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2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痪陀Ω猛朔迅恰
  「第一课只不过是基本功而已,我来教你们就绰绰有余了,还不需要劳动师父的大驾。」
  倒是小师兄樊平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气说着。「不然吧,我在这边紮个马步,如果你们有人能够推得动我,那我就去请大师兄出来教,怎么样?」
  虽然对於樊平只说要请大师兄出来教导而感到不满意,但是那些富家公子倒是很乐意去『推倒』樊平,纷纷同意了樊平的条件。
  於是,樊平原地稳稳地紮了一个马步。「好了,谁先上来推?」
  那些富家公子各各争先恐后地上前想要『推倒』樊平,但是樊平虽然年纪还小,基本功夫的马步倒是紮得非常坚实,那些娇声惯养的富家公子不要说推倒或推动樊平,根本连推得让樊平身体晃上一下都没有办法。
  终於,一堆富家公子都气喘嘘嘘地放弃想要推倒樊平的念头了,只剩下樊平依旧稳稳地紮着马步,神情得意地看着那些沮丧无比的富家公子,然后又以挑衅的眼神看着我。
  因为,全场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上去推他。
  「喂,酸秀才,你不上来试试看吗?」
  没想到我不犯人,人却来犯我,樊平主动开口向我叫阵了。
  「我对推倒……喔不是,是推动小孩没有兴趣,所以还是不要好了。」
  谁跟你这个乳臭未乾的小孩一般见识,如果是慧卿叫我去推倒她,那我肯定二话不说,不推倒慧卿誓不罢休。
  「不是吧?你们这些书生不但手无缚鸡之力,连胆子都比老鼠还小吗?」
  樊平讥嘲着,一旁其他帲唇E傻牡茏右捕夹α似鹄础
  虽然我真的对推倒樊平这种小鬼头没有兴趣,但是当我看到慧卿也是抿嘴偷笑,还以轻视的眼神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我马上就改变主意了。
  「好吧,我就来推推看。」
  我朝着樊平走去。「但是被我推倒了可不准哭喔!」
  「谁会哭啊?来吧!」
  樊平又是一个吐纳运气,强化了他的马步根基。
  其实要推倒樊平并不难,就算我不运用太阴神功也是可以办到的:樊平的马步根基虽然紮得很稳,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小孩子,还缺乏运劲用力的应变能力,我只要稍微用点小计谋就可以推倒他了。
  来到樊平面前,我伸出双手,同时推在樊平的左肩上,然后身体前倾,就像乡下人推着一辆陷在泥巴之中、装满了山柴的大车一样,身体前倾、双脚向后用力踢着地面,以全身的力量去推着樊平的左肩。
  我看准了樊平缺乏运劲用力的经验,故意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去推樊平左肩,果然樊平为了不让我推动他的身体,也相对在左肩增加了力道来抵抗我的推挤:但是,樊平无法同时兼顾下盘紮稳马步和左肩运力抵抗我的推挤,身体出现了一些微微的晃动。
  然后,我假装手滑了一下,『哎哟』一声,整个人因为手从樊平肩上滑开、失去了支力点,而向前仆跌了出去,在地上跌了一个很难看的狗吃屎。
  不过,樊平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正运力对抗着我推动他左肩的双手,谁知道我的双手突然间滑开,推力一瞬之间消失无踪:樊平一时之间收力不及,整个也是向前仆了出去……而且还是一边旋转着一边仆了出去,同样在地上仆了一个很不雅观的狗吃屎。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之所以要假装手滑的原因,是因为如果我是突然收力,虽然同样可以达到藉着樊平本身的力量来反摔他一记的效果,但是其他旁观的帲唇E傻茏涌隙砩暇椭牢一嵛涔α耍憾蛔判渭S帜芩布涫栈亓α康姆椒ǎ褪羌僮笆只忠换谱欧降牧α孔匀灰裁涣俗帕Φ悖芄焕梅阶陨淼牧Φ婪此に患恰
  更好的是,还不会引起其他人疑心,大家只会认为这是『意外』而已,而且这种『笨手笨脚』的『意外』发生在我身上,那是最天经地义不过的。
  「哇~~呜呜呜~~!」
  更丢脸的还在后面,樊平仆倒在地上之后,大概是因为摔痛了,竟然坐在地上就号啕大哭起来,一旁的女弟子急忙过去把樊平扶起来安慰着。
  「哎哟喂呀……」
  我也是龇牙咧嘴、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一旁看着的慧卿早已跑过来我旁边了。
  「耗子,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边?」
  慧卿关心地询问着。
  「啊……还、还好,就是不小心又把衣服给弄髒了。」
  我指着身上的衣服。
  「哎哟,怎么你把我爹的衣服也给弄髒了!」
  慧卿看着我身上穿的衣服,懊恼地说着。
  「这……这是你爹……喔不,这是师父的衣服?」
  我吓了一大跳,难怪刚才拜师的时候,吕晋帲У难酃饣嵩谖疑砩贤A簦阂俏铱吹接懈瞿吧舜┳盼业囊路隙ㄎ乙不岫嗫醇秆鄣摹
  「是啊。」
  慧卿点头。「我又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失联已久的妹妹,你又不能穿女人的衣服,我不拿我爹的衣服给你穿还能怎么办?」
  听慧卿这么说,我又吓了一跳:慧卿有个失联已久的妹妹?难道是云烟?
  虽然我很想继续追问下去,但是我知道再追问的话,多半会露出马脚了:因此我只能压抑住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反正已经知道慧卿真的有一个妹妹,有了这条线索,要再追查慧卿的妹妹究竟是谁,那就容易得多了。
  虽然我还是没有『推倒』樊平,但是樊平却因为『自己摔了一跤』而嚎啕大哭着被一个师姐领进去了:没了负责教导基本功夫的人,再加上也怕这种『跌倒』意外又发生在其他弟子身上,大师兄刘振只好亲自出马指导我们练基本功夫。
  不过,大师兄出马,肯定是不像小师兄那么『好说话』的,再说大师兄刘振也不和我们多废话,就是叫我们排排站开、然后紮起马步开始练习。
  不知道是帲唇E杉岢执谖湟盏钠分誓兀炕故菐'麓剑派想靠着严苛的基本功夫练习来吓走那些富家子弟──反正报名费已经落袋为安了,这些富家子弟要不要来学武都已经无关紧要:所以在训练基本功紮马步的时候,不但要求大家蹲的马步要实要稳,大腿要水平,要能放砖在上面而不会掉下来,而且一蹲就蹲了半个时辰,许多富家子弟根本受不了这种苦,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以后就爬不起来了。
  由於我有师父渡给我的内力,蹲马步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要我蹲上一整天我也没有问题的:但是,我现在的身分是个『不会武功的酸秀才』,要是在蹲马步这项训练之中表现得太过傑出,绝对会引起别人疑心的:所以我如果没有蹲马步蹲得唉声歎气、挥汗如雨,只怕那些帲唇E傻牡茏踊岫晕移鹨尚摹
  可是,唉声歎气这种事情还好假装,要如何运功弄出挥汗如雨这种效果我就不会了。
  幸好我还是想到了一个妙计来摆脱目前的困境。
  在蹲马步的时候,趁着督导的帲唇E傻茏幼咴叮以似稹阂跹艟鳌唬渑娴哪诹ο蜃叛艟叱迦ィ醚艟咚布溆财穑腥绲镀话慊泷傻姆煜叽Γ骸亨邸坏囊簧泷傻牟糠荼晃以肆τ醚艟吒撼读丝矗雌鹄淳拖袷欠煜卟焕喂獭⒊挪蛔《趴艘话恪
  见到我的裤裆裂开,全场登时大乱──慧卿等几个女弟子双手掩面、别过头去尖叫个不止,男弟子们看傻了眼,而那些富家公子们则哈哈大笑着满地乱滚──顺便趁机放松一下蹲马步蹲到酸痛的双腿。
  「抱、抱歉!」
  我双手摀住裤裆裂开的部份,假装出很不知所措的表情。「我……我这就立刻去换一件裤子……」
  「快去,快去吧!」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大师兄刘振强忍着笑,挥手示意我可以先离开了。
  脱逃成功!当我摀住迸开的裤裆逃离练武场的时候,身后传来的笑声有着越演越烈的趋势。
  「耗子喔,你也真是的!」
  慧卿一边拿着针线缝补着那条被迸破的裤子,一边埋怨着。「你怎么会把裤子给穿破了呢?」
  从练武场逃出来以后,我躲在帐房里继续算帐,随后跟来的慧卿又去找了一条裤子来,隔着门缝递给我换上以后,这才进来一边看我算帐一边缝补那条破掉的裤子。
  「师姐,这不能怪我啊!」
  我也是一边看帐打算盘,一边回答着。「师父的衣服我穿了本来就嫌小,你又不让我换回来,到了练武场一蹲,就变成那种结果了。」
  「哦?这么说,一切都该怪我啰?」
  慧卿放下了手上正在缝补的裤子,一对杏眼直瞪着我。
  「不,应该怪我娘。」
  「怪你娘?为什么?」
  慧卿好奇地睁大了眼。
  「要不是我娘把我的命根子生得那么粗壮,裤裆也不会被……哎哟!」
  「死耗子,和我说这种不三不四的话!」
  慧卿红了脸,将还没补完的裤子朝我头上扔来。「你弄破的裤子你自己补!」
  说完,慧卿一跺脚,就奔出门去了。
  对於慧卿就这么跑出门去,我倒是不在乎:反正刚才那些风言风语,慧卿肯定是不敢向别人提起的,那样会有损她淑女的形象:而帐房附近又没有人偷听,当然也不会把我的风言风语传出去,所以我是不怕被人知道的。
  虽然慧卿要我自己补自己弄破的裤子,但是我一来懒惰,二来我也不懂针线功夫,所以我只是把今天的帐算完以后,直接关上帐房的门就离开了,将那件破裤子留在帐房里。
  一般来说,像是帲唇E烧庋拿排伤盏牡茏樱且≡趲'麓剑派里的:但是帲唇E烧獯握惺瘴颐钦庖慌盒陆茏印唬纠淳椭皇且蛭鼻钡讲恍辛恕⒉挪坏靡芽孔耪惺盏茏拥姆绞嚼礆a财,因此当然也不会要求我们这些『弟子』住在派内增加开销。
  所以,一到黄昏时候,就像学堂散学一样,许多练了半天武、已经疲倦到不行的富家公子们就纷纷扶着仆人的肩膀从大门走出来,各自骑马或是坐车回家,一下子就散得乾乾净净。
  既然我也是属於这批『新进弟子』,帲唇E傻比灰裁挥刑嫖易急冈谂赡诘淖∷晕乙布性釉谡庑┮丶业母患夜又湎律椒导摇
  我之前并不知道帲唇E墒樟诵陆茏又螅侨玫茏踊丶易∷薜模还业故鞘孪仍谏浇畔侣蛄艘患湫∥荩臼侨密份匪怯惺孪胍缥业氖焙颍懈隹梢哉业轿业牡氐悖衷诟蘸每梢曰氐秸饧湫∥菪菹ⅰ
  「教主回来了!」
  我的人才踏进院门,正在庭院之中打扫的秋菊看到我,急忙大叫着跑进屋子里去。
  和芊莘分手的时候,虽然我要芊莘将那十个女孩子一起带去黄花山总坛,但是芊莘却以『自己照顾不了那么多人』、『教主也需要人服侍』和『不能耽误到教主修练阴阳诀的进度』等等理由,坚持着要那十个女孩子跟着我。
  争执了许久、甚至还争执到了床上去之后,芊莘终於在我的强力抽插之下,在极乐的高潮之中『答应』了带上几个女孩子和她一起去黄花山总坛,但是却无论如何坚持要让春兰、夏荷、秋菊和冬梅四婢跟随在我身边,而且无论如何不肯妥协,即使我在床上以『阴阳诀』的功夫、将芊莘吊在即将高潮却又没有高潮的边缘之下几乎半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