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5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是,由於有昊天真气当『伪装』,老者并没有发现我的内功底子其实是太阴神功,还以为我的内功就是帲唇E傻摹宏惶煺鳌唬旱比唬尴啊宏惶煺鳌唬夜αΩ詈竦穆澜鷰'应该是可以认出我这假装的昊天正气诀,不过那是另一回事。
  重点在於,现在试出了我能够以太阴神功为后盾,这样即使吕晋帲г谑蕴轿伊饭鹊氖焙蚍⑾治疑碛刑跎窆Γ乙灿邪盐詹换岬背∈苤旗堵澜鷰'了。
  第二次对掌和第一次不同,我这次仍旧让昊天真气外放来当掩饰,但是却鼓足了太阴神功的内劲出招:师父渡给我的数十年功力比起眼前这个老者的功力只高不低,再加上我自己的『勤修苦练』,威力非同小可:而这个老者刚刚一掌把我打『伤』,以为我内功平平,这次轻敌的下场,就是被我一掌击飞,还受了重伤。
  被我一掌击飞,老者在半空中翻了个觔斗,落下地来的时候脚步却显得有些踉跄,而且老者的左手按着自己的胸前勉力调息着,看来内伤不轻。
  「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者怒目问着,一边大口地喘气。「你说你是吕老儿的女婿,但是你的昊天正气诀怎么能练得功力如此深厚?只怕吕老儿都不及你!」
  「不是说了吗?我是吕晋帲У呐霭。 
  我双手负在背后,缓步上前,双眼瞪视着老者。「老爷子,我倒是想请教,我们萧家堡是哪里得罪了您,您竟然叫人把我们的弟兄给砍杀成那个样子,还故意送回来?」
  听到我这么问的时候,老者突然之间停止了喘息,眼睛玻Я似鹄础
  「原来你就是萧家堡的正主?」
  「不错。」
  「那这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老者耸耸肩,目露凶光。「你的家仆要从我的地头上过,却不肯给过路费,我当然是叫人把他们给做了榜样送回去。」
  「原来如此。」
  我点头,又再跨上了一步。「如果老爷子回过气了,请允许晚辈再讨教一招。」
  「要打就打,啰唆那么多做什么!」
  老者怒喝一声,双掌同时并掌推出:他知道我虽然嘴上什么『讨教功夫』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要寻仇报复来着,所以这两掌老者运足了功力,全身上下的关节都隐隐发出劈劈啪啪的爆裂声。
  对於老者的双掌并力推击,我仍然是以左手单掌迎战:不过,为了不让初学乍练的昊天真气干扰到太阴神功的威力,这次我并没有外放昊天真气来当伪装。


  三掌相交,『噗』的一声闷响,老者原本就已经受伤,再加上这次我的『太阴神功』劲力前方可没碍事的昊天真气当缓冲的沙包,汹涌澎湃的内劲将老者的内力给震了回去,并顺着老者的经脉直冲对方丹田,将对方经脉给震得粉碎。
  「你……你这……」
  这次老者终於发现了我的内劲性质和『昊天真气』完全不同,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全身经脉俱毁的老者在吐出了几口鲜血之后,仆伏在我面前的地上死去。
  眼见帮主殒命,毒龙帮的帮众都慌乱了起来:而我们这边的教众见到我将老者击毙当地,无不欢呼起来。
  「费鹏,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吧!」
  我回头向费鹏说着。「早点完事早点收工回去了。」
  「遵命!」
  费鹏抱拳大声答应着,随即向前一挥手。「弟兄们,抄了这个万恶的贼窝吧!」
  在教众的高声答应以及马蹄声中,三百教众骑着马、朝着毒龙帮那些已经丧失斗志的帮众们冲去。
  清剿毒龙帮的事情很快就完成了,毒龙帮的帮主一死之后,帮众早已群龙无首,几乎都是还没开打就直接投降,而毒龙帮内虽然还有几个武功好手,但是他们可不是我和芊莘的对手,更何况他们也没有想要死战的念头,要嘛就是趁黑逃走,要嘛就是跪地请降,希望能够加入太阴神教。
  关於这些事情,我全都交给费鹏去处理:既然费鹏懂得那么多军队里面的管理方法,费鹏肯定知道怎么去管理这些想要投降的毒龙帮帮众:要不然,将他们全都杀了,或是绑起来送官府治罪也是个方法,反正这些人在这里鱼肉乡民了那么久,肯定作恶多端,杀了他们也不冤。
  由於天色晚了,费鹏建议我就先在毒龙帮的老巢庄院之中歇息一晚,明天再启程回去,我反正没什么要紧事,也就同意了费鹏的提议。
  走进毒龙帮帮主的卧室,我被眼前所见给吓了一跳:放眼望去,全都是最奢华的摆设,像是梨花木雕的家具、真丝棉被和枕头、玉雕的花瓶和蹯龙镇纸、珍珠门帘、水晶珊瑚树……许多这辈子我想都不敢想的珍珠宝贝,现在全都堆在我眼前。
  这个毒龙帮帮主可真『不愧』是靠勒索吸血维生的,竟然能够把黄河沿岸的农夫给勒索成这个样子,看来刚刚一掌打死他还算是太便宜他了,明天要记得叫费鹏把他的屍体剥光了拿去最近的市集吊起来示众,相信被他勒索过的农夫看到他终於恶有恶报,都会非常解气的。
  不过,有点令我感到好奇的,就是芊莘、洪宁和十婢她们,竟然对着满室耀眼生花的珍珠宝贝不感兴趣,连瞧都不瞧一眼,反而每个人都火眼金睛地瞪着我,似乎有着满肚子问题,却找不到好时机能够发问一般。
  「怎么了?你们有什么问题吗?」
  我看着她们,好奇地问着。「有问题就问啊?不用客气的。」
  「教主,您刚才说……说您是吕晋帲У呐觯俊
  芊莘首先发问了。「可是,吕晋帲Р皇菐'麓剑派的掌门人吗?那教主为何还需要易容化装去混入帲唇E赡兀俊
  芊莘这么一问,十婢也跟着点头,毕竟她们都跟着我去过帲瓷剑牢一烊霂'麓剑派的事情:洪宁新来,对这件事情所知不多,睁大了明亮的眼睛,好奇地看看芊莘、又看看我。
  「因为,吕晋帲П救瞬⒉恢牢沂撬觥!
  我耸耸肩。
  「所以说,教主和夫人是私定终身的,是吗?」
  司枕立即接口发问。
  「是啊。」
  我又耸了耸肩,云烟那被我珍藏在心底深处的影子突然又冒了出来,耳际彷彿还能听到云烟当时的软语甜笑。
  「那,教主夫人……」
  司枕正想追问,我已经挥了挥手阻止她继续追问这个问题。
  「我累了,想单独静一下,其他的你们去问芊莘吧,她认识云烟,一定能和你们说得更清楚。」
  「什么?」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当芊莘听到我要十婢去问她关於云烟的事情时,芊莘惊叫了起来。「原来、原来云烟姊姊就是……」
  「教主说了他想单独静一下,大家先出去再说吧!」
  不等芊莘惊叫完,洪宁已经推着芊莘的背,将芊莘给推出房外了:而好奇的十婢也急忙跟了出去,想从芊莘那边问出关於云烟这位『教主夫人』的详情:然后洪宁将房门拉上,剩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一头躺倒在床上,和云烟相遇之后的回忆有如走马灯一般、历历如新地在我眼前晃过……
  突然有人在床边坐下,正在沈思中的我被吓了一跳,凝神看去,原来是洪宁。
  她什么时候回进房里来的?
  「你不和她们一起去听芊莘讲故事吗?」
  「以后再听也不迟,我关心你,你的脸色很不好呢?」
  洪宁微微摇头,满脸关切的神色望着我。「那个名叫云烟的姊妹,已经过世了?」
  「是啊。」
  既然你都知道了,怎么还要问?虽然我感觉到有些不耐烦,但是面对着洪宁的美貌与温柔的关怀,我竟然发不起脾气来。
  「你一定非常爱她,云烟妹子过世那么久,你却还记惦着她:她真幸福,即使已经过世了,仍然佔着你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不像我爹,我娘因为生我的时候难产,我出世没多久就过世了:而我爹立刻就娶了我现在这个后娘,甚至没有替我娘服丧。」
  洪宁温软的双手捉着我的手,轻轻叹了口气。
  「所以,至少你可以知道,云烟妹子地下有知,一定会感到很幸福的,因为她有你这么疼爱她、眷恋她的夫君。」
  「或许吧,但是我宁可她现在仍然和我在一起,每天种田打柴,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也好,强过现在我当着这个劳什子教主,可是她却不在我身边。」
  「我听你说,吕晋帲悄阍栏福墒悄阌秩'麓剑派卧底,难道云烟妹子的过世和你岳父有关吗?」
  洪宁挪动身子,向我身边靠近了一些,挨在我身畔。
  「现在我不想说这件事!」
  我提高了声音,洪宁问到吕晋帲Шλ涝蒲痰睦戳ヂ觯么痰搅宋业纳送础
  「别这样,说给我听嘛!这么沈重的痛苦,有一个人帮你分担,总比你一个人独自承受要来得轻松些,不是吗?」
  洪宁握着我的手轻轻摇晃着。「说给我听看看,好吗?」
  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洪宁发挥了她江南女孩的特长,软语温存地不停磨着我说云烟的事情给她听:最后还是拗不过洪宁的软语要求,我把和云烟相遇的经过说了出来。
  「……然后,当我把云烟藏起来的弧贸隼锤吹氖焙颍蒲滩桓胰魏谓馐偷幕幔⒖叹凸セ魑遥乙膊桓掖蛏怂皇且恢毙犊墓セ鳎嚎墒牵纯创虿簧宋遥谷弧谷弧谷蛔远暇觥
  越说鼻子越酸,终於,眼泪还是有如溃堤一般流了下来。
  「……要不是……要不是吕晋帲歉隼匣斓埃皇撬钤蒲滩坏眯孤痘埽蒲逃衷趺椿崴溃克跎窆Γ褪牵〉撬戳梦液驮蒲探馐偷幕岫疾桓∥摇
  「如果你想哭的话,就尽情的哭吧。」
  洪宁低声软语说着。「虽然说大丈夫有泪不轻弹,但是这么沈重的负担,哭一哭,让自己放松一下,才好面对明天的挑战啊!是不是?」
  被洪宁这么一劝,眼泪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外奔流,我终於还是哭了起来,洪宁急忙将我搂在怀里,像是姊姊安慰弟弟一样,轻轻抚着我的头发。
  然后,等我哭得稍微缓了一点的时候,洪宁捧起我的脸,轻轻和我接吻着。
  「教主,要了我吧?」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洪宁微红着脸,将自己身上的薄纱衣衫解开,露出鲜红的抹胸所覆罩着的高挺胸脯,含羞带怯地望着我。「将你沈重的悲伤释放到我身上来,让我替你也分担一些,好吗?」
  啊?抬起头来,看着洪宁那白里透红的娇美脸蛋,上面溢满着关怀、害羞、期待、爱恋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竟然隐约有云烟的影子。
  我想要洪宁。
  抓着洪宁裸露的双肩将洪宁推倒在床上,粗暴地将洪宁洁白的大腿向两侧分开,洪宁千依百顺地任我摆佈,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等待着我强劲的突入。
  将怒挺的肉杵对准了洪宁的花径,我一挺下身,蛮横粗暴地让肉杵践踏过洪宁那仍有些乾涩的祕径,肉和肉强烈地摩擦着,让洪宁痛得皱起了眉头。
  但是,洪宁紧咬牙关,一声不出,任由我蹂躏着她的娇躯。
  没有温柔的前戏,狂风暴雨直接打在乾涸的土地上,我一下又一下地在洪宁体内抽动着肉杵,每一下都重击着洪宁的痛觉、撕扯着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