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逆侠-第8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开始缓慢而有节奏地挺动下身,一次又一次地用力将分身扎在云烟体内最深处:云烟也低吟娇呼着,不停地摇曳着她丰美的臀部承受着我的冲击,一对玉手用力地攒紧着被子,彷彿想要用力抓住体内那醉人的快感一般。
  看着云烟的动作、听着云烟有如仙乐般轻吟娇呼的嗓音,感觉着云烟越来越火热、更渗出滴滴香汗的玉体、戳刺着云烟那有如洪水氾滥、更不停紧缩着的蜜穴……云烟,难道这些身体上的反应都是你假装出来的吗?你难道没有真正感觉到过一丝一毫的快乐吗?
  「公子!啊!公子!快、快些!用力插死云烟!云烟要、要去了!啊啊!」
  云烟的呻吟声突然高了八度、也激烈了起来,我知道云烟即将达到高潮,於是下身加速抽动、同时也更用力地顶撞着云烟的花径深处,甚至捉着云烟蜂腰的双手也用力回抽,终於在云烟的极喊声中,我用尽全力将肉棒扎入了云烟的深处,将一股接着一股的热精浇灌在云烟体内。
  云烟,难道交欢的高潮也是你的伪装之一吗?我看着身前趴伏在床上喘息不止的玉人,疑问却像是围绕着腐屍盘旋的乌鸦一般挥之不去。
  「云烟,有样东西能不能请你帮我看看?」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决定把心中的疑问摊出说:於是我拿着那张弧旁谠蒲堂媲啊
  谁知道,云烟一见了那张弧拖窦斯硪谎幌伦泳褪纸挪⒂玫亍禾印幌麓玻驹诘厣侠耸谱樱膊还芪腋崭丈湓谒迥诘木赫坏我坏蔚卮铀戎涞温涑隼础
  「原来你都知道了。」
  云烟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变得又冷又硬,原先娇软温柔的感觉都不见了,双眼之中更是闪烁着冷酷的光芒,似乎不把我给杀死决不罢休一般。
  云烟,难道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吗?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摇头。「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告诉我……」
  「和淫邪之辈没什么好说的!」
  云烟低喝一声,挥掌就向我劈来,我只能随手招架着云烟的攻势:因为我不想伤害云烟,但是我也不能乖乖挨云烟的打,云烟劈出的每一掌都带着风声,显然是用足了劲力的,即使我有师父传给我的内功,我也不敢保证挨上云烟一下不会受伤,只好一直挡开云烟的攻击了。
  狂风暴雨般地向我攻了不知道多少招,云烟见到她的攻击一直被我挡开,突然停止了攻势,一个觔斗翻到了窗边,仍旧拉开势子以防我的『反击』。
  「你的功夫果然厉害。」
  云烟冷冷地瞪着我。「本姑娘打不过你,只好就此失陪。」
  说着,云烟就要破窗而出……光着身体破窗而出?我的妈呀!云烟至少也得穿上衣服吧?就这么光着身子跑出去,那不是被别人给看光了吗?
  「云烟,等等!」
  我施展『拈虫指法』捉住了云烟的足踝,硬是在云烟的惊呼声中、将云烟给拉了回来并摔在床上:云烟脚踝被我捉住,拼命地使劲踢脚想要摔开我的手,但是我连全力挣扎的虫子都能毫发无伤地紧紧抓在手指之间,云烟的肌肤再怎么娇嫩也不比虫子容易受伤,当然是怎么踢怎么甩都挣脱不开我的擒拿了,即使云烟想用另外一只脚踢我,但是我还空着一只手能够抵挡云烟的攻击,而且三两下就用拈虫指法抓住了云烟另外一只脚的脚踝,双脚尽入我掌握的云烟不但没办法逃跑,连踢我都没有办法了……
  大概是知道无法逃跑也伤不到我,云烟停止了挣扎,只是恨恨地看着我。
  「云烟,你别这样嘛!」
  好不容易云烟停止了动作,我连忙利用这个空档说话。「我们有话难道不能好好说吗?我只担心你,其他的事情我才不管,如果你想要我师父的东西,我……」
  「别以为我会听信魔教妖人的花言巧语!」
  云烟恨恨地骂了一声。「而且,你也别想从我这边拷问出什么来,我是宁死不屈的!」
  「你想太多了,我哪会拷问你……」


  听到云烟说得那么严重,我忍不住失笑:但是当我看到鲜红的血丝从云烟嘴角流出时,我笑不出来了。
  刚刚我和云烟交手的时候,为了怕伤到云烟,我只是档格云烟的攻击,并用太阴神功之中教的『卸』字诀功夫将云烟的劲力卸掉──我甚至不敢将云烟的劲力给反震回去:但是云烟现在口角流血,那表示云烟受了内伤,但是我刚刚并没有以内劲攻击云烟啊?难道说……
  逆气断脉?
  「不!云烟!不可以!」
  我急忙放开云烟的足踝,抢上去将云烟抱在怀里,随即连点云烟身上的穴道以阻止云烟继续逆气:可惜的是已经太迟了,透入云烟穴道之中的劲力就此消失无踪、一点反应也没有,云烟刚刚已经强行逆运真气,将全身经脉都给毁了。
  又是几道血丝从云烟嘴角溢出,云烟的眼中闪过一个讥嘲的神色,但是随即变得哀伤,眼神也渐渐涣散了。
  「云烟,你为什么……」
  眼睛和鼻子酸酸的,我想我大概哭了,但是那不重要,云烟的生命正在消逝之中。
  「……你知道我爱你的!我只在乎你啊!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又为什么不肯和我说呢?」
  云烟嘴唇动了动,发出了些低微的声音,伴随着大量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我急忙凑耳到云烟口边,我要听清楚云烟想说什么!这可能是云烟临死的遗愿!
  「公……子……对……不……」
  哗啦一声,耳朵和半边脸颊都被云烟喷出的鲜血给溅得湿黏黏的。
  「云烟……」
  云烟已经闭上了眼睛,侧过了头,躺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了。
  「云烟!」
  师父的坟旁多了另一个新坟,我立了『爱妻阮云烟之墓』的牌位。
  云烟的真实身分是什么,那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我爱她,我要她成为我的妻子,即使她是别人指使来偷取师父武功的奸细也没关系:师父说要我光大太阴神教,可没说不准我把三大神功传授外人,更没说不准我把太阴神教给白道化,如果有人想要这些神功,可以,我把神功教他们:如果他们要我当个好人,没问题,我就去行侠仗义!
  只要他们让云烟嫁我就好。
  可是,现在这些都不可能实现了:我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谁,但是我恨他们,因为他们竟然要求云烟『宁死也不能泄露机密』,真他妈的!如果不是那种狗屁不通的要求,云烟又怎么会急忙自杀!只要我能和云烟好好谈一谈,事情一定可以解决的,云烟也就不用死了!
  我相信的。
  既然那些躲在云烟背后的人怕暴露身分,甚至为此害死了云烟,那好,我发誓一定要把这些人全都揪出来!然后……
  然后……
  我不知道。
  「云烟,我一定会把那些没胆自己来偷太阴教神功、只敢支使你来的胆小老鼠全都揪出来!而且,既然他们那么看不起太阴神教,我就要让太阴神教变成江湖第一大帮会,然后我要让全天下的人知道,只有你,阮云烟,才配当我太阴神教教主萧颢的妻子!只有你才能和我平起平坐,其他的人,我要将他们全都踩在脚底下!」
  我在云烟的坟前立誓。
  「云烟,你看着吧!」


第四回:踏破铁鞋无觅处
  虽然我从来没有涉足过江湖,但是现在有了师父渡给我的功力和太阴教三大神功,我也不怕涉足江湖会碰到什么麻烦──就算我打不过别人,要跑总是跑得掉的,毕竟太阴神教三大神功之中的『凌云飞渡』与『无影迷踪步』轻功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功夫,不然也不会有人费尽心机、千方百计地想要得到这些功夫了。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要踏入江湖也需要旅费,不过这也很好解决,咱们的县官可是个超级大贪官,他家里别的不多就是银子多,偏偏他聘请的护院保镖都是些三脚猫货色,连我大模大样地从屋顶上走过都没发现,所以我很容易地就去县官的银库里『借』了几百两银子出来当我的旅费。
  有了旅费,我将田地拜託给邻居的王大婶照管:虽然现在我随手都可以从有钱人那边『借』来大把银子,用来买田买地都可以买下看不到边际的一大片,但是这片田地对我意义不同,不仅是因为这片田地是我父母留给我的遗产,也因为这里是云烟长眠的地方。
  可惜的是我暂时不能替云烟修一个漂亮的墓,要是让别人看到一个漂亮的坟墓在这边,好奇之下过来一探究竟,很有可能会让我和云烟的关系曝光,而我现在还需要隐匿身分来进行我的复仇计画,只能暂时委屈云烟了。
  不过,我以后一定会替云烟加倍修个漂亮的墓的!
  准备好之后,我开始了我的复仇之旅,而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寻太阴神教残存的最后一位圣女。
  如果我要为云烟复仇,那么重建太阴神教是必须的:一个人不管武功再高、再怎么打遍天下无敌手,如果屁股后没有一大帮徒子徒孙跟着摇旗呐喊壮声势助威的话,影响力毕竟是有限的。而我没有参加过太阴神教,对教里的认识只有听云烟转述的那些贫乏认识而已,要我来重建一个像样的太阴神教实在是太不可能了──而且很麻烦,所以我想先把被擒的最后那个太阴圣女给救出来,这样重建太阴神教的事情我就可以交给她去办。
  至於该如何打听最后一个太阴圣女的下落?我发现,像是正道诸门派联手剿灭太阴神教这种大事,几乎只要是武林中的人都会谈论的,我只要找个酒店的角落坐下来,然后听听看到底有哪些江湖人物在谈论关於剿灭太阴神教的事情,再偷偷跟着那些江湖人物去他们的老巢查看,就可以知道到底最后一位太阴圣女在不在他们手上了。
  虽然这个方法很没有效率,但是这比捉个江湖人物来严刑逼供要稳妥得多,至少不会打草惊蛇。
  当然我花的时间也不少,花上了半年的时间,我甚至连乡试都去参加过了,还考上了秀才,但是依旧没有找到最后一个太阴圣女的下落:而且时间隔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最后那位太阴圣女是不是还活着。
  算了,如果老天真的有意要让我报仇,就会让我找到最后一个太阴圣女:就算找不到,大不了我从头开始建立一个太阴神教也行,就是麻烦些而已。
  一切听天由命吧!我只要把我能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春末夏初午后雨的天气是有些闷热又不太闷热的,我坐在酒楼二楼靠街道的地方一个人喝着闷酒,同时仔细听着酒楼上酒客们的交谈,但是外表却表现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倚着栏杆,看着大街上那些在滂沱大雨之中穿梭的人们。
  由於我穿着一般秀才们爱穿的儒生衣襟,酒楼上那些没念过书的农夫们是不会随便靠近我的,而那些看起来像是江湖人物、或是地痞混混之类的粗豪人物为了怕沾上我的书生酸气,同样也不会随便靠近我,我的秀才打扮意外地提供了我绝佳的保护,让我能够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就近探听我想探听的情报。
  酒楼上不时地有客人进来,几乎每个人都在看到我的时候好奇地打量了我几眼,然后就不理会我了:我则是听着每个人走上楼梯的声音,如果那个人走上楼梯的脚步声没有显示出那个人会武功,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9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