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5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多谢大哥,大嫂。”雷向智面露笑容,在他旁边的石凳上坐下,打开食盒,闻到一阵香味,将里面的饭菜端出来摆放在石桌上,发现不止一道菜,很是感动。
曲纵文几人直勾勾地盯着还冒着热气的回锅肉、红烧鱼块、肉末茄子、西红柿炒蛋和香煎豆腐,还有一大碗白米饭,暗自吞口水。
一看几个菜的份量都不少,雷向智对他们几人说道:“这么多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去饭堂买了饭过来一起吃。”
“多谢雷兄。”
曲纵文等人都是十六七岁,还有几分小孩心性,都笑嘻嘻的,争先恐后地跑远。

第88章  隆重开业

书院里饭堂的饭菜有荤有素,但味道都很一般。霍思睿、曲纵文和步青云三人都吃不惯,而秦勉送来的菜色香味俱全,一看就知道比书院的好多了。赵天和和王尚文家境只算一般,一个月最多买三四回好菜。于是,就导致了现在这一幕,雷大强和杜氏给雷向智每月的用度倒是不算少,但他本身是个勤俭的人,也极少买荤菜。
“新酒楼想必诸事繁忙,大哥和大嫂怎么有空来看我?”雷向智问。他进书院已两个月,这还是秦勉和雷铁第一次来看他。
秦勉道:“我们今天来,除了看你,还有一件关于酒楼的事想让你们帮帮忙。这件事,等会儿再说。”
刚聊了几句,曲纵文等人每人端着一碗饭快步走过来。路过的学生都好奇地看着他们。
秦勉和雷铁站起来给他们让座,曲纵文几人连忙推辞。
“这怎么好意思?”
秦勉不在意地笑了笑,“你们坐着吃,不比不好意思。我和阿铁等会儿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们。”
“敢问是何事?二位是向智的大哥大嫂,便也是我们的大哥大嫂。”说话的是一张生面孔。
雷向智介绍到:“大哥、大嫂,这位是我新交的好友霍思睿,他是今年府试的第一名。”
霍思睿和雷向智年纪相仿,一身名门公子的气质,却没有一丝傲气,彬彬有礼,“见过雷大哥。雷大嫂。”
秦勉点点头,“霍公子,幸会。你们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聊。”
众人相互看看,“这……岂不是要劳二位久等?”
还是雷向智开口,几人才不再推辞,坐下吃饭。
“这里面是樱桃酱,不可久放。”秦勉把竹筒杯递给雷向智。
趁着他们还在吃饭,秦勉和雷铁在附近逛了逛,没有走太远,过了一会儿回来,雷向智几人已吃完饭。盘子也被收入食盒里放好。
雷向智和步青云起身给秦勉和雷铁让座。
秦勉从袖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是这么回事。我们家的新酒楼‘双飨楼’三十开业,正巧青云书院三十日和三十一日放假。我们打算借此机会在双飨楼举办一场小型才艺比赛,比诗比画比字等。每一项比赛都会评出前三名,分别给予十两、五两和二两的奖励。一来,为我们的酒楼做宣传;二来,也是给一些富有才气但家里比较困难的学子创造一个自力更生的机会。优秀的诗词字画我们还会挂在酒楼里,助各位扬名。”
霍思睿抚掌赞道:“这个主意好,或许我可以说服家父做评判。”
秦勉发出疑问,“不知令尊是?”
步青云抢着说道:“思睿的父亲是我们书院的院长。”
秦勉不置可否,“若能请来霍院长,孜然荣幸之至。只是,这次比赛的初衷说到底是为吸引顾客,多多少少还是沾染了市侩之气,只怕难入令尊青眼。”
霍思睿摇首笑道:“雷大嫂一定认为家父必然是一位一身儒气、高高在上、甚至……呵呵,迂腐古板的人,实则不然。我敢肯定,家父会有兴趣。”
秦勉欣然道:“如果真能请来令尊,今年我们家果园里的每一种水果都给令尊送二十斤。”
雷向智笑着对霍思睿道:“方才你也尝过樱桃了,味道不错吧?我大哥家的水果都是极好的,饱满甘甜。”
“好,一言为定。”霍思睿自信地道。
秦勉接着说,“此外,所有参赛的学子,都可在本酒楼免费吃一顿饭。”
王尚文吃惊地道:“这样一来,贵酒楼必然亏损严重。”
秦勉微微一笑,“我还没说完。为了避免有人想进来混吃混喝,甚至冒充学子,只有能当场做出一首诗的书生方可参赛,并有免费吃喝的机会。”
雷向智和曲纵文都微微点头。
霍思睿佩服地看着秦勉和雷铁,不知这样的方法是哪一位想出来的。
“详情都在这张宣传单里。”秦勉将宣传单递给雷向智,“我们想劳烦五弟和各位做的就是,帮我们在书院里宣传此事。各位若是有兴趣,也可前来参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院试是在十月份。这次比赛正好也能为诸位热身,不是吗?”
雷向智颔首道:“却是。大嫂,此时包在我们身上。”
秦勉拿出另外一张纸,“这是酒楼的菜单,也欢迎各位到时候带亲戚朋友去吃饭,开业前三天一律七折。”
曲纵文等人看见菜单上有不少从未听过的菜名,暗暗流口水,打定主意到时候不但要参赛,还要带亲戚朋友去吃饭。
秦勉站起身,“你们上课的时间也快到了吧?不耽误你们学习了。我和阿铁还要去其他地方发宣传单。告辞。”
“请。”
秦勉和雷铁带着一点白离开青云书院,没有亲自发宣传单,而是找来四个在巷子口玩耍的十二岁左右、看上去比较机灵的小孩,把两百张宣传单分给他们四人,让他们发给路旁店铺的老板或者伙计。先付他们十文钱的定金,宣传单发完之后,再给他们每人四十文钱。
拿到宣传单的人好奇地看着宣传单,上面除了双飨楼酒楼和客栈的简介、特色菜、优惠活动、才艺比赛等内容外,页脚还有一行醒目的温馨提示:双飨楼和吃得香食肆同属一家。就这么一句话,知道吃得香食肆的人都能得出一个有力的结论——双飨楼的饭菜味道不会差。
从县城返回,经过流水镇时,秦勉买了六口大缸请人运回去。
回到家,他和雷铁在村里请了四个灵活的年轻人和四个伶俐的妇人来果园干活。男人们爬上人字梯摘樱桃,妇人们则清洗樱桃并去蒂去核。去核不难,可以用筷子捅。
一共六颗樱桃树,暂时先摘了三棵。给村民们结算工钱时,秦勉给每人送了半斤樱桃。
秦勉和雷铁用摘下的樱桃泡了三大缸樱桃酒,榨了半缸的樱桃汁。没用完的樱桃。秦勉做了樱桃酱,装满了两个盆,留到双飨楼开业的时候用。
天黑后,秦勉就姜几口大缸转移到空间里保鲜。
五月三十,开业之日。
吉时一到,爆竹噼里啪啦炸响。秦勉和雷铁一起揭开牌匾上红布,露出“双飨楼”三个潇洒的金字。
闻讯而来的客人蜂拥挤向大门,一些穿着书生袍但气质却不像书生的人大声叫着:“我要参赛!”
雷向智挡在门口,含笑道:“可以。不过请先以‘春’为题作一首诗,合格者获得小红花一朵,有参赛资格,并享受吃喝免费的待遇。小可不才,乃今届府试第二。”
最后一句话一出,一些想借着参赛名义混进去骗吃骗喝的人立即打消了主意,羞愧地挤进人群里消失。府试第二名不是好糊弄的。有那不甘心的就算进去了也只能自掏腰包、真正的书生们排着队等作诗。
身着统一服饰、收拾得干净整齐的店小二们则忙着带引其他客人进去。
“这位客官,不知您是吃饭还是住店?”
“吃饭。”
“好嘞,请里面坐。”店小二脸上挂着热情得体的笑容,“客官是想坐热闹的大堂还是二楼雅致的雅间,又或者是三楼舒适的贵宾室?”
“就坐大堂吧,热闹。”
“好的,这边请。客官,这是我们酒楼的菜单,价钱也标得很清楚。不知道您想吃些什么?
甜的,咸的,酸的,辣的,保管总有合您口味的。如果不想看菜单的话,晓得也可以为您报菜名。开业前三天在我们酒楼吃饭,不但可以打七折,还赠送一碟樱桃酱点心。”
“你们这儿的菜色确实多。这样,我没有忌口的,你看着给我点三荤一素一汤。”
“好嘞,马上就给您上菜。您先喝喝茶,尝尝我们的樱桃酱点心,这可是全县独一无二的。”
……
“这位客官,请问您是吃饭还是住店?”
“住店。”
“好的,请跟我来。我们如归楼的客房一共有三种,普通实惠房,分单人间和双人间,干净整洁、家具齐全,独享私人空间;豪华雅间,有独立的净手房;另有贵宾套房,宽敞舒适,还有各种有趣的娱乐工具,最适合和亲人朋友一起入住。这是价目表。开业前三天一律七折。如果您无法决定,小的还可以先带您参观一下客房。”
……
大堂内,客人越来越多。
双飨楼的大门口是最热闹的地方。大门宽近两丈,雷向智在左边检验来参赛的书生们;秦勉和雷铁在右边欢迎来吃饭和住宿的客人。
一辆马车靠近后停下,曲纵文从车上跳下来,快步走到雷向智身边,“我来帮你。”
“有劳取兄。”雷向智感激地道。
有了曲纵文帮忙,书生们分成两队,队伍前进的速度快了许多。
一位书生流利地吟道:“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好诗!”雷向智赞叹颔首,将一朵红花递给他,“学兄请进。”
这边热闹得很;那边,秦勉含笑欢迎客人入内,雷铁带着四个护院站在几步外,谨防扒手趁人多生事。
忽听一人喊道:“昭阳县醉仙楼聂老板奉贺仪——招财进宝常青树爸盆、陈年佳酿八坛!”
秦勉抬头望去,对面那辆豪华马车上下来的人果然是聂衡,一身青袍,风度翩翩,徐徐走来,“雷老板、秦老板,恭喜,开张大吉!”
都是做餐饮的,聂衡回来,秦勉不奇怪,只是没想到他会送贺仪。不是说,同行是冤家吗?
“多谢聂老板。承蒙聂老板惠顾,希望聂老板能吃得尽兴。阿铁,你陪聂老板进去。”迎客的事秦勉不放心交给雷铁一人。
雷铁对聂衡点点头,“聂老板,这边请。”
那边,自有伙计照料马车。
同行的店小二恭敬地问道:“敢问聂老板是吃饭还是住店?”
聂衡笑道:“我住一晚。”
雷铁目光一闪。
店小二又问:“不知聂老板是猪二楼豪华套房还是三楼贵宾房?”
聂衡毫不犹豫地道:“贵宾房。”
“是,晓得这就去给您办入住手续。”
外面,秦勉继续迎客,笑得脸发酸。

第89章  怎么能没有武比

霍思睿和两位中年男子一起走过来。
“秦老板。”
走在前方的中年男子一副文生打扮,和霍思睿有五分相像,大腹便便,眉目慈祥,笑得就像弥勒佛一样。另一位中年男子年纪较长,穿着灰色文生袍,戴黑色幞头,身形瘦削,斯斯文文,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霍思睿对长得像弥勒佛的男人说道:“爹,这位就是双飨楼的老板之一秦老板。秦老板,这位是我父亲,名讳永成。”
霍院长和秦勉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没有掩饰好眼中的错愕,但很快调整好表情,上前见礼,“霍院长,小子有礼了。”
霍永成能成为一件书院的院长,必是有功名在身的,霍思睿却没有介绍。这大半是霍永成的注意,不想以功名压人。
霍院长看见了秦勉眼中的诧异,谦和一笑,不放在心上,“秦老板不必多礼。贵酒楼能举办这样一场才艺比赛,也是于学子有利之事。老夫出一份力只是举手之劳。”
霍思睿又介绍另一人,“这位是我们书院的刘夫子,名讳敬贤。”
“见过刘夫子。”秦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6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