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6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一对毒辣夫妻!
  「小贱人!坏我好事!」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掌中暗藏的机关被张老汉的女儿叫破,从而使我躲过一劫,贺夫人骂了一声,扑向缩在床铺上的张老汉女儿:而贺鹏展则不知道从哪里又拔了兵刀出来,舞得风声霍霍直响,朝着我杀来。
  如果我继续闭着眼睛和贺氏夫妇对打,那我肯定会有吃不完的闷亏:但是我的眼睛却又睁不开,看来只有速战速决、这才能减少我再次被暗算的机会。
  听准了贺夫人朝着张老汉女儿扑去的风声,右手剑鞘向后掷出,势若风雷般瞄准了贺夫人的背心射到:贺夫人闪避不及,被剑鞘给重重撞在背心上,惨呼一声,摔跌在当场。
  就在这时,贺鹏展又挥剑朝我刺来,偏偏我的眼睛睁不开,没办法看准贺鹏展的剑尖位置,当然就没办法以剑尖刺剑尖的方式来阻挡贺鹏展的剑招,偏偏我自创的「茅厕剑法」几乎都是进攻招数——茅坑中的苍蝇几乎都是嗡嗡绕着我飞翔,很少会以直线朝着我光溜溜的屁股猛冲,我自创的茅厕剑法当然也就缺少了抵挡攻招的守御招式。
  为了不在眼睛睁不开的时候又中了贺鹏展的暗算,我决定以岳麓剑法应战。
  左手长剑盘舞,「孔雀开屏」的剑招化成了一幕银屏,「当」的一声大响,将贺鹏展的兵刃给绞得碎成了好几小截:同时右掌「飞沙走石」击出,掌风夹带着被我给绞断的兵刀碎片纷纷朝着贺鹏展疾射而去。
  由于刚刚的一念之仁,害得我差点中了贺鹏展的暗算,而且又不得不以「岳麓剑法」的守御招式来应敌,因此这次我是以十成劲力出掌,根本没有打算留下贺鹏展的性命,免得留下活口反而害得我自己身份曝光,这对我将来为云烟复仇的计划相当不利。
  「砰」的一声,从手掌上传来的感觉,我知道是和贺鹏展对了一掌,幸好的是贺鹏展掌中没有暗藏毒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仓促间来不及取出毒针来暗算我?不过这样也好,原本我最坏的打算是和贺鹏展对掌的时候被毒针之类的东西暗算,那样我会立刻挥剑砍下自己的手掌以免毒性上行:现在贺鹏展掌中没有毒针,我就不用砍下我自己的手掌了。
  惨呼声夹杂着骨骼爆裂声和兵刀碎片入肉声响起,贺鹏展抵挡不住我以十成「太阴神功」内劲击出的一掌,被我击得向后直飞而出,不但那些兵刀碎片全都射在他身上,脏腑更被我的太阴神功内劲震成重伤,人在半空中就已经狂吐鲜血,然后又是「砰」一声,背脊重重撞在墙上,将一堵坚实的红砖墙给撞塌了半边。
  打斗结束,房中又静了下来:我仔细倾听了一下,可以听到张老汉的女儿因为紧张害怕的急促呼吸声,贺夫人受伤的粗重呼吸声,那两个昏死过去的保镖气若游丝的呼吸声,而撞塌了半边墙、现在人被半埋在瓦砾堆下的贺鹏展已经没有声息了。
  我得赶快把沾在脸上的毒烟洗去才行,不然时间久了,要是毒素渗入眼中,只怕我的眼睛还是免不了瞎掉的下场。
  凭着记忆来到窗边,推开了窗户。「宁儿!侍琴!下来吧!」
  风声响动,伴随着阵阵女子体香传来,洪宁和侍琴已经从屋顶藏身之处跃落,来到了我的面前。
  「教主,啊!你……你的眼睛!」
  看到我紧闭着眼睛,洪宁和侍琴都吓了一跳。
  「被贺鹏展的毒烟撒到了,侍琴你去池塘里弄些水来给我:宁儿你帮我把衣袋里的『太阴祛毒散』找出来,先敷些在我脸上。」
  「是的!」
  洪宁迅速地伸手到我衣袋之中,将我随身携带的药品都给拿了出来,找出「太阴祛毒散」,倒了一些在她的手掌中,然后替我拍在脸上被毒烟沾到的地方:侍琴已经奔到池塘边,这妮子倒也机灵,手边一时没有盛水的用具,干脆将自己的外衣给脱下来抛进池塘里,随即将那件吸满了水的外衣给湿淋淋地捞了上来,捧着奔回我身边,然后举在我的头上一拧,大量冷水立刻从我头上淋了下来,一下子就把我脸上沾着的毒粉药粉都给洗了个一干二净,洪宁随即取出手帕,替我抹去脸上水渍。
  眨了眨眼,睁开眼睛来,正好看到洪宁和侍琴满脸担心的神色望着我,一看到我睁开眼睛,两个人都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谢谢,能够重见光明真好。」
  我也是吁了一口气。「来吧,现在是收拾残局的时候了。」
  领着洪宁和侍琴,我先找到了已经上半身整个被埋在瓦砾堆下的贺鹏展:贺鹏展早已没了呼吸,右手握着一个没有剑刃的剑柄,整个右臂因为和我对了一掌的关系,已经在「太阴神功」的内劲冲击之下整个筋折骨碎,软绵绵有如肉肠一般:同时因为五脏六腑被我内劲震伤,一道鲜血从贺鹏展的嘴角缓缓流下。
  不过,和我对掌所受的伤并不是贺鹏展的致命伤,贺鹏展的致命伤是在左手部位,一枚闪烁着暗绿色泽的金针深深刺入了贺鹏展的左手掌,被金针刺中的部位已经变成了墨黑般的一团,一道黑线沿着手臂经脉上行,直达心脏,剧毒就这么让贺鹏展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
  看来贺鹏展似乎是想拔出染毒金针来暗算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和我对掌的时候,贺鹏展竟然来不及使用金针,反而是金针受到我的掌力所逼、反过来刺入了他的手掌,就这样送了他的性命。
  这该说是恶有恶报吗?
  两个保镖自从被我蹬出的鞋子打中胸口,到现在都还昏倒在地上:有着之前好心被狗咬的经验,这次我可不对两个保镖发善心了,直接一人一剑,送他们去保护他们的老爷上黄泉路前往阴曹地府。
  最后是贺夫人,这个女人前胸后背各挨了剑柄剑鞘一次重击,受了重伤无法动弹,只能蜷曲在地上喘着气,吊着两个倒三角眼,凶恶的眼神仿佛恨不得生吞了我似的。
  虽然贺夫人看起来似乎是受了重伤无法动弹,但是这对夫妻心肠恶毒、诡计多端,再加上那剧毒无比的染毒金针,我可不敢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靠近贺夫人,免得被金针所暗算。
  「小杂种,你怕了吗?哈哈!过来啊!过来一剑结束老娘的性命啊!」
  似乎是看出了我在顾忌着她,贺夫人忍不住放声大笑,还一边用着恶毒的话语谩骂着。「你到底有没有种啊?你那走不动路的两条腿之间还有没有蛋蛋啊?你是不是太监啊?哈哈!」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贺夫人你想知道?」
  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贺夫人其实是想激怒我,这样当我朝着贺夫人冲上去的时候,她就有机会可以暗算我了。
  「想啊,我当然想啊!哈哈!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或者你是阉过的不男不女?哈哈!」
  贺夫人又大笑了起来。「不过,看起来你两腿间的蛋蛋似乎已经被人给割去了,是吗?你这个没种的小王八蛋!如果你还有那么一点种,就过来宰了老娘、证明给老娘看啊!哈哈!」
  「好吧,既然贺夫人你如此说的话,那我就证明给夫人你看好了。」
  原本我是打算一剑将贺夫人给杀了,但是听她骂得恶毒,我临时决定改用另外一种更恶毒的方法来杀了贺夫人。
  从怀中取出三枚制钱朝着贺夫人的穴道打去,当贺夫人见到我施展「钱镖打穴-」的功夫时,竟然惊讶地忘记了大笑:钱镖打穴并不是什么太高深的功夫,贺夫人惊讶的多半是她没想到我会先从远处用钱镖封她这样一个「重伤到动弹不得之人」的穴道而已。
  眼见三枚钱镖射到,贺夫人如果继续躺在地上装死,那么这三枚钱镖就会封了贺夫人的穴道,让贺夫人失去行动能力:于是贺夫人就地一个打滚躲开钱镖,我则是趁着贺夫人闪避钱镖的时候、施展「无影迷踪步」无声无息地绕到贺夫人身后:当贺夫人一个打滚避过钱镖、站起身来的时候,伸手一抓,刚好抓中了贺夫人后颈的穴道,内劲透入贺夫人的经脉,一下子就封了贺夫人身上穴道,而贺夫人的双手也因为经脉被封、劲力全失而软垂在身侧。
  用长剑挑开了贺夫人仍然攒握着的粉拳,叮叮几声细微脆响,四枚染毒金针落在地上:不出所料,贺夫人双手各扣着两枚染毒金针,肯定是想以言语激怒我近身,然后以金针偷袭我。
  「小杂种,既然老娘落在你手里,杀了就是!老娘做鬼也会缠着你的!杀啊!快杀啊!你还在等什么?等割走你卵蛋的人把你的卵蛋送回来吗?」
  被我所制,贺夫人全身无力,只能不停地张口骂人。
  「杀是肯定要杀的,不过倒也不急在此时。」
  我随手又点了贺夫人的哑穴,让贺夫人无法发出声音来,这才一个甩手将动弹不得的贺夫人像滩烂泥般扔到床上。
  我早已想好要用什么方法来杀贺夫人,但是一想到之前洪宁称呼贺鹏展与贺夫人「叔叔」和「婶婶」,也许洪宁对贺鹏展夫妇还有那么一些香火之情?不管怎么说,我总不好当着洪宁的面杀了贺夫人,得先把洪宁支开才行。
  来到洪宁身前,伸手抓住洪宁的衣襟就往两旁扯。
  「啊!教主你干什么!」
  大概是没想到我竟然在这种时候出其不意地脱她衣服,洪宁吓了一跳,急忙拍开我的手,再紧紧护住自己的衣领免得又被我扯开。
  「看不出来吗?我在脱你衣服啊!」
  说着,我又朝着洪宁的衣带伸过手去。
  「没事脱人家衣服干什么啦!」
  洪宁羞红了脸,又拍开我的手。
  「脱你的衣服借张老汉的女儿穿啊。」
  我反手指了指缩在床铺一角、红着脸紧抓着棉被遮住全身,以免春光外露的张老汉女儿。「你的贺伯伯把她的衣服都给扯烂了,不把你衣服脱下来借她穿,难道要她光着屁股回家不成?」
  「那这样又为啥要脱我衣服!」
  洪宁娇嗔着。「在这个庄院里随便找一件衣服让她蔽体不就好了嘛?」
  「因为我喜欢脱你衣服啊!」
  听到我这么一说,洪宁惊讶地瞪圆了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看着我。
  「我最喜欢的就是脱美女衣服,既然你是名列『武林四花』之一的大美女,又已经是我的人了,找到机会却不脱你衣服岂不是对不起我自己吗?」
  说着,我又指了指一旁没穿外衣、只穿着抹胸、露着一双白晰臂膀在外的侍琴。「而且你看,侍琴都已经把她的外衣给脱了,你不也脱上一下,不是很不公平?」
  樱口微张,洪宁想说什么,但是却没发出声音来,粉颊慢慢泛红:过了好一会,洪宁原本护住衣襟不让我扯开的双手开始自行动了起来,缓缓地将衣带解开,正要脱下外衣的时候,洪宁停住了动作,脸上又是一红,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脱下外衣。


  「教主,你……你要的外衣。」
  不敢抬头看我,洪宁红着脸,伸直了裸露的臂膀,抓着脱下的外衣就往我怀里塞。
  「呵……这才乖嘛。」
  我没有接过洪宁的外衣,而是捉着洪宁伸出来的手往我怀中一拉,将半裸的洪宁给拉入怀中搂着,这才由洪宁手上接过衣服,递给侍琴。
  「侍琴,你去帮张姑娘穿上衣服。」
  「好的,教主。」
  侍琴接过衣服,连忙拿去给张老汉的女儿,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