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6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到上依次是黄色、褐色、粉色、紫色、红色和白色,最上层用颜色鲜亮诱人的水蜜桃酱画出独特的图案,有花,有鸟,既美观又独具特色。在蛋糕周围摆放着八个点心碟,每个碟子里都装着不同颜色的发糕,切成不同的形状,有三角形,平行四边形,正方形,圆形等。这些发糕的共同点是每一块上都点了一团粉色的水蜜桃酱,让人见了恨不得能一口吞下去一尝为快。
圆桌上还有一只琉璃杯,里面的水蜜桃汁装了七分满,隐约还能看见里面的冰块。如今天气越来越热,刚从太阳底下进来,如果能立马喝一口冰爽的饮品,岂非是一件快事?
秦勉和雷铁特意选了一张离门口较近的双人餐桌,桌上两荤一素一汤,另有两碟点心,两杯加冰水蜜桃汁。看着简单,却因两人悠闲的用餐态度而使得他们这一桌十分吸引眼球。仿佛能这么吃一顿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顿时,有那性子急的客人赶紧入座,也点上几道菜,加上几分点心,再来上一杯水蜜桃汁。
霍院长带着妇人一起进门,看到大堂内座无虚席,暗自乍舌。霍夫人一间瞧见发糕塔,惊奇地走过去。
“相公,这双飨楼果然非同一般。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点心,光是这么瞅几眼就觉得心情好极了。”
霍院长笑道:“哈哈哈。等你尝过这里的菜后更会觉得不虚此行。夫人,既然一楼已无座,我们去雅间。”
秦勉和雷铁看见了他们,并没有亲自去招待,而是避开。雷向智还在书院念书,该避嫌时,还是要避嫌。
等霍院长和其夫人去了二楼,秦勉交代孙掌柜多送他们一样点心并一小篮水果。篮子小巧精致,能装三四个水蜜桃。
“反响不错。”雷铁对秦勉说道。
“是啊。刚才听孙掌柜说,二楼的雅间几乎也满了。”秦勉一脸欣慰,“以后再送水果、果酱,咱们就不用亲自来了,可以好好地当个甩手掌柜。”自从上次双飨楼售卖樱桃酱和樱桃汁,镇上和县城里都有酒楼模仿,但味道却比双飨楼的差很多,而且双飨楼并没有特意定高价,因此,它们并没有对双飨楼造成明显的影响。
“以后比不想来的话,我来。”雷铁牵着他往休息室走。
“嗯。”秦勉笑眯眯地点头。
七天后,家里的新房盖好。除了结算足够的工钱,秦勉给每个帮个送了两个又大又红的水蜜桃。帮工们都开开心心地离开。
趁着新房盖好的机会,秦勉让福叔给家里的下人每人发三个水蜜桃。
因为只是加盖,这次便没有必要暖房了。房子晾干后,夫夫俩把家具一一添置妥当。
原本的房间里隔出一条宽约一米半的通道,通道尽头是半间屋子大小的门厅,门厅左侧是客房,右边挨着墙是通往二楼的木梯。
上了二楼,是一间小花厅,作为楼梯和大房间之间的缓冲区。如果一上楼梯就是房门,未免有些别扭。小花厅的布置以简洁为主,只摆放着一套沙发和两个盆栽。
二楼的大房间也就是秦勉和雷铁的房间才是重点。
房间里地面铺了木地板,房门在北,南北两面墙各有一面落地窗,挂着白色窗帘,室内既通风又明亮。镶嵌了穿衣镜的大衣柜靠着北墙;双人大床床头同样挨着北墙,安放在临近南边落地长的位置。高大的书架靠着东墙,一共六层,目前上面还没有太多的书籍。书架前面放着两张藤椅和一张藤桌,方便在此看书。
南边落地窗通过左右滑动的方式打开,也可做门用,外面是露台,摆放着两张布制躺椅和一张圆木桌,另有几盆花。夏天的晚上,在这里喝茶聊天乘凉,再惬意不过。
此外,原本的浴室已拆掉,因为建了大仓库,原本的杂物房改建为浴室。
当天晚上,秦勉和雷铁就搬到了新房间里住。夏日南风吹,镂空雕花窗连窗纸都不用贴,别提有多凉快。
秦勉刚洗过澡,甩掉脚上的脱鞋,扑倒在柔软的床上,四肢敞开,发出美滋滋的叹息。这Kingsize的大床是他从空间里偷渡出来的,铺上床罩,没有人会发现床本身的不同。况且,平常也没人敢来他们的房间。有衣服、床单或者被罩要洗的话,他会提前拿到楼下。
他扭头冲雷铁招手,“来啊,试试。”
没来得及说第三句话,雷铁就扑过来压住他,将他翻个身,再顺手捞一个大靠枕垫在媳妇的腰下。
“哇啊!靠枕不是这么用的。”秦勉像背贴地的青蛙,半天挣扎不起来。
“媳妇不是说要勤俭持家?物尽其用。”雷铁闷声说完,低头准备开吃。
“嗷?”
雷铁扭头看去。
一点白张开嘴,被它咬着的狼窝落在地上。它的狼窝是秦勉设计的图样,委托雷春桃帮它做的,用褐色的软布和棉花做成,看上去就像一个去了蒂的倒放的香菇。一点白一声不响地用两只前腿交换着推“香菇”,把它搬运到大床旁边后,用无辜的眼神看着秦勉和雷铁。
“哈哈哈……”秦勉乐不可支。
雷铁面无表情地跳下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香菇,随手一扔,香菇就从落地窗飞了出去。
“嗷!”一点白朝他叫唤了一声,勇猛地追过去,在半空咬住香菇,平稳地落地后,得意地仰起头看着雷铁。
雷铁淡淡地看了它一眼,然后——观赏落地窗,接着,关上房门。
秦勉趴在床上,对被关在外面的一点白同情极了。但很快,他就没闲心同情它了。
“啊……轻点……嗯……”

第101章  有人想买水蜜桃

要帮助张大栓家、吴敌家和里正家,不能明着帮。在乡下住的好处是,有什么事乡里乡亲可以互相帮助;坏处是,彼此太熟悉了就对旁人家的经济条件了解得比较清楚。有了解,就有比较,一旦贫富差距太大,很容易导致矛盾。
如果其他人知道张家、吴家和里正家突然的崛起和秦勉家有关,村里一定会不安生。为了避免麻烦,秦勉决定暂居幕后。
张大栓不会什么手艺活,但年轻力壮,脑子也算灵活。之前帮吃得香食肆做竹签让他小赚了一笔,农忙前还买了辆驴车。亲买能觉得他可以做“跑车业务”,双飨楼和吃得香食肆的生意越来越好,每天都有不少人特意从昭阳县到流水镇来吃饭,甚至不少经过昭阳县的商人听说双飨楼和吃得香食肆很有名,也会特意绕些路来吃顿饭,既可以饱饱口福,回家后还能多些谈资。人多了,需要的车就多了。接送客人,不说多的,每天至少能赚三无十文钱。一个月下来,差不多就是一千文钱,即一两银子,不必地理刨食强多了?不止如此。村里不少姑娘媳妇都会编络子、绣鞋垫、绣手帕和做荷包吧?女子通常不方便出门,平常要料理家务也没有太多时间赶集。跑业务的同时,张大栓可以顺便帮人代卖这些小物件。外地的人兴许就喜欢本地的编绣风格呢?每卖出一份,提一些钱,又是一笔收入。
吴敌家稍微难办些。吴敌本人不懂手艺,秦勉又不想把他安排进自家的产业里,便给他们家想了个用蚯蚓养鸡的注意。这会儿的人喂鸡几乎都是放养,而且只懂得用烂菜叶子喂,最多给些剩饭糙米。蚯蚓养殖成本低,正适合他这样家境一般的人。
根据调查得知,里正的大儿子是篾匠,小儿子做个弹匠。里正有先见之明,当初生出两个儿子后,为了避免儿子长大成人后争夺家产,发现两个儿子于念书上都无甚天赋之后,安排两个儿子学了不同的技艺。可惜,这年月,日子不好过,手艺人只比普通人过得稍好一些而已,相互之间的竞争也大。两个儿子长大成人后,依旧是以种田为主,农闲时才找些散活儿做一做,挣几个油盐钱。平场,村里人想编个箩筐、篮子或者想把旧棉被重新弹一弹,一般都是找他们。秦勉给里正家老大出的主意是编织品变成各种花样,或者染上不同的图案,使得编织品更精致和美观,包括竹篮、竹篓、竹席、芦苇席等。同时,他还免费赠送一些自己画的前世见过的数种编织品的图片。更多的央视则靠老大自己摸索。她给里正家的老二画了张手动和脚动皆可的轧花机,即棉花脱籽机,也算是保留了老二的老本行。轧花机的原理并不复杂,秦勉记得很小的时候外公家有个老旧的手动脱籽机,还见过外公拆卸清理。这机器第一无二,必然挣大钱。
当然,这些注意秦勉都是让福叔私下转告给这三家人的。这三家人并没想到秦勉的用意之一是分散村民的注意力,只当秦勉和雷铁是看在他们关系好(张大栓、吴敌)和地位(里正)的份上才提供给他们,均感激又感动。这样好的赚钱主意,不必谁强调,他们都不会泄露出去。物以稀为贵的道理,大家都懂。
解决了这件事,秦勉拎着一篮子桃子去赵文忠家拜访。
夏天天热,村民都习惯敞着大门,凉快。秦勉走到院门口,还没来得及主动开口,坐在堂屋门口摘菜的赵文忠婆娘就一脸惊喜地站起身,热情地迎出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
“雷铁媳妇来了,可是稀客呀。快进来坐。”她朝厢房里喊,“当家的,家里来客人了。”
秦勉把篮子递给她,笑着说道:“婶子,打扰了。这是一点小小心意,还希望您不要嫌弃。”
“来就来了,怎么还带着东西?见外了吧?”赵文忠婆娘结果篮子放在一旁,麻利地给他倒了一杯凉茶,“来,喝杯茶消消暑气。”
赵文忠坐在凉席上都三岁大的孙子玩,穿上鞋,抱着孙子出去。
“赵伯。”秦勉的目光落在小孩身上,“这是您孙子吧?长得真结实。”
“这小子皮着呢。”赵文忠拍拍小娃的屁股,把他递给他婆娘。
“爷爷,我要吃大桃子!”小娃两手扒着篮子,直舔嘴唇。
“就知道吃。”赵文忠婆娘笑骂一句,“奶奶给你洗去。雷铁媳妇,你们聊,我先失陪一会儿。”
“婶子请便。”
赵文忠婆娘报起孙子,拎起篮子往院子里的厨房走去。
“你和雷铁如今可是村里的大红人,能来家里坐坐就是很大的面子了,怎么还带东西?”赵文忠开玩笑道。很久以前他对秦勉和雷铁就很客气。事实证明,他做得没错,后来确实沾了雷铁家不少光。
秦勉笑道:“赵伯说笑了,我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喔?我还有能帮得着你的地方?”赵文忠在心里猜了猜,没有答案,“说说看,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肯定不推辞。”
“还真在您能力范围之内。”秦勉直言,“我想买下你家的旧宅。”
赵文忠倒是奇怪了。雷铁家的房子不小,买一座旧宅子做什么?肯定不是用来住。难道是用来做生意?只是这么小个村庄,豆腐作坊、酒坊、养鱼户都有,还能有什么商机?思索片刻无解,他也不含糊,“行啊,那座宅子空着也是糟蹋了,你要就卖给你了。那池塘也是我们家的,你要的话,索性一起买了。”
“正有此意。您看多少钱合适?”秦勉早知会很顺利,脸上神色不变,颇有些令人看不出深浅的高深气质。
赵文忠很坦白,“三辆得了。”
秦勉意外,“这不行,池塘也就罢了,宅子虽然旧些,但墙壁和屋瓦并没 有太大的损伤,不止这个价。”
赵文忠本就有意和秦勉、雷铁深交,闻言,对他的品行更为赏识,呵呵一笑,“说起屋瓦,你们当初住的时候换了不少新的。连池塘一起三两银子不亏。”
见他不是故作大方,秦勉便不再推辞,笑道,“那我就占了赵伯的这便宜。看您孙子挺喜欢吃桃,一会儿回去了我再忍给您送一篮子过来。”
赵文忠乐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