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6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靡斐C苁怠⒘簧刃〈岸济挥械男∥葑忧埃蚩颂频奈菝牛话呀爬虾旱呐平菽谌ィ缓缶凸厣狭颂牛⒂么笏潘稀
  看起来钱真外似乎不在家,不然的话这些豪奴应该会先带着张老汉的女儿去找钱真外覆命才是,而不是把张老汉的女儿关在这间有如牢房一般的小屋之中,还从外面给上了大锁:我实在很难想像哪个有钱的真外会有这种把自己给关在牢房一般的小屋之中的嗜好,再说小屋之中也只隐隐传出了女孩子的低声饮泣,听起来也不像是张老汉的女儿在小屋之中遭到了侵犯,所以我觉得应该是钱真外不在家,那些豪奴们就先把张老汉的女儿给拘禁起来,等着钱真外回来的时候再行发落。
  虽然说我要救出张老汉的女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只要不解决这个钱真外的问题,即使我们救出了张老汉的女儿也没用,钱真外还是可以再派人去将张老汉的女儿抓来,还有其他人的漂亮女儿也会被钱真外给捉来,我们可没有办法天天在这边专门救人女儿。
  反正都是要等待钱真外回来,我索性先带着洪宁和侍琴将整个庄院的地形给探查了一遍:钱真外的这个庄院看起来似乎和一般的普通庄院没啥不同,我们在探查地形的时候没发现有陷阱还是机关之类的奇怪东西,庄院的建筑也只是很常见的三进四合院,不像某些江湖人物的庄院会造得有如迷宫一样,让人走进去了就晕头转向地走不出来。
  不过,这间庄院里面的奴仆似乎都练过武功,虽然武艺都不是很高、只能算是三脚猫的程度,而且也都没练内功,我带着洪宁和侍琴在庄院的屋顶上飞檐走壁,底下没有一个奴仆能够发现到我们的行迹。
  就在天色昏暗下来、我也已经等待到有些不耐烦、几乎想要先将张老汉的女儿救出去、再回来找这个钱真外算帐的时候,庄院外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有好几个举着火把的人骑着快马,正朝着庄院而来。
  在火把的火光照耀之下,可以看到最前面的两乘马上是两个劲装汉子,举着火把照耀着入夜后的道路,而从那两个人举着火把,只以单手控马还能稳稳骑在快马上、连火把的火光都没有丝毫上下晃动,就可以知道这两个劲装大汉身手不凡。
  跟在这两个劲装大汉之后的则是一对穿着华贵服饰的中年男女,看起来似乎就是钱真外夫妇: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骑在快马上的钱真外夫妇身形凝稳,没有随着快马奔驰而上下颠簸,看起来不但练过武,而且身手还相当不弱。
  「看来钱真外还真的是个江洋大盗呢!」
  我低声向着洪宁和侍琴说着。「你们看他骑马的身手,那可是有练过武的,而且只怕武艺还不错呢!」
  洪宁和侍琴一边听着我的话,一边注视着朝着庄院驰马而来的一行人:钱真外一行人到达庄院前,纷纷跳下马背,并将马匹交给迎接出来的豪奴,然后钱真外领头就朝着庄院内进来。
  当钱真外经过点燃的火把旁,火光清楚地照耀出钱真外的脸型时,我身边的洪宁突然全身一震,伸手掩口,似乎是看到了什么难以令人相信的事情。
  「宁儿,怎么了?」
  我急忙问着。
  「那……那是……」
  洪宁指着钱真外和旁边的女人。「……那是贺伯伯和贺婶婶啊!」
  「贺伯伯和贺婶婶?」
  我追问着。
  「就是贺鹏展伯伯啊!我十五岁生日的时候,他有来替我做过生日,所以我认得他!」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没想到洪宁给了我一个令我惊讶无比的答覆。「但是贺伯伯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靠近点瞧瞧!」
  我立即带着洪宁和侍琴从藏身的大树上跃下,施展「凌云飞渡」轻功,无声无息地沿着房舍的屋顶快速朝着洪宁所说的「贺鹏展」夫妇位置移动过去。
  但是,我们还没能靠得够近,已经先听到了贺鹏展和那些豪奴的对话。
  「张老汉的女儿弄到手没有?」
  贺鹏展粗声问着旁边的豪奴。
  「启禀老爷,已经带回来了。」
  一旁的豪奴恭敬地禀告着。「我们先把她锁在暗室里,等着老爷您回来再发落呢!」
  「很好,把张老汉的女儿带来我房里见我。」
  贺鹏展说着,掉转方向朝着他的卧房前进。
  听到贺鹏展和豪奴的对话,我惊讶地停下了脚步:这些豪奴称呼贺鹏展为「老爷」?这些豪奴不是「钱真外」的手下吗?难道「钱真外」就是「贺鹏展」?
  「鹏展,那个张老汉的女儿是怎么回事?」
  跟在贺鹏展身边的中年贵妇显得相当不高兴。「你是不是又想弄个野女人回家来?」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别啰唆!」
  贺鹏展很不耐烦地挥手阻止贺夫人继续说下去。「你到书房去等我!」
  贺夫人停下了脚步,很不高兴地看着贺鹏展朝着卧房走去:等到贺鹏展穿过一个月洞小从贺夫人的视线之中消失后,贺夫人这才招手叫过旁边一个奴仆来。
  「是是,夫人有啥吩咐?」
  被叫来的豪奴恭敬地问着「等老爷睡了以后,你们把那个张老汉的女儿带去窑子卖掉!」
  贺夫人以怨毒的语气吩咐着。「要是明天太阳出来之前,那个张老汉的女儿还没离开山东地界,你们几个就自己割了卵蛋来请罪吧!」
  说完,贺夫人也不理会豪奴们毕恭毕敬地应诺,自己转头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掉了。
  啧,这个女人好毒辣,竟然叫人把张老汉的女儿卖去妓院?为什么不直接把张老汉的女儿放回家去算了,这样我也省下救人的工夫,岂不是皆大欢喜?
  「我真不敢相信!」
  洪宁似乎是被她所见所闻的事实给吓坏了,呆了好一阵子。「贺伯伯和贺婶婶……他们两个在山东都是很有名望的人啊!而且他们之前来替我做生日的时候,也对我很好,怎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这样……」
  「你确定你没看错人吗?」
  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找理由替那对不知道是「贺大侠」还是「钱真外」的夫妇脱罪,但是这样问洪宁,也许能够让洪宁感觉好过一点。
  「我……我也希望是我看错了……可是……如果是其中一个人长得相似,那还有可能是我看错:但两个人都长得那么相似,应该是不太可能……」
  洪宁发呆了一下,又摇了摇头。「而且,刚刚贺夫人也叫了贺伯伯的名字,总不可能那个『钱真外』长得既像贺伯伯、又娶了一个很像贺婶婶的妻子,然后连名字都和贺伯伯一样吧?」
  「这么巧合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虽然我觉得太阳会从西边出来的机会要更大些。」
  我耸耸肩。「好吧,不管那个『钱真外』是不是你认识的『贺伯伯』,总之他恃强凌弱、为了满是他自己的欲望而抓了张老汉的女儿来:那个真外夫人也是心肠恶毒到宁可把张老汉的女儿卖到窑子去、也不肯把人放回去和她父亲团圆……没错吧?」
  「嗯……」


  洪宁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那,教主,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把人救出来,顺便把这对黑心的『钱真外』夫妇给处理一下,免得他们以后继续危害乡里……」
  「可是,教主你打算用『银剑秀才』的名号来行侠仗义?要知道贺伯伯在山东这一带可是颇有名望的,要是你们起了冲突、到时候各执一词,大家只怕会选择相信贺伯伯的说词,而不是相信你『银剑秀才』的解释呢!」
  没想到洪宁突然这么说,我本来都打算要立刻拔出我的银剑去宰了贺鹏展,从此在白道闯出「银剑秀才」的名号:但是被洪宁一提醒,我马上停住了脚步:是啊,要是我和贺鹏展起了冲突,大家只怕宁愿相信成名已久的贺鹏展、也不会相信我这个连茅庐都还没出的小子,除非我能把贺鹏展为非作歹的事实拿出来放在大家眼前。
  可是……拿出事实来?贺鹏展既然能够以「钱真外」的身份在这附近鱼肉乡民这么久而不被人发现,这就表示贺鹏展能够将他的身份隐藏得很好,不然他的恶行早就被其他想要成为「大侠」的人给揪出来、当成迈向「大侠」之路的垫脚石了,要拿出事实来谈何容易。
  或者说,我立刻去召集其他白道上的人物来见证贺鹏展的恶行、好替我「行侠仗义」的行为作证?就算我真的这么做,只怕等到白道人物聚集而来的时候,张老汉的女儿早就被贺鹏展给糟蹋完、又被贺夫人给卖去妓女户了。
  见死不救,算啥大侠?
  「看起来这次似乎不是『银剑秀才』出面的好机会。」
  我耸了耸肩。「算了,我还是用太阴神教的教主身份出面解决这次事情好了,这样杀起人来也方便些,可以省下很多解释的口舌麻烦。」
  「可是,教主,这样子的话,武林中的人会知道我们是为了救人除害,这才杀了贺伯伯他们吗?」
  洪宁和侍琴都以担心的眼神注视着我。「会不会我们为了要解救这些农民、杀了贺伯伯他们,反而引来更多白道武林人物对我们的敌视呢?」
  「是对的事情就要去做,而不是等别人认同了才去做:如果杀了贺鹏展夫妻能够让这些佃农们脱离被压榨的生活、能够把张老汉的女儿救出来,那我就去杀人,管其他人想那么多干嘛!我们太阴神教的敌人难道还少得了吗?不差再多他五百一千的敌人啦!」
  我耸耸肩。
  「我不需要其他人来认同我的所作所为,我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迅速朝着禁闭张老汉女儿的暗室前去,但是当我们到达暗室附近的时候,却看到暗室的门早已打开,暗室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张老汉的女儿已经被那些豪奴给带去见贺鹏展了。
  正在发愁着不知道贺鹏展的卧室是哪一间的时候,从四合院最里进的一间屋子之中隐隐传出了女孩的惊惶呼叫声,以及男人的猥亵笑声,我立刻就带着洪宁和侍琴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远远地就看到之前那两个手持火把替贺鹏展夫妇开路的劲装保镖,其中一个人正把眼睛贴在门缝上朝内看着,还不时兴高采烈地摇着屁股:另外一个人则是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听着屋内传出来的女孩惊叫声和男人淫笑声。
  「你们两个留在这里等我。」
  由于我这次没办法亮出「银剑秀才」的身份来「行侠仗义」,再加上柔软的银剑也真的不适合拿来对付不知道实力深浅的敌人,所以我跟侍琴换了一把百炼精钢剑,拔剑出鞘,施展「凌云飞渡」轻功,无声无息地从屋顶上飞跃院子、直扑那两个保镖身旁。
  那个侧耳贴在门板上偷听屋内情形的保镖从眼角余光看到了我的出现,急忙想要出声示警,但是我已经先用剑尖点了他的穴道,让他昏迷过去:而另外一个正在看着屋内上演春宫大戏的保镖,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出现在他背后,轻轻伸手在他后颈上一斩,就让他和另外一个保镖一起昏迷不醒了。
  搞定了屋外的保镖,这时屋内又传出了一声女孩惊叫,还伴随着衣帛破裂声,接着是男人的淫笑:我学着刚刚那个偷窥的保镖、凑眼在门缝上往内看,正好看到身上衣服已经被撕得破破烂烂、半边玲珑身躯都已经曝光在外的张老汉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7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