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7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女人就都抓起来带回去?」
  果然,另外一个人就这样问了。「带回去干什么?难道是干那件事?不过,一次搞这么多女人,那个太阴神教的教主不怕死吗?」
  「怕死啥?你们不知道太阴神教是邪教吗?男的教众都练有采阴补阳的邪门功夫,女的教众也都懂得吸取男人阳精的邪法,抓那些女的回去,不是正好拿来练采阴补阳的邪门外道功夫?」
  第一个人很不层地说着。
  「你这专干采阴补阳坏事的小淫贼。」
  洪宁突然靠到我的耳边低声说着,说完轻笑了一声,还在我耳朵里吹了一口气,弄得我心痒痒的。
  「没办法,每天都给你吸上那么多次,我的阳精都被你这狐狸精给吸尽了,不补不行。」
  我也不甘示弱,在洪宁耳朵边这么说着:这次换洪宁羞红了脸,粉拳在我肩上轻轻槌了一下。
  就在这时,又一个满脸大胡子的江湖人物踏着沉重的步子从楼梯走上来,坐入了之前那批人的那一桌。
  「有个坏消息!」


  那个大胡子一坐下来,就抛出了一个让其他人都安静下来的话题。「听说贺鹏展贺大侠遇害了,连贺夫人一起,还有两个弟子。」
  「哦引」听到这个消息,其他人都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面面相观着。
  不过,这消息也传得真快,我们虽然没有特意在赶路,但是我们毕竟是乘马旅行的,脚程不能算慢,而贺鹏展被杀的消息这么快就跟在我们之后传到济南来了。
  「大哥,详细情形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人追问着。「怎么贺大侠夫妇竟然会遇害?」
  「详情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贺大侠夫妇是被太阴神教的人所杀……」
  那个大胡子说着,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一大口酒。
  我是不太意外他们知道贺氏夫妇是死在太阴神教手上,毕竟那种被「采补法」硬逼着散功、然后被夺走全身功力的死法实在是太少见了,只要是行家,一见到贺夫人的死法,肯定就知道贺夫人是被「采补法」给夺取了全身功力、散功而死的,自然就会知道是太阴神教下的手。
  「……似乎是贺大侠夫妇发现了太阴神教贼子们的巢穴,追过去想要为民除害的时候,却反而遭了贼子的暗算,就这样遇害身亡了。」
  大胡子叹息着,又喝了一杯酒:其他同桌的人也一边叹息、一边纷纷饮酒、一边一起咒骂着太阴神教。
  听着这个大胡子的话,我只觉得好笑:这些白道人物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口中的「贼人巢穴」其实就是贺鹏展自己的别庄,贺鹏展才不是啥追踪贼子到贼子的巢穴去,结果遭了贼子的暗算,是贺鹏展自己在干坏事的时候被我这个「贼头」给坏了他的好事那才是真的。
  何况,方虹也说过,贺鹏展是以「交游广阔、豪爽好客」而博得大侠之名,他本人功夫可就不怎么样——这点可是我亲身体验过的,贺氏夫妇的功夫的确不怎么样,至少和吕晋岳这位「中州剑神」比起来不怎么样,反而他们的心计可比手上功夫要厉害太多——而一个功夫不怎么样、但是心计厉害的「大侠」怎么可能会随便孤身追踪贼子到贼子巢穴去?以贺鹏展的名望,他真的要抄了所谓的贼子巢穴,只要登高一呼,还怕没有人会响应他的号召吗?何必亲自动手?难道是嫌命长了?
  看来这些武林人物其实脑袋也不怎么样,连这点小关节都想不透,别人怎么说、他们就怎么信,实在是笨得可以。
  突然之间,心中隐隐有股不安的感觉……是啊,这些武林人物固然是很笨,别人怎么说,他们就怎么信:但是这些谣言总是有个来源的,那到底是谁先编出了这些谣言?
  能够编出这些谣言,而且还要能够知道贺氏夫妇是死于太阴神教之手,那肯定是亲眼见到了贺氏夫妇的尸身才有可能知道贺氏夫妇的死因:既然见到了贺氏夫妇的尸身,自然是到过钱家村的宅院,那种地方一看就知道不可能是太阴神教的据点——如果真的是太阴神教的据点,贺氏夫妇的尸体早就被人处理掉了,哪还轮得到这些白道人物去亲眼看见贺氏夫妇的死状?
  既然一看就知道贺氏夫妇不可能是因为追踪敌人、落入敌方巢穴而丧命,那为什么还会有这种谣言传出来?难道……是有人故意说谎引为了要隐瞒贺鹏展夫妇的真正死因以及保护他们的「侠名」而说谎?
  糟了!
  如果真的是有人故意说谎,那么为了不让谎言被人拆穿,他们很有可能会把当地的居民全都给杀了,没了证人,贺氏夫妇的罪行自然就不会有曝光的一天!
  而且,只要随便编个谎话,栽赃当地的居民都是「太阴神教的邪魔外道」,把当地的人杀光了,只怕还能博得个「铲好除恶」的名声……
  我得回去看看情况才行!
  「小二!结帐!」
  不等店小二答应,我随手从怀中摸出一大锭银子,也懒得去估计大概是几两,只是确定那银锭够重,能够付我们的饭钱,随手一抛,就抛在酒楼掌柜面前的柜台上,吓了掌柜一跳。
  一手拉起馨儿,快步就往楼下走,洪宁和侍琴看到我神情不对,急忙跟了上来。
  「教……夫君,怎么回事?」
  看到我神色不对,洪宁问着。
  「大事不妙,我们得赶快回钱家村去才行!」
  疾驰一天一夜赶回钱家村,为了节省马力应付赶路需求,我拉着洪宁施展「凌云飞渡」轻功一路奔跑,而把四匹马让给馨儿和侍琴替换着乘坐。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到了钱家村村外的时候,原本长满了饱满庄稼的良田已经变成了一片广大的焦土,坐落其中的则是原本就颓圯、现在更是被大火给烧得七零八落的农舍残垣。
  「爹!爹!」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看到眼前一片祝融肆虐过的景象,馨儿吓得尖叫着直冲自己的家。
  我们逐屋检视着情况,每间被烧毁的屋子之中都有焦黑的尸首,虽然这些尸首都已经被大火给烧得面目全非、早就无法辨认出到底谁是谁,但是身上的致命剑伤却还是看得出来的:而从落剑的位置看来,杀这些村民的人肯定是练过武的人。
  而更令人气愤的是,从某些倒落在炕上的女性尸首两腿大开的死状看来,这些人是遭到奸杀的:杀人放火之外还外带奸淫,即使是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也不过如此而已。
  来到张老汉家门前时,透过被烧得残缺不全的门板,可以看到馨儿正呆呆地跪倒在灶前,而灶上一个原本用来吊挂锅镀的铁勾上现在则像是鱼钩挂着鱼饵一样挂着一副烧焦的尸首,面目依稀还可以辨认出来……是张老汉!
  来到馨儿身边,我将馨儿扶了起来。「馨儿,先好好安葬了你父亲吧。」
  馨儿又发了一会呆,突然之间扑在我怀中大哭起来。「师父!师父!」
  「馨儿,好好哭一哭吧:哭够了以后咱们就去讨债了。」
  我轻轻拍着馨儿的背安慰着。
  「此仇不报,非君子!」
  我这辈子只替四个人挖过坟,我的父母,传武师父萧天放,还有云烟:但是现在我替钱家村的每一个人都挖了坟,并亲自将他们的尸首放入坟中、再掩土安葬。
  要不是我把那些白道人物给估计得太善良,没有想到他们为了要保全贺鹏展的「侠名」竟然会不惜滥杀无辜,现在钱家村的这些人就不会死:我有责任亲手安葬他们。
  安葬完每一个人,简单祭悼之后,我们重新踏上往山东的路途,只是这次不是朝着泰山的方向前进,而是先往贺鹏展的老家去「讨债」。
  自从上次我「传授」了馨儿「功夫」以后,馨儿就再也没有晚上来找过我:不过今天晚上,馨儿却默默地推开了我的房门走进来,静静地来到我跟前,然后跪在地亡。
  「怎么了?馨儿?怎么会想到要下跪呢?」
  我急忙把馨儿扶起来,馨儿该不会是想要我替她报父亲被杀之仇,所以才跑来向我下跪的吧?
  「师父,请教我武艺:徒儿上次没能记住师父的指导,请师父从头教起,好吗?」
  没想到,馨儿竟然又是求我教她武艺,而且当我看着馨儿的时候,馨儿一点也没有上次那样害羞的表情,只是苍白着脸,迎视着我的目光,一点也不躲闪。
  看来,这次馨儿可是下定了决心的。
  「好是好……但是,馨儿你有热孝在身,就算我传了你武艺,你也不可能现在就练习的……」
  「师父,我想亲手替我父亲报仇!」
  不等我说完,馨儿就打断了我的话头。
  「我知道,但是即使你不忌讳身有热孝、现在就开始练功,短时间内你也练不到能够为你父亲报仇的程度:所以这次就由师父替你……」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学。」
  馨儿再次打断了我的话头。「虽然说我是师父的徒弟,但是那是爹爹希望师父能够收留我,才如此说的:其实我早就是师父的人了,师父不必和我避嫌的。」
  我看着馨儿,馨儿的眼神是坚定的,脸色依旧苍白,一点也没有脸红的迹象。
  「既然这样的话……馨儿,起来,把你身上的衣服脱光吧。」
  馨儿毫不迟疑,我话声刚落,馨儿立刻站起身来,动作迅速利落地将身上衣物全都脱光,让自己有如粉雕玉琢般的身躯毫无遮掩地呈现在我眼前。
  「现在师父就教你本门内功的运气路线,可要记好了。」
  由于馨儿没有武学基础,因此要教导馨儿内功,我势必得在馨儿身上直接指出经脉穴位给她知道,所以我才要馨儿脱光衣服。
  手指点在馨儿光滑洁白的小腹上,这里是丹田气海的内劲起源,然后沿着「阴阳诀」内功运行的路线,手指在馨儿身上指出经脉以及穴道的位置。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馨儿认真地听着我讲解内劲运行路线,感觉着我的手指在她身上划过的经脉穴道位置,一点也没有脸红,即使是当我的手指探入了馨儿修长大腿之间那长着稀疏柔软耻毛的禁忌私处之时也是一样——「阴阳诀」是双修法,当然少不了将内劲运行到私处的经脉路线,我当然也得以手指采入馨儿私处来指出内功运行的路径。
  总算是将「阴阳诀」的运行路径在馨儿身上全都指过了一遍。「馨儿,记住这些内息运行的路线了吗?」
  「记住了。」
  馨儿回答着,神情依旧严肃着。
  「好,那你先自己练习一下,把运气路线练熟之后,再来和师父一起练比较……『进阶』……的功夫。」
  「是的,师父。」
  馨儿静静地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好,向我行了一礼,转身出房去了。
  贺鹏展不愧是交游广阔的「大侠」,死讯传出之后,许多的武林人物纷纷赶来贺家庄吊丧,即使过了这么多天,整个贺家庄人头钻动,来来去去的都是从各地前来吊丧的武林人物。
  我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要来贺家庄报仇,很容易被前来吊丧的武林人物围殴,而且其中肯定不乏「真正的」高手,要报仇谈何容易。
  但是,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粗心大意,钱家村那些无辜的农民们就不会惨死,馨儿的父亲张老汉也不会被吊在铁钩上活活熏成人干,即使我明知此行凶险,我还是要替钱家村的村民们报仇,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