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师父,徒儿必定尽力兴旺我教!」
  哇,太棒了!不但能学到武功,还能当上什么神教的教主?这样不是比当官还爽吗?当官还要守国法,还要看上官的脸色:当个教主却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简直和皇帝没两样了!
  「好……好!乖孩子……」
  师父又咳了几声,颤抖着手伸入怀中,掏出了三本沾满血迹的书和一块黑色木头来:不过,师父没能拿稳那些东西,让那些东西掉落了下来,我急忙上前接住那些东西。
  「这些……给你……」
  师父喘息着,低声说道。「这是本教三大神功……的秘笈……」
  哇!武功秘笈!没想到我真的能够得到武功秘笈?我接过那三本书,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还有……这片是教主的太阴令……」
  老人颔首示意我拿起那片黑木头。「凭着这太阴令……你可以号令太阴教的徒众……如果他们还没死绝的话……」
  「是,师父。」
  我接过那片木头,之前的兴奋消去了一大半:是啊,如果不是整个太阴教都被人给挑了的话,师父这位教主也不会沦落到被人追杀成这副德性的程度。
  看来我虽然当上了什么『太阴教』教主,其实这个教主也是有名无实的:不过,好歹我也得到了三本武功秘笈,能够练成一身武功也算是赚到了。
  「还有……这个戒指……」
  师父颤抖着伸出左手,一枚黑色的戒指戴在师父的手上。「这是……教主信物……我现在把它传给你……你就是下任教主……」
  「是,师父。」
  我小心地从师父手上取下那枚黑色戒指,戴在右手上。
  「错了……」
  师父摇头。「这枚戒指……必须戴在左手中指上……否则就不算教主信物……」
  「是,师父。」
  我将戒指取下,重新戴在左手中指上:有点奇怪为什么这枚戒指一定要戴在左手中指上才行。
  「很好……好孩子……」
  看到我戴上了戒指,师父微笑着。「伸手……过来……」
  我伸出了左手,师父突然伸出左手捉住我的左手,握力之强简直不像是受伤的老人:接着,一股寒气从我的左手直冲入我体内,搞得我一阵天旋地转,全身上下的内脏彷彿都被翻转过来了似的。
  「师……师父!」
  我叫着,突然发现师父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一口黄牙更是随着师父龇裂开的嘴而杂乱地出现在我眼前,似乎在嘲笑我的愚蠢。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难道师父……不,难道这个老贼其实是假装要教我武功,实际上却是想杀了我吗?
  体内翻江倒海般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我觉得我的身体似乎要被一股不知名的寒冷力量给撑破绞碎了。
  该死的,以后绝对不能再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了……绝对……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头……好痛……
  隔天一早醒了过来,我的头还在阵阵作痛着:好不容易集中精神了以后,我这才慢慢回想起昨天发生过的事。
  昨天拜了萧天放为师,得到了太阴神教的三本武功秘笈、一片太阴令和教主的信物指环,然后被萧天放给抓住手腕,再来就像是要被杀死了一样,身体里面一股强大的力量在翻搅着,差点没把我的小命给要了。
  想到这边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咦?萧天放呢?昨天在我昏过去之前,萧天放还紧抓着我的手……
  我朝着床上看去,这一看却吓了我一大跳:萧天放整个人歪倒在床上,仍然保持着昨天那副龇牙咧嘴的神情,但是却一动也不动,身前大片大片的血迹早已经乾涸成诡异的黑色:而昨天紧抓着我的左手则无力地垂挂在床边。
  「师……师父?」
  我试着去握萧天放的手,果然,冷冰冰地一点暖意也没有:师父大概是因为伤势太重、吐血过多而死,或者是……是因为将毕生的功力全都硬生生渡了给我、因为散功而死的?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感觉我的动作比以往俐落了很多,而且一股淡淡的、有若清凉井水一般的感觉遍佈全身,让我感觉到舒适无比。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内力吗?不过,不管怎么说,萧天放是死了:而我必须先将他的屍体埋葬起来才行。
  来到屋子后面,我拿起了耕田的锄头开始挖坑:原本我预计这个坑大概要花上我一个时辰的功夫来挖,没想到我一锄头朝着硬泥地上挥下去,马上一大块牛头大的黏土就应手而起,被我轻轻一挑、飞得远远的:再一锄头下去,又是一大块泥土应手而起、随着我拉起锄头的势子飞得老远。
  我现在几乎已经肯定,昨天萧天放捉着我的手是为了传功,不然以前我锄个地都要累得半死,哪像现在随手一锄就可以在地上锄出一个深坑来,而且轻松自在。
  对不起,师父,我昨天错怪您了:不过您放心,我会帮您挖一个很深的坑,让您舒适地安居在地下的。
  既然有了师父传授给我的深厚内功为辅助,我挖坑的速度快得连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没几下子我就在地上挖出了一个将近一人身高的深坑,然后轻轻一跳,就从坑里跳了出来。
  将师父的遗体放入坑中,重新掩埋好,我在师父的坟前重新跪下磕了八个头,感谢师父传授给我的深厚内力。
  磕头完,站起身来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奇怪,好像安静了一点……
  往四面一看,我马上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原本养在屋子后面的一笼母鸡已经不翼而飞……喔,鸡是有翅膀的,但是我不认为那些母鸡能够连着笼子一起飞走,铁定是哪个偷鸡贼趁着我昨天昏过去的时候将我的母鸡给偷走了!
  等等……偷鸡贼?
  我急忙探手入怀,师父给我的三本秘笈都还好好地在怀中,太阴令牌也是,但是昨天那个粗豪青年给我的一两银子却不见了:接着我又注意到,原本我戴在左手中指上的、代表太阴教主身分的戒指也不见了!
  该死的小贼!偷我的母鸡和银子不算,竟然连师父给我的戒指都偷走了!如果被我知道是谁的话,我一定要把那个王八蛋给OOXX……
  不过,问题来了:我不知道是谁偷了我的鸡啊!而且我也没办法去报官,那个县太爷是个出名的赃官,如果没有把雪花花的白银给送上去的话,那个县太爷根本不会理我的。
  不管怎么说,我毕竟还是从师父那边得到了三本武功秘笈和一身的深厚内力,虽然说我养的一笼母鸡被偷了,不过,基本上我还是收穫相当大的。
  先不提师父给我的那三本武功秘笈,光是师父渡给我的一身功力就已经让我受用不尽。以前我在地里劳动一整天、也不见得能锄好多少地,还会累得半死:现在我不要半天的功夫,就能把父母留给我的那几亩薄田给从头到尾都好好地锄过一次,而且还脸不红气不喘。
  此外,我终於也可以将田犛得更深了。由於我穷,家里养不起牛,我又没钱去向别人租牛来拉犛,所以犛田这种需要牛只的工作我就没办法做了:不过现在有了师父渡给我的功力,我根本就不需要牛了,只要把犛往地上一插,我自己就可以单手推着犛在田里跑,一下子就可以把整片田给犛得又深又好。
  由於我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在田里,自然我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来看书,而我要看的书当然就是师父给我的武功秘笈!光是师父渡给我的一身深厚内功就让我在耕田的时候获益不少,如果我将师父的武功全都学全了,那我岂不是真正不得了了?
  师父给我的那三本武功秘笈之中,一本『太阴神功』里面讲的完全都是修习内功的方法,而当我在阅读『太阴神功』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体内那股有如泉水一般的感觉沿着书上所记载的经脉在我身体内流动着,而当我将整本『太阴神功』都读完的时候,这股感觉也刚好将我周身的经脉全都巡行过了一次,然后重新又散佈到全身上下,只是那股有如泉水的感觉却轻了些:由於师父死了,我没有人可以问,也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应该算是好事吧?
  『太阴神功』除了修炼内功的方法以外,还有修炼外功的武术要诀:不过这些武术要诀却只字不提任何招数,只是讲解各种各样运用武功的诀窍而已,然后在最后附上『熟悉此武术总诀后,修行者可将天下任何武术皆化为己用,越战越强』这样一句话而已,看来招式要靠我自己来领悟了。
  师父给我的第二本则是轻功秘笈,里面记载了两项轻功──『凌云飞渡』和『无影迷踪步』。『凌云飞渡』是可以让我高来高去的轻功,而『无影迷踪步』则是在遇到强敌时保命用的身法,凭藉着快捷无伦的移动速度,让敌人捉摸不着自己的位置,这样不管是要逃命还是反击都会很有帮助。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师父给我的第三本秘笈则是『阴阳诀』,里面记载了种种利用和女性性交的方法、自女性身上进行採补、以增强自身功力的功法,而且是从能够将女性全身精元全都採补净尽、让女人当场变成一具乾屍的霸道採补术到男女双修的双修法都有。而这也是我唯一还没办法开始修炼的秘笈,毕竟『太阴神功』、『凌云飞渡』和『无影迷踪步』都是我一个人就可以修练的武功,但是採阴补阳就非得要女人不可了。
  可惜了我那笼被偷走的母鸡,不然也许我能够利用母鸡来练习採补也不一定,至少我确定拿母鸡配人参来燉鸡汤是很补的。
  虽然『太阴神功』里面并没有提及任何武功招式,但是熟读『太阴神功』的武术总诀之后,我还是创出了几套属於自己的武功。
  首先,第一套是『风扫落叶』钉耙法,是我在用九齿钉耙扫集落叶的时候领悟出来的,这套耙法施展开来之后,可以很快地将院子里的落叶全都扫在一起,堆成高高的一堆。
  第二套则是『斩草除根』镰刀法:为了让农作物长得更好,将杂草除去是有必要的:但是像普通农夫那样弯着腰、一把一把地抓住杂草再用镰刀割去实在很费时间,而且这样除草一整天下来会腰酸背痛:所以我创出了这套镰刀刀法,只要挥起镰刀,刀风所过之处杂草全都被斩成碎屑,但是却不伤到旁边的农作物,是我相当得意的一套武功之一。
  第三套则是『拈虫指法』:菜园子里的蔬菜上常常有毛毛虫,如果我能将这些专吃菜叶的毛毛虫全都不伤毫发地捉起来、再扔进瓶子里,就可以带到市集上去卖给那些渔翁,因为这些仍旧鲜龙活跳的毛毛虫就是最好的鱼饵:为了在捉虫的时候不伤到虫子,我特地创出了这套指力轻柔、但是却能牢牢捏住虫子的指法。
  第四套则是『含沙射影』的暗器手法:在穀子和果子成熟的时候,常常会有麻雀来啄食穀子,即使我做了几个稻草人立在田里也没啥太大作用,麻雀照样会来啄食穀子,甚至还停在稻草人头上向我示威:於是我创出了这套暗器手法,只要抓住一把砂子扔出去,就可以将麻雀纷纷打死在半空中,保证一只不留,而且每只麻雀还都是死得血肉糢糊:这么打过几次以后,就再也没有麻雀敢来吃我田里的穀子了。
  不过,我最得意的武功还是『茅山剑法』……呃,不对,是『茅厕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