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6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怕承腋N薇鹊奈⑿υ瘟斯ァ
  好不容易终於赢过了方虹,但是我也已经几乎到达极限了,一口真气一松,肉杵立刻抵挡不住方虹花径之中的残余热力,开始一股又一股地将滚烫的阳精全都浇灌到方虹的花芯之中。
  一股疲倦感涌了上来,我从方虹身上滚了下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
  「你这坏人,竟然骗我。」
  已经不知道是几更了,我仰躺在床上,方虹蜷缩在我怀中,虽然口中抱怨着我,泛红的粉脸上可满是幸福的微笑,玉葱般的纤指在我胸膛上划着圈圈。
  「其实你根本就不想取我性命,对吧?」
  「错了,我是认真想要『取』你性命的。」
  我望着床顶纱帐。「只是,我可没说取了你的性命就是要你死啊?我想『取』来练功,不行吗?像你资质这么好的女孩,可不是容易找的。」
  这倒不是假话,虽然师父渡给我数十年的功力,但是那些功力毕竟不是我自己的,运用起来就无法随心所欲,威力上总是大打折扣:可是刚刚和方虹『激战』一场之后,我突然发现我能够更随意地运用师父渡给我的功力了。
  看来以前虽然也是勤练『阴阳诀』,但是那毕竟只是『量』上面的多,『质』上面就远远不足,才会有着无法突破瓶颈的情形出现。
  对於我的话,方虹没有接口,在我胸膛上划着圈圈的手指沿着我的颈子开始上移,捏住了我蒙脸的布,然后轻轻揭开。
  我没有阻止方虹揭开我蒙面布的举动,而是任由她揭开布巾,凝视着我的脸。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是你。」
  方虹平静地说出了这两个字,语气彷彿她早就知道内情一般,一点也不惊讶。
  「你不问我理由吗?」
  我侧过头看着她。
  「不问,你想说的话自然会说,你不想说的话,编个谎话来骗我,我又怎么会知道?」
  方虹妩媚一笑。
  「谢谢。」
  然后就是一阵沈默,方虹的手指又开始在我胸膛上划圈圈。
  「对了,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方虹耸了耸肩,突然轻轻一笑。「不过,我可是绝对不会再去寻死了。」
  「怎么突然就改变了心意了呢?」
  「咦?你不是要捡走我的命吗?」
  方虹撑高了上半身,凝视着我的脸,一头青丝有如帘幕般自身侧丝丝垂落。「现在我的命是给你了,我总不能随便损坏别人的东西吧?嘻嘻。」
  「真的是这样~~吗?」
  我故意拖长了语音质疑着。
  「讨厌,你明知故问!」
  方虹羞红了脸,将头埋在我颈侧藏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呵呵,不然我也不问了。」
  「好啦!算你的啦!」
  方虹撒娇着,原本在我胸膛上划圈圈的手指开始向下移,移过我肚腹,捉住了我那目前正处於休眠状态的分身开始摩弄着。「其实是人家舍不得『他』嘛!嘻嘻,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世界上竟然有那么快乐的事情,现在知道了,谁还会想死啊?」
  「嗳,说正经的,如果你不想回去和你的长辈们解释的话,你何不乾脆跟着我呢?这样至少我也可以保护你啊!」
  「你这人喔!要人家亲口说几次你才会满足啊!」
  方虹的手指轻轻在我额头上一弹。「人家的命都交给你了,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这样还不明白吗?」
  「那好,我有件事情拜託你,就是在我留在吕晋帲肀叽蛱⒌氖焙颍慵侔绯晌业难樱焯跎窠淘诮夏质拢珊茫俊
  「行啊,你说什么都行。」
  方虹轻轻在我面颊上吻了一下。「不过,我离开之前,能不能再和人家那个……那个一下?人家怕有段时间见不到你呢!」
  「不是吧?咱们才刚大战过好几回合不是吗?你这么快就想要啦?」
  我轻轻摸着方虹的脸,不怀好意地笑着。「难道这就是你外号『欲』女剑的原因吗?淫乱强欲的欲?」
  「谁淫乱强欲了?还不都是被你这个淫贱秀才给害的!要不是被你弄得都升天了,谁会想要做那种事啊?」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方虹羞红了脸,一掠头发,翻身骑在我身上。


第五回:美玉无瑕落谁家(五)
  「反正,人家一定要你负起责任来!啊~~嗯~~~」天还没亮,我就从沉睡着的方虹的粉臂搂抱之中脱身出来,穿好衣服,将太阴令牌留给方虹以取信于芋莘她们,这才悄悄推窗而出,朝着啸月山庄赶回去。
  回啸月山庄的路上,我特地到之前萧道清被方虹击死的地方去看看,萧道清的尸体和岳秀都已经不见踪影,大概是被啸月山庄里面出来的人给救回去了。
  回到啸月山庄,我直接从大门进去,守门的仆人们认得我,只是向我点一点头,就放我过去了,也不和我多说废话:而且守门的仆人们各个表情凝重,一看就是庄中出了大事的模样,很显然萧道清被杀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进了山庄,大堂前聚集了不少人正乱哄哄着,我也靠近过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正巧看到吕晋岳推开人群、从大堂之中出来。
  「你回来了?」
  吕晋岳见到我,神色一如往常。「出去追踪,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线索?」
  「徒儿无能,没能发现歹人的踪迹。」
  我探头看了看大堂内,但是人实在太多了,看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师父,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庄主夫妇被人所杀,遗体停在大堂里。」
  吕晋岳淡淡地回答着,却吓了我一跳。
  「庄主夫妇被杀了?」
  我知道萧道清是被方虹所杀,但是我可没杀岳秀,虽然我离开的时候没解开岳秀身上被封的穴道,但是这里可是啸月山庄的地虽,平常几乎没有宵小敢在这附近出没的:就算有,也还没到非杀岳秀不可的程度,顶多就是趁着岳秀动弹不得的时候,再奸岳秀一顿而已。
  「是啊,你去看看吧。」
  吕晋岳长叹一声,迳自离开,还一边喃喃自语着。「怎么萧兄弟竟会是被她所杀的……」
  急于想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岳秀,我急忙推开人群,往前挤到萧道清和岳秀停灵之处:地上铺了片白布,萧道清和岳秀的尸身被放在白布上,萧道清的尸礼仰面朝上、头部诡异地歪在一边,胸部由于受了方虹两掌、肋骨全断,明显地凹了下去,这倒是和我记忆中的死状相符合。
  转头看到一旁岳秀的尸体时,我却吓了一跳!岳秀左乳下方心脏的部位中了一剑,就是那穿心的一剑夺去了岳秀的性命:而岳秀失去神采的双眼兀自瞪得大大的,彷佛在死前看到了什么令人非常惊恐的事情。
  这可真是死不瞑目了!我暗叹着,但是却也有些怀疑,到底是谁杀了岳秀?从心脏部位的剑伤看来,杀岳秀的人一出手就务求要置岳秀于死地,所以才会对准了岳秀的心脏部位出剑,而且这剑刺得非常之深,不但一剑将岳秀的心脏给切成了两半,几乎都要把岳秀给刺个前胸通后背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杀人,下手者会这么狠毒吗?
  啸月山庄上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方虹失踪、萧道清夫妇丧命,除了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岳秀以外,已经确定萧道清是被方虹所杀,因此引起了一片混乱:不管有什么重要的集会,自然也是闲不成了,留在这边只是浪费时间而已,而且还妨碍别人办丧事,有损阴德:于是吕晋岳立刻就带了我和刘振启程返回岳麓剑派。
  原本我以为回到岳麓剑派以后,吕晋岳又会像以前一样整天逼着我练剑,但是这次我猜错了:吕晋岳虽然仍然是要我练剑,但是却不像以前一样和我一起关在密室里整天看着我抓头苦思的模样而露出诡计得逞的奸笑,反而只是将招式示范个几次,就叫我自己下去练习了。
  除了教我剑法,吕晋岳另外还传了我一套掌法和轻功:这两套武功在我看起来实在是都不怎么样,所以我马马虎虎的学、吕晋岳也随随便便的教:更何况吕晋岳自己也说了,既然叫做「岳麓剑派」,武学当然就是以使剑为主,学掌法只是为了在万一的时候,即使空手也有一定程度的自保能力,可不是要学了掌夫出去打人的。
  「与其空手和敌人过招,为师的倒是建议你不妨先行避战,等到手上有了剑的时候再回来和敌人一较高下也不迟。」
  吕晋岳又补充了这么一句话,而我也深有同感。以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相拼,那不叫勇敢,那是拿自己性命在作践的傻子:而且学剑的人不把剑带在身边,以致于御敌的时候无剑可用,那不叫笨,那叫该死。
  除了抽时间教我武艺之外,吕晋岳几乎是整天紧锁眉头,有时枯坐在椅子上沉思、有时则是在堂内踱步来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难以决定的事情:不知道是因为我毁了啸月山庄,使得吕晋岳图谋太阴神教的拼图缺了重要的一片呢?还是吕晋岳已经开始对我起疑了?
  既然吕晋岳没有逼着我练剑,我当然可以在日落之后下山「回家」:反正岳麓剑派一直没有替我准备住处,之前我被吕晋岳逼着练剑时住的帐房又被新来的帐房先生给占走了,我可不想和帐房先生挤同一间房,特别是一想到他之前看着我的眼神,我就全身发毛。
  在回去山下小屋之前,我先往长沙城走了一遭,到铁匠铺去订制了一柄长剑,而且我向铁匠订制的是一柄银质的长剑:当铁匠听到我要买一把由银打造成的长剑时,不停地翻着一对被火给薰得通红而睁不太开的细眼直打量着我,因为银本身并不是什么非常坚硬的金属,很容易扭曲弯折,用来打造长剑的话,可以说是只能摆着好看的。由银打造的长剑只要和其他铁制兵器碰在一起,马上就会被砍断,甚至斩到硬一些的木头时也会弯折缺损,根本无法发挥「兵器」的功能。


  但是,对我来说,拿着一柄银剑四处吸引其他人的注意力却是有必要的,特别是现在我找到了方虹来当我的替身:如果方虹能够顶替我太阴神教教主的身份在江湖上兴风作浪,而我又同时拿着一柄银剑在外面招摇撞骗,那么其他人就很难会想到我其实就是太阴神教的教主、太阴神教的萧颢和岳麓剑派的萧颢其实是同一个人。
  我原本还在思考应该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武林之中会比较适合,毕竟我那太阴神教教主萧颢已经以拿着九齿钉耙的猪八戒造型闻名武林了,我这个岳麓剑派的书生萧颢总不能拿根如意金簸棒、打扮成猴子样吧?
  巧的是,方虹之前说我是「淫贱秀才」,这倒是给了我一个灵感。我立刻决定让我自己以拿着一把银剑的酸秀才形象出现在武林之中,这样保证能让人印象深刻,也符合我岳麓剑派弟子的身份,又不会引来怀疑。
  既然要塑造「银剑秀才」的形象,没有银剑当然是不行的,所以我特地前来打铁铺订制一把银剑,这样才有能够在武林中招摇撞骗的道具。
  回到山脚下的小屋,远远的就听到女孩子们清脆的嬉笑声从小屋中传出来,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屋内传出来的声音纷扰有如置身迎神赛会之中,屋内的女孩子肯定不只春夏秋冬四婢。
  到底是谁来了呢?
  加快脚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