几日?”
秦勉点点头,“早些请他们过来玩一天,免得心里总惦记着这个事。”
雷铁道:“明早我就去邓家村。”
秦勉把炸酱面做好后,雷铁顺手端出去。
秦勉笑了笑,拿着两双筷子跟在后面。
他身心轻松地在椅子上坐下,觉得今天的炸酱面尤其香,“到今天为止,庄园里的事算是基本处理妥当了,可以好好地放松几天。”
雷铁道:“等外婆他们走后,带你去山上。”
“好啊。”秦勉边吃面边点头,“现在是春天,山上的景色一定很美。带上弓箭,顺便打错。”
雷铁颔首,忽然问:“你的生辰可还记得?”
“三月二十八。”秦勉抬起头,笑着看他,“怎么?有礼物要送给我?”
“嗯。”雷铁没否认。
,你的——”话没说完,他忽然想起雷铁的生母是难产而死,也就是说雷铁的生辰是邓氏的忌日。
不等雷铁说话,他就说道:“你以后就和我同一天过生日。”
“好。”雷铁抬手用大拇指揩掉他嘴角的酱汁。
吃完饭,雷铁洗碗。
秦勉拿出笔记本和笔趴在茶几上写字。
雷铁洗碗出来,在他身边坐下,榄住他的腰。
“写什么?”
“记账。”秦勉道,“以前就我们俩当然不用记账,但现在家里多了三个人,收支账目还是记请楚地好,心里有个底。将来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也有个依据。”
“犯错便卖掉。”雷铁淡漠地道。
秦勉点点头,“万一他们犯了大错,我当然不会容下他们。”

第77章  想离你更近

雷铁带着喜乐一起去邓家村,让喜乐认认路。如果以后有什么事要再去邓家村,雷铁就不必亲力亲为。
秦勉一个人在家,总算是有宽裕的时间去空间里,顺手带上一点白。自从穿越过来,他进入空间的次数,屈指可数。不是他不想进,而是没有机会。最开始是因为防备雷铁不敢轻易进,后来则是因为现实中太忙碌,每天都想着怎么赚钱,怎么改善生活,顾不上空间。偶尔进去,待的时间都不长,做多弄点灵泉水或者摘些水果蔬菜。如今,他已想好要将空间的事告诉雷铁,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一进空间,秦勉敏锐地察觉出空间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他仔细地环顾一圈,发现空间的面积扩大了,以前站在四合院门口向远处看,远处的景色始终是烟雾朦胧,如今再看,青山非常清晰。他忽然有一种猜测,难道空间变大了?
老实说,虽熬然他拥有空间已有近两年,但对这个空间并不是十分了解。但可以肯定的是,空间对他没有任何恶意,他能感觉到他和空间“心意相通”,偶尔在空间里遇到少许猛兽,它们会变得十分温顺,还会自动地避开他。
秦勉琢磨了一会儿,想不通也就不想了,先给被他取名为“粉球”的花苞浇水,发现它和以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也不失望,转身去捡鸡窝和鸭笼里的蛋,放在四合院的小仓库里。空间的保鲜功能不会让它们坏掉。
一点白还是第一次进来,东张西望片刻,就箭一般窜出去,消失在树林里。
秦勉不担心它,找来两个篮子,装了一篮子鸡蛋,去菜园里摘了一篮子新鲜蔬菜,扬声喊道:“一点白,走了!”
不一会儿,一点白就从草丛里跳出来,蹭了蹭他的腿,任由他楼住它的脖子。
下一瞬,两人回到堂屋里。
秦勉一边啃着红苹果,一边拽了拽窗棂上的绳子。
福婶很快出现,恭敬地屈膝,“小少爷。”
秦勉指着井边的菜篮,“福婶,今天有客人,你把这些菜洗了。
“是。”
秦勉站在一边看了会儿,福婶做事很麻利。他啃着苹果,搬出躺椅在太阳底下晒太阳。
一点白忽然纵身跃起,扑向前方。
秦勉吓了一跳,还以为一点白发现具有威胁的东西,迅速从藤椅上跳起来,却看见一点白两只前爪摁住一块石头,龇着利牙,低吼几声后将石头松开,从石头上一跃而过,腰身一扭往回冲刺,再次扑过去,还张口咬住石头。
秦勉目瞪口呆地看了一会儿才忧然,一点白是在练习捕杀猎物!
他一头黑线地瞪着一点白半晌,很想问一句:一点白你这么“疯狂”你大主人知道吗?
想想一点白也听不懂,他无奈地躺回去,翘起二郎腿接着啃苹果,看着一点白继续疯狂地练习。
福婶防备地看着一点白,走远些绕到秦勉身边,“小少爷,菜洗好了。今儿太阳好,不如我把您的棉被棉衣拿出来晒晒?”
秦勉坐起身,“还是福婶细心,我倒是忘了。不过,我自己晒就行了。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去忙吧。”
“是,小少爷。”
家门口的晾衣杆添加到了四根,就像两副双杠一样。
秦勉把棉被、棉褥、抱枕、衣柜里的棉衣和房间里的沙发坐垫、靠垫统统抱出去晒,然后,把茶具和点心端出来放在枫树下的石桌上,躺回躺椅上。
一点白还在扑杀“猎物”,跳来窜去,四肢蹬得灰尘直飞。秦勉庆幸自己是在上风向。
雷铁领着一群人走近,最前面的一个小胖墩飞快地跑过来。
“勉表叔!”
‘远仔。”秦勉起身招呼客人。
邓老爷子、老太太、邓大舅一家和邓二舅一家一个都不少。一行人一边走,一边打量庄园,都觉得眼睛不够用。尤其是几位女性,看见各种各样的花,移不开目光。
坤仔和轩仔顽皮地跳起来抓缀满花朵的梨树枝桠,玉丫和兰丫在花圃里摘了两朵花才跑过来。
秦勉看见雷铁怀中抱着两只小奶枸,“这是?”
雷铁把小狗递给他,“大舅送的。”
秦勉高兴地向邓大舅道谢,“大舅费心了。不瞒大舅,田居太大了,我们正需要几只看门狗。”
邓大舅摆摆手,“别人给的,不值当什么。”
秦勉看了看正望着两只小狗的一点白,有些担心。一点白未是狼,必能容得下两只狗。
雷铁看出他的顾虑,“外公说这是狼狗所生。”
秦勉略微放了心,“你先招待外公他们。”
他不敢贸然让一点白接触两只小奶狗,抱着两只狗进屋,盛了一些早上剩下的米粥,混入一些灵泉水,暂时把两只小狗关在杂物房里。
等他出屋,却只见雷铁一人坐在石桌边。桌上的点心和热茶都没人动。
“人呢?”
雷铁向果树林示意,“逛去了。”
大舅母从桃树上析下一根花枝递给喜丫;轩仔跳起来伸手用力地拍打桃树枝,看着花瓣簌簌落下哈哈大笑。
秦勉见了,心疼得直皱眉。但这些情况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雷铁站起身。
秦勉拦住他,“算了,由他们去。他们总不能把所有的花都毁了。今年是种果树的第一年,请他们来玩算是尽心,以后还是免了。我们要去陪着吗?”
雷铁摇首,“外公说不用陪。”
秦勉便坐着没动。
两人喝着茶,说着话。
两人不知道江大爷这会儿也在桃树林里。
江大爷看了一眼喜丫手里的桃枝后,目光从地上的花瓣扫过,对轩仔道:“小家伙,就你这一下子,这棵树可要少结不少果子。可惜了。”
邓孝正和邓忠说话,闻言,快步走过来,尴尬地拦住轩仔,“这位老人家是?”
“呵呵。你们是雷铁的客人吧?我是雷铁请来照料果树的。”江大爷道。
轩仔吊着下巴,不服气地瞪着他,“这是我表叔的果园,我想怎么玩怎么玩!”
邓孝厉声呵斥,“轩仔!”
江大爷笑着摇摇头,没说什么,转身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邓孝媳妇瞪了邓孝一眼,责备道:“有话不会好好说?孩子不懂事再教便是。”
邓老爷子和老太太早就走远了,感叹着外孙如今的出息,对后面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秦勉和雷铁坐了好一会儿,邓家人才回来。坤仔和轩仔各自拿着一根李树花枝当剑对打;玉丫和兰丫手里都拿着一大捧花。邓老爷子沉着脸走在最前面。邓大舅和邓二舅看着几个孩子手里的东西,都有些尴尬。
秦勉仿佛没有看见,热情地招待。
“外公、外婆,外面暖和,不如就在外面坐吧?”
“好,好。”老太太慈祥地笑着。
邓家人在田居里玩了一天,吃过晚饭后,提出告辞。
几个孩子玩得不想走,但因为秦勉家没有多余的床,还是被他们的父母带走。秦勉很庆幸家里只有一个房间。
送走客人后,他拉着雷铁在果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