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蛮荒囚徒(全)-第4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斡忠淮蔚摹班坂袜坂汀钡牟迮咏坏辞K襞〉男忝迹掏碌男⊙ǎ榍慕胖海林钡纳硖澹抟徊辉谒咚抵宰淼陌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支撑不住了,渔网上坐著上下弹跳,淫穴围著一根圆柱形物体打转,每一次身体里被钉入的感觉、每一次因弹跳而晃荡的乳房都像承受不住一样在空气中夸张地抖动。
  东方琅似乎也看出了她的疲惫,这个姿势确实会使她不太舒服,不知忽然从哪里拿出一个软枕,垫在渔网上,搂著她的细腰趴睡下来,“宝贝,这样可以了吗?”
  整个过程中,肉棒捣弄淫穴的频率没有小,没有停止,只是她在被插干的时候换了个姿势,双腿大张著跨在渔网两边,头垫在枕头上,面朝下,两团乳房从渔网的格子里分别挤出去,挺立的乳尖把东方琅看得眼睛直喷火,他弓起身子,含住了一个,另一个被他抓在手里玩弄。
  “唔……”东方左左无意识地嘤咛,感觉到二哥的腿环住了她的腰,不断耸动结实的臀部,一下下有力地往上挺弄,抽送。
  二哥的腿好有力,勾住她的腰往下按,插得好深……
  这座荒凉却美丽的岛屿,没有多余的衬托,女孩一声声娇吟惊叫,男人一次次强悍的插干、粗重喘息,久久徘徊在咸湿的空气中。
  夜幕降下,直升机孤零零地在海边吹著凉风,木屋里的女孩几乎虚脱地靠在男人身上,两人在偌大的木桶里清洗著身体。
  东方左左飘忽的视线掠过屋里的渔网,爆辣的画面闪过脑海,也想起了自己今天的放荡,脸儿一红,那东西……二哥居然可以用到这上面来……
  耳垂被狡猾的舌尖舔过,东方琅坏笑著在她耳边呢喃,沙哑而暧昧的嗓音让她脸蛋著火了,“要不,我们一个一个洞来做一次?”


  她几乎想从他身上立刻跳起来!那张渔网得有多少个洞啊!斜睇他一眼,这样的妩媚妖娆,娇羞神情,看得东方琅心头一颤,有种马上扑倒怀里这个勾引了他而不自知的小妖精的冲动!他真该好好“惩罚”她一顿,免得她在大街上乱用这样的眼神勾引其他男人,有多危险!想想就恨不得挖掉那些人的眼睛!
  “把那东西给拆掉!”东方左左试著用严肃的表情对他说话,奈何赖在身上啃著她锁骨的男人不当一回事,把她压在木桶边沿又开始发情,用坚硬如铁的部位一下下顶弄她的腹部。
  “我们多做几次,下回再尝试新的。”东方琅抬头,用自己的脸蹭著她的小脸。
  屋内的温度又开始徐徐上升,夜晚清凉的海风也吹不去满室的激情……
  (0。6鲜币)第八十章 耻辱的记忆~微H
  半个月过去了,在这段日子里,她不必想著如何逃避龙狁的纠缠,因为,龙狁从那日开始就从她面前消失了!也没有来上过课,连东方琅都找不到他的一丝消息。
  她疑惑,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没料到的是,她的预感这麽灵!绵绵细雨开始飘落在她不寻常的人生轨道上,沈闷得把她压得喘不过气来。阴雨连绵不断,打湿了她注定的诡异宿命……
  一场噩梦将她由昏睡中唤醒,冷汗吟吟。
  坐起身,入目的竟不是熟悉的景物!
  摆设风格冷硬的卧室,清一色的黑……黑色透亮的地板几乎能把她的面容照出来!
  “咯吱”,卧室的门把轻轻转动了一下,她意识到一股陌生而危险的气息,迎面而来。略微慌乱地抬头--
  一双充满血丝的眸子充斥著她的视觉,熟悉的面孔却令她心慌。
  龙狁!
  她快速跳下床,不对,这个龙狁不正常,此时的他看起来像一头失去理智的兽,毫无知觉却本能地朝她靠近。“这是什麽地方!你别过来!”
  龙狁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话,一步一步迈向她,距离接近了,东方左左注意到他额头上异常的汗滴,明明空调很低温的,怎麽会出汗?然而,没时间思考了,因为龙狁扯下了自己的上衣,对,就是扯,是撕裂,衬衫的扣子劈里啪啦掉了满地,露出里面精壮的肌肉,不属於那种爆发型的胸肌,而是结实精致的肌理,肤色略微白皙。
  “龙狁!”眼看他伸手就要抓到她,千钧一发之际,东方左左胡乱拿起旁边一个台灯朝他砸过去。
  “啪”!鲜血顺著他的额头,混合著那不正常的汗滴划下他的俊脸,在那张本是清俊的脸上,深红色把他映衬出一种诡谲的妖异。龙狁眯著眼睛,略微痛苦地抱住头,透过迷茫的视线看著自己前方的女人,喃喃道,“左左……”
  东方左左不敢靠近他,向後退了几步,发现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她能拿起来自我防卫的东西,不由紧张起来,她试著跟他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龙狁,你怎麽了?”
  龙狁脑子里嗡嗡作响,什麽也无法思考,只有一个声音不断回响,他要这个女人,要她,要她……
  “放开我!”被突然抱住的她惊恐地在他怀里挣扎,而龙狁却觉得这声音使更刺激了他的感官,这具身体柔软香甜,他紧紧地抱著,似乎想要把她镶入自己的骨血里,这个味道是那麽的熟悉,他渴望得身体都发疼,为她而肿胀的欲望多年得不到宣泄,他渴望把自己埋进她体内,在她身体里冲刺……
  迅速低头封住那张诱人的红唇,他捧住她的後脑勺,笨拙而狂热地吸吮著她口中的蜜汁。
  东方左左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无法接受他带有强烈侵略性质的亲吻,她觉得难受,她被折磨得想吐……
  “唔……”
  不够,还是不够。
  怀里的人儿身上散发出一股让他迷醉的香气,龙狁的唇贴著她的,分秒不离,一路吻著她将她托起来,大步跨向床铺,对於一个经过常年累月严酷训练的男人来说,她的那点小力气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猛地被甩向大床,她还没从震荡中恢复,一具男性躯体重重地压了上去,大手激狂地在娇躯上摸索,她的衣物被脱得只剩内裤,灼热的吻不曾停止。
  “龙、狁!”一道尖锐而羞愤的女音震动著他的耳膜,龙狁不解地抬起头,眼神依旧浑浊,“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毫不留情地打在那张狂乱的俊脸上,伴随著女子激愤的叫唤,回荡在房内,也回荡在监视器前一个老人的耳中。
  老人垂下眼帘,关掉了监视器,半饷,道,“准备迎接三日後的贵客!”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是”,黑色西装的随从恭敬地退了下去。
  此时,卧室里龙狁的眸光闪过一丝清明,很快又被涌上来的欲望淹没,他钳住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用自己的双腿夹住她乱踢的腿,灼烫的男性象征在她身上找不到发泄的出口,乱顶乱撞。
  一波接一波的恐慌漫无边际,在东方左左惊惧的叫喊声中,龙狁终於发觉阻碍他的物体,唰地撕裂了她身上仅剩的小内裤,滚烫肿胀的巨大性器胡乱戳著她的阴户,知道那一处柔软就是发泄的地方,却怎麽也找不到入口。
  “不!”再一次面临著被强暴的恐惧,在异世的那一幕幕耻辱画面一一闪过脑海,东方左左的身体抖得很厉害,她拼命地往後退,而他用力地向上顶,扭动纠缠间,竟被他发现了凹处!
  东方左左嘶叫著,哭喊著,哀求著,发丝散落,因啜泣而红润的小脸绯醉迷人,蛊惑人心的妖媚,那湿润的发沾著她的小嘴,因抽泣而微微噘起,仿佛待君品尝。
  龙狁受不了诱惑了,他低头含住她的唇瓣,一只手探至她私处,拨开了湿润的小阴唇,巨硕的肉棒抵著入口,准备一举进军!
  她恨!为什麽她的身体这样敏感!明明被强暴却如此兴奋!她对他毫无技巧的撩拨有反应……
  “求你不要……”她哭得撕心裂肺,哽咽的嗓子几乎发不出声音,滚烫的泪水、楚楚可怜的眼眸儿让人心疼……
  脑海中掠过一个羞耻的画面,然而这个记忆却提醒了她此时该做的事情。
  “怦”!两颗头颅近距离碰撞,东方左左把小头颅砸向他的,被撞得晕乎乎,两眼发黑,她这一下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她趁著龙狁松手的这一刻挣扎开被他钳住的小手,闭著眼睛摸索到他的下身。
  而龙狁被她撞得意识模糊的时刻,感到那火热的根源被一只柔软的小手包裹住,霎时,一股灭顶的快感迅速涌到那个地方!他不由自主地抓住那只小手,开始在她嫩滑的手心粗鲁地套弄起来。龙狁兴奋地嘶吼,那温暖润滑如丝绸般的质感,紧紧包住他的肉棒,美妙的滋味几乎将他湮没,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身下的女人也正承受著心碎的痛楚在心间蔓延……
  狂热的顶撞每一次几乎让她的手都握不住,赤裸的身体上沾著他射出来的浊液。
  那些液体,把她烧得体无完肤,唤起她妄图遗忘的记忆……
  也许过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到底过了多久呢?她的手心都酸掉了,她不知道,龙狁更无暇顾及,虽然没有真正得到心底深处最渴望的女人,他却被这种突如其来的幸福涨得心房发痛,有种抓不住的恐惧,正因为抓得太紧,所以更害怕失去……
  如果说第一次做了是被药物控制,那麽从第二次开始的时候他已经清醒了,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做什麽,他在伤害她……可是他停不下来,因为身下心爱的女人,她脸上那股绝望的表情让他恐慌,左左,左左,龙狁搂著她,无数次呼唤她的名,在她的手心里奉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他是满足的,尽管不能真正得到她。他不要停下来,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只有在她手心里释放才让他觉得这场梦是那麽的真实。
  安静,又不安静的卧房,没有了女孩的声音,只听见男人狂热而愧疚的呼喊,左左,左左。
  她被禁锢了,今天是第三天。
  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她身边,从那次以後,虽然夜夜同榻而眠,他却没有碰她,只是搂著她喂她吃饭,尽管她呕吐个不停,他却很有耐心地替她清洗干净,然後再喂,她再吐,他擦干净,温柔地再次把食物送进她口中,直到她咽下去为止。如此简单的喂食,竟然在这反复的折腾中持续了两个小时!
  龙狁把苍白著脸的她抱在怀里,身体与她的紧紧相贴,两人在阳台的躺椅上躺著,一同注视著浩瀚星空,遥遥银河。
  他的眸色变得迷离,不自觉伸出五指,似乎想要抓下那些一闪一闪的星星,突然有股强烈的不安,那深邃辽阔的夜空,离他这样远,如同他此时拥在怀里的女人,他永远也触及不到她的心……仿佛有什麽在迅速流逝……
  “左左,我对谁都可以残忍,就是无法对你狠心。”他低笑著撩开她颈项的发,鼻峰凑上去蹭了蹭,不理会她颤栗的身体,手一收,将她搂得更紧,道,“在黑道上混,最不应该有的就是感情,绝对的冷血无情才能站得更稳,爷爷告诫过我,呵呵,不止告诫,我被他囚禁过,我害怕,因为爷爷说他要铲除一切对我有威胁的人,他不允许我存在丝毫弱点。可是怎麽办,我没有办法放开你。”龙狁低沈的笑声从震荡的胸膛传入她心里,那笑容里,带著几分牵强和苦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5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