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穿越之勉为其男-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能租到房吗?”秦勉担心,雷铁不喜欢说话,又久不在村中,和村民的关系只算一般。
雷铁点点头,示意他跟上。
白天的村庄就像睡醒了,十分热闹。院子里的鸡下了蛋,“咯咯哒”地叫着向主人邀功;一群肥胖的鸭子嘎嘎不停,摇晃着身子往池塘里跑;偶尔有一户人家里传出大人大声斥责顽皮孩童的声音,还有睡醒的婴孩哇哇地大哭。更远处,放牛的汉子大声吆喝着牛儿快走。树梢上,鸟儿也精神地鸣叫着,不知在交流什么。
几个村民在树下闲聊,不时发出一阵笑,秦勉和雷铁走近,说话声和笑声都停了。村民们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们,在眼神即将对上时又转头,一阵沉默。
秦勉的神经很坚强,恍如未觉,淡定地走过去。
雷铁沉默如山,只步伐稳重如常。
两人走出没多远,村民们低声议论起来。
“哎,你们说,他们俩以后真的在一起过日子?”
“不会吧?两个男人咋过?”
“小点声。说起来雷家老大也很可怜,就因为算命的一句话就娶了个男媳妇,造孽喔。”
“谁让他有个后娘呢?雷大强可当不了家!好几次我都听到杜氏叫雷向仁‘老大’,根本没把雷铁放在眼里。”
……
两人往村中走,在一座高大的院门前停下。院门厚实而大气,门板上刻有流畅的浮雕,虽比不得富贵人家那般精细,但比一般村民家强得多,看得出这家人在村中算得上富户。院子里有棵高大的柿子树,从里面伸出一根枝桠,结满小灯笼似的柿子,有些已经泛黄。
雷铁轻叩门环,里面传出一道粗犷的声音,“来了。”
门被拉开,腆着大肚子、一身富态的中年男人拉开门,有些意外,随即露出一个笑,十分客气,“是雷家的老大吧?进来。”
“赵伯。”
秦勉跟着喊,“赵伯,打扰了。”
赵文忠请两人进屋坐,心中疑惑,这两人来找自己有什么事。除了雷铁刚回来时,无意中在村中遇到时雷铁和他打了个招呼,两家并没有什么来往。
赵文忠家的在家,正坐在窗边缝补衣服,挨着窗户听外面的人说话,对雷铁二人的来意也很好奇。
雷铁在院子里站定,“赵伯不必客气。我二人冒昧打扰,是想租住赵伯在村后的老宅。”
秦勉生怕他的寡言让赵文忠误会他们不礼貌,补充道:“是这样的,赵伯。我和铁哥已经和父母分了家,马上就要秋收了,现在盖房子已经来不及,所以想租您的老宅暂住,听闻赵伯素来热心,所以我们斗胆请您行个方便。”
雷铁道:“最多两月。”
赵文忠家的双眼一闪,八卦的热血沸腾起来。雷家分家了?这可是大消息,而且是一手消息。她顿时有点待不住。
“原来是这样。”赵文忠很大方,“给你们暂住没什么不方便的。只是你们大概不知道,那宅子久无人打理,恐怕住不了人。”那房子是当初他们赵家分家的时候分给他的,后来他发了点小财就另外盖了房子,老宅便空了下来,也没去打理。
雷铁道:“能遮风避雨即可。”
赵文忠点点头,“你们不介意的话就搬过去住吧。”
“多谢。”雷铁从怀中掏出一个银角子,约莫五六百文钱的样子,“这是两个月的租金。”五六百文钱可不少,够一般人家两三个月的嚼用。
赵文忠摆手,“都是一个村的,说什么租不租的。”
赵文忠家的从他身后冒了出来,接过雷铁手中的银角子,对雷铁和秦勉摆出热心的笑,嗔怪地斜瞥赵文忠,“当家的,你不收他们俩能住得安心吗?雷铁家的,你说是不是?给,这是老宅的钥匙。”
秦勉笑着点头,“婶子说得是,您就收下吧。您二位能让我们住下我们就感激不尽了,若是真不收租金,我们心中不安得很。”
赵文忠无奈地瞪了自家娘们一眼,只好道:“既然这样,我们就收下了。我记得宅子里还有几张旧桌椅,你们随便用。”
“多谢。”
看着秦勉和雷铁出了门,赵文忠家的白了赵文忠一眼,“你多有钱啊?五六百文钱说不要就不要。”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去去去!”赵文忠懒得和她废话,转身进屋。
“我不懂,你懂!我还懒得和你说呢。”赵文忠家的嘀咕一句,想到刚才听到的大消息,嘴角露出一个笑,回屋拿了针线篓就出门找人聊天去了。

☆、015章 安顿下来
一栋旧房屋孤零零地矗立在村后。村里的房屋基本都是连在一起的,只有这里是独立的,隔着大约十几米的距离。屋子前面还有一个池塘。赵家以前在这池塘里养鱼,所以才把房子建在池塘边。池塘里池水碧绿,岸边还有几棵树。
注意到宅子的屋顶是瓦片的,秦勉顿时高兴了,加快步伐。
雷铁的目光一直追随他。就这么容易满足?
“你快点!”
秦勉催了一句,跑到宅子前。草丛里的老鼠受惊,快速地缩回头,消失得无影无踪。
门上的锁长期被风吹雨打,早就生锈,秦勉费了一会儿工夫才打开,推开门,一阵灰尘扑过来,呛得他连打了两个喷嚏,赶紧往后退。
“咳咳……”
阳光斜射进门内,可以清楚地看到密密麻麻的灰尘在空气中浮动。屋内堆着一张翻了皮的旧桌子和三把靠背椅,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积灰。密密麻麻的蛛丝从桌椅上一直牵到房梁上,连个站人的空间都没有。
秦勉却很满足,这房子是旧些,但打扫干净完全可以住人,比起那个茅草屋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房子旁边有个小竹林,翠绿的竹叶在风中哗哗地轻响,他有了主意,对雷铁道:“你回去搬东西,我来打扫。”
雷铁在他旁边站定,向屋内扫了一眼,淡声问:“能行?”
“有什么不行的?你快去吧,尽快收拾好了今天就能住。”
墙角有一把长满黄色锈斑的烂菜刀,秦勉把它捡起来用来砍竹子。
雷铁把屋内的桌椅搬出来后,转身离开,走出两步又回来,把身上的罩衫脱下来丢给秦勉,一句话都没说,走了。
秦勉的脑袋被飞来之物罩住,莫名其妙,扯下罩衫随手挂在一棵小树上,继续砍竹子。以前和外公外婆在乡下住时,过年之前都会进行一次大扫除,就是砍几把竹枝绑在长棍子上,扫除房梁以及墙壁高处的灰尘,和鸡毛掸子一样好用。这些农活,他不生疏。
烂菜刀不顺手,秦勉砍了二十多下才砍断一根竹子,把下面的一些分支折断,减轻竹竿的重量,拿到屋内,开始清扫房梁上的蛛丝和灰尘,刚刷了一下,灰尘扑了一脸,连呸几口,忽然明白过来,那个男人还挺细心。
他到屋外拿了雷铁的罩衫包住脑袋和嘴巴后,继续清扫。屋子里霎时灰尘和枯叶漫天飞舞,就像沙尘暴来袭。窗纸早就烂了,窗户开不开都一样。
宅子一共三间房,清扫了没多久,雷铁搬着一口大箱子回来了,身后还跟着雷向礼、雷向智和雷春桃,三人怀中都抱着东西。雷向礼抱着一捆柴禾,不知道是不是偷偷从家里拿的。雷向智抱着一口略小一些的木箱。
雷春桃放下手中的木盆,走过去,有点腼腆,“大嫂,我来帮你。”
秦勉哪儿好劳动一个小姑娘,忙道:“不用,灰尘挺大的,别脏了衣服。”
雷春桃想到自己拿不动竹竿,没有坚持,“那一会儿扫完尘后我帮你擦洗桌椅。”
雷铁和雷向礼返回去搬剩下的东西,雷向智拿着烂菜刀去砍竹子,帮忙扫尘。
雷铁第二趟回来后又去村里借了一个木梯。
雷向礼、雷向智和雷春桃心中都尴尬着,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沉默地干着活。
秦勉一心想着尽快搬进来,没心情闲谈。
扫尘扫完后,雷铁爬到屋顶,把因为扫尘移动了位置的瓦片重新摆好,确保下雨天不会漏雨。
之后,几人又扫地、擦洗桌椅和抹窗户,一直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房屋才打扫干净,看着就舒服许多。
雷向智的目光落在风中晃动的破烂窗纸上,“大哥,我那里有一些不用的纸,我回去拿过来给你们封窗户。”
“大哥,我和春桃也回去了。”雷向礼说道。
雷铁点点头。
秦勉有些无奈。之前看他挺精明的,怎么此时又不懂人情世故了?他只好自己开口,“谢谢你们,今天帮了大忙了,中午是来不及了,晚上我和你们大哥请你们几个吃饭——如果你们方便的话。”方便不方便恐怕得问杜氏。
雷向智连忙拒绝,“你和大哥现在不容易,饭就不吃了。”
雷铁道:“到时去叫你们。”
雷向礼几人只好应下。
等他们离开后,秦勉开始清点他们的财产,一张木板床、一张矮桌、两口木箱子、一把弓、一口锅、一张方桌、三张椅子和一个木盆。除此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幸运的是,有一间屋曾用作厨房,灶台还在,不用再砌。
太阳很大,洗过的桌椅很快晒干。两人把东西都搬进去,一一归置好。三间房,一间堂屋做吃饭和招待客人的地方;一间厨房,同时存储杂物,也就是说他和雷铁还是得共用一间房,甚至一张床。
忙完后,秦勉烧了一大锅水,洗头洗澡,换了干净的衣物,又换雷铁洗。不远处就是池塘,他顺手把两人的衣服洗了,没有晾衣绳,就搭在屋前的小树上。雷铁在屋里修那把坏了的椅子。
“雷铁家的。”张大栓扛着一捆柴禾大步走过来,脸上挂着豪爽的笑容。
“张哥,忙着呢。”秦勉打招呼。
“忙什么啊?”张大栓把柴禾靠墙树立,“听说你们分家了,估计什么东西都缺,其他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捆柴是我和你嫂子给你们用的。”

☆、016章 好相公要主动交出财政大权
“这怎么好意思?你砍这么多柴也不容易。”秦勉连忙推拒。这一大捆柴都劈得很细,而且看得出都晒干了,至少能烧五六天。这张大栓确实是个热心人。
雷铁闻声而出,“张哥,多谢。我们有柴。”
“给你们你们就收下吧。我已经扛过来了,可不愿再扛回去。”张大栓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得爽朗。
秦勉只得收下,“那就多谢张哥了。张哥,进来坐会儿。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分家了?”
张大栓摆手示意不用坐,“不光是我知道,村里人都知道了。大概是听赵家婶子说的吧。”
雷大强和杜氏毕竟是雷铁的父母,当着雷铁的面,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你们忙着,我回去了,地里还有活儿。”
“谢谢张哥,张哥慢走。”
送出几步,秦勉回来把衣物晾完。
“椅子你修好没有?要添置的东西太多了,连吃饭的碗筷都没有。我们最好趁早去镇上。”
“嗯。”
雷铁盯着他踮起脚尖往树上晾衣服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到池塘边洗了手,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走进房间,打开两口木箱中较小的一个,从里面拿出一个灰色的钱袋,和钥匙一起递给秦勉。
“媳妇,你收着。”
秦勉手上有点沉,猜到是银钱,连忙推回去,“还是你收着。还有,你别叫我‘媳妇’。”
雷铁没接,也没答应不再叫“媳妇”,走到门外,淡声道:“走?”
秦勉拿着钱袋,觉得有点烫手,心跳也莫名地比平常快。雷铁就不怕他拿了银钱跑了?是信任他,还是觉得就算他跑了也能逮回来?这个问题,他不愿多想。当初和雷铁成亲,雷家人就找里正给他办了户籍,并把他的户籍安在了雷家,身份就是雷铁的“妻”。只要户籍的事没搞定,他就不可能离开。而且如今才十四岁,孤身在外面闯荡也不安全,暂时留在青山村是最好的选择,从这一方面来看,雷铁的“妻”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