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6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雷铁拉他到堂屋。堂屋前后门都开着,通风,比较凉快。
“往西扩建,紧挨西墙砌一栋和现如今这房一样大小的。从咱们房间里隔出一条通道。新房隔成两间,一间做我们的房间,一间做仓库。”
秦勉一边听一边点头,“这样不错。不过,我想把新房做成两层楼的。和你说的一样,从现在的房间隔出一条通道。一楼隔出两间,一间客房,一间仓库。仓库的门设在外面,不必从屋内绕进去。整个二楼是一间,卧室和书房共用,宽敞又舒适。南北窗户都做大些,夏天住着肯定凉爽。再弄个小露台,闲暇时还可喝茶看风景。冬天嘛,咱们可以搬回一楼的房间。”
媳妇比他想得更好,雷铁点头,“听你的。”
等秦勉喝完粥,两人用铃铛叫来喜乐,让他把福叔福婶以及新买的九个人都带过来。
新来的九个人经过一晚上加一上午的休整,再加上有福叔、福婶和喜乐三人的介绍,对有染田居的情况已经有大致的了解。剑道秦勉和雷铁坐在石桌边,几人恭敬地行礼。
“见过大少爷、小少爷。”
喜乐双手叫我站在一旁,疑惑地看了看雷铁,又看了看秦勉。大少爷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小少爷和平常一样温和,但他总觉得两位主子之间的气氛不一样了,比以往更亲密。即使他们的肢体并没有任何接触,眼神时不时地相撞,透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契合。
不过,两位主子关系好,对他们做下人的来说是好事。主子们心情好,他们做事也轻松。喜乐便没有细想。
“还请两位主子为他们赐名。”喜乐这么说着,有些好奇。主人为家仆赐名,如果有姓氏的话,通常都是跟着主子姓。两位主子虽然是夫妻,但毕竟是男人,而家里一向是秦勉当家,这新来的九人会跟着哪位少爷姓?
九个少年同时说道:“请两位主子赐名。”赐名,有助于他们尽快融入悠然田居。
秦勉明白,赐名是一种让下人尽快开始新生活、增强下人对主家向心力的方式。福叔和福婶是夫妻,且年纪已大,当初他没有想过剥夺他们原来的名字。但这次不同,这些少年年纪还小,大朵涉世未深,具有很强的可塑性,以后将会是他和雷铁的得力帮手。次米高是有必要的。
秦勉也想到了喜乐想的问题,思索片刻,决定把他和雷铁的姓氏都用上。随着他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和雷铁是男夫妻的事肯定会传得越来越远。与其等着将来有人看他们的笑话,还不如现在就把声势造起来。一件事如果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反而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
秦勉看了雷铁一眼。
雷铁双目注视着他,只有全新的信任。
他轻轻笑了笑,将九个少年依次打量一遍后,说道:“你们先按年纪从大到小排队。”
九人站定后,秦勉道:“从左到右,你们的名字一次是雷秦忠……”
雷铁拿起媳妇的手放在腿上,用大掌盖住。
喜乐笑眯眯的。两位主子感情真好。
福叔和福婶也面上带笑。
“雷秦恭、雷秦顺、雷秦诚、雷秦信。”秦勉扭头看雷铁,不满地道,“别光坐着,帮我想几个。”
雷铁看了看剩下死人,“雷秦惠、雷秦坚、雷秦理、雷秦圆。”
这几个名字听起来都很大气,不像是下人的名字。九个少年读面露喜色,齐声道:“多谢大少爷、小少爷赐名!”
秦勉淡淡地问:“悠然田居的规矩,想必你们都知道了吧?”
“是!”
“很好。只要你们不违犯悠然田居的规矩,相信我们会相处的很愉快。”秦勉微微一笑,“我们买下你们是作为家将培养的。从今天起,你们就跟着大少爷学武。如果你们表现突出,将来会担当更重要的责任。”
“是!”
喜乐神色微动。学武?他也想学。
秦勉似有似无地看了他一眼,“喜乐,从今天开始,你也跟着他们一起训练,暂时担任队长。”
喜乐大喜,利索地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多谢小少爷!小的一定不会辜负两位主子的信任!”
“起来吧。”秦勉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喜乐没有起身,笑嘻嘻地朝他和雷铁拱手:“大少爷、小少爷,小的斗胆请两位主子再为小的改名。小的也想姓‘雷秦’,一听就知道是两位主子家的。”
这马屁拍的秦勉很舒坦。
雷铁用赞赏的目光看了喜乐一眼。
喜乐因为这一眼,险些没激动得跳起来。
秦勉想了想,说道:“你以后就叫雷秦乐。阿铁,你觉得怎么样?”
雷铁点头。
“多谢两位主子!”雷秦乐喜的合不拢嘴。
秦勉问雷铁,“今天就开始?”
雷铁摇首,吩咐雷秦乐,“先带他们沿着院墙跑一圈,休息半刻后,再跑一圈。跑完之后,做农活。”
“是,小的告退。”雷秦乐精神气比以往更足,一挥手,“都跟我走。”

第96章    《小宅门》

“奴才告退。”雷秦忠九人一起行礼后,跟着雷秦乐跑远。
雷铁对秦勉道:“今天陪你。”
秦勉笑,“好,我也陪你。”
福婶和福叔都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那两个车夫走了吧?”秦勉问福叔。
福叔道:“是。今天一早走了,两人还让小的向两位少爷转达他们的谢意。”
雷铁看见秦勉不自觉扶腰的动作,“福叔,你去镇上联系建材铺让他们送些砖瓦过来。”
福叔问道:“是。不知大少爷需要多大的量?”
雷铁道:“比照我和小少爷如今的住宅。”
“小的有数了,这就去办。”福叔匆匆离去。
“忘了一件事。”秦勉对福婶说道,“福婶,新来的九人待遇和你们一样。你告诉他们一声。另外,如果他们却什么日常物品,让他们报给福叔,一起采购。”
“是。”
“没什么事了,退下吧。”
福婶离开后,秦勉姿势有些别扭地站起身,“阿铁,我想进去泡泡。”
“一起。”雷铁道。
一点白像是听出音似的,本来在墙角趴着,摇着尾巴跑过来。
秦勉便带着它一起带空间。
进了四合院的门,他和雷铁同时愣住,目光落在花坛里的粉球上。似乎一夜之间,粉球从脑袋大小变大了一倍,原本 圆溜溜的花苞顶部终于分裂出极有层级感的、紧紧簇拥在一起的花瓣尖。
“没想到这花真长起来还挺快。难道是突然开窍了?”秦勉说笑,走过去伸手抚摸了一下。花苞微有些韧弹,摸着很舒服。他的手忽然顿了顿,脸上露出一丝诧异。刚才是他的错觉吗?总觉得隐约感觉到花苞愉悦的情绪。难道是喜欢他的触摸?
“怎么?”雷铁观察力敏锐。
两人都没注意到一点白没有像以前一样一进空间就到处疯跑,而是依次看了看秦勉和雷铁,眼神很奇怪。随后,它才摇着尾巴跑开。
秦勉摇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说道:“你摸摸。”
雷铁大掌覆上花苞,也有些惊讶。
秦勉便知道刚才不是他的错觉,笑吟吟地握住雷铁的手让他又抚摸了几下花苞,“我敢肯定这朵花盛开后一定是一朵奇花!既然它喜欢,以后咱们浇水时顺便摸摸它。”
雷铁虽然觉得抚摸一朵花有些怪异,但是是点点头,“去泡泡。”
两人不再关注粉球,走向灵泉。
雷铁用浴桶装了一桶灵泉水,直接以内力加热。秦勉躺进去,舒服滴叹了一口气。雷铁挽起袖子,为他按摩腰部。
秦勉的不适被灵泉水治愈,跑了一会儿恢复精神抖擞的模样。
“大少爷、小少爷,二公子媳妇来了,说是有急事。”
两人听见空间外福婶在屋门口汇报,连忙离开空间。
秦勉打开门,看见赵氏手里拿着一个还不怎么熟的水蜜桃啃着,嘴角抽了抽。
“二弟妹,有什么事吗?”秦勉淡声问,看赵氏脸上毫无焦急担心,就知道并非出了什么祸事。
赵氏对他笑得谄媚,“大嫂,是这样的。小娘怀孕了,爹让我来和你们说一声。”
“喔?”秦勉挑眉。这还真是老宅的一件大事。卫氏嫁给雷大强已有半年多,一直没有消息,前段时间卫氏还很焦虑,没想到这就有消息了。呵,老宅里的热闹能拍成一部大戏了,可以叫《小宅门》。
“这可真是一件大喜事。”秦勉道,“我和阿铁收拾一下,这就过去。”
“不急,不急,你们慢慢收拾。我等你们。”赵氏说完就往堂屋里挤。
秦勉给福婶使了一个眼色。
福婶一挺结实的胸部,走到赵氏身边站定。
“二弟妹,稍等片刻。”
秦勉和雷铁两人进了厨房,赵氏站起身,想到处看看。
福婶大踏几步,挡在她面前,笑吟吟地道:“二公子媳妇,您坐,站着怪累的。”
赵氏哼了一声,老大家的下人既然叫雷向仁二公子,按理说该叫她一声二奶奶,可恶的是他们从来都是二公子媳妇二公子媳妇地叫,着实气人。
她也不想想,悠然田居的两位主子和老宅的某几个人关系本来就不热乎,叫雷向仁一声二公子已经很给他面子了,怎么可能叫她二奶奶?
秦勉做事一向利索,很快将零食柜里的零食每样都捡了一些装在食盒里,雷铁拎着。
两人和赵氏一起向外走去。
经过桥头的水蜜桃树时,赵氏踮起脚尖,一手抓住一个大水蜜桃,用力一扯,就把两个桃摘了下来。
秦勉心情好,懒得和她计较。
走出大门,秦勉看到钱氏站在不远处,有些意外。
“大哥、大嫂。”钱氏对漆面和雷铁十分客气有礼。
秦勉点点头,“三弟妹。”因着雷向义的关系,也因为钱氏后来没有再找他和雷铁的麻烦,他对钱氏的印象也好了些。
赵氏和钱氏落在秦勉和雷铁后面。钱氏没好气地剜了赵氏一眼。卫氏怀孕的事毕竟不好让男人开口,雷大强本来是让她来悠然田居通知雷铁和秦勉。她正打算借这个机会求秦勉和雷铁在老宅分家的事上伸把手,既然雷向义开不了口,就由她来开口。没想到钱氏(原文就是钱氏,但是我估计应该是赵氏)却抢先一步跑来,令她错估机会,着实可恼。
“三弟妹,你的眼睛怎么了?”赵氏故意大声问道。
“没什么!”钱氏快走两步,不想和她说话。
秦勉已经和雷铁走远,脚步轻快。
赵氏一边啃着水蜜桃,一边暗自打量背影和谐的二人。她咋觉得这两人都和平时不一样?两人比以往更亲近,肩膀时不时地都要碰触一下。
想不通她也就不想了,快步追上去。
“大哥和大嫂就是有本事。这桃还没熟就这么甜,等熟了之后肯定更甜。大嫂,到时候咱们自家人买能不能便宜些?”
秦勉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学聪明了啊,不说白拿了,而是“买”。可惜,他还是不会相信她。
不等他说什么,倒是钱氏开口了,“二嫂也真是的。咱们村谁不知道大嫂家水果今年都是要供应给他们的酒楼的,你这不是为难大嫂吗?”
赵氏白了她一眼,到底是因为雷铁在场,没敢多纠缠,“呵呵,我这不是一时忘了吗?”
到了老宅,还没进门就听到雷大强开怀的笑声。
卫氏手轻抚着还没显怀的腹部,唇边含笑,不时抬眼看雷大强,不胜娇羞。
秦勉打量了她一会儿,心里对她真有些佩服。
“老大,老大媳妇,你们来了。”卫氏起身相迎。
雷大强连忙扶住她,“小心。”
“这还没显怀呢!老头子,你以后可要每天都陪着妹妹,免得她跟瓷儿似的一不小心就碰碎了。”杜氏尖酸的声音从门口传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卫氏的肚子,恨不得在上面剜一个洞。
“多谢姐姐关心。”卫氏下意识将手覆在腹部上,对杜氏笑得亲近和气。嫁给雷大强已半年,她还没有消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