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6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保镖、凑眼在门缝上往内看,正好看到身上衣服已经被撕得破破烂烂、半边玲珑身躯都已经曝光在外的张老汉女儿,以及手上还拿着半幅女子衣裙布料,正淫笑着缓步朝张老汉女儿走去的贺鹏展。
  「钱老爷,求求你,放过我!不要这样!」
  张老汉的女儿跌坐在地上,一边哭着哀求,一边还要扯住自己身上已破碎不堪的衣物来遮蔽着自己的身躯。「我……我会尖叫的!」
  「嘿嘿,不要怎样?这可是你们自找的,既然你父亲缴不起地租,我只好捉你来抵数。」
  贺鹏展淫笑着将手上的半幅布往墙角一丢,和其他早先扯下来的碎布丢在一起,一副饿狼张牙舞爪的态势慢慢地朝着张老汉的女儿走去。「你想叫就尽管叫,这个庄院里全是我的心腹人,你叫到喉咙破了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不要,钱真外,求你……呀啊!」
  就像猫捉住老鼠之后必先戏弄一番一样,贺鹏展故意放慢了动作朝着张老汉的女儿扑上去,吓得张老汉的女儿尖叫着连滚带爬地逃开,而贺鹏展则是又顺势一扯,嗤啦一声衣帛撕裂声,张老汉女儿的裤子整个被贺鹏展给扯破,浑圆丰满的臀部就这样露在外面,随着张老汉女儿惊慌爬行的动作而左右摇曳着。
  虽然很想多看一下张老汉女儿的玲珑身材,但是张老汉的女儿现在下身已经没有遮蔽的布料了,要是贺鹏展决定在这个时候来个饿虎扑羊,那下次会被弄破的可能就不是张老汉女儿身上的衣服,而是处女之身了。
  左掌一起,「砰」的一声将两扇门板震开,我随即缓步踏入房中。
  听到身后突然传来巨响的贺鹏展吓了一跳,停止了追逐张老汉的女儿,转身朝着破门而入的我,摆出了警戒姿势。
  「阁下哪位?来此何事?」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看着我缓步入屋,贺鹏展低沉着嗓子,很不愉快地质问着我。
  「在下……」
  侯龙破『!「我急中生智,随便掰了个假名,倒转长剑,抱拳向贺鹏展问好。」
  刚刚似乎听到有人叫在下的名字,所以特地过来看看。」
  「你说啥?『喉咙破』?」
  听到我报出来的名字,贺鹏展黑起了脸,他听出来我是在戏弄他。
  「年轻人,不要以为我是好戏耍的:报上你的真正名号来,要是我和你家的长辈有些交情,那我还可以既往不咎:不则……」
  「哦,这点贺大侠可以不用担心。」
  不等贺鹏展说完,我就插嘴打断了贺鹏展的话。「在下的师尊和贺大侠一点交情也没有:就算有,贺大侠也可以当作没有。」
  「就算我和你家的长辈真的有交情,现在我也会当作没有交情了。」
  贺鹏展走到墙边,取下了墙上的一幅荷花挂图,握着挂轴的一端转了几转,随即从挂轴之中抽出了一柄细身短剑。「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出我是贺鹏展,但是既然被你看见这些事情,你今天就休想活着离开此地。」
  「虽然说『恭敬不如从命』,但是我今天不但想活着回去,而且还想携美而归。」
  我指了指趁着贺鹏展分心在和我说话时、慌忙逃上了床、拉过棉被遮住全身的张老汉女儿。「所以这次我只能『恭敬』而不能『从命』了,贺大侠,请。」
  「好。」
  贺鹏展点了点头,手持短剑摆了一个起手式,但是却不向着我发动进攻:我正在奇怪的时候,却听到屋外有非常轻微的脚步声,而且是两男一女三个人分别从屋子的三个方向进行包围的声音,我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贺鹏展必定是在等救兵,屋外那三个人之中,两个男的多半是贺鹏展的保镖,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被我打昏过去的那两个:剩下的那个女人极有可能是贺夫人。
  想来个四面夹击?只怕没那么容易。
  不过,贺鹏展到底是怎么通知其他人这里出事了的?窗外两个保镖已经被我打昏过去,贺鹏展也没有离开这间屋子,更没吐气送声示警……难道是那幅荷花挂图?既然荷花挂图的挂轴之中藏有短剑,那么再多藏个示警的消息机关也不会太让人意外。
  窗外的水池传来轻微的扑通一声,似乎是颗小石子落入水中:而就在水声响起的同时,贺鹏展突然大喝一声,剑光霍霍,挥剑朝着我杀来:而在贺鹏展朝我发动攻势之时,左右和后方同时响起木头碎裂的声音,有三个人同时破窗而入,朝着我杀来,四个人刚好以四面包围的态势将我围在中央。
  运起「茅厕剑法」,将贺鹏展手中细剑的剑尖当成苍蝇,长剑闪电般刺出,正好剑尖对着剑尖刺中了贺鹏展的细剑剑尖,「太阴神功」的劲力随即透过手上长剑直朝着贺鹏展攻去:双方的内劲在贺鹏展的细剑上僵持着,很快就让细剑从中拱起、弯成了一个弧形,随即「啪」的一声脆响,承受不住两股内力交迸的细剑从中断折成了两截。
  手中短剑断折,没了兵器的贺鹏展急忙后退数步防我追击。
  打退了贺鹏展,我立刻原地一个高跃,跳起来的时候双脚分踢左右,两股劲风随着我双脚踢出、朝着来袭之人脸上袭去:虽然从我左右两侧攻来的敌人离我还有一点距离,我的脚踢不到他们,但是被踢脚所带起的劲风给扫到的话,也够那两个人头破血流的,那两个人立即坐马沉腰,仰头向后,躲开朝着面门袭来的劲风。
  趁着那两人仰头向后闪避、视线暂时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是底发劲一蹬,脚上套着的那一双沾满泥巴的草鞋随即离脚飞出、就像两件特大号的暗器一般打中了那两个人的胸口:被我踢出去、满蓄劲力的草鞋打正了胸口,就和挨我踢上一脚没有两样,两个人都是口喷鲜血、昏倒在当地。
  解决了两侧来袭的两人,一柄长剑也在这时向着我的背心刺到:我也不回头,凭着对方剑势所激起的风声判断位置,右手握着的剑鞘向后一送,刷的一声大响,刚好将刺来的长剑给套入剑鞘之中:套住了对方的长剑之后,我顺势用力一扭,对方手腕剧痛、握不住长剑,只好松手向后退开。
  夺到对方长剑,我学着吕晋岳以内劲激动长剑脱鞘而出的手法,右手内劲一吐,刚刚被套入剑鞘的长剑又是「刷」的一声脱鞘而出,剑柄迅速朝着我后方的敌人胸前撞去—大概是没想到我竟然会以内劲激发长剑脱鞘而出,我后面的敌人在惊呼声中被长剑剑柄在胸前给重重地撞了个正着,吐了几口鲜血之后软瘫在当地了。
  从身后之人惊呼时的口音听起来,正是贺夫人。
  仅仅一眨眼的功夫,围攻我的四个人之中已经有三个负伤倒地,唯一没受伤的贺鹏展则是拿着一柄断剑,脸色难看无比地站在当地。
  「怎么样?贺大侠?」
  手中长剑指着贺鹏展,冷笑着。「看来今天我可以携美而归了,是吗?」
  「呃……哈哈,当然,当然,小兄弟真有眼光,这个女孩子可是少见的美女,也只有小兄弟这样的英雄人物才有资格抱得美人归。」
  出乎我意料之外,原本还臭着一张脸的贺鹏展突然满脸堆笑、低声下气地附和着我的说法,一边还慢慢朝着床边倒退着。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贺大侠,你别动!」
  我冷哼了一声。「我可不想让你抓住张老汉的女儿当人质。」
  「好好,我不动,不动!」
  贺鹏展陪笑着,满脸无奈的表情,还抛下了手中断剑,缓缓将双手举了起来。「小兄弟,既然你喜欢张老汉的女儿,那你带了她去就是了,不用再为难我了吧?」
  听到贺鹏展这么说,我突然想到,贺鹏展虽然以「钱真外」的名义在地方上作威作福,但是他也只是收的地租太过昂贵,又绑架了一个佃农的女儿想收来当小妾而已:虽然说这种行为很可恶,但是就这样杀了贺鹏展,似乎又有些小题大作了。
  要解决贺鹏展在地方上作威作福这个问题,似乎也不是非得要用到杀人的手段不可吧?把贺鹏展从这个地方赶走,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这个,贺大侠,除了张老汉的女儿,我也满喜欢你这庄院的,挺雅致:你不介意把这庄院也送给我吧?」
  我瞪着贺鹏展。
  「当然不会。」
  贺鹏展又陪笑着。「既然小兄弟喜欢,我把庄院送给小兄弟你就是,哈哈,哈哈。」
  「还有,贺大侠庄院这附近的大片良田美地,想必每季都能替贺大侠赚进不少地租吧?」
  贺鹏展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但是随即又是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小兄弟如果喜欢的话,一并奉上就是:庄院和田地的地契都收在书房里,小兄弟到时请自取就是。」
  「好吧,既然贺大侠这么慷慨,这次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收下贺大侠的肴赠了。」
  我倒转长剑,双手抱拳向着贺鹏展一拱。
  「既然这一切都说定了,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不打扰小兄弟了。」
  说着,贺鹏展移动脚步,缓缓朝着刚刚被我打倒在地的三个人走过去。
  「贺大侠,请慢走。」
  注视着贺鹏展走路的方向,我心中开始起疑:贺鹏展表面上是朝着被打倒在地的贺夫人走去,但是贺鹏展却是以直线路径朝着贺夫人走去,这样的话,贺鹏展势必会和我擦身而过。
  在我习武之前,我没少被家乡的土霸李二秃子欺负过:每次被欺负完了、想要早点逃回家的时候,我都会尽可能离得李二秃子远远的,假如李二秃子挡在我回家的路上,那我就想办法绕路而过,总而言之就是和李二秃子保持距离就是了。
  而贺鹏展刚刚才被我打败,现在就这样大模大样想从我身边经过?
  肯定有问题。
  看着贺鹏展越来越靠近我,我决定向旁边让开一步。
  但是,就在我向旁跨步、「让路」给贺鹏展的时候,贺鹏展却怒喝一声,双手齐扬,一股白色的烟尘随即朝着我迎面扑来,那股白色烟尘还没近身、我就已经感觉到有些呼吸不畅、眼睛更是隐隐发痛,只好闭目屏息、后跃避开这股白色烟尘。
  还好我和贺鹏展保持着距离,不然被这种毒烟给近身喷中,眼睛只怕当场就瞎掉了:即使如此,只要我一想睁开眼睛,就会感觉到眼睛阵阵刺痛,不知道是不是被毒烟给黏上了我的眼皮。
  偏偏就在此时,原本倒在地下的贺夫人也跳了起来,娇叱声中挟着掌风呼呼声,和贺鹏展一起朝我攻来。
  感觉到贺氏夫妇的掌风近身,原本我想还掌迎击,但是张老汉的女儿却在这时尖叫了一声:「大侠小心!」
  为啥刚刚我被贺鹏展他们四个人围攻的时候,张老汉的女儿不叫我小心,反而现在才来叫呢?难道是……
  临时放弃了出掌还击的念头,改成横剑封挡贺氏夫妇的掌击:剑掌相交时,却传出小叮叮「的几声细微脆响,我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就是贺氏夫妇趁着我眼睛睁不开的时候,拔出了细针之类的武器夹在掌中,那些细针搞不好还是染过剧毒的,我要是笨笨的和他们对掌,那么我现在就已经被毒针给刺中掌心了。
  好一对毒辣夫妻!
  「小贱人!坏我好事!」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掌中暗藏的机关被张老汉的女儿叫破,从而使我躲过一劫,贺夫人骂了一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