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2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和二师兄再次面面相觑,这个男人是怎么了?
  「萧师弟,为什么这些人比以前吓得还要恐怖呢?难道是我微笑的不对吗?」
  二师兄狐疑着。「你帮我看看,我的微笑是哪里有问题?」
  然后,二师兄对我露出一个微笑……我的妈呀!真是丑得无限恐怖的微笑啊!
  「二、二师兄!我发誓以后再也不靠近三师姐了!我也不向三师姐说风言风语了!请不要奸爆我的菊花啊……」


第二回:邪门外道觅财源
  日子平淡无奇地过了两个月,白天我在帐房记帐,记完帐以后去观看帲唇E傻牡茏用橇肺洌涔φ惺郊瞧鹄匆院笤俣慊卣史俊⒊米拧合掳唷恢暗目盏笛芯课宜窍吕吹奈涔φ惺剑切┪涔φ惺降木腿〕隼矗靡愿慕易源吹拿┎藿7ǖ鹊任涔Α
  等到下班了以后,就是回到山脚下的小屋里,将我研究出来的武功招式传授给春夏秋冬四婢,等她们学会了,再大家一起修练『阴阳诀』内功。
  这段时间以来,慧卿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理由而很少来找我讲话,即使我去练武场观看帲唇E傻牡茏用橇肺涫备蘸每吹剿布负醪缓臀掖蛘泻簦踔量匆膊豢次乙谎郏拖袷俏腋静淮嬖谝话恪
  两个月的日子过去之后,帲唇E傻茏用撬岬奈涔ξ掖笾露纪笛鹄戳耍倏聪氯ヒ部床坏绞裁葱碌恼惺剑矣植豢赡苋ネ悼绰澜鷰'练武,我现在的功夫可还没好到能够偷看『中州剑神』练武而不被发现的:加上我也挂心芊莘她们回到黄花山总坛以后,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所以我决定前往黄花山总坛一行。
  找了个机会,向慧卿说明了我想暂时『告假返乡探亲』的意愿。


  「啊?耗子你想返乡探亲啊?」
  慧卿惊讶的表情之中还带着些许不舍,看来这段时间她虽然躲着我,应该也不是她的本意。「那……好吧,你要记得快去快回喔!不然就没有人帮我们记帐了。」
  「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来的:我又怎么舍得下让这么美丽的三师姐独守空闺呢?」
  虽然二师兄曾经告诫过我,没事不要和慧卿开玩笑,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冒出了一句风言风语。
  「谁……谁独守空闺了!」
  慧卿红了脸,大发娇嗔。「死耗子,最好你永远不要回来,人家才不心疼呢!」
  带着春夏秋冬四婢,依照芊莘之前给我的地址,我们来到了皖南的黄花山。
  黄花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农民的房舍三三两两坐落其中,但是我仍然注意到有些地方还有着烧毁房屋的断垣残壁没有清理掉,从那些断垣残壁的外表看起来,似乎就是一年前正道中人剿灭太阴神教的时候所留下来的。
  多半当时在黄花山脚下种田的也是太阴神教的教众,所以正道中人也就没有手下留情了吧?
  顺着道路往山上走,还可以看见沿路有一些岗哨、凉亭之类的断垣残壁,要嘛就是被大火所烧毁,要嘛就是整个被人用蛮力拆毁,而且四处都有刀劈枪刺剑砍掌击的痕迹,不难想像之前正道中人剿灭太阴神教的战斗是多么激烈。
  「哇……打斗得好激烈啊!」
  自从学了武之后,春兰对於这些打斗留下来的痕迹也有了些概念,这时春兰正弯着腰、低头看着一截被人的掌力给击断的凉亭石柱。
  「是啊,是打得很激烈,那个时候咱们太阴神教死了好多人,连我师父都被打死了,只剩下我和芊莘……而已。」
  本来还想加上『还有云烟』,但是一想到云烟,心头又是一阵肉痛:而且,云烟现在也已经不在了。
  「婢子们一定会将教主所传授的武艺练好,保护本教不受坏人攻打的!」
  春夏秋冬四婢异口同声地说着。
  咦……保护本教不受『坏人』攻打?
  「你们怎么知道来攻打本教的是坏人?」
  我好奇着,我不记得曾经向她们灌输过这种好人坏人的概念啊?
  「因为教主是好人!」
  秋菊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大声说着。「教主在我们一家饿得快死了的时候救了我们,所以教主是好人,所以婢子的爹娘才会嘱咐婢子,能够服侍教主是婢子的荣幸,一定要尽心竭力服侍教主才行的!」
  「是啊是啊,教主是好人!教主在我们饿得快死了的时候救了我们,教主是大大的好人!」
  其他三婢同声附和着。「所以来攻打本教的人,肯定是坏人!婢子们一定会和坏人周旋到底的!」
  因为我救了她们的性命,所以我就是好人?原来这四个丫头是这样判断的,会不会过於单纯了些?
  登上山顶,映入眼帘的是大量被火烧残了的断垣残壁,而断垣残壁之中则新建了几幢屋子,旁边还有一些房屋正在搭建之中。
  看来当年的太阴神教规模的确是相当庞大,而正道剿灭太阴神教之后,一把火就将整个黄花山总坛全都给烧掉了,才会留下满地的焦砖残瓦。
  两个守在屋外的年轻教众看到了我们出现,立即向着屋内大喊『教主回来了!』,然后两个人同时奔到我面前向我躬身请安。
  「参见教主!」
  两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兴奋的神色。
  而在那两个人喊过『教主回来了』之后,许多的人影陆续从新建好的房屋之中出现,有些人则是满身泥尘地从正在搭建的房屋之中跑出来,全都纷纷跑到我面前向我鞠躬行礼。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教主好!」
  ……
  看到这么多人兴奋地围在我身边向我行礼问好,第一次我有了一种身为领袖、领导着群众的满足感。
  这样才像个教主嘛!
  「教主!」
  一道白影从屋内箭射而出,朝着我的怀中直扑:是芊莘这个小丫头。
  「教主,您可回来了!人家天天都在想着您呢!」
  芊莘的娇躯依偎在我怀中磨来蹭去的,满脸都是幸福的微笑。
  「你天天都在想我?想我什么?」
  我笑着在芊莘脸上抚摸着。
  「人家想……人家想……」
  芊莘突然红了脸,将樱桃小口凑到我的耳朵旁低声说着:「人家想要和教主一起练『阴阳诀』嘛!」
  说完,芊莘立即将脸埋在我胸前,不敢探头出来。
  「好了,别只顾着撒娇,让我办些正事。」
  我在芊莘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芊莘这才满心不情愿地离开我怀中,站在一旁。
  「总坛重建的进度怎么样了?」
  我问着。
  「是,启禀教主,我们现在正在重建总坛的主要房舍,像议事厅、教主的卧室、书房、丹房……这些。」
  芊莘回答着。
  「哦,那山下的那些农家呢?」
  突然想到山下的农舍也有不少是新建的,再加上之前我也看到了帲唇E山浇奶锊鲎飧┓虻韪那榭觯闷嬷挛柿似鹄础
  「由於之前居住在山下的教众大多流散或殉教了,有些新来的乡人佔据了那些土地在耕种,我们已经和那些新来的乡人们重新签订佃耕地契了。」
  芊莘回答着。
  「把地契拿来给我看看。」
  听我这么一说,一名看起来相当精明干练的教众立刻朝着屋内奔去,没过一会就捧着一大叠的地契跑了出来。
  「请教主过目!」
  那名教众将地契双手呈给我。
  接过地契,随手翻阅了几张,我注意到地契上面约定的租金是每亩地八钱银子──这比一般的行情价要贵上一倍!
  之前在帲唇E筛哦π殖鋈ナ照实氖焙颍揖鸵丫醯脦'麓剑派收每亩地五钱银子的地租太多了,没想到回了黄花山总部一看,地租竟然收到八钱银子之多,就算皖南这边的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好了,收到八钱银子的高价地租还是让我感觉很不高兴。
  「收租的事情是你负责的吗?」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我抬头看着刚刚呈上地契给我的那名教众。
  「是弟子负责的。」
  那名弟子恭敬地回答着。
  「那好,你回头去问问那些乡民,愿意加入本教的,土地就免费给他们耕种:如果不愿意加入本教也没关系,每亩地收二钱银子的地租就好。」
  一边说,我一边将手中那些地契揉成一团,一运劲,然后摊开手,地契化成了无数碎纸片随风飞舞着。
  「每亩地只收二钱银子?」
  那名弟子吓了一跳。「可是,教主,这样的话本教的日常开支会入不敷出的!」
  「要赚钱的方法不是只有收地租一种啊!」
  我笑着。「开赌场、开妓院也是一条财路。」
  「开赌场、开妓院?」
  听到我这么说,教众们全都傻在当地面面相觑。
  我知道人们认为赌场和妓院都是邪恶的场所,开赌场和开妓院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基本上我相当同意这一点,因为赌博会害人家破人亡,妓院则常常传出逼良为娼的事情,的确不是什么善良的场所。
  但是,如果要问我开赌场、开妓院和把土地佃租给别人,哪种行为比较邪恶的话,我肯定会说『把土地佃租给别人』比较邪恶。
  因为一个人不去嫖妓的话不会死、一个人不去赌博的话也不会少块肉,但是一个人不吃饭的话就会饿死!所以今天开了妓院或是赌场,会来的人肯定是手上有些闲钱的人,最多也就是有些沈迷於赌博的人会来败光家产而已,但是这些人都是自愿来的,没有人逼他们非得来嫖妓或是赌博不可。
  也就是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都是两厢情愿的事情。
  可是,今天将土地佃租给别人就是另一回事,由於人不吃饭会死,因此没有土地的人就必须要向有土地的人佃租土地来耕种,然后别无选择地缴交租金,这可不比嫖妓和赌博,可以依照当事人的意愿决定去或不去,佃耕的农夫为了养家活口,只能别无选择缴交租金以便佃租到可以耕种的土地。
  我自己曾经是个穷农夫,即使我父母留给我几亩薄地,让我不需要缴交佃耕的租金,耕种的收穫也只能够勉强我自己吃粗吃饱而已:那么那些佃耕的农夫还要将一『大』部份的所得交给地主,农夫们的日子岂不是会过得更辛苦?
  再说,开妓院和开赌场还会碰到生意不好、客人不上门的时候,但是当个佃租土地给佃农的地主就不用担心土地没有人佃租,因为大家都是要吃饭的,想吃饭又没土地可以耕种的人就只能来佃租土地了,地主只要窝在家里,什么事都不必干,钱就会自动滚到手里来。
  要问我的话,我绝对认为把土地佃租出去,是比开妓院和开赌场更邪恶的事情,所以我才会吩咐那个负责管地租的教众重新去和山下那些农民签订新的佃租地契,把佃租的租金降低到行情价的一半。
  安庆城里最大的一间妓院『九华阁』在刚入夜的时候显得特别热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妓女们站在门边拉客,带着猥亵表情的男人们嘿嘿笑着步入妓院之中,挑选了自己喜欢的妓女之后,就进房间开始翻云覆雨了。
  不过,当我戴着一副猪八戒的面具、穿着一副农夫的破布衫、扛着一根九齿钉耙、领着芊莘和春夏秋冬四婢出现在九华阁门前的时候,喧嚣声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看到我身上的破烂农夫打扮,又戴着副猪八戒的面具,每个人都第一直觉地认为我是个神经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