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6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多谢姐姐关心。”卫氏下意识将手覆在腹部上,对杜氏笑得亲近和气。嫁给雷大强已半年,她还没有消息,心底不是没有恐慌的,生怕雷大强的身体有问题,想再生孩子已晚了。如今她的心终于落到实处。自从雷向智成了童生,杜氏每天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大约是没听过一句话,“风水轮流转”。雷大强老来得子,一定会对她这个孩子另眼相待。从今往后,杜氏别想再在她面前嚣张。
卫氏对雷大强道:“相公,如今正是插秧的时候,家里要相公和姐姐操心的地方多着。我怎好让相公每日陪着我,让姐姐一个人劳累?所以,我想着,咱们家是不是买个丫鬟?一来可以照顾我,二来,我如今这身子无法为姐姐分忧,我这心里过意不去,丫鬟闲暇时还可帮姐姐打打下手。可谓两全其美。”
杜氏脸色大变,右手掐得掌心发疼却不自知。
“不行!”她立即反对,“咱们只是庄户人家,买什么丫鬟?平白让人笑话!”
长辈的事,赵氏、钱氏和雷向仁不好插嘴,都不吱声。
秦勉和雷铁更不会插话,坐在一旁当背景。
雷大强不在意地摆手,“有什么好笑话的?我连平妻都娶了,还怕人笑话我买丫鬟?”
卫氏手里有钱,用家里没钱做借口阻止卫氏不可行。杜氏憋了半天,才道:“买了丫鬟哪儿有地方住。”
卫氏笑着:“这个姐姐不用担心,让丫鬟在房里打了地铺就行。如今天热,也不怕着凉。至于以后,以后再说,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那就这么办。”雷大强看见老妻气得不行,也不好太过无情,安慰道,“好了,薇儿 这也不止是为了她自己,还不是也为了你?咱们一家和和睦睦可不比什么都好?”
杜氏彻底没话说,冷着脸坐下,从她满是阴霾的眼神可以看出,她肯定不会甘心就此作罢。
秦勉看了一场大戏,心满意足,站起身,示意雷铁把食盒递给雷大强。
“爹、娘、小娘,恭喜。这是我和阿铁的一点心意,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嗯,你和老大费心了。”雷大强打开食盒看了一眼,露出笑容,“你们小娘如今有身子,口味会很奇怪。如果她想吃你们果园里的水果,你们可得——”
卫氏含笑打断他的话,“相公,老大他们酒楼的生意重要。听说有身子的人都偏爱酸的或者辣的呢。”
秦勉笑而不语。
卫氏朝他投去一个善意的眼神。不管是雷向智,还是雷铁、秦勉,都是她要拉拢的对象。
秦勉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爹、娘、小娘,不早了,我和阿铁回去了。”
卫氏点点头,“好。有空常来坐坐。”
秦勉和雷铁并肩离开。杜氏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走出老宅,秦勉就笑了,“呵呵”
“高兴?”雷铁问。
秦勉昂首道:“当然!看到杜氏吃瘪我就高兴!”雷铁小时多受杜氏虐待,但直到昨天晚上秦勉才知道有多严重,雷铁背上旧伤密集,触目惊心。
雷铁握住他的手,看着前方,“媳妇,我有你就够了。”
“嗯。”秦勉轻舒了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老宅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只可惜三弟、四弟、五弟和小妹他们还得继续待在这浑水之中。
话说回来,老宅分家的事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第97章  长嫂难为啊……

雷向义和雷向礼杠着锄头从田间走过来,挽着袖子,满脸热汗。
“大哥、大嫂。”
秦勉点点头,随口问:“去田里了?”
“是啊。去菜园里除草了。家里种了三亩地的蔬菜,长势都很好。”雷向义脸上露出喜气。
雷向礼很平静。没分家,赚到钱也不是自己的。
秦勉摸下巴,他几乎从来没见过雷向仁去田里。他很同情雷向义几个,但这个毕竞是老宅的事,他和雷铁已经分出来了,并没有什么立场去插手。
“有时间你们就挑些好的蔬菜送去酒楼,我和阿铁会提前和酒楼打好招呼的。”他和气地说道。
“哎。”雷向义应下。“谢谢”说多了反而伤了情分,记在心中即可。
秦勉和雷秩刚走出几步,雷向义踟蹰片刻,快步追上去。
雷向礼顿了顿,也走过去。
“大哥,大嫂。”
秦勉转过身,疑惑地问:“还有事?”
雷向义苦笑一声,“大嫂,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和四弟都有分家的想法,但和爹娘提过几次他们都没同意。我知道大嫂一向是个有主意的人,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们指一条明路?”
秦勉暗自皱眉。雷向义向他们求助,可以理解,但不该在半路上提。如果被别人看在眼里,传到雷大强和杜氏手中,将来雷向义和雷向礼再提分家,杜氏和雷大强一定会怀疑到他和雷铁身上。他可不想再把杜氏和雷大强的注意力拉回来。
雷向礼机警些,左右看了看,不赞同地对雷向义说道:“二哥,你太冒昧了,如果被其他人看到我们和大哥大嫂说了这么久地话,会给他们惹麻烦的。”杜氏和雷大强是什么样地人,兄弟几个心照不宣。
雷向义反应过来,一愣,连忙道歉,“大嫂,是我疏忽了。”
秦勉左右张望,确定附近没有其他人,对他摇摇头,“明天早上你们摘些蔬菜,和我们一起送去酒楼。”哎,长嫂难为啊。
雷向义暗松一口气,秦勉这么说就是同意给他们出主意了。以送菜为名义,雷大强和杜氏就没有理由怀疑了。
“多谢大嫂。”雷向礼欣喜地道。
为免被人注意,四人很快分开。
回家后,秦勉兴致勃勃地给雷铁出训练方面的主意。
。……
天亮后,晨练完,雷铁带着雷秦乐和九个家将开始训练;福叔和福婶在菜园里摘蔬菜,堆备运去酒楼。
秦勉简单地做了几个煎饼当早餐,放在锅里用锅盖盖好,等雷铁回来一起吃。他带着一点白去菜园。
雷铁在小树林边的空地上,让未来的家将们在手腕和脚腕上都绑上两斤重的沙袋,绕空地跑三圈。身上绑了重物,雷秦乐等人都不习惯,但都咬牙坚持。主子愿意教他们本事是他们的荣幸。也是难得的机会,没有人愿意放弃。
跑完圈之后,雷铁打了一套拳法。雷秦乐等人认真地看着,正好可以趁此机会稍作休息。
“今日先教一半。”雷铁面无表情地说完,将拳法的前半部分以相对较慢的速度演示一遍。
演示完毕,他淡声说道:“都试试。”
雷秦乐十人一起重复记忆中的拳法。、
雷铁发现雷秦乐和雷秦惠是学的最快的微微点头,想起雷秦惠就是当初买人时表现最出色的那个少年,可以作为重点对象培养。、“可有识字的?”雷铁问。
雷秦忠站出来,“启禀大少爷,小的识字。”
雷铁从袖中掏出一张纸递给他,“以后就按照这些内容训练,雷秦乐负责监督。”
雷秦乐和雷秦惠毕恭毕敬地道:“是,大少爷!”
“今日地拳法,雷秦乐、雷秦惠负责教会其他人。后天早晨检查。”
雷秦乐和雷秦惠齐声道:“是!”
雷铁不亲自监督,让他们微松一口气之后觉得压力更大。
秦勉远远地看了一眼,没有过去,走向菜园。
雷铁大步走过来,和他并肩。除了传授拳法和掌法,其余的训练是不需要他时刻在场的。他也不可能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训练家将上。
福婶和福叔蹲在菜园里摘蔬菜。菜地边,放着几个大箩筐,里面装满茄子、西红柿、黄瓜、韭菜和青椒。
福叔拍了拍手上的泥,走过来,小心地避开地上的菜,“大少爷,小少爷,不少蔬菜都能摘了。只是,咱们只一辆车,怕是不够用。”
秦勉看着鲜嫩水灵的蔬菜,很满意,“无妨。你去村里借辆车应急。到镇上后会再买一辆车。”
“是,我这就去。”
秦勉和雷铁穿过桃林往回走。
秦勉和他闲聊,“好几天没去酒楼了.也不知道生意怎么样。”虽然有信心,但没有亲眼见到酒楼里的情况还是会担心。
雷铁平静的嗓音里蕴含着令他安定的力量,“不会差。酒楼开张后头一个月,每天都有两道新菜推出,必然会吸引客源。”
秦勉恢夏自信,“嗯,我相信!”
他拍了拍雷铁的背,“一身汗,赶紧回去洗澡。吃过早饭就去镇上。”
两人吃过早饭,来到大门口,福叔他们已经将所有的蔬菜装上车,十几个箩筐将两辆车占满。
福叔和喜乐各自赶着一辆牛车,秦勉和雷铁骑马。
雷向义和雷向礼早早地在村口等着,借来的驴车上也放着几筐青嫩的蔬菜。
“大嫂,你先看看我们地菜。“雷向礼主动道。大哥和大嫂好意照应他们,他们感激不尽,自是不会弄虚作假,虫蛀过得、烂掉的都仔细地挑拣了出去。
“不用,我自然是相信你们的。”秦勉笑道。
他示意喜乐和福叔赶车走在前面。
喜乐是个人精,福叔也不是个糊涂的,看出他们几人有话要说,赶着车快跑几步,把距离拉开。
“大嫂,昨天说的事,让你和大哥费心了。”雷向礼先拱手道。
秦勉摆摆手,也不拐弯抹角,“其实你们之所以想分家,主要还是因为二弟吧?”
雷向义和雷向礼都不否认。
“是。”
雷向礼解释道:“我们和二哥自然是有情分地,但二哥和二嫂很多时候太过分了。一次两次,我们做兄弟地都能忍让,但长此以往,他们会把我们剩下的情分都磨光,还不如趁早把家分了。”
秦勉慢条斯理地道:“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只把二弟这一房分出去。”
雷向礼和雷向义同时一愣,以往他们只想着自己脱粒出去,倒是没想到还可以只怕雷向仁分出去。如果能把雷向仁分出去也不错,但是,以雷向仁地性格,怕是很难。
雷向礼问:“第二呢?”
雷向义没说话,低头思考,有些心动。其实他并不想和雷向智分开,如果只把二哥分出去也行。雷向智前途光明,他和钱氏能不能沾光无所谓,但还是希望他的孩子能沾沾雷向智的光。他以后肯定会有儿子的,不管是儿子走科举的路子,还是女儿嫁人,有个厉害的叔叔在,他们不会过得太差。
“第二种就是你们俩分出来 。”秦勉唇边闪过一抹讥诮的笑,语气很平淡,就事论事地道,“相信你们也明白,二弟不可能同意和五弟分开。”
雷向义和雷向礼都一脸无奈,同时点头。雷向仁是混,但不蠢,反而有些小聪明,不可能看不出雷向智前途大好。
“如果选第一种,该怎么做?”雷向义问道。
秦勉笑了笑,“二弟之所以在老宅那么肆无忌惮,一是因为你们几兄弟只有他给老爷子和老太太生了孙子,而且还是两个,第二则是因为娘。”
雷向义声音有些闷,“是。娘很看重二哥。”这说法算委婉的。杜氏的四个儿子,她最喜欢老五,其次是老二。
“所以,只要能改变娘对二弟的看法……”秦勉没有说得太细,总不能手把手地教雷向义和雷向礼,具体怎么做还是得看他们自己。
雷向义和雷向礼若有所思。
雷铁一直没说话,偏头看了秦勉一眼。媳妇真聪明。
秦勉继续说道:“当然了。你们还有一个强大的帮手。”
雷向礼心中一动,“卫氏。”
“不错。”雷向义也开了窍,精神一振,“卫氏只怕比我们更不喜欢二哥。如果我们想把二哥分出去,她一定乐意帮我们。”
秦勉不管他们的具体打算,只是说自己能说的,“而过你们选第二种,难度比较大。娘其实也请楚二哥的性子——如果你们俩都分出来了,家里的活儿谁做?”
雷向义呐呐道:“那,只能选第一种了?”
雷向礼皱眉,他更想单独过。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