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很纯很暧昧-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翘肆恕

“这个理由就够了!也就是说,之前你不知道和你发生关系的就是你的男朋友,这一切都是误会?”陈飞问道。

林芷韵坚决的点了点头。

“好吧,夏雪,带她回去,改一下口供,然后就可以把杨明放了。”陈飞叹了口气说道。早知道如此,之前就应该让林芷韵和杨明见个面了。

陈飞虽然知道林芷韵那个理由比较牵强,但是受害人都这么决定了,自己还那么多事儿干什么!而且陈飞从林芷韵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之前和杨明肯定认识,没准儿是互相爱慕的那种,想到这里,陈飞也就释然了。

“那个……还有一件事儿,那个当作证据的床单,能不能给我啊?”林芷韵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陈飞说道。

陈飞一愣,就呵呵笑着明白了过来:“好的,一会儿让夏雪给你拿吧!”

夏雪也笑着点了点头,她也明白,女孩子对自己的第一次都是比较看重的,而那个床单上的血迹,是女人第一次的证明。

走出警察局的大门,林芷韵只觉得一身轻松,一扫这几天的阴霾,最终,她决定还是不见杨明了。虽然她可以用这件事儿来接近杨明,但是她不是这种邀功请赏的人。

而且,她觉得,这本来就是杨明应该得到的。他花了钱了,所以他根本不欠自己什么了。即使林芷韵对杨明有些好感,她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儿来让杨明对自己负什么责任。她觉得自己是个出去卖过的女孩儿,已经不是什么正经人了,根本配不上杨明。

“我女朋友?”杨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女朋友了?就算有女朋友也是陈梦妍啊!难道她是苏雅?更不可能了,杨明回忆了一下那个女孩子的样子,虽然当时喝多了记不太清楚,但是绝对不是苏雅,除非苏雅整容了!

出了看守所的大门,杨明依然不明所以,看来这个问题只能找机会问问陈队长了。

杨明没想到自己在看守所里待了一天就出来了,走的时候,暴三立有点儿舍不得,他真正将杨明当成了好兄弟了。杨明只得答应他,等他出来以后,保持联系。

像暴三立这样的人,杨明并不反感,曾几何时,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敲诈勒索打架斗殴,就差杀人放火了。

杨明深信,每个人出来混,都有自己的理由,都有一段辛酸。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他们也就不会走这条危险的路了。

有的人为了发泄,有的人为了吃饭。当然,还有些小屁孩觉得出来混很威风那就另当别论了。

来看守所,杨明是坐着警车来的,现在出了看守所,只有自己坐大巴了。但是关键问题是杨明身上根本就没有钱!

没办法,杨明只能徒步往市区走,看守所在市郊,连搭便车的可能性都没有。正当杨明抱怨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扬名的身旁。

警车的玻璃摇了下来,陈飞从里面伸出头来:“上来吧杨明!我送你回去!”

“陈队长?”杨明惊讶之余,不禁深深地感动,自己和陈队长无亲无故的,陈队长居然这么器重自己!

“赶快上来吧,送你回去之后我还得回局里!知道没人来接你,我特意赶过来的!”陈飞笑道。

“谢谢你,陈队长!”杨明点了点头,上了警车。   


  ⒈⒈045.男人的承诺




“陈队长,怎么突然我又被无罪释放了?”杨明疑惑的问道:“你电话中说的那个女朋友是怎么回事儿?”

“你说实话,那天你强迫的那个女孩子你到底认不认识?”陈队长问道。

“好像有点儿眼熟,但是不认识。”杨明如实说道。

陈飞点了点头道:“她本来是来认人的,看到你之后,却忽然要撤诉,说你是他的男朋友!”

“我是她的男朋友?!”杨明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她叫什么?”

“林芷韵。”陈飞答道:“你真的不认识?”

杨明摇了摇头,自己认识的人力根本没有叫这个名字的,林姓本来就很少见,杨明连幼儿园都没有遇见过这个姓氏的。

“她是干什么的?在哪儿住?我去找她问个明白。”杨明实在想不出这个林芷韵为什么事到临头又改变了主意。

“对不起,这个警方不能提供给你。”陈飞摇了摇头。

杨明理解的笑了笑,知道他们如果没有受害人的允许,不会透漏这些隐私性问题的。

“小伙子,相信经历过这一次之后,你也长大了不少。以后小心些,不要再着了别人的道了!这个社会很复杂的!”到了杨明家的小区,陈飞对杨明说道。

“我知道了,陈队长。谢谢你,真的!”杨明下车后,对陈飞掬了一躬。

“小伙子,叫我陈叔吧,虽然我对你的印象不错,但是我也不希望再次在警局中看见你!”陈飞笑着对杨明挥了挥手,启动了车子。

“知道了,陈叔!”杨明犹豫了一下,然后对陈飞说道:“陈叔,我有件事情想拜托您一下……”

“哈哈,小伙子,什么事儿啊,说来听听,既然你叫我陈叔了,那陈叔能帮得上的,肯定帮你!”陈飞笑道。

“是这样的,陈叔……”杨明把在看守所里,方天的事情和陈飞说了一遍。

“真的?如果是这样,那是我们工作失察了!这不是我帮你了,而是你帮我们发现了问题!”陈飞神色凝重的说道:“我回去之后,立刻去调查这件事情的始末!”

杨明知道陈飞是个认真负责的人,也就放了心。目送陈飞的车开出小区,才转身上楼了。

杨明到了家门口之后,才想起来自己没有钥匙。去看守所之前,身上的零钱、钥匙以及那个ZIPPO打火机全都交给了父亲拿回家了。

杨明抱着试试的态度,敲了敲门。

“谁啊!”杨明父亲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爸,是我,快开门。”杨明答道。

“吱”的一声,防盗门被打开了,杨父疑惑的看了一眼眼前的儿子,然后又向他身后看了半天,才说道:“警察呢?”

“什么警察?”杨明被问的一愣,父亲怎么知道是警察送自己回来的?

“那你怎么回来的?你……越狱了?!”杨父看了杨明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

“越狱?!”杨明有些哭笑不得道:“爸,您是不是美国电视剧看多了,哪有那么容易就越狱啊!何况我为什么要越狱啊,我是被放回来的!”

“放你回来?那他们不怕你逃跑么?”杨父以为是警察放了杨明的假,让他回来见见亲人。

“爸,我逃跑干什么啊,我被释放了!”杨明解释道。

“释放?怎么可能?”杨父显然不信。

“爸,别站到门口了,我们进屋再说吧,这样让邻居看见,还以为怎么回事儿呢!”杨明将父亲向屋里推去。

“好,那我看你怎么和我解释,要是有什么漏洞,我亲自再把你送回警察局!”杨父点了点头。

进了屋,杨明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然后才坐在沙发上,把事情的经过讲给了杨父听。

“你说那个女孩子忽然撤诉了?”杨父听后惊讶的问道:“为什么?”

“爸,就连负责这个案子的陈叔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杨明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么说,可能是那个女孩子得知你是被人陷害的,然后不忍心让你坐牢?”杨父猜测道。

“也有这个可能。”杨明点了点头,因为他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唉!真是个好女孩子,大明,你知道那个女孩子是哪里的么?你都已经这么对人家了,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将来怎么嫁人啊,我看这样吧,你找找那个女孩子,我和她家里人商量商量,给你们两个先订个亲,也算是给人家一个交代了!”杨父叹气道。杨父还是老一辈的想法,认为女孩子如果被别的男孩子占了身子,将来就嫁不出去了,殊不知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有这么多说道!按照目前这个情形来看,女孩子显然是在躲着杨明,没准儿人家还看不上他呢!

“爸,我不是不想找她,而是……她根本就没留下什么联络方式,我问陈队长,他也没告诉我,因为这些都是保密的!”杨明有些郁闷的说道。他何尝不想知道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如果有可能,杨明也想要补偿她!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什么了!大明,你现在也长大了,应该知道什么叫做责任!既然你做了对不起人的事儿,那么就应该担当起来!现在,这个叫林芷韵的女孩子可能不需要什么,但是无论将来的哪一天,她如果有什么需要找到了你,那么你必须要尽可能的去帮助她!这你能做得到么?”杨父看着杨明,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能。”杨明郑重地点了点头。这是杨明,初为男人之后的第一个承诺。   


  ⒈⒈046.杨明的担忧




下午,杨明出去洗了个澡,这是他跟电影里学的,从监狱出来后,都要去洗澡,洗去身上的晦气。虽然他是从看守所里出来的,不过差不多。

杨父知道杨明没事儿了,心里轻松了不少,下午也和工厂请了半天假,去菜市场买了些鱼肉,准备晚上给杨明接个风。

在街道社区上班的杨母在接到杨父的电话以后,也是安心了不少。这几天因为儿子的事情,让杨母工作起来都不是很开心,连她的同事都察觉到了她的不妥,一个劲儿追问她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杨明被警察抓走这么丢人的事儿,杨母怎么好对别人说呢,她也知道这种事情时间长了肯定瞒不住,但是能瞒一时是一时。现在得知儿子被无罪释放了,杨母整个人轻松了,笑容又回到了脸上。

杨母是个下岗职工,下岗以后,街道为了照顾她,给她安排在了社区当临时工。她这里不像杨父的工厂可以请假,这里是按照工时算钱的,也就是说请假了就要扣工资,所以杨母要到晚上下班才能回家。

杨明见到兴高采烈的父母给自己张罗了一大桌子的饭菜,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明明是自己犯了错误,他们还对自己这么好。

“大明,来吃饭了!孩子他妈,你也别忙活了,锅吃完饭再刷吧!”杨父大声招呼道。

“爸、妈,我让你们操心了,对不起……”杨明有些心酸的说道。

“傻孩子,说什么对不起啊,你对不起的不是我们,而是林芷韵!”杨母笑呵呵的拍了拍杨明的肩膀:“你爸都和我说了,本来我和你爸是一样的心思,寻思着去看看那个姑娘,但是人家林芷韵既然不愿意见咱们,那就算了,不过你要永远记得,是你对不起人家!”

“妈,不用您说,我也明白的。”杨明觉得,仅仅是这几天,他似乎就成熟了不少,对人、对事有了更深刻的看法。

“好了,快吃饭吧,你这两天在看守所里,肯定没吃到什么好东西吧,听说那里面的伙食供应的少,很多犯人都因为抢饭而打架,尤其像你这样刚去的,能有吃的就不错了!”杨母摇了摇头,怜爱的说道。

“噗——”杨明正在喝汤,听到母亲这搞笑的话,差点儿没喷出来:“妈,您这是听谁说的啊?”

“原来在农村的时候,邻居的曲老二他爹进过大狱,我听他说的!”杨母想了想说道。

“曲老二?他爹多大岁数了?”杨明问道。

“今年应该快九十了吧!”杨母有些奇怪:“大明,你打听这么多干什么?”

“拜托,妈,他爹今年快九十了,那他说的事儿是民国时期的还是清朝时期的啊?现在看守所里的伙食虽然差了点儿,但是吃饱还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