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3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要如何再次扑灭太阴神教,是时候回复我另一个书生萧颢的身分、回到帲唇E扇ノ缘椎氖焙蛄恕
  我让芊莘带着洪宁和春夏秋冬四婢先回黄花山总坛,三侍三司六婢则跟随我前往帲唇E伞
  将三侍三司安排在山脚下的小屋之中,我趁着清晨的曙光,快步上山回到帲唇E伞
  「耗子!你总算回来了!你怎么回去探亲探那么久?发生不得了的大事了你知不知道?」
  我才刚踏入帲唇E傻拇竺牛疽恢倍阕盼业幕矍淙床还似渌麕'麓剑派弟子讶异的眼光、大喊大叫着直冲到我面前。
  「师姐,发生了什么事情啦?值得你那么大惊小怪的?」
  嘿嘿,看来我在『正气庄』破坏韩小愚和洪宁婚礼的事蹟已经传遍白道武林之间了,不然慧卿怎么会这么紧张?
  「发生了什么事?你还好意思问啊!」
  慧卿白了我一眼。「你不在的这一个月,帐房都没有人记帐啦!爹本来想另外找个记帐先生来代替你这个不知道要探亲探到猴年马月的记帐先生,谁知道一连请了好几个,没有人看得懂你记的到底是什么帐!都没有人能接手你的工作,现在整个帐目全都一团糟,差点连伙食费都不知道找谁要啦!」
  「啊?只不过是没有人记帐而已啊?真是,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呢!」
  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没有人记帐还不是大事吗?帐目不清,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到底还有多少钱可以用、又怎么知道你这傢伙是不是卷款潜逃啦!」
  慧卿突然扯住我的手,转身就朝着帐房走。「少和我废话,快去记帐!」
  如果说没有人记帐是大事的话,那我这次闹出来的事情确实不小:帐房的桌上乱七八糟地堆满了帐单,只剩下勉强足够我摊开帐本和放置算盘的空间而已:即使在我把帐单整理好叠起来以后,帐单也是还有高高一叠。
  不过,这些帐单数量多得有点奇怪,我记得之前接手帐房工作的时候,那些累积了几个月的帐单也没有这么多,而且……买肚兜?买亵裤?买胭脂水粉?怎么这类女人用品的帐单还特别多呢?帲唇E傻呐茏雍孟窕姑欢嗟侥芄挥猛暾庑┱实ニ郝虻奈锲肥堪桑
  当我在清理将近一个月的帐目时,慧卿本来还搬过一张椅子坐在我旁边,看起来似乎有一直盯着我记帐的打算:但是看着我记帐没多久,就有人来叫慧卿出去『练武』,而慧卿也急忙出去了。
  嗯……练武?看起来似乎相当有备战的气氛呢!
  尽快将帐单处理完毕,我假装无所事事、四处漫步到了练武场上,果然看到许多帲唇E傻牡茏用钦诹肺洌鹤噬畹牡茏用钦蕉曰ハ嗔方#是车牡茏釉蛟谂员吡卸友靶碌慕U小
  比较让我惊讶的是,以往都是由大师兄在督导大家练剑,但是这次我却看到大师兄也在场中和其他师兄们对练,而那个身形有些瘦小、但是却气势可比泰山、在场中踱步来去、监督着大家练武的身影不就是『中州剑神』吕晋帲穑
  看来这次在『正气庄』闹事,已经让白道有了危机感了,所以吕晋帲Р呕岫酱倜湃说茏恿方#獾孟乱桓霰惶跎窠陶疑系木褪菐'麓剑派──这是很有可能的,当时吕晋帲Р痪团闪舜笫π秩プ飞蔽沂Ω嘎穑慷以凇赫坏敝谇考楹槟保陀昧恕禾姹簧钡奶跏ヅǔ稹徽庵纸蹇冢来死嗤疲跎窠滔乱桓瞿勘昃秃苡锌赡苁亲飞惫敖讨飨籼旆诺膸'麓剑派,到时候也许我可以用『替师父报仇』的名义来当众强奸慧卿?
  嗯,听起来是个很刺激的主意,前提是我打得过吕晋帲У幕啊
  难得吕晋帲衷谡诔≈薪痰嫉茏樱胰绻怀没悼赐笛澜鷰'的剑招,那岂不是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眼光跟随着吕晋帲У纳硇卧诹肺涑≈凶醋ィ醋怕澜鷰'纠正众弟子出招时的错误,我终於明白为什么大师兄在督促大家练武的时候,只是单纯地纠正大家出招时的姿势而已了──因为吕晋帲Ь褪钦庋痰茏拥模
  如果吕晋帲Э吹接心母龅茏拥某稣杏形螅澜鷰'会走上前去,从弟子手中接过长剑,然后将弟子使不好的招式当众使一次给弟子看,然后要弟子跟着照做而已。
  但是,吕晋帲б簿椭皇墙惺绞垢茏涌矗豢诮馐湍且徽薪U械木鸵髟谀睦铮墙惺揭槐橛忠槐榈厥垢茏涌矗缓笕玫茏由侠匆姥┱菇U卸选
  吕晋帲Р焕ⅰ褐兄萁I瘛坏某坪牛恳徽薪U惺┱钩隼吹氖焙颍贫际窃潭环ⅰ⒁幌裕谄降慕U兄行钍圃塘Γ灰腥艘欢终屑芑蚴欠椿鳎降U兄幸暮笞啪涂梢运媸北继诹餍憾觯郧Ь蚵碇平允盅兔弧
  相比之下,我的茅厕剑法虽然已经被我修改得破绽大减了,但是毕竟仍然有破绽,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茅厕剑法太直来直往,没有后着,一旦碰上像是吕晋帲┱沟恼庵衷逃泻笞诺慕7ǎ绻也荒芷咀潘俣群土α垦构澜鷰'的话,输的人肯定是我。
  虽然吕晋帲┱沟恼惺骄钗薇龋俏侍庠陟堵澜鷰'绝对不开口向弟子们解释那一招的精华和要义所在,而那些功力浅薄的弟子们又无法光从观察来理解吕晋帲┱沟慕U械降拙υ谀睦铹ぉぢ澜鷰'的剑招之中伏势太多,而且那都是要和人对打的时候才会随着对方的招式而反应显现出来的,现在吕晋帲е皇嵌宰趴掌咏#掌植欢椿鳎澜鷰'剑招之中的伏势自然也就不会显露出来,而那些弟子自然也看不出来招式之中的精华在哪里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变成吕晋帲┱挂淮尉罱U校缓蟊荒切┑茏幽7鲁伤腊宓恼惺剑褐匮}了几次以后,不耐烦的吕晋帲Ь突崤紫鲁そ#タ幢鸬牡茏恿方#涣粝赂崭漳歉霰恢傅脊牡茏踊炭值乜醋挪恢牢裁床桓咝硕肴サ氖Ω浮
  而且,吕晋帲Щ瓜嗟钡匾皇油剩词姑娑宰抛约旱呐矍洌澜鷰'同样是不开口说话,只是拿剑示范招式,让自己女儿模仿而已:小差别是,吕晋帲Ф宰约旱呐冉嫌心托模ǔB澜鷰'示范招式给其他的弟子看的时候,顶多示范个四五遍就会感到不耐烦,但是示范给慧卿看的时候,通常都可以示范上十几次才会感觉到不耐烦。
  帲唇E傻牡茏用钦饷醋蕉詮P杀练了几天的剑之后,今天吕晋帲Ы茏用侨冀械搅肺涑∩侠唇斜任浣弦眨淮我欢匀玫茏用巧铣《源颍澜鷰'则是坐在一旁冷眼观看,不像前几天那样一见到弟子们剑招中有了失误就立即指点,而是等到弟子们都对打完毕以后,这才下场示范并纠正弟子们的错误。
  我知道前几天让弟子们全场捉对廝杀是为了锻炼弟子们的剑术,所以吕晋帲Р呕崛」劭粗傅迹憾裉斓谋任浣弦赵蚴侨玫茏用窃黾邮嫡骄椋暇故嫡降氖焙蚴敲挥惺Ω缚梢栽谂越痰嫉模浅稣惺狈噶舜恚椭荒芸孔约旱牧俪》从赐旎亓邮疲绻┱钩隽恕壕睢唤U腥〉蒙戏绲氖焙颍惨氚旆κ赜攀啤
  第一个被叫上场的是大师兄,而大师兄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二师兄:两位师兄先向师父行过了礼、再互相敬礼之后,这才手持木剑、互相对打了起来。
  看着两位师兄的剑法,大师兄和二师兄的剑术功力其实相去不远,两个人都是有攻有守,此来彼往,直拆了一百多招还不见胜负。
  不过,有一点很令我在意的,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他们虽然同样都是施展着吕晋帲痉兜哪切┧腊逭惺剑谴笫π趾投π秩炊荚谡惺街屑尤肓俗约旱拇匆猓礁鋈烁饔胁煌奶逦颍谌朐谡惺街械淖源春笞乓捕疾痪∠嗤猿3?醇笫π忠唤4汤础⒈欢π肿孕辛煳虺隼吹谋湔懈鸾饬丝ィ缓蠖π忠唤7椿鳌⒁脖淮笫π肿约合氤隼吹谋浠平狻
  而当大师兄或二师兄在拆招时施展出自创的变招,有的时候吕晋帲Щ嵛⑿Φ阃罚械氖焙蛟蚧嶂迕迹和ǔB澜鷰'微笑点头的时候,就是两位师兄施展出『精妙』变招、取得优势的时候,而吕晋帲е迕嫉氖焙颍蚴橇轿皇π值谋湔杏凶盆Υ茫灾率钩隽吮湔胁坏荒芴孀约赫〉接攀啤⒎炊米约捍掣狡取
  看来吕晋帲Ы痰茏邮鞘綮鹅诘摹憾傥颉唤萄Хò。恐皇痉兑桓鏊勒校缓笕玫茏幼孕腥チ煳蚱渌尚械谋浠
  两位师兄堪堪拆到了三四百招,终於还是大师兄技高一筹,一剑荡开了二师兄的木剑之后指在了二师兄的大腿之上:如果是实战的话二师兄的一条腿已经不保了。
  胜负既分,两位师兄立即收剑,先互相敬礼之后,再向师父行礼,然后二师兄退了下去,换三师姐慧卿上来。
  我之前曾经偷偷伸量过慧卿的功力,再看了大师兄刚刚的表现,我猜测慧卿这次大概一百招之内就会被大师兄所击败:谁知道我的猜测竟然失误了。
  当大师兄和慧卿一开始拆招,大师兄立刻以疾风骤雨一般的凶猛攻势狂攻慧卿,逼得慧卿招架不及、左支右绌,刚刚大师兄对付二师兄时的攻势可还没现在的一半凶猛呢!
  被大师兄一轮狂攻,招架不住的慧卿只支持了四十多招就被大师兄一剑指住喉咙,败下了阵去。
  其实大师兄早在二十八招的时候就能取胜了,不过大师兄当时要取胜的话,那一剑势必要攻慧卿前胸的空门,一柄木剑指着慧卿的胸脯定格在那边非常的不好看,只怕还会被吕晋帲Ц┐蛞欢伲源笫π帜钦忻皇谷图泵Ρ湔辛恕
  对战败绩,慧卿臭着一张脸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很不高兴地托着腮帮子,看着场中的练武。
  等到大师兄击败了十七师兄、完成了这轮对练之后,换成二师兄上来,而二师兄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大师兄。
  两位功力最深厚的师兄对练,战况依旧是精彩刺激:不过不知道是大师兄连续打败了十六个人之后力气不足、或是二师兄败阵下去之后痛定思痛、再加上有休息的时间,这次对练的时候二师兄一开始就佔到上风,而且稳持先手,直到拆了二百余招之后,二师兄一剑拍在大师兄持剑的手腕上取得了胜利──要是这是实战,大师兄的手已经被斩下来了。
  再来二师兄对慧卿,同样是一面倒的战况,二师兄一开始就学大师兄那样发动猛攻,在三十余招的时候用刚刚击败大师兄的那招剑法同样在慧卿手腕上拍了一下,痛得慧卿松手放开木剑,左手紧握着被拍中的手腕皱眉直跳脚。
  「贾巍!你下手轻点会死啊!」
  慧卿很不高兴地朝着二师兄大叫着。
  「慧卿!你那是什么态度!」
  不过,吕晋帲д馐比瓷帕晨诹恕!刚娴挠錾系腥说氖焙颍隳训阑蛊谕腥嘶岫阅闶窒铝羟槁穑磕阋灰胂肟丛凇赫簧戏⑸哪切┦虑椋训滥闳衔趄歉龃竽坊岫阅闶窒铝羟槁穑俊
  咦?提到我了耶?


  我会不会对慧卿『手下留情』这个是不知道,但是我应该会对慧卿『屌下流精』,将我的精液满满注入慧卿的小肚子里,哈哈。
  「是的,爹。」
  慧卿低下了头。
  「要跟你说几次,这种时候不要叫爹,要叫师父!」
  吕晋帲г鹇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