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龙战士(河图限制小说)-第2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是啊,当时我和拉奥正好在那儿,亲眼见到了雷神之锤发射时的情景。”迪卡尔的脸上露出一股惊惧的表情,“那天,要塞上的那十三门雷神之锤巨炮,只是一次齐射,就消灭了整整二个军团的军队,天,十万人,整整十万人,在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块骨头也没有留下。”

    迪卡尔说着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回想起当时那毁灭性的光线从炮管中发射来的情景,以他的强悍勇猛,也不禁后怕不已。

    “真的那么神吗?”美雪问道。

    “是真的,好恐怖!”迪卡尔望着美雪秀美的脸,点了点头。

    “雷神之锤的威力越大越好,只要兽人族的威胁还在,魔族就不会注意到我们。”

    雷兹望着手中的酒怀,陷入了深思之中,少年老成的雷兹。法比尔,他心里想的东西远比同龄的人都要多得多。

    “不过最近这几年在魔族控制的地盘上还发生了一件让我和拉奥都想不通的事情。”

    迪卡尔说。

    “什么事?”雷兹眼中精光一闪。

    “四年前,路西法三世四处召集高手,命令他们到龙谷去屠龙,这几年下来,听说已有数百条龙命丧黄泉了,不过魔族方面也死了不少人。”迪卡尔说。

    “屠龙?为什么?龙向来和其它生物井水不犯河水,他没事去屠龙干什么?”雷兹问道,就算是皇者,也有他所想不通的事。雷兹哪里知道,就是因为卡迪斯的一句话,路西法三世为了消灭不知为何物的龙人,下令除去所有和龙有关的一切事物。

    虽然龙是最强的生物,可是独来独往,有勇无谋的它们,也不是拥有强大力量,相对较完美,又懂得团结起来以多打少的魔族的对手。

    这数年来,除了兽人族控制的布鲁斯大陆以外,全世界的龙谷,几乎都已龙去谷空,只余下呼啸的回音还在那儿悲鸣。

    龙,这种雄霸一时的生物,也快成了珍稀动物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他脑袋发热,闷得慌没事干吧。”迪卡尔搔搔脑袋,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咦,小亚呢?他到哪儿去了?”珍妮问道,小亚,是拉奥的小名。

    “是啊,上个茅房也不会去这么久吧?”斐欧纳的一双怪手一边在身边的美女身上暗暗地揩油,一边奇道。

    “那还用说,那个武痴,一定是去找你的右手去决斗了。”迪卡尔抹了一下嘴皮子边上的酒滴,对雷兹说。

    雷兹的右手,就是被人们称作死神的卡鲁兹。

    ※※※※

    在巴吉尼亚城的大校场上,借口如厕逃开的拉奥,此时正手持烈风刀,以不死鸟变身的形态和化身为堕落天使的卡鲁兹面对面地对峙着,在过去两年,拉奥一直是以四处挑战强者来提升自己的武艺的,他遇上了卡鲁兹,就好象蜜蜂遇上了蜜糖,连多等一天也不行,一回到巴吉尼亚城,立刻就向卡鲁兹发出挑战。

    对此,死神当然是求之不得,于是双方就在空无一人的大校场,开始了对决。

    他们这样站立不动的情况,已持续了许久。

    塞尔巴托的冬天很冷,可是,面对着死神卡鲁兹站立着的拉奥,额头上却在不断地渗出冷汗。

    因为,站了这么久,他还找不出对手的任何一点破绽。

    拉奥的化身是火凤凰不死鸟,炎系的力量,代表暴烈刚猛,与人交手之时,拉奥首先运用的就是自己那咄咄逼人的杀气,抢得气势的上风,让对方心生胆怯,然后再出手,用近似于同归于尽的猛烈狂攻,在数招之内击败敌手。

    他过去所遇到的大多数对手,他们都在交手之初,在他的朝阳火劲的逼迫之下,早已斗志全消,不战而败。

    但暴烈刚猛的气势,来得快,去得也快,若是有人不受他的气势的影响,那处于下风的就拉奥自己了。当年拉奥与自己师兄,拳皇雷兹。法比尔对决之时,在比拉奥更加霸道的雷兹面前,双方站立了不足一顿饭的时间,拉奥的气势完全被夺,不战而败。

    那一败之后,拉奥发觉了自己的不足,于是离开师门,到处挑战强者。多年来,他的一双大脚,几乎走遍了整个大陆,直至那个倒霉的剑士兄弟会长希莱姆不知死活地去招揽他对付雷兹时,他才回到塞尔巴托。

    今天的死神,与当年的雷兹不同,雷兹给人的感觉,是天下英雄舍我取谁的狂和霸,在他面前,拉奥是鸡蛋碰石头,不能不败。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而卡鲁兹,有如一个毫无情感的木头人,世间的一切生生死死,爱恨情仇,都仿佛和他毫不相干。虽然拉奥将全身的杀气集中到烈风刀的刃尖上,不断催逼压迫着对手。然而在对于有如一潭不动的死水般的卡鲁兹面前,却不能击起分毫的波澜,他是无从下手。

    邪剑死神,紧紧地握在卡鲁兹的右手之中,拉奥的紧逼,在它的主人的眼中,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似的。卡鲁兹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死神黑色的刃身,眼中射出奇特的光芒,目光之中,没有恐惧,没有兴奋;没有爱,也没有恨,唯一拥有的,就是空虚,无尽的空虚。

    在化为火焰燃烧的不死鸟面前,卡鲁兹只是一片一无所有的真空。

    喝!

    拉奥大声地吼叫起来,他是不能不动了,因为他明白,要是再这样地对峙下去,败的一定会是自己。在没有找到对方破绽的情况下,他决定抢先进攻。

    拉奥脚尖一点,陷进脚下的沙地中去,接着一扬,踢了起来,漫天的沙雨,铺天盖地地向卡鲁兹的脸上盖去,随之而来的,是隐藏在沙雨后面的烈风刀。

    “火焰中的精灵,应我之召唤,化为我血色的长刀,斩灭我眼前的一切生物”

    “火焰烈风切!”

    烈风刀在拉奥的手中,幻成一只飞舞于火焰之中的凤凰,噬向站在他正对面的死神卡鲁兹,力量之强悍,火劲的温度之高,更在那天和雷兹决斗的希莱姆之上。火焰在拉奥出刀的一瞬间笼罩了卡鲁兹的四周,滋滋的毛发烧着的声音响起,刀未至,卡鲁兹的头发,已在他的这一击的刀气的笼罩下,烧了起来。

    那天,当希莱姆用霸道无比的火劲对付雷兹时,雷兹是以强对强,用更强,更霸道的力量破他,但这一回,面对着力量更在希莱姆之上的拉奥,卡鲁兹将如何应付?

    “撕裂吧,大气中的精灵!”

    “真空切!”

    卡鲁兹将手中的邪剑一切劈出,击在身体的左前方。四周的空气急剧地搅动了起来,受到真空切产生的巨大的吸引力的影响,沙雨全被吸引了过去,就连藏在沙雨后面的烈风刀,也被吸得刃身一歪,偏离了少许。

    偏离了少许就足够了,卡鲁兹抬起他的右腿,一记侧踢,踢向烈风刀的刃身。

    他的这一招非常地冒险,要是慢了,偏了点方位烈风刀一样可以劈中他;要是快了点,自己的右腿就不保了,这世上,或许只有死神,才敢做这么冒险的事情。



    “嘣!”

    脚尖正中刀身,虽然拉奥是双手持刀,可是烈风刀照样被踢得荡开去,几乎脱手而飞。

    “不好!”拉奥心中大叫,此时,卡鲁兹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立的左腿微微一曲,不等刚踢出的右腿收回,身子一跃,一个肩撞,撞向拉奥。拉奥这数年来一直四处挑战强者,战斗经验也是丰富异常,在危急关头,身体一侧,借着卡鲁兹刚才侧踢的力量,身体一摆,也以左肩应付卡鲁兹右肩的撞击。

    只是,卡鲁兹有意为之,他是临时变招,对撞,当然是他吃亏了。

    两肩相碰,拉奥被撞得向后飞出。

    就算是退,步伐也不能乱,手更不能停。这是他的师傅天武尊者对拉奥的教悔。

    在两肩相撞的那一刻,拉奥的双腿就做好了向后跃的准备了。当双方的肩头相撞时,拉奥的身体,象平移似地以极平稳的姿态向后飞退着,手中的烈风刀一刀接一刀地劈出,划出一道接一道的无形的火墙,阻止卡鲁兹的进攻。

    但是他的这一套,似乎对卡鲁兹并不起作用,邪剑死神在卡鲁兹的手中,几乎是以和拉奥同样的频率划出,一剑接一剑,将他布下的火墙摧毁,死神上传来的天魔功的魔气,并不比他的火劲逊色;而卡鲁兹的身体,也保留着和拉奥相同的距离,用同样的速度,紧追着他不放。

    再平稳的后退也有个止境,拉奥的脚尖踩到了实地上,身体的平飞移动结束了。然而在他的后腿跟还没有着地之时,卡鲁兹又攻了过来,压力似乎又大了少许。

    在立足不稳的情况下,拉奥不得不痛苦万分般地故技重施,再度平飞着后退,而卡鲁兹也是以和刚才同样的方法追着他不放。

    就这样,在卡鲁兹的催逼之下,拉奥一连向后飞退了七次,一连七次,他的脚跟都无法沾到地面上。

    卡鲁兹一剑劈出,进行第八次的紧逼,而拉奥,他也被迫极不情愿地开始了第八次的向后飞跃。但他的这一次飞跃,却远没有前面那七次来得好看潇洒。拉奥只觉得后背一痛,好象撞上了什么东西。

    此时的他,已退到了校场的尽头,背部撞上了校场围墙上,退无可退。

    由于这一撞,拉奥手上一缓,身体一窒,卡鲁兹手中的死神已趁着这个机会,破入拉奥的刀势,在他的面前闪了一下,接着又收了回去。

    拉奥的胸口被轻轻地划了一道,割破了他的衣服。



    卡鲁兹收回邪剑死神,一个转身,离开呆若木鸡般站在那儿的拉奥,不声不响地走开了。

    ※※※※

    “怎么了?”正在与迪卡尔饮酒的斐欧纳看到垂头丧气地走过来的拉奥,明知故问地说。

    拉奥没有答理他,抓起放在桌子上的酒壶,仰起头,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狂灌,酒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弄湿了他的衣服。

    “小亚,又输了?”珍妮关切地问道,拉奥生平从不饮酒,除非他被人打败。

    “没什么好丢脸的,小亚,我也曾败在那个石头的手上。”斐欧纳安慰道,石头是背地里斐欧纳对卡鲁兹的称呼,他不敢在雷兹面前叫卡鲁兹死神,但叫石头的话雷兹还是可以接受的。

    “师弟,你一天有多少时间在练功?”雷兹问道。

    “六七个小时吧。”拉奥点了点头说,“太少了吗?”

    “可是卡鲁兹一天中最少有十五个小时都在练武。”雷兹微微一笑。

    “十五个小时?天,那不是说除了吃饭睡觉外全部的时间都在练武。”拉奥瞪圆了眼睛,满脸惊愕。

    “是的。”雷兹说着点了点了头,他一句话就切中了要害,让拉奥觉得好过了些。

    卡鲁兹,我的好兄弟,你的心中到底有什么秘密?雷兹不禁又想起了自己初遇卡鲁兹时的情景,你一定有很多不幸的故事吧?为什么不说出来让我帮你呢?

    雷兹暗暗发誓,无论如何,不管用什么手段,他都一定要让卡鲁兹快乐起来,※※※※

    在彼斯堡外的乱葬岗上,成群的野狗吠叫个不停,他们闻到了死尸的气味,聚集在这里。剑士兄弟会们被杀的人,连同五大城主,全部都葬在这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