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猎美术师-第6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晚饭之后,马龙在睡前去到赵凤仪的房间找她。
  赵凤仪心中一喜,她心想马龙会来自己的房问,就代表他比较喜欢自己,只不过这股喜悦并不足以抵消她的怒气、怨气和不安。
  原本赵凤仪心想自己是因为被马龙牵连,才被赶出西海市的,他应该在今后负起昭一顾自己的责任。再说自己曾经两次救过他的性命,而且还一起生活了一段日子,照道理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要说是情侣和恋人,她又总觉得缺少了什麽。
  马龙轻托著赵凤仪的瓜子脸说道:「你怎麽鼓起腮帮子,一脸在生闷气的模样?」
  此时还不知道马龙想玩3P、自认为是情场胜利者的赵凤仪,根本没去考虑李美思的事,她心想以马龙这种好色鬼,他不逢场作戏趁机占别的女人便宜,就不是马龙了。
  赵凤仪带著埋怨的语气说道:「我是因为你才被赶出西海市,何况还要照顾紫纹,马龙你是不是认为应该对我负起一些责任,再说我们也……我们也…:己虽然想说是恋人,但连赵凤仪自己也觉得不像,要说一定有关系的话,那最恰当的形容还是主人和女奴,可是这叫赵凤仪怎说得出口。
  马龙摇头苦笑道:「我还以为是什麽事,如果是钱的问题,凭我手中邪眼的记忆,只要把林影和李美思被我拍下的性爱片段卖出去,要赚个一百万或是两百万根本不是问题,何况你还是有专业资格的护士,怕什麽?」
  听了马龙的话,还算满意的赵凤仪红著脸尴尬的说道:「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啊!在陌生的环境自然想要让一个信得过的人照顾的了。」
  赵凤仪不敢奢望马龙这种人会和自己结婚,再说即使真的结婚,她也很难向父母交代丈夫的身分。不过她心想,要是同居的话就没有问题了,虽然时间短暂,但在西海市的时候,自己不就和马龙同居了一段日子吗?一时间赵凤仪满心欢喜的计划著未来。
  这时怀著兴奋情绪的马龙,柔声跟赵凤仪说道:「你知道我喜欢制服,去把你的护士制服给我换上,今晚我们做一整晚的爱,到明早也不睡。」
  赵凤仪听了之后,羞涩乖巧的在行李中取出自己的护士制服,进入洗手间去更衣,态度顺从,一点儿抗拒也没有。
  可是当赵凤仪穿上白衣天使的护士制服回到睡房之后,却显出一脸不悦的表情。
  因为李美思正身穿一整套的套装裙,端装优雅有如她在电视上的模样,正静坐在自己床上,还把头枕在自己的男人马龙的腿上。
  赵凤仪生气的对李美思说道:「你为什麽会在这里?」
  接下来脸罩寒霜的对马龙说道:「你不是跟她逢场作戏玩玩的吗?」
  马龙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的确是跟她玩玩而已。」
  李美思由马龙的腿上抬起蚝首,坐直在床上,脸上神色微带愠怒的说道:「喂!你这样说不会太伤人了吗?」
  马龙则反问李美思说道:「你总不会想跟我说,要跟我结婚或同居吧!」
  结婚的话,赵凤仪也不敢想,可是同居却正好说中了她的心事。
  李美思神情认真,以青葱玉指抵在马龙的胸膛说道:「谁要跟你谈婚论嫁?我可没有那麽变态,眼光也没有那麽差劲。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的分上,加上你的性技巧不错,而且反抗也敌不过你这暴君人狼的蛮力,我才不会跟你这种毛茸茸的人狼做爱,又不是喜欢你身上的毛够刺人的被虐狂。」
  马龙不悦的说道:「究竟谁说的话才伤人?你这个淫乱的女主播。」
  赵凤仪怒意上涌的插入进来阻止说道:「够了!你们两个别在我的床上打情骂俏,李美思你给我离闲我的房问。」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李美思一摊双手,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道:「我才不会跟你抢这种人狼,要我离开我是无所谓,就怕这头色狼不同意。」
  马龙疾言厉色的说道:「不准走!你走了我还怎麽玩3P啊!」
  深受伤害的赵凤仪,气得眼泛泪光的娇声喝骂道:「谁要跟你这头色狼玩什麽3P啊!你们两个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马龙脸色阴沉的说道:「凤仪你大概最近日子过得太幸福了,不想被我惩罚了吗?」
  赵凤仪听了有如被快感的惊雷打中一样,全身为之一震,喜悦、害羞、自责和兴奋等情绪交集。
  马龙捉著赵凤仪的一对柔荑说道:「想一想野野村病人医院的屠杀,因为你的举报有多少无辜病人被杀害了,作为加害者,你有什麽资格在这里作出要求?你只有在这里被我乖乖惩罚的责任。」
  马龙旧事重提,触动了赵凤仪的死穴,最近她的确逐渐淡忘了屠杀事件,至少不像之前整日记挂在心里,被马龙如此一指责,深受罪恶感折磨的她,再也不敢提出什麽要求了。
  接下来马龙更进一步的把赵凤仪压倒在床上说道:「何况你以为我马龙是什麽男人?我绝不会只对一个女人专情!我像那麽傻的人吗?从来只有女人听我马龙的话,没有我马龙听女人的话。」
  马龙的霸道、强悍和大男人,完全把赵凤仪这个小护士压制著了,让她不能不俯首听命。
  马龙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纯白医生袍穿上,当然还有必备的工具|听筒!
  看著体魄强健、粗豪剽悍的马龙穿上医生袍,李美思和赵凤仪都觉得不适合,赵凤仪更是低声抱怨说道:「这麽大的人了,还玩什麽医生游戏!」
  马龙瞪了赵凤仪一眼说道:「因为看了漫画,就热血直冲脑门跑去当护士的人有资格说我吗?而且这可说是男人的浪漫,你们女人是不明白的。」
  马龙坐在床上一本正经的对赵凤仪说道:「赵姑娘,我听说你身体不舒服,你现在脱衣服让我检查一下吧!」
  李美思则握著一部手提摄影机,对著赵凤仪和马龙在拍摄。
  赵凤仪脸上浮现出不悦的表情说道:「人家好好的哪里有什麽病?还有,叫李美思不要再拍了,这样简直就像是在拍AV似的,人家不喜欢。」
  马龙轻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闪电似的出手,把赵凤仪压在床上背向天,掀起她的护士裙,暴露出那条象徵著纯洁的白色内裤,然后毫不留情的重重一掌打落下去说道:「你这样不投入哪里好玩?不听话是吧!我打到你乖乖听话。」
  「啪!啪!啪!啪!啪!」
  清脆的手掌打屁股的声音响彻在睡房之内。
  「啊呀!痛……马龙你……啊啊啊……别打……」
  马龙手上用的力度可不轻,打得赵凤仪的那个小屁股蛋非常痛,这已经够惨的了,再加上李美思脸上还挂著嘲弄的浅笑表情,一直在旁边特写拍摄,就更加哀羞屈辱。
  被连打了十多掌后,赵凤仪连声哀呼求饶,差点想哭出来。
  马龙总算停手后,就站起身摆出一副专家的样子,双手抱胸装作很有智慧的说道:「赵姑娘,病向浅中医这个道理,你身为护士怎麽不懂?说一说,究竟哪里不舒服?」
  被打怕了的赵凤仪不敢再对抗,轻抚著娇嫩的小屁股说道:「屁股有点痛。」
  马龙一脸好像明白了的样子说道:「原来如此,是屁股痛啊!那可能是小菊花出问题了,你平常做爱的时候有没有走后庭花路线的?也就是俗话说的肛交?先脱下内裤给我看看,还有回答我的问题。」
  穿著神圣的护士制服,却在床上玩这样变态的医生游戏,这原本就已经够羞耻屈辱的了,但对接受过马龙调教的赵凤仪来说,这原本还可以忍受,只不过李美思一直在旁边全程拍摄,脸上还在偷笑似的,这叫她怎麽好意思脱内裤?
  羞惭难堪的赵凤仪,一对纤手紧按在小屁股上守护著,然后俏脸通红腼腆的说道:「我是屁股痛,不关小菊花的事,人家也没有试过走后庭花的。」
  之后赵凤仪尴尬的娇声跟李美思抗议说道:「你拍够了吧!快给我停下来,不许再拍摄了!」
  可是李美思却默然不予理会,她不是变态到有兴趣拍下同性在床上的哀羞姿态,只是有这些证据握在手上,要访问赵凤仪就容易得多了,虽然实际拍摄之后,她自己也发觉十分有趣就是了。
第三章:女记者与护士
  马龙面对著躺在床上屁股高举的赵凤仪,捉著她的一对纤手往上高举说道:「要判断病症可是医生的工作,你这个病人自己妄下判断有什麽用?究竟是小屁股的问题还是菊花的问题,我脱下你的内裤一看就知道了。」


  羞得双颊就像发烧似的通红,赵凤仪娇声抗议说道:「不要!」
  但这却阻止不了马龙在镜头之前,兴奋难制的拉下赵凤仪屁股蛋上那条纯白色的棉质三角裤。
  小裤裤被拉到膝上的赵凤仪,雪白浑圆的香臀尽露在李美思和马龙的眼下,她害羞到把蚝首埋在床上半点也不敢抬头,香软胴体颤抖不已。
  马龙伸出双手,柔情密意的爱抚著这叫人爱不释手的小屁股,赞叹有加的说道:「皮肤光华如雪,肯定不是皮肤病,触感弹手有力非常健康,只是有点发红,是不是玩sM的时候,被人打屁股打得太多了?这样看来果然不是屁股的问题,而是小菊花的问题。」
  赵凤仪恐惧颤抖的抬头,那张天真无邪的俏脸羞愧不依的说道:「马龙,算我求你,不要再打我的小菊花的主意,我们正正经经的在床上做爱好吗?」
  马龙嘲弄的做了个鬼脸说道:「我这个人叛逆、不羁且好胜,你说我在床上像是会正正经经、一成不变的人吗?何况不在性爱中加插点新意思、新玩意儿,每次都是同一个姿势、同一种做法,你不厌我也会厌啊!」
  马龙继续装成医生的样子说道:「看来得要做肛门触诊了。」
  马龙用双手分开赵凤仪的臀瓣,露出她摺纹鲜嫩粉红的小菊花,伸出手指轻碰在上面,一阵绕圈按压。
  「啊啊!别碰……」
  赵凤仪不止害羞,还全身发热,侧头偷看著面红耳热在拍摄的李美思,她尴尬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不过没有地洞可钻,就只好找个枕头把自己的脸埋起来。
  马龙把手指插进赵凤仪的菊穴之内,一阵搅动,他感到这小菊花紧窄非常,还有待自己去再开发。
  赵凤仪用力的扭动著小屁股,试图挣脱马龙的手指,并且嘴上娇羞说道:「不要把手指插进来!」
  马龙重重的在赵凤仪的圆臀上又打了三掌,厉声喝骂说道:「检查时不要乱说乱动,你是小孩子吗?再吵我就给你浣肠。」
  赵凤仪听了之后吓得不敢再动,她可不想被人拍摄下自己被浣肠的哀羞场面。
  马龙把头靠到赵凤仪的小屁股上说道:「只用手指果然无法检查出问题的所在,中国的中医有所谓望、闻、问、切,其实古法中还有一个秘方,就是用舌头去舔患者的身体,以此判断是什麽疾病,正好我也懂得这一招,为今之计,我只好牺牲一下自己好了。」
  马龙伸出他那条粗长湿滑的大舌,由下向上舔过小菊花,接下来又由上向下,来来回回好几次,之后再绕著小菊花用舌尖打圈,最后则直钻而入。他立时感受到菊穴的壁膜包里著自己的舌头,层层压力在阻扰自己前进。
  「啊啊啊啊啊……这怎麽可以……啊啊啊啊啊……太快感了!」
  赵凤仪欲仙欲死的愉悦哀叫道,埋首枕头上的她螓首左摇右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