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4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找到了!我找到了!」
  洪宁兴奋地叫着,抓着我肉柱的手还一紧一松地握着:然后当洪宁拉去缚在眼上的丝巾,看清楚了她抓住的『茄子』究竟是什么东西之后,洪宁当场呆住,红扑扑的脸先是变得雪白然后又变得通红,接着惨叫一声,急忙放开抓住我肉柱的手,像是碰到了毒蛇一般急速向后退,『啊哟』一声,在凳子上绊了一跤,幸好被侍琴扶住了。
  看到洪宁又一次中计出糗,芊莘和十婢再次笑得唏哩哗啦的。
  「你们……你们都欺负我!」
  洪宁羞得直跺脚,『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新娘哭了,新郎快去安慰新娘!」
  芊莘忍笑大喊着。
  侍书和司棋一放开我的手臂,我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跃到洪宁身边,将洪宁搂在怀中。
  「宁儿,别哭了,闹洞房本来就是这样闹得无法无天的,大家求沾点喜气嘛!」
  我低声安慰着缩在我怀中哭泣着的洪宁,一边掏出手巾,打算替洪宁抹去泪水。
  「等、等一下!不可以抹!」
  看到我掏出手巾,夏荷急忙大叫着制止我。「要替宁姊姊拭泪的话,教主不准用手,也不准用手巾,更不准用袖子!」
  啊?不准用手,也不准用手巾,更不准用袖子?我想了一下,立刻想到了解答。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扳转洪宁的身子,我将洪宁的泪水用亲吻的方式,轻柔地一一吻乾。
  原本洪宁还有些害羞地推拒着不让我吻乾她的泪水,但是洪宁推了我两下,见我没有放开她的意思,也就闭上双眼、温顺地任由我吻去她脸上的泪珠:而芊莘和十婢这次倒是没有笑,每个人都屏气凝神地注视着我将洪宁的泪水吻乾。
  「好啦,我达成任务啦!」
  吻乾了洪宁的泪水,我看着芊莘和十婢。「再来你们打算要怎么闹我们啊?」
  「还……还要闹啊?」
  洪宁害怕地缩了缩脖子。
  「对啊,宁姊姊你不知道,闹洞房就是每个人都要闹过一次才算数吗?」
  夏荷笑嘻嘻地端起一盘葡萄,来到我和洪宁旁边。「如果宁姊姊不愿意让我们闹,那么每个人罚三杯酒也是可以的。」
  「每个人罚三杯酒?」
  洪宁吓住了,要是还没闹过洞房的其他九婢每个人罚洪宁三杯酒,洪宁估计自己喝不到一半就会醉倒当场了。
  「那……那你们继续吧……」
  看了看夏荷手上端的那盘葡萄,洪宁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很显然就是认为葡萄能够变出来的花样比较少,至少不会又让她一直碰到我的肉柱。
  不过,当夏荷一手伸指勾开洪宁的衣领时,洪宁立即就知道自己估计错误了。「荷妹妹,你不是要把那些葡萄……倒进我衣服里来吧?」
  「宁姊姊真聪明,答对了!」
  夏荷一脸坏笑,让洪宁对於自己的『聪明』一点也得意不起来。
  「现在把这些葡萄放到宁姊姊衣服里……」
  夏荷一边说,一边拎起几个葡萄,就往洪宁的衣衫里面放进去──而且还是贴肉放进去!「教主不准用手,要把全部的葡萄都找出来,少一个都不行!」
  不准用手、要把全部的葡萄找出来?这不是等於叫我用嘴隔着衣服含住葡萄慢慢推出来吗?
  「教主,为了方便找葡萄,需不需要婢子们替宁姊姊除去外衣呢?」
  司衾在一旁笑着。
  除去外衣?看来以这个藉口把洪宁给脱成半裸才是她们真正的目的吧?
  「可以啊。」
  不过这对我是没有坏处的,所以我当然是点头答应了。
  於是,司衾和司枕不顾洪宁哀求的目光,上来就开始替洪宁宽衣解带,一下子就把洪宁那件大红的新娘嫁衣给脱去,露出底下的贴身衬衣。
  「教主请用~~」於是,再来就是我艰苦的奋战时间──用嘴巴隔着衣服含住葡萄,将葡萄一一从衣服领口推出来。
  要找葡萄在哪里很好找,葡萄被夏荷放入洪宁的衣衫之中后会把衣衫撑起一个小小的突起,倒是要怎么把葡萄弄出来比较麻烦,如果只是靠含着葡萄往外推,隔着一层衣服相当不方便,还很容易弄破葡萄──我不知道弄破的葡萄算数不算,但是我敢肯定要是弄破了葡萄,我的下一个挑战就是把弄破的葡萄给吃乾净。
  想了一下,我想到了用舌头隔着衣服挑动葡萄的办法:用舌头挑动葡萄往上移动,远比用含着然后推动葡萄往上移动要方便安全些:但是我的舌头在挑动葡萄的时候总难免隔着衣服接触到洪宁的肌肤,这样就活像是一次又一次地舔遍洪宁全身,让每次我在将葡萄推出衣服外的时候,都让洪宁的娇躯因为被舔而颤抖个不住。
  一粒又一粒的葡萄被我给找了出来,洪宁的脸蛋也是越来越红:等到所有的葡萄都被我找出来的时候,洪宁只剩下软绵绵依靠在我怀里娇喘个不止的力气了。
  「十九粒葡萄,还差一粒。」
  夏荷笑嘻嘻地点算着被我找出来的葡萄数量。


  「还差一粒?」
  我感觉到奇怪。「衣服里已经没有葡萄了啊?是不是你算错了?」
  「我可没算错,是还有一粒葡萄没找出来。」
  夏荷满脸不怀好意的坏笑。「教主麻烦您用心在宁姊姊身上找一找吧!」
  我绕着端坐在椅子上的洪宁看着,怎么也看不出剩下的那粒葡萄到底在哪里:洪宁身上现在只有单薄的衬衣、肚兜和亵裤,要是葡萄贴在洪宁身上,肯定会在衣服上撑出一个突起……难道夏荷将葡萄给放入了洪宁的胸前?
  用手指勾开洪宁的衣服,探头看了看洪宁丰满的胸谷之间:没有葡萄的影子。
  「啊!」
  倒是洪宁因为衣服被我勾开,红着脸惊叫了一声,急忙拍开我勾开她衣服的手,让芊莘等人又是笑得嘻嘻哈哈的。
  「教主,给你个提示。」
  侍书抿嘴轻笑。「刚刚宁姊姊想要作弊,让葡萄从身上滑落到地上去:但是宁姊姊的努力没有成功,所以葡萄落入了一个很隐密的地方……」
  侍书一边说着,还一边指着洪宁的双腿之间,让洪宁羞得只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难道有一粒葡萄落入洪宁双腿之间了吗?
  「宁儿,张开双腿我看看。」
  不过,洪宁只是拼命摇头,夹紧了一双玉腿,怎么也不肯让我检查是不是有葡萄落入她双腿之间。
  「宁姊姊不让检查的话,可是要罚三杯酒的哟……」
  夏荷笑着,但是洪宁一听到只要罚三杯酒就可以躲过被我检查下体的尴尬事,忙不迭地就伸手从夏荷手上接过酒杯:夏荷替洪宁斟酒的时候还故意斟得特别满,酒都满到齐杯口而止,只要再多斟一些,就会满出来。
  看到夏荷的内功有长足进步我是很高兴啦,但是看到夏荷把功夫用在斟酒这种地方,总觉得有种杀鸡用牛刀的感觉……
  再三杯酒下肚,洪宁的眼神开始迷茫了起来,很显然这么多酒已经超过她酒量了。
  「那么,再来该我。」
  秋菊笑嘻嘻地走了出来。
  「来、来吧!」
  看到秋菊走了出来,洪宁突然站起身来,朝着秋菊大声嚷嚷着。「还、还有什么闹、闹洞房的、的花样,尽管使、使出来吧!本、本姑娘才不、不怕呢!」
  「宁姊姊喝醉了,发酒疯呢!」
  芊莘她们嬉笑着交头接耳。
  这时,一粒被压得半扁、汁水淋漓的葡萄从洪宁的裤裆之中落了出来,掉在地上。
  洪宁发酒疯也不是没有好处,那就是再来的闹洞房节目不管是什么都顺利过关,即使像是司裘提议的『大风吹,吹衣裳』这种脱衣互换的节目,或是侍棋提议的『瞎子摸象』这种要我和洪宁矇了眼在对方身上乱摸的节目,洪宁一一照做,甚至还在摸到了我的下身时高兴地笑着大叫『本姑、姑娘摸到象、鼻子了』,还有当我摸了半天也没摸到『象牙』的时候,洪宁还主动抓住我的双手引导到她高挺的胸脯上,还一边喊着着『你摸、摸哪去了!象牙、牙在这边啦!』,种种大胆的举动不一而足。
  也不知道闹了多久,反正当芊莘和十婢终於闹够了,嘻嘻哈哈地离去之后,我和洪宁都是筋疲力竭、衣衫不整地倒在床上了。
  房门被芊莘带上,卧房之中突然回复了寂静,只有洪宁那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我正在思考着该用什么说词来打破这沈闷的寂静、该怎么样进入『洞房花烛夜』的最后一个阶段才不会造成彼此尴尬:所以我一时没有开口说话,洪宁也没有说话,房中维持着这异样气氛的寂静。
  有些奇怪洪宁怎么也不说话了,我向洪宁望去,却看到了洪宁那对似乎被酒气给薰蒸得水汪汪的眼睛,迷离的盈盈眼波正怀着一种期待望着我。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突然理解到,我想得太多了,或者该说,我在找一个推卸责任的理由,害怕万一我没办法给洪宁一个美好『洞房花烛夜』的经验时会被洪宁所怨恨或轻视,就像我没有打扮成猪八戒的德性就不敢以太阴神教教主的身分出去大闹一样:不然洪宁要求我赔给她一个『洞房花烛夜』其实早就是一个让我对她为所欲为的许可了,我又何必再问她一次?
  而洪宁望着我的期盼目光正是希望着我能尽快实践我诺言的最好证明,而我现在竟然在烦恼我该用什么理由来化解僵局?僵局其实不就是我自己犹豫不前所造成的嘛?
  想明白了问题症结,我立即以行动来打破僵局。
  一翻身,我扑在洪宁娇软的身躯上,捧住洪宁兀自因为醉酒而泛着桃红的面颊,就向着洪宁的樱唇吻了下去。
  洪宁并没有对於我『大胆无礼』的『侵犯』表现出拒绝的意思,而是任由我将她抱入怀中,并在我吻着她的时候半启朱唇,方便我的舌头钻入她的口中探索着她的香舌。
  既然确认了洪宁不会怪我唐突佳人,我开始将我在云烟和芊莘身上领悟到的、挑逗女人的手法一一用在洪宁身上。
  放开了捧着洪宁面颊的双手,我的右手钻入洪宁的肚兜之中,从侧面圈住了洪宁的左乳开始使劲但缓慢地揉捏着,左手则抚过洪宁光滑细緻的背脊肌肤,顺便将系在背后的肚兜绳结一一解开。
  「啊……」
  在我双手同时进攻之下,洪宁原本正忙着和我接吻的樱口张开,一声娇吟流泄而出:同时洪宁的娇躯就像是出了水的鱼一般开始扑腾起来,左扭右摆着。
  而在洪宁的小口和我的嘴唇分开的时候,我转移目标,吻上了洪宁白嫩的耳朵,含着洪宁的耳垂,舌头擦着耳珠的下缘缓缓舔舐着。
  「啊!痒!」
  几乎就在我的舌头舔着了洪宁耳珠的时候,洪宁像是被人在麻筋上狠狠弹了一记似地,身体猛烈地向上一弹。
  「教、教主!」
  洪宁憋着气,强忍着我的挑逗在她身上造成的阵阵痠麻快感。「洞房的时候,都要做这种事情的吗?」
  「别人洞房的时候会做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洞房的时候就会和我老婆搞这些花样。」
  我暂停了对洪宁的挑逗动作,洪宁立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如果你要我代替韩小愚赔一个洞房花烛夜给你,那我没有办法,我毕竟不是韩小愚,我不知道他在洞房的时候会对你做些什么:我只能赔给你一个我的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