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年轻人嘴角抽了抽,凑到长发男子耳边,“二哥,我算是明白什么叫‘低调的讲究’了!人家的马吃得豆饼都比咱们的饼子香。”
长发男子好笑地道:“吃你的吧。出门在外就别计较那么多了,等到了地方让大哥请你吃好吃的。”
糙脸大汉点头,“那必须的。”
雷铁喂完豆饼转身时,三人才发现他的另一边脸颊上的疤痕,有些僵硬地移开目光,暗自庆幸刚才没招惹他。脸上有那么长一条疤痕的人,一定曾有一些危险的经历。
雷铁将手擦干净,绕着亭子走圈。媳妇说了,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
三人用眼角看着雷铁绕着亭子走,神经绷得紧紧的。这是要干啥,难道是在考虑从哪个方向对他们动手?
等雷铁走第二圈时仍然没有往他们这边看一眼,三人恍然大悟,人家应该只是单纯地散步。
走了约莫两刻后,雷铁回到四角亭里,在他之前坐的那张石椅上躺下,闭目养神。媳妇说了,早睡早起,身体倍棒。

第93章    何氏三兄弟

秦勉用虾仁、碎花生米和一把青菜做了两盘鲜香爽口的拌面,插了门,端着面,兴致勃勃地进入空间,失望地发现雷铁并不在。等了一会儿,他还是没出现,秦勉只好把两碗面都吃掉,给粉球浇了些水后,离开空间。
几百里外的四角亭里,四个人,两伙,各据一方。雷铁躺在长椅上闭目养神,一动不动。糙脸大汉、长发男子和小年轻生怕吵到他睡觉,沉默地吃着饼子。
四角亭外,四匹马安静地啃食着嫩绿的青草,不时甩一甩尾巴,无比闲适。
太阳落山后,西方天空残留一片昏黄的光芒,带着厚重的阴影。
“哒哒哒哒——”
又一阵马蹄声传来,又急又快。
长发男子微微蹙眉,低声提醒糙脸大汉和小年轻,“听声音人数不少,惊醒点。”出门在外,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对他们这些常在外行走的人来说,时刻保持警惕性尤为重要。
小年轻站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好奇地往远处看。
“驾,驾!”男人催马的声音高亢响亮,数十匹快马不过片刻就驶近。马上个人各个人高马大,除了为首那人,其余的人都要(原文是要,)挎大刀。
小年轻看清端坐在头马上那人的长相,脸色丕变,猛地将没吃完的烧饼扔到地上,冲向他的马,同时朝糙脸大汉和长发男人吼道:“他娘的!是圣药堂的!大哥二哥快走!”
糙脸大汉和长发男子也变了脸色,毫不犹豫地冲向一旁的马。然而,还没等他们解开缰绳,马上的人也认出了他们,快速将他们包围,嘲弄地哈哈大笑。
头马上的中年男子轻蔑地俯视糙脸大汉和长发男人,眼神瞥向小年轻,冷声道:“都给我拿下!”
他的随从得令,一起围攻糙脸大汉和长发男人。
小年轻最先上的马,已经跑出去数丈,另外两个随从骑马追赶。
糙脸大汉和长发男人毫无畏惧地反击,身手并不差,奈何寡不敌众,节节败退。
小年轻看见大哥和二哥受困,怒吼一声,策马回奔,加入战局。
“老三,你傻了?跑回来干什么?”长发男子气得狠瞪他一眼。
小年轻没来得及说话胸口就挨了一拳,糙脸大汉连忙闪过去帮他。
可惜,双拳难敌四手。三兄弟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爷,那儿还有一个在睡觉呢。”一个小喽啰看见雷铁,汇报道。
糙脸大汉连忙道:“马仁杰,你别乱来!那人和我们不是一起的!”
雷铁睁开眼,淡淡地看着四角亭拱顶上一只爬行的蜘蛛。
一直没有下马的中年人冷笑一声,不屑地道:“一起揍!”
两个小喽罗阴笑着冲向雷铁。
雷铁躺着未动,左腿蓦然抬起横扫。
两个小喽罗惨叫一声,从四角亭里飞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其中一个骨碌地滚了两圈,正巧停在黑马跟前。
眼前的嫩草被压住,黑马低头看了小喽罗一眼,鼻子里喷出一股气,抬起左前蹄一踹。
可怜的小喽啰发出凄厉地叫声,再次飞出去,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黑马甩甩尾巴,若无其事地继续吃草。
小年轻崇拜地看着雷铁。人有个性,马也有个性!
马仁杰脸色黑沉,喝道:“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顿时,大半的小喽罗都冲向雷铁。
雷铁坐起身,屁股却没有离开椅子,双拳出击。四个喽啰被打趴下,叠罗汉似的趴在一起。
两个狡猾的随从悄悄绕到他背后。
雷铁背后像长了眼睛一样,两只手伸到身后,即使抓住偷袭的两只拳头,随意地一拧。
“啊——”
凄惨的叫声令闻者胆颤心惊。
剩下的三个随从摆出攻击的架势,警惕地盯着雷铁,却不敢上前。
马仁杰面沉如水,心知今天是遇到硬茬子了。他不敢以卵击石,只能恨恨地瞪雷铁一眼,咬牙道:“扯——”
小喽啰们如蒙大赦,飞快地爬上马,落荒而逃。杂乱的马蹄声很快消失在远处。
糙脸大汉三人松了一口气,交换了一个眼色,走进四角亭,对雷铁作揖。
“这位兄弟,多谢你出手相救!”糙脸大汉抱拳道,“在下何三州。”
长发男子亦拱手道:“在下何四海。”
“我叫何五湖。”小年轻很活泼。
糙脸大汉问道:“敢问兄弟高姓大名?”
“雷铁。”雷铁道。
“原来是雷兄弟,幸会。”三州郑重地道,“那人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如果今天不是有雷兄弟在,我们兄弟三人必死无疑。将来若是有机会,我们一定报答雷兄弟的大恩!”
四海和五湖齐声道:“请受我们兄弟一拜!”
雷铁淡淡道:“不必。只是举手之劳。”
他站起身,走进树林。
“呃……这……雷兄弟是生气了?”三州和五湖一起看向四海。
四海随口道:“方便去了吧。”
三州无语。
五湖拉了拉四海,目光粘在黑马身上移不开,“二哥,二哥,你看那匹马是不是什么名贵品种?那马可聪明了,刚才我看见他对付马仁杰的手下。”
四海敷衍地扫一眼黑马,干脆地道:“不是。就是普通的地气马。”
五湖知道,所谓“地气马”就是无论是从毛色、体型、速度还是血统来说都很一般的马,是最普通的一种马。
“不会吧?”他不相信,“二哥你再看看。你看它的体型,气质,尤其是毛色,太漂亮了,就跟身上裹着黑绸缎一样,怎么可能是普通的马?”
“我、很、确、定!”四海摸着下巴,仔细打量黑马,“只不过,它可能是被主人养得好,所以才看上去像名马。”
三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说你们两,身上不疼?要不要上药?”
“要。”五湖这才感觉到身上到处疼,忙窜过去抢他手里的药膏。
“二弟,雷兄弟与我们是救命之恩。你看我们想个什么办法报答雷兄弟?”三州问。
四海摇头,“得等机会。”
雷铁进了树林,走出很远,悄然进入空间,左右环顾,没有见到秦勉。注意到花坛的土壤是湿的,他知道和媳妇错过了,舀起一瓢水,给粉球浇水后离开空间。
何氏三兄弟看着雷铁走近,正要说什么,雷铁在长椅上躺下,合上双眼。
三兄弟只好闭嘴,决定等他睡醒后再说。
一夜无话。
晨曦微露,雷铁睁开眼,跃上马继续赶路。
何氏三兄弟仍在沉睡。
太阳渐高,长发男子最先睁开眼,发现那一人一马已不知所踪。他连忙把三州和五湖喊醒。
“大哥、三弟,快起来。雷兄弟走了!”
“什么?”三州套起来,环顾一圈,无比失望,“怎么就走了?这……我们连他是哪儿的人都不知道。”
五湖后悔得挠头,“早知道就不睡觉了。”
“算了。”四海伸了一个懒腰 ,“如果有缘的话,还会再见面的。”
……
雷铁一路疾奔,赶在城门关闭前进入青天府,住进上次住过的那家客栈。
客栈里未必没有武艺高强之人,若是感觉到他的气息消失了,定会起疑心。因此,虽然雷铁有机会进空间,但并没有进去。
天亮后,他买了五十个银丝肉饼收入空间里,吃过早饭就前往青天府最大的一间牙行。双飨楼的四位大厨就是通过这件牙行买到的。
牙行的老板是一位非常精明的老者,对这个脸上有疤、沉默寡言的年轻人还有印象,热情地将他请入堂内。
“这位公子,请喝茶。”老板问道,“不知这次您想要买些什么人?贵客来过一次,想必也知道我们牙行是青天府最大的一间牙行,几乎什么样的人都有。如果在我们这里还买不到合适的,在青天府其他的牙行更不可能买到。”
雷铁言简意赅地道:“十二至十四岁、死契、身体健康的少年都叫出来。”
“好,请稍等。”老板吩咐过一个伙计后,请雷铁,“您喝茶。”
不一会儿,伙计带着四十多个十二到十四岁的少年出来,排成几行,高的,矮的,胖的,廋的,都有。少年们紧张地看着雷铁,不知这人买他们是要做什么。但无论如何,他们并没有拒绝的资格。
“贵客可还满意?”老板问。“贵客放心,这些孩子身体都很健康,如果贵客不信,亦可再请了大夫来。”
雷铁没有理会他,锐利的目光从少年们身上一一扫过,淡声问道:“为下人者,作重要的是什么?”
老板聪明地不再开口。
少年们莫名其妙,面面相觑,有人沉默不语,有人回答“机灵”,有人回答“听话”,有人回答“能干”,有人回答“忠心”。

第94章   回家

雷铁将回答“忠心”的都留下,一共十四人。
“其他的都带下去。”老板吩咐伙计。
雷铁站起身,对十四个少年说道:“我做几个动作,你们跟着学。”
他将一套拳法的前十招耍完。
十四个少年你看我,我看你,不明所以。一个收拾得很干净的少年最先站出来,利落地将十招拳法打完,只除了动作不太标准,几乎没有出错。其余人这才一一上前演示。
雷铁将能记住五成以上动作的人留下,一共九人,随后对老板示意。
老板连忙走过来,“他们九人,每人八两银子。”
雷铁点头,取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他,
“多谢公子惠顾。”老板结果银票,找回二十八两。
雷铁拿出一个二两的锭子扔给他,“买十人两天的干粮;雇两辆快马车。”
老板道:“公子放心,一定给您备的妥妥的!”
雷铁坐了没多久,
老板讲事情办妥。两辆马车是结实的双马马车,车把式都是赶车的好手。
雷铁让新买的九人带上自己的东西上车,骑上马在头前带路,直接出城。
这会儿已经快巳时,街道上十分热闹,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青天府上空飘荡着浓烈的药材味。偶然听到几个路人的对话,雷铁才知道这几天青天府有一个大型的药材拍卖会,拍卖会上卖的都是稀罕的药材。各地的药材商都闻名而来,如果能买到珍惜的药材作为镇店之宝是不错的事。
何三州、四海和五湖兄弟三人牵着马顺着人流走,东张西望,为青天府的繁华而感叹万千。
雷铁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一抖缰绳,黑马小跑着远去。
六月的天,孩儿的脸。出发不到半个时辰,天上乌云汇聚,只片刻就哗啦啦地下起大雨。两个车夫坐在车辕上,虽然头顶有个雨棚,但在马车的疾行中,雨水还是浇湿他们的衣服,忙拿出蓑衣穿上。
雷铁从褡裢里取出斗笠和雨披。
“轰隆——”一声夏雷在头顶炸响,雨更大更疾,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车夫老赵本打算提议雇主找个地方歇歇等雨小了再说,见雷铁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只好赶着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