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铁子。”其中一人正是张大栓。
“张哥。”雷铁打了声招呼,没多说一个字。
张大栓知道他的性格,不在意,笑着点点头。
一个三十左右的汉子凑到雷铁身边,“铁子,新婚生活感觉怎么样啊?小媳妇好抱不?”
“大山!”张大栓脸色微变,皱眉看着他。
“问一句怎么了?”另外一个人年纪小些,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笑嘻嘻地用挑在肩膀上的扁担撞了下张大栓的扁担,“张哥,你就不好奇吗?山哥也是的,铁子的媳妇一看就不好摸你又何必多此一问。”
张大栓生气地制止他继续往下说,“强柱!”
雷铁停下脚步,一双毫无波澜的黑色眼睛紧盯宋强柱,似乎连空气都降了温度。
姚大山一惊,有点后悔。雷铁可不像好惹的人,他何必去招惹他。万一把他惹毛了,拿了箭就射人未必不可能。
宋强柱背心发凉,却不愿在他人面子落了面子,冷笑一声,昂头道:“咋了?你敢娶男的当媳妇我就敢说!”
雷铁敛了眼中的寒光,转过身,淡声对张大栓道:“张哥,先走一步。”
“好,好。”张大栓生怕他和另外二人又起争执,连忙点了点头。
等雷铁的背影融入青山的黑影中,宋强柱冷哼一声,“我就说了,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张大栓和姚大山对视一眼,都暗自摇头。如果真不怕的话为什么不当着雷铁的面说这句话?
张大栓摆手,“走,走,继续赶路。”
秦勉自然不知他的便宜“夫君”的遭遇,缩在被窝里睡得正香。不知过了多久门被人狠狠撞开,“砰”的一声响。
“老大家的,还不起来?和猪住久了真成猪了?”
秦勉猛然坐起身,冷冷地看着杜氏。老太婆也太没口德了。这可不止在骂他,还在骂她男人的大儿子。
“怎么?你还不服气?”杜氏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嗓门更大,“还不滚起来!”
秦勉深吸一口气,对她笑了笑,“娘,我这就起来。您辛苦了,今天的早饭我来做吧。”
杜氏的脸色缓和了些,“快些!”
秦勉穿好衣服出门。天还不大亮,最多六点的样子。他简单地洗了把脸,进了厨房,四下看了看,竹篓子里放着几个红薯、几条秋茄子、一些青椒和三个土豆,还有两个鸡蛋。
杜氏跟进来,“早上就炒篓子里的菜,糙米我已经舀好了,煮饭的时候在米饭上蒸两个鸡蛋。”
话说完了,她并没有走,而是在门口看着。
“知道了。”秦勉知道她是怕自己煮多了米,当她不存在,麻利地生火后,先把米饭煮上。庄户人家做的都是力气活,所以不像城里人那样早上吃些汤汤水水的,而是和午饭、晚饭一样都吃主食,不然的话容易饿。
杜氏看见他并没有偷偷地从米缸里加米,这才放心地走了。
米饭煮着,秦勉把菜都洗好切好。饭煮好后,他将红薯糙米饭盛起来装在盆里放在内锅的热水上保温,又洗了锅炒菜。
钱氏大约是没事做,难得地进来帮他添柴。
秦勉求之不得,锅烧干后,舀了一大勺油倒进去,油香诱人。
钱氏阻拦不及,“大嫂,你放太多了,婆婆知道了肯定得说你。”
秦勉淡定地道:“茄子吃油,油多才炒得好吃。”
钱氏无所谓,反正挨骂的是他又不是自己。她笑着夸赞道:“可真香。大嫂,还是你胆大。如果以后都是你做饭就好了。”
秦勉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就这么,秦勉炒好了两盘茄子、两盘土豆丝和两盘青椒。
菜一炒好,他赶紧溜出门。
走出没多远,听到杜氏高亢的骂声,左耳进右耳出,慢悠悠地顺着出村的路走。
远远地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疾不徐地走过来,他赶紧招手。那可是他的护身符!
雷铁看着远处矮小而瘦弱的身影,心中一阵异样,不自觉加快步伐。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等着他回来。
走近后,他的嗓音听不出任何异常,“怎么?”
“没事。我刚把饭做好,娘觉得我放太多油了。”秦勉坦白地把事情讲了,并不否认自己就是故意的。
雷铁点点头,“我会多赚钱,让你做菜时想放多少油就放多少油。”
秦勉的脸有点热,转移话题,“猎物卖了?卖了多少钱?”
雷铁道:“三两二吊。”
秦勉喔了一声。他知道这里的1两金子等于10两银子,1两银子等于10吊钱,1吊钱等于100文钱。但1文钱到底是什么概念,能买到多少东西他不清楚,所以也不知道三两二吊是多还是少。
两人回到家,饭菜刚端上桌。
杜氏一看到秦勉就要开骂,雷铁叫了一声娘,拉着秦勉越过她,在桌边坐下。
杜氏想到雷铁得了钱,忍住怒气,暂且放过秦勉,温和地道:“老大回来了,今日行情如何?”
“够我和小勉添两件衣服。”
秦勉不管杜氏,端起饭碗就往碗里夹了一筷子茄子,再夹一筷子土豆丝。虽然是素菜,但放够了油,比之前杜氏炒的菜要好吃得多。
雷向仁三个还有雷大强都吃得津津有味,满嘴是油。眼看着菜盘里的菜越来越浅,秦勉赶紧往雷铁的碗里夹了一些。
雷铁看了他一眼,秦勉回了一个笑。
杜氏对雷铁的答案不满意,又问:“得有二三两吧?”
“一两并二百文。”雷铁说完,不再开口,低头吃饭。
他丝毫不提交出一些到公中的事,杜氏心里又开始不舒服,正要开口,雷向仁的叫声从厨房里传出来,“怎么锅里没饭了啊?”
雷向义道:“你都吃了两碗了还吃?”
杜氏回过神,往桌上看去,三个菜盘子只剩下盘底的一点点汤,她的碗里只有少许菜。不用说,还是是雷春桃给她夹的。
霎时,一阵怒气和闷气同时从她胸口往上涌出,直冲大脑。她拿起筷子使劲摔在地上,冲着赵氏和钱氏喊:“吃得那么狼狈,你们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狗都没有你们吃得干净!”
钱氏快速把碗里的饭拨完,没吱声。
赵氏不甘心地嘟囔,“他小姑也吃了……”
“二嫂!”雷春桃满脸通红,怒视赵氏。
杜氏气得一个踉跄。
“行了!吃顿饭都不消停!”雷大强一巴掌趴在桌子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脸也有点红。
杜氏重重地坐下,眼神转移到秦勉身上,愤恨而冰冷的样子就像看着仇人。
秦勉往雷铁身后躲了躲,继续吃饭。
杜氏看着挡住自己视线的雷铁,“老大,你明天还去镇上吗?打两斤油回来。”
雷铁道:“不去,有事。”
吃完饭,秦勉主动道:“娘,我去砍柴。”
杜氏立即道:“不用你!砍一天也砍不到两斤柴!老二家的和老三家的去砍柴,老大家的洗碗、洗衣服!”
秦勉暗自庆幸。
只是,等他看到堆在井边的一大堆衣物时,他才知道自己还是小瞧了杜氏。杜氏这是把干净的衣服也拿出来了吧?
“媳妇,跟我去割草。”雷铁走过来,拉着秦勉就走。
秦勉估计他是想到分家分定了,所以不必太顾及杜氏了。

☆、012章 分家(4)
秦勉和雷铁拿着镰刀出门,正巧东边的邻居也从院门里出来,双方的眼神无意中对上。
秦勉十分尴尬,心里敬佩这家人的好脾气。杜氏天天那么骂,半个村子的人都能听到,左右邻居是最遭罪的,怎么也没听到人抗议?
“出门啊。”大汉笑眯眯地开口,很温和的样子,眼睛里也没有任何鄙视的意味。
秦勉笑着点点头,“大叔,早。我们去割草。”
大汉呵呵地笑,“什么大叔?叫江大爷。”
“江大爷。”秦勉从善如流,估摸这人辈分高。乡下人不少沾亲带故的,辈分就是这么排下来的。
“忙去吧。”江大爷背着手,溜溜达达地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
秦勉跟着雷铁一直走到山脚下,继续往前走。
“要进山?”秦勉问。
雷铁点点头。
两人在树林里七拐八绕,大约往山上爬了十几分钟停下。
“你待着。”
雷铁弯着腰割茅草,大掌抓一把茅草,右手拿着镰刀放到茅草根部,往怀中一拉,就轻松地割下一大把,放下地上,又割第二把。
秦勉这才发现他只拿了一把镰刀,有心帮忙也没工具,便想四处走走,看能不能挖点野菜或者找点野果子。
“别乱走,有蛇。”
秦勉只好乖乖地站在原地,不远处有块石头,搬过来坐下,看着雷铁割了一捆又一捆,然后搬到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小山坳里。那个小山坳里已经存放了好几捆茅草。
秦勉不解,“放在这里?”
雷铁道:“盖房。”
秦勉恍然大悟。原来雷铁割这些茅草不是给雷家用,而是备来盖房子。看样子他果然早就开始计划从雷家分出来了。
秦勉道:“下午我和你一起割。”
雷铁没说话,秦勉当他答应了。
回家时,雷铁只挑了两捆茅草回去算是交差。茅草晒干了也是柴禾。
下午,秦勉带了条布巾和雷铁上山,割草时用布巾包着手。不是他娇气。他现在年纪小,皮肤嫩,很容易被茅草割伤手。落后的古代缺医少药,少受些伤更安全。
傍晚两人回到家,院子里坐着一个年轻秀气的少年,一身干净而整洁的白色长衫,正低头看书。
秦勉立即猜出这人是谁,雷家最小的儿子雷向智。雷向智是雷家除了雷铁外唯一一个不像农家孩子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穿白色衣服的人。
听到脚步声,雷向智抬起头,站起身,对秦勉和雷铁露出一个淡笑,还略弓身,一身的书生气质展露无遗,彬彬有礼地开口:“大哥、大嫂。”
雷铁淡淡地回了声,“五弟。”
秦勉只笑着对雷向智点点头,没叫“五弟”。他心底不承认雷家大媳妇的身份,而且现在的他比雷向智还小一岁,叫“五弟”别扭。
杜氏端着一个盆子从堂屋里出来,看到秦勉,意外地没骂人,只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匆匆进了厨房。
由此可见杜氏对雷向智的在意。
果不其然,这天直到吃完晚饭,杜氏都没骂任何一个人,饭桌上对雷向智嘘寒问暖不说,还特意嘱咐赵氏第二天做早饭的时候去村头养鱼的人家那里买一条鱼。
这些都与秦勉无关,吃过饭他就上床睡觉。因为一觉醒来就可以谈分家的事了。
翌日,吃罢早饭。赵氏和钱氏在杜氏的催促声下起身收拾桌子。雷大强也准备出门干活。
雷铁开口了,“爹,您坐。我有件事要说。”
雷大强依言坐下,随口问:“什么事?”
雷铁直截了当,“我要分出去住。”
所有人都愣住,谁都没有想到雷铁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一点征兆都没有。已经把碗筷拿在手中的赵氏和钱氏同时脸色一变,不约而同地把盘子放回桌上,坐回原处。
赵氏暗自皱眉。她不想让雷铁分出去,雷铁走了,家里就少个劳力,她的相公就要多干活。
钱氏支持把雷铁分出去。两个男人在一起实在别扭啊。此外,因为家里的钱财都掌握在杜氏手中,雷铁是否分出去,对她并没有实质性的利益影响。杜氏每天找秦勉的茬吵死个人。哪怕是为了以后能安宁些,她也希望雷铁和秦勉能搬出去。其实她也想分出去。就因为没分家,雷家的几个兄弟平常外出做些零工或者家里的几个女人绣的帕子、打的络子卖得的钱都得交给杜氏,以至于她手里几乎没有什么钱,平常想给欣欣买点好吃的都不行。杜氏那个老太婆眼里只有她的小儿子、唯一的女儿和两个孙子,半点都不在意欣欣。但她也清楚,雷向义单独分出去是不可能的,除非老爷子愿意把几个儿子都分出去。
雷向仁、雷向义、雷向礼、雷向智和雷春桃几人神色各异。
雷向仁和雷向义也想分家。成了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