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几个孩子玩得不想走,但因为秦勉家没有多余的床,还是被他们的父母带走。秦勉很庆幸家里只有一个房间。
送走客人后,他拉着雷铁在果林和花圃里转了转。果林的损失表面上看不出来,但花圃里好多花都被踩倒,地上还有一些杂乱的小脚印,看得出有孩子在花圃里疯跑过。
福叔、福婶和喜乐三人惋惜地把花扶起来,又浇了些水。
但秦勉的心情不错,因为送走邓家人就等于是完成了一个任务,接下来很长—段时间都不会再见那些熊孩子。将来果子成熟,他也不打算请他们来了,不然还不知会被糟蹋多少。到时候给他们送些水果就罢了。
秦勉拉着雷铁离开,“去看看两只小狗。”
回到家里,一点白正用爪予刨着杂物房的门板,上看下看,似乎在研究怎么开门。
雷铁单手把它拎起来,放在一边。
一点白一向对他有些敬畏,老实地站在原地不动。
秦勉打开门,两只小狗安静地趴在地上,两双湿漉漉的眼睛同时看过来。
一只小狗是灰色毛发,长相更偏像狼;另一只小狗身上三分之一是白毛,三分之二是黑毛,看上去就像斜披着一件黑马甲,甚是可爱。
秦勉轻轻拍了拍两只的脑袋,把灰色毛发的那只推到雷铁跟前,“这只,你起名字。”
雷铁不假思索,“一片灰。”
“一片灰,哈哈哈……”秦勉拍腿大笑。
雷铁道:“和‘一点白’一样。”
秦勉的笑声戛然而止。
雷铁指着另一只小枸,“它叫什么?”
秦勉正色道:“黑马甲。”
雷铁沉默片刻,颔首,“好听。”
秦勉不高兴地看着他,“一点白’和‘黑马甲’都比一片灰好听。”一点白以为秦勉叫他,跑过来,抬头看着他。
雷铁点头,“嗯。”
秦勉的心情更不爽了。
雷铁摸摸他的脑袋,“睡觉。明日上山。”
秦勉的往意力立马被转移。
雷铁也上床后,他自觉地挤过去。
雷铁顿了顿,才楼住他。
秦勉奇怪地问:“怎么了?”
雷铁没说话,托住媳妇的臀,使两人贴得更紧。
秦勉瞬间悟了,有些不忍地趴在男人的肩膀上,低声道:“要不,我用手…… “唇被滚烫的温度封住。
隐忍而急促的喘息声在黑暗中请晰无比,良久,雷铁的声音才响起,低沉沙哑,“睡。”

第78章  二人世界

秦勉牵着两只小狗,和雷铁一起走向院门。一点白安静地跟着他们,不时看一眼一片灰和黑马甲,看不出有什么不友好。
福叔和福婶看见他们,忙迎上去。秦勉肩背弓箭,穿着一身便利的白色猎装,脚踩兽皮中靴,英姿飒爽;雷铁穿的也是猎装,不过是黑色的,将深沉的气势衬托的更加强烈。两位主子的风采让福叔和福婶一时移不开视线,被雷铁淡然一扫,忙垂下眼帘。
“喜乐呢?”秦勉随口问道。
福叔道:  “小少爷,他吃过早饭后就放牛去了。”
秦勉点点头,“福叔、福婶,这两只狗是一片灰和黑马甲,由你们养。”
福婶看着两只小狗,满眼喜爱,接过他手中的绳子,“是,请小少爷放心。”
雷铁道:“好生看门,我们天黑前回来。”
福叔和福婶一起道:“是!”
不远处的几个村民看见秦勉和雷铁从田居里出来,并肩离开,眼中含着羡慕。人家两个男人在一起又怎么样?日子比他们过的红火百倍不止,不止能拥有那么大一座庄园,还能用上下人。羡煞人也。
田野里,绿油油的小麦已长到小腿肚高。顽强的野草混在其中,嚣张地高昂着头颅。农民们弯着腰,不怕辛苦地用双手把野草拔出来。放牛娃牵着牛走在田埂上,黑色的水牛低着头啃食青草,不时甩一甩尾巴,十分悠闲。
秦勉对每一个遇到的村民微笑,和雷铁渐行渐远。
一点白一到山上,就像变了一个狼一样,兴奋地跑来跑去,脚底仿佛装了弹簧,不时弹跳而起,再悠然而无声的落地,孤傲而优雅,灰色的双眼里已显睥睨之势,让人再也不会把它误认为是狗。
有一点白在,秦勉不担心会迷路下不了山,兴致高昂地走在前面,两眼搜寻着猎物。
雷铁始终保持落后他四五步的距离,淡然的眼时而左右警视,防备潜在的危险 。
“一点白,快找找附近有没有猎物。”秦勉对一点白说道。他跟着雷铁学了那么久的射箭,箭术不算绝妙,但移动靶射十箭也能中七箭。回想当初学习射击移动靶时是雷铁亲自拿着靶子,秦勉心里一阵暖意。这个男人虽然话不多,对他却是宠到骨子里的。
当然了,为了避免误伤,当时他的箭箭头上都是用布包着的。虽然雷铁说就算不包住箭头他也不会让秦勉伤到他。
想到这里,秦勉不由回头看了雷铁一眼。
雷铁误会了这一眼的含义,“媳妇,放心,我一直在你身后。”
秦勉哑然失笑,转头继续搜寻猎物。
前面的一点白忽然停下,做出趴伏的动作,扭头看秦勉。
秦勉早知它的灵性,伸手到背后箭袋里抽出一支箭,加快脚步,同时放轻动作。
是一只竹鼠!
竹鼠白天少食多睡,夜间吃食旺盛。这会儿可不正是在草丛里睡得正香?
秦勉在十步外停下,瞄准竹鼠,上箭,弦无意中将手心刮了一下,有些微疼痛,甩了甩手,拉弓松弦。
竹鼠“呼”的一声惊叫蹦起来,又无力地摔在地上。
“阿铁,射中了!”秦勉一脸欣喜地扭头,对雷铁说道。
阿铁?又一个新称呼。雷铁不着痕迹地收回落在媳妇腰臂上的目光,“媳妇很厉害。”
秦勉觉得他有些言不由衷。好吧,竹鼠呆在那儿一动不动他射不中才怪。
他走过去把竹鼠捡起来,放进雷铁的背篓里。
雷铁盯着他含笑的唇角,红润的唇瓣,伸出铗臂榄住他的腰,低头吻去,温肉缱绻。
秦勉两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用心地回应,想要抢夺主导权却迎来雷铁更激烈的攻击,一只大掌还揉弄着他的臀部。
列装的精髓是为了方便动作,所以很贴身,紧身的布料完美地勾勒出秦勉的身形,白色的布料使得臀部显得更结实。雷铁根本移不开手。
秦勉被他的动作弄得也起了火,很快呼吸不稳,踮起的脚也有些无力,和雷铁相贴的胸膛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胸膛急剧地起伏着。
男人的定力明显下降了许多。秦勉有些得意,还有些心慌,他还没准好。他正要伸手推拒,男人已先一步松开他的唇,两只眼珠像是被墨渲染过,越发地幽暗深邃,紧紧地盯着他,宛如锁定猎物的猎人,随时都可能发出汹涌的一击。
秦勉的心怦怦直跳,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深刻地认识到,这个男人喜欢他,而他也为男人着迷。他应该顺势推开男人,双臂却情不自禁地环住男人的腰,亲昵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安抚性质的轻吻,声音里含着狡黠的笑意,“好了吗?”
雷铁一言不发,发烫的右掌自制地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从媳妇的腰往上移动,似乎稍有差池就会引起欲望的爆发。大掌最终在少年肩头停下,湿度也降下去,然后,雷铁若无其事地松开怀中的人,同时退后两步,脸上的动容和眼中翻滚的情绪很快消散无踪,恢复平淡,仿佛刚才根本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秦勉好笑不已,回头就走。你就装吧。
“嗷………” 一点白在前面低叫一声,就像在催促他们。
秦勉轻斥道:“一点白,安静。别把猎物吓跑了。”
两人一狼继续往前走,直到进入深山。
雷铁不再落在后面,而是和秦勉并肩而行。
“深山多猛兽,小心。”雷铁说着,看也不看就朝右方草丛里射出一箭,射中一只三斤多重的野鸡。
秦勉佩服地看着他。什么时候他也能练到这种程度?
雷铁很享受媳妇的目光,没说话,但唇角却微微地翘了翘。
拨开碍事的树丛,秦勉继续往前走。看见一只呆头呆脑的狍子,他心下大喜,拉住雷铁的胳膊示意他停下,举起弓箭。
“嗖”,中了!
可惜只是射在狍子右前腿上方,没有伤到要害。狍子踉跄了一下,撒腿想跑。
秦勉大急,  “阿铁——”
他没回头地向后伸手想抓住雷铁却抓空了的姿势使得雷铁眼中又闪过一丝宠溺的笑。
不等媳妇的话说完整,他抬起手臂,一支利箭破空而去,正中狍子腹部。
狍子身躯一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秦勉拎起狍子,笑着对雷铁说道:“狍子肉质纯瘦,全身无肥膘,营养丰富,细嫩鲜美,有‘瘦肉之王’的美称。中午咱们就吃狍子肉怎么样?”
“烤着好吃。”雷铁道。
秦勉道:“那就烤着吃。”
他猎兴正浓,大踏步地往前走。
忽然闻到空气中有一阵血腥味,雷铁拉住他的手,“等等,有大家伙。”
正在这时,树丛一阵晃动,从中靠出一只硕大的虎头。黄毛黑纹的老虎满嘴是血,一张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喉咙里发出一声慑人的低吼,“吼………”
“妈啊!”秦勉无意中对上那双虎目,两腿发软,连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老虎头颅昂起,腰身下沉,纵身一跃,扑过来。
雷铁来不及扶起秦勉,不退反进,挡在秦勉前面。
“雷铁!”秦勉大惊失色,想站起身却没有力气。
雷铁沉稳如石,飞快地从箭袋里拿出一支箭,眼见那老虎离他只剩不到五米,他才将箭射出。
利箭势如破竹,“嗤”的一声插进老虎的喉咙里。
雷铁看也没看它一眼,捞起秦勉,身躯一闪,退到一旁。
老虎庞大的身躯重重地掉在地上,由于惯性,向前滑行了一丈才停下。
秦勉两眼圆瞪,倒吸一口气。如果不是雷铁及时把他抱走,他非得被老虎压个半身不遂不可。
老虎哀嚎一声,艰难地挣扎了一下,再动弹不得。
“媳妇,怎么样?”雷铁低头看怀中的人,不放心地问。
秦勉觉得刚才的表现很丢人,低声道:“腿还有点软。”
雷铁继续抱着他,上下抚摸他的脊背。
秦勉发现自己是被雷铁像抱小孩似的托臀抱着,嘴角抽了抽,挣扎着下地,“先放我下去。”
雷铁将他放下,但左臂还是紧搂着他的背。
秦勉缓了一会儿恢复过来,看向死不瞑目的老虎,走近几步打量,啧了一声,“怪不得形容人生气的时候常用‘虎目一瞪’,这样一双眼确实挺吓人的,对吧,阿铁?也难忙我意外之下会呆住。”他给自己找借口。
雷铁轻轻地挑了挑嘴角,“嗯。”
“嗷嗷——”一点白在远处叫唤,缓解了秦勉的尴尬,赶紧走过去。
雷铁紧紧跟上。
树丛后面躺着一只三百多斤重的大野猪,肚子上破了一个血淋淋的洞,显然是被那只老虎啃的。
“哈!虎猪相争,咱们得利!”秦勉高兴地道。
雷铁皱眉道:“必须尽快搬走,不然会引来其他猛兽。”野猪三百斤,老虎近八百斤,想一次搬回去绝无可能。
秦勉眼球一转,蹲下去,手碰触老虎,老虎消失,再碰触野猪,野猪也消失。
雷铁震惊地看着他,猛然将人扯入怀中,紧紧搂住,“媳妇……”
秦勉环住他结实的腰,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我们俩生辰那天我会告诉你是怎么回事。相信我!”
“我相信你。”雷铁缓缓地松开他,但左手还是握住他的手。
“不打猎了。我们下山,到山脚下烤肉吃。一点白,走了。”秦勉反拉住雷铁的手,往回走。

第79章  生辰礼物

到了山脚下,瞅瞅四周无人,秦勉将野猪和老虎从空间里拿出来。
两人慢悠悠地烤了一些狍子肉吃了个饱,雷铁留下看守猎物,秦勉回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