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秦勉身躯一僵。
“你在怕什么?”雷铁的声音很疑惑。
恩?难道是他想多了?自作多情了?秦勉的嘴角抽了抽,心情颇有些复杂,说不出是高兴,还是失落,但还是放松下来,轻松地道:“没什么,呵呵。
“恩。”雷铗翻身覆在他身上,吻住他的唇,嘬一口,吻他的脸颊后,再亲他的耳垂。
这架势不对啊!秦勉一哆嗦,“你……干什么?”
“吻你。”雷铁答得干脆,两手按住他的两只胳膊,两条腿也压住他的双腿,以一种完全压制的姿势制住他。
秦勉全身紧绷,主动亲一口后,正色看着他,“铁哥,你让我再长长呗?”
雷铁的动作一顿,“好。”
泰勉长舒一口气的结果依旧是被雷铁吻遍全身。
虽然没有深入交流,但第二天早上还是睡道快晌午才饿醒的,他大喊一声:“雷铁——”
雷铁很快现身,“媳妇,是不是饿了?”
秦勉面无表情地瞥他一眼,麻利地往身上套衣服。
雷铁的目光扫过他脖颈上一个浅浅的吻痕,“我让福婶煮了鸡蛋肉丝面。”
“等会儿。”秦勉穿好鞋,一溜烟地冲出去。
雷铁跟出去,“媳妇,急着上茅房?”
秦勉一个趔趄。上你个头!
“跑步!”
雷铁挑了挑眉,看着他跑远。
一点白嗷嗷一声,紧紧相随。
秦勉沿着围墙跑了半圈,回来时,两腿发软,弓着腰,两手按在膝盖上,张着嘴直喘气。
雷铁将人扶起。
“还没完。”秦勉推开他,来到晾衣杆前,把晾衣杆当单杠使,两手握住,缩着腿,挂在上面荡来荡去。
雷铁站在一边看。
秦勉冲他笑得得意,“这样可以拉长手臂,说不定将来我的手臂能比你更长。”
雷铁徽徽摇头。
秦勉认真地荡了一会儿,两腋挂在晾衣杆上,抬起两条腿,想用脚勾住晾衣杆,试了半天未遂,样子颇有些滑稽。
雷铁大步走过去,一把将人拖下来,拍了柏他的腰,“胡闹。”
秦勉知道自己累过头了,也不坚持,“哎,得了。明天开始,恢复晨练。
我去洗漱。”
他舒展双臂,甩了甩胳膊,踢踢腿,慢悠悠地走向浴室。浴室里新添了镜子和洗脸台,很实用。
雷铁去厨房给他盛面条。
喜乐匆匆跑过来,在栅栏门外大声禀告,“大少爷、小少爷,五公子和姑娘来了。”虽然他们几个下人和老宅的人没有关系,但他们的主子和老宅的人毕竟是直系近亲。所有老宅的人有幸也获得一个比较“高大上”的称呼,“五公子”和“姑娘”指的就是雷向智和雷春桃。
秦勉吐掉漱口水,从浴室里走出来,“知道了。”
雷向智和雷春桃过来时,秦勉在石桌边吃面条,雷铁在他旁边的矮木墩上修犁。
“过来坐。”秦勉示意雷春桃和雷向智。
雷春桃没坐,“大嫂,你园子里的花都很漂亮,我想过去看看,画几张绣样。”
“哦,那你去吧。一点白在,可别拈惹它,它最近比较躁动。”秦勉提醒。
“我知道。”雷春桃回头一笑后,渐渐走远。
秦勉一边吃面一边问,“五弟有什么事?”
雷向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哥、大嫂,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秦勉道:“先说说看。”

第82章  雷向智要参加府试了

雷向智道:“我的几个同窗打算在院试前到处走走散散心,不知从哪儿听说悠然田居的主人是大哥,便想来园子里看看,让我问问你们意下如何。”
秦勉看了看雷铁。
雷铁眉头微皱,“园里一草一木皆不可动。”这些都是他和媳妇的心血。
雷向智忙道:“这是自然。大哥和大嫂尽可放心,我交好的那些同窗都是知礼之人。”
雷铁对秦勉微微点头。
秦勉无意反对。雷向智和他们的关系不错,就是冲着不能落雷向智的面子着一点也不能拒绝。
他吃掉碗里最后两口面条,提出心中的疑问,“我们这园子比一般庄户人家的院子是好看些,但比起大户人家和名胜景地的园林差得远了。他们怎么会有兴趣来这里?”
雷向智放下茶杯,摇首,“约莫是冲着这些花来的。”
秦勉于读书上并没有什么天赋,念得大学也是二本,对那些喜好风雅的才子和整天之乎者也的书生都不甚感冒,想提前避开,随口问道:“什么时候来?”
雷向智道:“约在明日。”
雷铁和秦勉心有灵犀,“明日我们去镇上,你自己招待。福叔和福婶留给你用。”
“多谢大哥。”雷向智感激地道。
秦勉问:“还有几日府试?”
雷向智道:“我们两天后出发。”
第二天一早,秦勉、雷铁和喜乐一起去了镇上。
雷向智的八九个同窗在雷向智家集合。
儿子带来这么多青年才俊,杜氏心中自得,满面笑容地热情招呼,有意无意地把卫氏挤到一旁。
小坐了一会儿,雷向智便带同窗们去悠然田居。杜氏大方地给他两布袋过年吃剩的瓜子和花生,还有得知贵客要来特意买的点心和干果,让他好好招待客人。原本她也要跟去田居,被雷向智好言劝住。
书生们似乎都喜穿白衣,衬得一张张白面更显俊秀。村民们看多了晒得黑不溜秋的乡下小子,还从来没有一次性见到这么多唇红齿白地少年娃,都好奇地盯着看。更有那大胆的姑娘躲在远处,红着脸偷瞄。
“五公子。”福叔和福婶早得到秦勉的交代,站在大门口迎接。
雷向智道:“福叔,福婶,我先带他们转转。麻烦你们在花圃边准备些茶水。”
“是。”雷向智温文知礼,福叔对他有好感。
一进门,众人被对面如云的桃花吸引,赞叹不巳。
“此处果然是一胜地。”曲纵文率先赞出口。
其余人附和地点头,以欣赏的目光四处打量。
雷向智拱手作揖,笑言,“这座庄园一草一木皆费了我大哥大嫂颇多心思,还请诸位只饱眼福,万莫伸手,向智先在此谢过。”
曲纵文几人都笑着说不敢。
“呵呵……”唯一一个没有说话的书生凌启运环顾左右,“此番叼扰,理该先拜访主人,赔罪一二。雷兄,不知令兄令嫂可在?”
雷向智微微蹙眉。方才在他家时就说过大哥和大嫂不在。
曲纵文瞥了凌启运一眼,轻摇折扇,尽显少年风流,“方才雷兄便说过他兄长与大嫂去了镇上特意为我等腾地方,怎么凌兄没听见吗?”
凌启运歉然一笑,“原来如此。是我心不在焉,没有听到雷兄的话。只是不能拜访主人,启运颇有不安。”他今天来一是看花,二是想看看整个镇都传遍了地男男夫妻到底长什么样。雷向智学问再好又如何,亲大哥还不是娶了个男媳妇被人笑话?但他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说出来。在场众人,不是学问好,就是家世好,他不希望自己被排斥处这个圈子。
曲纵文手中地折扇一开一合又一开,啪啦作响,似笑非笑地道:“凌兄若真的不安,又何必跟来?”
雷向智拍拍他的肩膀,对凌启运微微一笑,“大哥与大嫂之所以不在家,便是怕我等玩的不尽心。凌兄若是不安,反而负了家兄家嫂地美意。走,我带你们去前面看着。”
“走。”浓眉大眼的步青云最先附和,大大咧咧地勾住雷向智的肩膀往前走。
其余几人跟上,一群人说说笑笑。
凌启运调整好情绪,也快步跟上去。
曲纵文欣赏着桥头矫艳的桃花,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雷兄,看来你兄嫂在打理果树上果然是一把好手。”
“怎么说?”雷向智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得出这样的结论。
曲纵文指着眼前斜伸出来的一根桃枝,“我家里也有几棵桃树,今年的花一样开得灿烂,但却不如令兄家的。你们看着桃花,花瓣娇嫩,生机勃发,掐之见水,一看即知水分饱满。我敢断定,将来结出的桃一定十分甘甜。”
其余几人都有同感地点头。
“不止是桃花,”书卷气最浓的一位书生指着远处,“那边的李树和梨树也是,极其富有生机,见之心情大好。”
雷向智自是不知其中奥妙——秦勉在池塘里偷加过灵泉水,而田居里的果树、花株和蔬菜浇水都是来自池塘,这些果树自然生机浓郁。
他只笑了笑道:“这里的果木都是我们村里的一位大爷帮忙打理的。”
曲纵文对雷向智道:“我们家老太太最喜欢吃桃,到时候少不了得要从这儿买了。”
雷向智微微摇首,“这个暂时还不好说。我听我大嫂提过一次,这些果树似是另有用途。不过,我少不得要帮你提一提。”
“那就多谢了。”曲纵文笑道。
“说什么果子,还没影呢!看花,看花。”步青云站在花圃边催促,“你们快过来,这些花开得真好。”
另一位才子快步走过去,“我说你们,此处景致极美,不能辜负春色啊,咱们斗一斗诗如何?”
不说这边几位书生看花斗诗,秦勉和雷铁在镇上初步规划他们新买地十五亩地。和田居一样,用树枝做上标记隔断各个区域,只等买齐各种建材后即可开工。忙完之后,两人去食肆里转了一圈,打道回府。
秦勉骑马过瘾。雷铁飞身跃上马,坐在他身后。
喜乐赶着空车跟在后面,十分无语,两位主子带着他难道仅仅是为了赶“车”?
青山村村口,两辆马车面朝村外停靠在路边。车边站着几个人。
雷向智正要送他的同窗们离开。
听到渐近的马蹄声,众人好奇地看过去。
棕马跑到他们跟前,秦勉熟练地将马勒停在一丈外,“吁——五弟。”
雷向智上前打招呼,“大嫂,你们回来了。”
秦勉含笑点头,“恩。”
雷铁淡淡地扫视众人,握住秦勉的手一抖缰绳,棕马拔腿跑向田居。
喜乐赶紧跟上。
曲纵文脸上还残留着几分吃惊的神色,转头对雷向智道:“雷兄,你大哥和大嫂可都不像乡下人。”尤其是后面地那个男人,好强盛的气势,淡然一瞥,凌厉霸气,就像曾经在战场上厮杀过的将军。
步青云张大嘴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用力拍了一下雷向智的肩膀,低声嚷嚷,“哎,后面那个是你大哥?你大哥真是你亲大哥?”他也觉得雷铁和雷向智的气质不像一家人。
雷向智无奈地道:“当然是亲大哥。”
到了田居门口,福叔听到马蹄声,立即把门打开。
秦勉利落地跳下马,“福叔,今天没什么事吧?”
福叔笑着道:“回小少爷,五公子将他们约束得极好。他们看了花,作了诗,还下了棋,瓜子花生壳也没有随地丢。”
“这就好。”
回到家里收拾一番,又坐了一会儿,估计老宅的客人已经走了,秦勉和雷铁一起过去。
雷春桃自站在院子里,撅着嘴,手里揪着一朵花,一副赌气的模样,秦勉好奇地走过去。
“小妹这是怎么了?”
“大嫂,你们来了。没什么。”雷春桃的嘴嘟得更厉害,秀眉紧蹙,羞恼极了。
秦勉进了屋,看见雷向智也是一副无奈的表情,更加纳闷。
杜氏拍着桌子,生气地道:“我还不是为她好?”
“发生了什么事?”秦勉低声问雷向礼。
雷向礼委婉地道:“五弟的同窗都相貌堂堂,其中有两个学问极好,家世也不错。”
不必说太请楚,秦勉就明白了。敢情杜氏是想在那几个书生里挑女婿。
“姐姐,我们当然知道你是为了春桃好,但是那两位公子说过他们家里就要为他们定亲了。你硬是掺合进去不是害了春桃吗?姑娘家的名声就是第二条命。万一弄巧成拙,姑娘这一辈子可就完了。相公,你说是吧?”卫氏喝着茶,慢慢地道。沉寂了一段时间,卫氏火力变猛了。
雷大强本来有些动心,一听这话。神色一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