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少女语带哭音。
  「贱婊!到了这种时候还不说!」
  持鞭汉子骂了一声,将烧红的铁棒向着少女的下身捅去。「好吧!既然你那么想老子把你的淫穴给烧糊起来,老子就成全你!」


  「不要──!」
  少女惊叫着哭了起来。
  不过,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其实是看呆了)的我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呢?不管这个少女是不是太阴神教之中的人物,三个大男人用这些残酷毒辣的手段对付一个少女实在太不应该了,我辈少年英侠当然要解救处在危难中的少女啰!
  施展『无影迷踪步』迅速靠到那个持鞭汉子身后,在那个汉子能够察觉我的出现之前,我先抢过了他手中烧红的铁棒,直接插进他的嘴里,『嗤』的一声皮肉和红热烙铁接触的声音响起、伴随着皮肉烧焦的恶臭,那个汉子的嘴巴已经被烧红的烙铁给烙得黏了起来,只能在一阵『呜呜唔唔』的惨呼声中倒在地上打滚。
  解决了拿烙铁的汉子,我反脚踢出,正好踢在那个搅水汉子面前的水盆上,陶质水盆被我这一脚的劲力给震碎,化成了许多锐利的陶片,挟着强劲的劲力像是刀片一样刺入那个搅水汉子的前胸,当场让那个汉子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什么……」
  原本那个抱着手在一边旁观的人见到我袭击他的同伴,喝问声中急忙想要拔出长剑,但是我已经先从持鞭汉子的腰间抢过了长剑,『茅厕剑法』使出,将那个抱着手汉子的喉咙当成苍蝇的翅膀来削:连急飞中的苍蝇我都能准确削到翅膀,要切这么大一个人的喉咙实在是太简单了。
  剑光闪过,那个汉子的一声喝问还没完、声音就因为喉咙被我一剑削断而哑了,鲜血从喉咙的创口处直喷出来。
  一转身,把剑当成镰刀来用,『斩草除根』镰刀法使出,呛呛呛几声响过,链着少女手足的铁炼已经被我用剑削断,但是少女的肌肤上却连一点红痕也没有。
  「多……多谢公子相救。」
  少女双手一得自由,第一件事情就是拼命地想遮住自己因为衣衫破碎而外泄的春光,特别是左胸的那座玉峰和峰顶的粉红色葡萄。「请……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我看了一眼少女,少女低着头,脸上满是害羞的红晕,但是仍然偷偷抬眼看着我,偶然目光和我一接触,少女的目光马上逃了开去,粉脸上的红霞更浓了。
  看到少女害羞的神情,要说她是淫邪的魔教妖女,实在一点也不像,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救错人了?
  不过这很好求证,我左手拇指和食指拎着太阴令牌展示在少女面前,黑色的太阴令牌和我左手中指上那枚太阴教主信物戒指一起在地牢阴沈的火光之中闪耀着诡异的黑色。
  就和云烟第一次看到我将戒指戴在左手中指上的时候一样,少女也露出了异常惊骇的表情,也不顾继续遮掩自己身上外泄的春光,一下子就单膝跪在我面前,低垂着头说着:「神教座下弟子、太阴圣女白芊莘、参见新教主!」
  哦,没想到这个名叫白芊莘的少女竟然还真的是太阴圣女?她看起来顶多十五岁而已,不会太年轻了些吗?
  不过,白芊莘虽然看起来年轻,但是身材发育得却是相当成熟,不但屁股相当地翘挺浑圆,连胸部也是高耸傲人,只怕不会输给云烟的窈窕身材:特别是当白芊莘跪在我身前的时候,我从上而下地俯视,刚好可以看到白芊莘胸前那对发育成熟的玉兔从破碎的衣衫之下探头出来跳啊跳的,两个粉红的乳头像是兔子粉红的鼻子一般四处颤动着嗅着,弄得我自己下身的肉棒差点都想探出头去透气了。
  「起来吧,你身上有伤,这种繁文缛节就先免了。」
  我伸手扶起白芊莘。
  「是,谢教主恩典。」
  白芊莘站了起来,目光又和我对在了一起,白芊莘脸上一红,低下了头去,双手又再次护住了胸前外泄的春光。
  就在这时,我听到地牢通道中传来了脚步声,总共有六个人,看来大概是外面守卫的人听见刚才那个汉子的喝问声而跑进来查看了。
  但是怎么只有六个人?稍微一想,我就知道原因了,必定是有两个人跑去通风报信兼搬救兵了。
  「什么人?竟然敢在此撒野!」
  剑光闪烁,我看到六个拿着长剑的人跑了过来。
  左脚在地下一蹬,蹬碎了一块地砖,左手向地下一引,地砖的碎屑被左手的劲力给吸得向上跳了起来。
  「是你老子我,太阴神教教主萧颢!」
  大喝一声,右掌一招『飞沙走石』挥出,正好挥在那些被左手劲力给吸引起来的砖头碎屑上,那些砖头碎屑立即承受了我的掌力,挟带着凌厉的威势朝着那六个人射去。
  这招『飞沙走石』是我从『含沙射影』中变化出来的,在江湖上行走的这段时间之中,我注意到有些武林人物都练有劈空掌,可以隔着一定距离以掌力伤人:我不懂怎么练劈空掌的诀窍,练不出能够让掌力隔空伤人的『正统』劈空掌,所以我只好换个方式、以找些媒介来承担我的掌力及远的方式创造我自己的劈空掌。
  不过,找东西来当掌力媒介的坏处就是,敌人可以看见我的掌力去势,和江湖上那些无影无踪、根本看不见劲力去势的劈空掌毕竟还是差了很多,所以这六个人立即举起长剑想要挡格那些被我的掌力激发的碎砖头:不过,碎砖头的数量太多,去势又急,这六个人只能勉强挡过一小部份,剩下的碎砖头还是纷纷射在了这些人身上。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就像是被大量暗器给射中一般,这些人在惨叫声中纷纷摔倒在地,身上全都是被碎砖头给射出来的伤口。
  「哇~~~教主好厉害喔!」
  看到我一掌放倒了六个敌人,白芊莘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功夫啊?」
  「说我好厉害的话等到了床上再对我说,现在咱们先溜为妙!」
  我拉着白芊莘的手,一下子就闪身出了地牢、上了屋顶,很快地就藉着夜色的掩护而离开了帲唇E傻母莸兀馐蹦切⿴'麓剑派的弟子们因为听到了我刚刚那声中气十足地断喝声、正慌忙地想要『成群结队』去增援地牢呢!
  带着白芊莘回到了旅店之后,我才发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那就是我身上没有伤药!
  虽然说我也在江湖上混迹半年了,但是我这半年的活动主要都是偷听和跟踪其他武林人物,从来没和人打过架,真正动了手的一次也只有刚才出手救白芊莘那次而已。
  既然从来没和别人动过手,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受伤的机会,自然更没有机会用到伤药了。
  「芊莘,我没有伤药,你有吗?」
  我看着白芊莘,这么问着:不过我是不敢抱着太大希望的,白芊莘身上的衣服早就被鞭子给打得碎碎的了,连遮蔽身体都嫌不足,只怕也没地方让白芊莘放伤药。
  「弟子也没有。」
  不出所料,白芊莘摇头。「但是弟子知道配制『太阴癒疗散』的药方,只是现在天色晚了,没有地方可以买药材……」
  「哦?你知道怎么配制伤药?」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白芊莘看起来那么年轻,知道的东西还不少。
  「是啊,老教主让弟子掌管丹房,负责协助老教主炼制各种药物的。」
  白芊莘猛点头,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却露出一些疑惑。「老教主没和教主提起过吗?」
  「没有。」
  我摇摇头。「算了,这些事情回头再说,你先把药方列出来给我,我去帮你『凑齐』药材吧,先治好你身上的鞭伤再说其他的事情也不迟。」
  「是,多谢教主关心。」
  虽然天色晚了,但是像长沙这样的大城之中倒是不难找到晚上仍然有营业的药店,再说白芊莘开给我的药方之中也没有什么特别稀罕的药材,我很快地就凑齐了配制『太阴癒疗散』所需要的各种药材。
  拎着大包小包的药材回到旅店,我让店小二弄了盆热水来,这样当我坐在一旁捣药配制『太阴癒疗散』的时候,刚好可以让白芊莘利用时间清洗自己身上的鞭伤,这样等一下伤药配好了就可以直接敷在伤口上,节省时间。
  芊莘赤裸着身子坐在床沿、拿着一块洁净的白纱沾水清洗着身上的伤口,而我则坐在桌子旁、依照芊莘开给我的药方份量捣着要用来配制『太阴癒疗散』的药材,一边还欣赏着芊莘那虽然年幼但是却异常早熟的雪白肉体。
  芊莘用白纱沾着水小心地清洗着身上的鞭伤,偶尔碰触到伤口痛处的时候,芊莘会皱着眉头停下动作,忍耐着等待痛楚过去之后再继续清洗,所以芊莘清洗伤口的动作并不快,等到我捣完了药材的时候,芊莘也才洗净了身上一半的伤口而已。
  唔……或者是我捣药配药的速度太快了?
  反正配完了药没事做,我乾脆静静地欣赏着芊莘用白纱清洗自己身体的动作:水珠沾在芊莘雪白的肌肤上,就像是清晨的露珠沾在白莲花的花瓣上一般,将芊莘原本就雪白剔透的肌肤衬托的更是光洁动人。
  芊莘忽然抬起头来,注意到我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芊莘的脸立即红了起来,侧过身子背对着我继续清洗伤口,但是芊莘的头却低垂了下去:再加上芊莘为了怕清洗伤口的时候弄湿头发而将头发绑了起来,这么低下头去的结果就是,芊莘颈子后面和背部那片洁白光滑的肌肤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眼前,即使在烛光微弱的照映之下都明亮得异常撩人情思,就更别说芊莘那正半压在床沿的浑圆丰满臀部和垂在床侧的窈窕曲线玉腿,会让人忍不住地想到如果能够将分身送入那浑圆丰满的臀丘之间、又被那双玉腿给紧紧勾着腰部会是怎么样的一个销魂感受。
  师父,您可真懂得挑女人啊!
  「教主,弟子清洗好了。」
  突然,芊莘回过头来这么说着,圆圆的脸蛋上还抹着淡淡的红晕。
  「哦……好。」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从旖旎遐想中回神过来,我拿起刚配好的『太阴癒疗散』来到芊莘身边,用手抹了些刚刚捣好的药粉,然后轻轻地抹在芊莘右前身琵琶骨下的一道伤口上。
  「教、教主!」
  当我替芊莘抹上药粉的时候,芊莘惊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吓了一跳。「难道是我使用药粉的方式不对吗?」
  「不、不是……」
  芊莘涨红了脸。「弟子、弟子自己来就行了,不、不敢劳动教主替弟子敷药……」
  什么啊,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我忍不住笑了。
  「还是让我来替你敷药吧,我今天好歹也救了你出来,难道我就不能获得一些回报吗?」
  我又用手蘸了些药粉,轻轻替芊莘抹在另一道伤口上,芊莘的肌肤又滑又嫩,触手之处感觉就像摸着刚做好的嫩豆腐一般,软滑滑的却又弹性十足。
  芊莘被我这么一说,立刻就领会到我所谓的『回报』是什么,只能红着脸任由我的手蘸着药粉在她身前的每一道伤口上抚摸着。
  一些位於肩膀下方或是肚腹上的伤口也就算了,有些伤口是位於芊莘那对高耸的玉乳上,还有些伤口则是位於芊莘那只生了些许稀疏软毛的私处旁和大腿上,当我的手抹上了这些伤口时,我注意到芊莘立即屏住了呼吸,长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