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⒂涣肌P铱髂昙托。估吹眉懊植埂
秦勉冷静地分析着。这雷大强虽然是大家长,但只管外面的活计,其他事基本上都是杜氏做主。所以分家的关键还是在杜氏身上。杜氏对雷铁根本没有半分感情,这一点毋庸置疑。秦勉敢肯定,杜氏心里也想把雷铁分出去,之所以没有那么做,除了怕被村里人说闲话之外,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除了秦勉到现在还没见过面的雷向智外,雷家的四兄弟里,雷铁最高大,身体最强壮,对于靠体力吃饭的庄稼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强大且免费的劳动力。
此外,还有钱。这一点秦勉是从杜氏的一句话上分析出来的——“以后打到的猎物都交给我处理”。秦勉看过那只野鹿,箭正中野鹿的脖颈,一箭毙命,这说明雷铁的箭法很好,从现在到秋收能打到的猎物不会少。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肉都不会便宜,卖到的钱肯定也不少,杜氏想把这些都掌握在她手中,不是为了钱是为什么?还有,雷家还有三个孩子没成亲。历来嫁娶都看重聘礼和嫁妆,尤其是古代。聘礼少了,谁家姑娘愿意嫁?嫁妆少了,姑娘去了婆家都没底气,还可能被人看不起。因此,秦勉分析,杜氏很有可能是想尽量从雷铁身上弄出钱来供雷向礼、雷向智和雷春桃的花费。雷铁出多些,她就能少出些。好算计。
如果想让杜氏主动提出分家,有几个办法……
秦勉的脑子正转得飞快,手腕忽然被人紧紧攥住,沉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你要去哪儿?”

☆、009章 分家(2)
秦勉回过头,雷铁紧紧地盯着他,双眼一动不动,右手端着一个碗。碗里装着红薯糜子饭,插着一双筷子。所谓红薯糜子饭就是红薯和糜子一起蒸的饭。最近的主食基本都是红薯糜子饭和馒头。饭上面堆着炒熟的蔬菜,居然还有一个煎蛋。
杜氏是不可能好心地给他鸡蛋吃的,这大半是雷铁把分给他的一个煎蛋省给他吃的。秦勉很想推翻这个猜测。
他动了动手腕,解释道:“我两手空空还饿着肚子能去哪儿?我刚才是在锻炼身体,一不小心跑过了。”除了雷铁坚持不肯和离这一点,雷铁给他的印象还不错,所以语气很平和。
雷铁松开他的手,把饭碗递给他,拉着他走向路边的老槐树,树下有一块平整的石头。村里人闲暇时常在这里闲聊。
秦勉在石头上坐下,只把鸡蛋吃了,其他的实在吃不下。别说是红薯糜子饭,就算是鸡鸭鱼肉,连续吃十天半个月人也会受不了。
“吃不下了。”秦勉端着碗,看着西边的晚霞,叹了一口气,“我想吃白花花的大米饭,想吃鸡鸭鱼肉,想吃烧烤,想吃牛排,想喝啤酒……”
雷铁看着他半晌,把碗拿过去,安静地吃饭。
秦勉一愣,“你没吃?”
“嗯。”雷铁应了一声。
“喔。”秦勉靠在槐树上,继续琢磨让杜氏分家的可能性。其他人他不管,但他一定要想办法让杜氏把他和雷铁分出去。
他可以先试探下雷铁对分家的看法。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雷铁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继续吃饭。
“我们以后都住在那里?这对面可是猪圈……”秦勉问得十分隐晦。
雷铁顿了顿,没抬头,“秋收后我们分出去住。”
意外之喜让秦勉激动得站了起来,“你说真的?”他本来有两个模糊的想法:要么让雷铁装病,而且是大病,断绝杜氏把雷铁当劳动力的念头;要么利用杜氏的迷信思想和他对雷向智这个读书人的在意让杜氏把他和雷铁赶出去。万万没想到雷铁不是傻,也不是憨,心里早就另有打算。
想到可以离开雷家,秦勉抑制不住好心情,对雷铁也露出了笑脸,重新坐下,语气轻快许多,“能不能早些分出去?我知道你之所以想在秋收后才分出去是想帮家里人过了农忙,但就算我们分出去住一样可以帮忙做农活。你说呢?”
雷铁看着他,忽然冒出一句,声音还是闷闷的,但语气却坚定无比,“我不会和离。”
秦勉一惊。这家伙居然这么敏感?他避开雷铁的视线,干笑道:“我没提和离的事啊。我是说分家的事。经常生气的人老得快,我不讨娘喜欢,继续住在一起惹得她生气岂不是不孝?”
“我不会洗衣服。”
秦勉连忙道:“我会!”
“我不会煮饭。”
“我会!”秦勉生怕无法说服他尽快分家。
雷铁点点头。
秦勉心里的小人激动地蹦起一丈高,催促道:“快吃。”
雷铁还是不紧不慢,秦勉盯得着急,恨不得帮他吃。
雷铁摸了下他的头,“不急。”
秦勉没空对他的动作提出抗议,直接道:“很急!”
雷铁这才略略加快速度。等他吃完最后一口饭,两人一起回家。
晚霞逐渐消失,只剩淡淡的余光。整个村庄都笼罩在昏暗之中,少有的几户人家已点了灯,灯光随风晃动,院墙的影子也跟着晃动。
赵氏看到雷铁拿着碗筷去厨房,扬眉一笑,大量秦勉,酸溜溜地道:“大嫂可真让人羡慕,大哥给大嫂送饭不说,吃完了饭,还帮大嫂拿着空碗。羡煞人哟!”
屋里的杜氏紧跟着来了一句,“老大家的,还不赶紧把碗洗了?灯油不要钱啊?”
秦勉不痛不痒,马上就要分家了,他不希望旁生枝节。他走进厨房,只能借着淡淡的月光洗碗。这古代没有洗洁精,要想把碗碟上的油渍洗干净,只能用热水。因为一个灶膛上有两个锅,外面的锅煮饭炒菜时里面的锅同时烧水。秦勉打开内锅的锅盖却发现没有热水,不知是被谁用了,只好重新烧水。
雷铁在灶膛前坐下,帮着烧火。
等两人洗完碗,正屋黑灯瞎火,早就静下来了。
两人就着月光洗漱后回到茅草屋。

☆、010章 分家(3)
两人也没点灯,摸黑上了床。
秦勉摸着身上又旧又硬的破被子,心情却很轻松——很快就要分家了。比起分家,其他的委屈都不算什么。
“对了,分家后我们住哪儿?”秦勉忽然想起最重要的事,小声问。
雷铁在黑暗中顿了一下,“手里的钱只够盖茅草屋。”
秦勉不在意地笑了一声,“只要能从这儿搬出去,就算住山洞也行。”只要离开这儿,他就有办法挣钱。
雷铁很久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秦勉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折腾了近半个时辰,坐起身。
“去哪儿?”
雷铁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
秦勉吓了一跳,幸亏没贸然地从空间里拿食物出来,摸着肚子,叹气,“饿了。”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个鸡腿和一个鸡蛋哪够他吃?晚饭即使有剩下的也被杜氏锁在碗橱里,钥匙只有她有。
身边悉悉索索的,是雷铁也跟着起身了。大片月光从外面洒进来,原来是雷铁无声地将门拉开。
“走。”雷铁轻声道。
“去哪儿?”秦勉纳闷,爬下床穿鞋。
雷铁打开院门,等秦勉出去后,轻巧地把院门合上。
月光洒在地上,像水一样平静。九月下旬的天,晚上颇有些凉,但并不会让人觉得冷,晚风吹在脸上,很是舒服。
雷铁握住秦勉的手腕,秦勉挣了一下没挣开,只得由他去。地面上坑坑洼洼,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坑里,雷铁拉着他也好。
顺着路往前走,秦勉更疑惑。再往前走就出村了。到了晒谷场上,雷铁在一个一人高的草垛子前停步,伸手在垛子顶上掏了掏,手中多了三个鸡蛋。
秦勉惊奇地看着他。没想到他这样的人居然会偷别人的鸡蛋。
雷铁似乎看出他的想法,“野鸡。”
秦勉一想,也是。如果是家养的鸡怎么可能跑到这里来下蛋。
“等着。”雷铁把三个鸡蛋塞到他的手里。
秦勉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四周静寂无声,空旷无人,只有草垛子在月光下的阴影,身后的风凉凉地吹着,他有些毛骨悚然,搓了搓胳膊,被雷铁的举动感动的同时,也为他生在这样的家庭感到同情。杜氏锁碗橱的举动倒不是只为防他,也是为防赵氏和钱氏偷嘴。本来是一家人,却做到这种程度,怎么能不让人觉得好笑和悲哀?
没过多久,雷铁抱着一小捆柴禾回来,右手中还拿着两个不知从哪儿掰的玉米棒子。他用打火石点起火堆把鸡蛋放在火里烧,又用两根细竹枝穿着玉米在火上烤。
闪烁的火光下,男人的面容比白日更沉静,即使坐着腰背依旧那么挺直,看上去十分沉稳和可靠。
火舌舔着玉米,过一会儿雷铁就要转一下手中的竹枝。秦勉打了一个呵欠,趴在膝盖上,闻到玉米的香味才直起身。雷铁把两个玉米递过来时,他只接了一个。
“你也吃一个。”他咬了一口玉米,又软又香,眼底浮起笑意,抬头对雷铁一笑,不吝称赞,“很香。你的手艺不错嘛,一点儿都没糊。”雷铁打猎的时候中午不回来吃饭,需要自己解决,这手艺大约就是这么练出来的。
雷铁没说话,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面部冷硬的线条明显柔和了几分,捡起一根棍子将火堆里的鸡蛋翻了翻。
即使后来秦勉和雷铁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想起这晚的一幕幕,秦勉依旧满腔暖意。
“你打算什么时候提分家的事?我不是催你,问清楚我好心里有底。”
雷铁没有吃玉米,“明晚五弟会回家,翌日休息一日。那时再提。”
秦勉点点头。他已知晓雷铁是个有主见的人,想必对于如何分家心里有数,不必他多说。况且,他总觉得自己是个外人,不好插手。
雷铁把鸡蛋掏出来,放在上风向让风使其降温。
秦勉啃完玉米棒子,摸摸鸡蛋,不烫了,拿起来剥壳,三个鸡蛋都吃了,肚子饱饱的。
雷铁这才把手中的玉米吃掉。
玉米芯子远远地扔到及膝盖高的稻田里。
“这里会留下痕迹。”秦勉指着燃尽的火堆。
雷铁道:“不到用晒谷场的时候。”这意思就是这几天不会被人发现。其实就算被人发现了也没什么,顶多引起一番猜测,严重的话,有人说些闲言碎语。
“那走吧。”为了表示对雷铁的感谢,秦勉弯腰去抱多余的柴禾。
雷铁快了他一步,捡起几根柴禾,示意他跟上。
路过家里的柴禾对时,顺手把柴禾放到柴堆上。两人便回了房间。
院子里悄无声息。他们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
胃里满足了,秦勉的睡意也来了,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半夜里迷迷糊糊地觉得冷,下意识往身边的热源上靠,沉沉睡去。

☆、011章 多赚钱,让你想放多少油就放多少
鸡叫第一遍的时候,雷铁就睁开了眼。外面微弱的亮光和风一起从茅草屋的缝隙里挤进来,他很快清醒,低头看向怀中温暖的实物。蜷缩在他怀中的少年睡得正香。少年是半夜觉得冷无意识地挤进他怀中的,脑袋挤到他右腋窝下。
他拿开胳膊,为少年掖好被子,悄无声息地穿好衣服,到院中浇着冰凉的井水洗了一把脸,回到茅草屋里背上收拾好的猎物和弓箭,在朦胧的晨曦中出发。这里离镇上不近,而且还要翻过一座山,步行需要半个多时辰。早些出发就可以赶在开市的时候到达,那时候是最热闹的,有钱人家负责采买的人都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来,能更快地将猎物卖出去。
走出没多远,村里几个同样赶集的人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过来,各个都挑着担子,将扁担都压弯了。
“铁子。”其中一人正是张大栓。
“张哥。”雷铁打了声招呼,没多说一个字。
张大栓知道他的性格,不在意,笑着点点头。
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凑到雷铁身边,“铁子,新婚生活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