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两人慢悠悠地烤了一些狍子肉吃了个饱,雷铁留下看守猎物,秦勉回去叫人来帮忙。
福叔赶牛车过来,把野猪和老虎运回家。
一路上,田里的村民都看到了板车上的大老虎,惊叹不巳,议论纷纷,都围过来看热闹,跟着牛车往前走,对着秦勉恭维雷铁艺高人胆大,箭术高明。
秦勉又是好笑又是郁闷。好笑的是,这些人不敢在雷铁面前唧唧歪歪,只敢往他跟前凑;郁闷的是他们就这么肯定老虎是雷铁猎到的而不是他?
扭头看一眼男人健硕而修长的身形和高达一米九的身高,再看看自己只一米七的身板,他决定晚上要多吃一碗饭!
担心有些游手好闲的村民和顽皮的孩子进了庄园会破坏果木和花圃,秦勉没让村民们进门,让福叔把牛车停在大门口让他们围观个够。
村民们围观老虎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跟进庄园里面转转,从外面能看到围墙里白的梨花和粉的桃花,甚是好看,里面肯定更漂亮。
秦勉着穿他们的心思,口称累了,让喜乐搬了两把椅子过来,和雷铁坐在门口,和村民们比耐心。
村民们磨蹭了小半个时辰,见秦勉都没有请他们进庄园里看看的意思,只能悻悻地散去。
喜乐佩服地看着小少爷,觉得自己学到了一招。
雷大强和杜氏磨磨蹭蹭地不肯走,秦勉大方地让雷铁砍了一只猪腿给他们。如果身上有一百文钱,他觉得“捐”出去一文钱完全没问题。
雷大强夫妇心满意足地拿着近十斤重的住腿离开。
雷铁将虎皮完整地剥下来,要给秦勉做大氅。
秦勉惊得连连摆手。不管怎么说,老虎“曾”是保护动物,猎杀还能下得了手,但让他天天穿在身上真心做不到。
“如果你喜欢的话,就给你做件大氅。”秦勉有点言不由衷,他总觉得穿虎皮大氅会很像暴发户。虽然,貌似他们确实是暴发户。汗。
雷铁摇头,“做床垫?”
秦勉拍板道:“卖了。你别忘了,咱们建庄园花了不少钱,现在又是穷人了。”
雷铁仍然觉得媳妇穿虎皮大氅会很好着,但还是听他的,点点头。
秦勉留下三五斤老虎肉尝鲜,剩下的老虎肉和虎鞭、虎皮一起送到县城卖掉。老虎肉倒还罢了,虎鞭和虎皮一共卖了一千四百两银子!
秦勉又喜又愁,他家这位赚钱太容易了,他也得奋起啊!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雷铁安慰。
秦勉重重点头,“当然。你的钱是我的钱,我的钱还是我的钱。”
雷铁无异议地颔首。
“看你。”秦勉棒住他的脸,奉上一个吻,“这么老实我都不好意思欺负你了。我去给你做好吃的,吃过饭我们去镇上。”
雷铁一动不动地任他亲,有一种另类的萌感。秦勉心里软软的。
做了一大盘香辣虾,一道大盘鸡和一道炒青菜,两人大快朵颐。吃饱喝足后,秦勉让喜乐送他们去镇上。
秦勉没有直接去店里,而是让喜乐赶着车绕着流水镇转一圈。
“媳妇,你还是想开酒楼。”雷铁一语中的。
秦勉点点头,“是啊。”房地产他玩不起,但餐饮业也是高利润。那间小店无法满足他的需求。
雷铁顿了顿,“县里能买到大店面。”
“你不是不喜欢在城里生活吗?”秦勉问。
雷铁握住他的手,淡淡道:“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去县城。”
秦勉笑着瞥他一眼,“你为我着想,难道我不会为你着想吗?放心,我有主意,就算不去县城,酒楼也能开起来,而且还将是独一无二的。”他的双眼里闪烁着自信的风采。不利用已有的优势大赚一笔对不起他穿越一回。
雷铁问:“自己盖?”
秦勉吃了一惊,赞赏地看着他,“对。”
雷铁知道他肯定有些稀奇古怪的想发,也不多问,只道:“需要我的时候直说。”
秦勉放松地靠在他身上,“嗯。”
喜乐在前面听着,没怎么听明白,索性不听了,反正该他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
在镇上转了一圈的结果就是,秦勉又买了一大块地,十五亩。
回家后他就趴在桌上写写画画。
雷铁坐在一旁,拿着一些不知从什么树的树枝上剥下来的树皮编织。
问他是什么,他也不吱声,被秦勉不满地瞪一眼,也只是包容地看着他,反而把秦勉的脾气看没了。
转眼便到了三月二十八,秦勉的生辰。
前一天晚上,也就是二十七的晚上,秦勉睡得不踏实。想到雷铁这可怜的孩子估计没过几次生辰,秦勉希望他的“第一个”生辰能够完美,睡觉前,心里一直念叨着要比雷铁先起床,以便能先对他说“生日快乐”,然后煮寿面。整个晚上,他都似睡似醒,雷铁以为他做噩梦,他一动就用大掌轻拍他的背。秦勉的睡意因此更浓,但又舍不得雷铁的贴心举动,于是继续在半睡半醒中挣扎徘徊。
终于听到高亢拖长的鸡鸣,秦勉一个激灵,坐起身。
雷铁警觉地坐起来,抱住明显睁不开眼的人,“媳妇,我在。做恶梦了?”
秦勉努力掀开酸沉的眼皮,幽怨地睇他一眼。如果雷铁不一直拍他的背的话,他兴许不会这么难受。
春天的早上寒气重,他稍微请醒些后,右腿一抬,跨坐在雷铁的腿上,贪恋地感受着他身上从被窝里带出的暖意。
“阿铁,生日快乐。”他托住男人的下颔,一抬头,重重地在男人的嘴唇上亲一口,“啵”的一声响。
雷铁把人抱得死紧,恨不得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媳妇,声日快乐。”他扯起棉被裹住秦勉,炙热的吻从他的唇上滑到脖颈,重重地吸吮,大掌也滑入他的里衣里。
秦勉眯着眼,轻哼一声,抱着他的肩……良久,男人在他的肩膀上轻咬一口,紧硼的身体援慢地放松。
雷铁将下颔搁在媳妇的肩膀上,压抑地喘息着。
房间的气味也跟着暧昧起来。
两人静静地相拥片刻,都冷静下来。
“松开吧,我去煮寿面。”秦勉拍拍男人的铁臂。
雷铁伸出长臂把媳妇的衣服捡过来,看着他一件件得穿上,目光又在媳妇微肿的唇上盯了片刻才下炕,走到衣柜前,毫不避讳地脱掉身上的亵裤随手扔在沙发上,拿出一条干净的套上。
秦勉无语地瞪了他一眼,飞快地穿好衣服跑出房间,背上灼热的视线才消失。
一锅寿面,两人各盛一大碗。
吃完面,碗留在桌上,稍后福婶会过来洗。
秦勉从厨房里拿出四个巳放凉的熟鸡蛋,冲雷铁勾勾手指,笑眯眯地道:“阿铁,来。”
雷铁看了一眼鸡蛋,不解地走过去。
秦勉拿起一个鸡蛋握在手中从他的额头上滚到下巴上再从下巴上滚到额头上,念道:“一年一骨碌就过去了。”
“何意?”鸡蛋上还有残留的水,雷铁抹了一把脸,第二个鸡蛋又来了。
秦勉忍笑,“这是祝福,祝你接下来的一年顺顺利利。”
雷铁点点头,向另外两个鸡蛋伸手,“你也滚一滚。”
秦勉眼疾手快地把两个鸡蛋抢走,立即敲破,飞快地道:“我现在就想吃。”
雷铁只好去拿脸巾擦脸。
“媳妇,我去镇上取你的礼物。”
“我先和你说………”秦勉想提空间的事。
雷铁在他的唇上亲了亲,顺舌舔走他嘴角的蛋黄,“回来再说。”
“好吧。”秦勉无所谓,反正先说后说总是要说的。
雷铁拿着两个鸡蛋出门。
秦勉吃完鸡蛋,没事可干,找来一根竹竿,系上一根绳子,绳子另…头绑着一块木头,训练一点白捕猎的技巧。
一人一狼玩得不亦乐乎。
秦勉忽然听到一阵马蹄声,回头望去,一袭灰衣的男人骑着一匹黑色骏马从桃花林里飞驰而来。男人看见他,挑起嘴角,微微一笑,眼中的温柔如同两眼深潭,让人无法自控地沦陷。
他手中还牵着另一匹马,全身的毛发都是棕色,没有一丝杂色,滑顺柔亮就像裹着棕色的绸缎。
秦勉丢掉手里的竹竿,欣喜地跑过去。
黑马跑到秦勉面前,雷铁一勒缰绳,黑马嘶鸣一声,四蹄稳稳当当地停下。
“这匹马是送给我的?”秦勉激动地抚摸柠马的长鬃毛,以前他还真没有骑过马。马是什么?那就,相当于现代的宝马、劳斯莱斯!
“嗯。”雷铁利落地下马,将一直托在左手上的木盒递给他,“先换衣服。”

第80章  心意结

秦勉荷猜里面是骑装,因为雷铁身上的衣服不是出门时穿的那件,是骑装。
他接过木盒跑进屋,不一会儿又飞奔而出,一身合身的白色骑装,英姿勃发,神采四溢,站在雷铁面前,兴奋地道:“阿铁,先带我跑一圈。”
雷铁手伸到背后,又递给他一样东西。
秦勉接过,“这不是你前几天编织的东西吗?这是马鞭?”马鞭也是棕色的,虽然是用树皮编织,却鞣制得十分柔软和细腻。他仔细一看木手柄,不意外地发现上面刻着几个熟悉的字:铁赠妻。
他想瞪雷铁,却忍不住笑起来。
灿然的笑容让雷铁的心情也一片晴朗。
“喜欢吗7”
“喜欢。”秦勉笑眯眯的。
雷铁翻身上马,朝他伸出手。
秦勉把手递给他,雷铁轻巧地一拽,另一只手托住他的腰,秦勉便稳当地坐在了他身前。
“驾!”雷铁两脚踩着马镫,一夹马腹,黑骏马扬蹄疾奔。
风迎面吹来,夹杂着淡雅的花香,秦勉的心情也飞扬起来。趁着还没出田居,左右无人,他扭头在男人的侧脸上啄了一口,又若无其事得坐端正;雷铁抱紧他,轻吻他的耳垂,一抖缰绳,骏马疾驰出大门。
福叔在门口劈柴,感觉到一阵疾风掠过,抬头一看,只看见两人马上得潇洒背影。
路上的村民听到身后的马蹄声,连忙让道,看着马飞驰而过。年轻些得村民目光里满含羡慕。
骏马绕着村庄跑了一圈,跑进悠然田居。雷铁牵着棕马,又带着秦勉策马离开田居。
来到晒谷场上,雷铁将马勒停,一跃而下。
秦勉翻身跳下去,迫不及待地道:“现在就教我吧。”
雷铁点点头,“喜欢哪匹?棕色的温顺些。”
秦勉不是逞强的人,“那就棕色吧。”
雷铁牵住棕马的缰绳,先教他基本常识,“上马前需检查马鞍和马镫是否牢固。若有松脱,会很危险。”
秦勉仔细地观察马鞍和马镫后,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上马时,脚尖内蹬。动作不可太大,以防马匹受惊或拒乘……“ 雷铁一边说,一边示范,“下马时,先松右脚……”
雷春桃和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紫衣姑娘手挽篮子,正要去挖野菜。看见晒谷场上的人,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看着雷铁微低着头对秦勉说着什么,然后扶着他的腰帮他上马。
紫衣姑娘凑到雷春桃耳边,低声道:“你大嫂长得真俊,你大哥地侧脸也挺俊的。如果他们俩没成亲,肯定有很多姑娘喜欢。”
雷春桃惊讶地看着她,立即道:“红枣,你可别起什么心思,我大哥和大嫂感情好着呢。’
红枣的脸腾地仁了,着急地拍了她一下,跺脚道:“你胡说什么呢?我只是说说而巳。我这不是和你好才和你说几句实话吗?”
雷春挑知道自己误会了,连忙带着笑赔罪,“好,好,是我错了。红枣妹妹,你再打我一下?”
红枣轻哼一声,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拍了一下。
两人的目光又回到晒谷场上,秦勉骑在马上,雷铁牵着缰绳慢慢得往前走,不时看一眼马上的人,而秦勉也会回以一笑。两人之间充斥着浓浓得默契和温馨。
雷春桃和红枣相视一笑,提着篮子走远。
秦勉很聪明,很快掌握骑马的要点,让雷铁牵着马在晒谷场上走了几圈后,忍不住道:“阿铁,要不你松手我试试,”
雷铁便松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