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骑士的血脉(河图限制小说)-第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也正是这次打架之后,他被调到了医护所。在医护所工作的大部分是女生,仅有的几个男生也是身体偏弱,这些别的地方不要的人,绝对不会对他构成任何威胁。

  任何一件事都有一体两面,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是好事,但是这同样也意味着所有的重活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就像现在,他必须把所有的箱子搬完还要堆放整齐,再加上现在下雨,箱子还不能沾地,必须一路扛到仓库中,其中的辛苦只有利奇一个人最清楚。

  医护所的仓库其实就一个三米长宽由木板搭成的小房间,一进去就能够闻到一股浓重的碘酒味道。

  刚刚把一个箱子放下,利奇正打算去搬另外一箱,突然几个人闯了进来。

  这些人全都打扮得像是伤兵,一进来立刻有人把仓库的门关了起来。

  为首的家伙用纱布包裹着脑袋,现在看到四下无人,他把纱布一摘,扔在地上。

  纱布底下是一张同样布满伤痕的脸,特别是右眼黑青一片,眼睛里面满是血丝。

  利奇当然认得这个家伙,他们还是同班同学,几天前就是这个家伙带人和他打架。

  再一看,其他人也都是同一个班级的同学。

  利奇立刻反应过来了,可惜已有些晚了,那些人一拥而上,抓胳膊的抓胳膊,扳脚的扳脚,把他按倒在地。

  为首的家伙将手里的纱布卷成一团,塞进了利奇的嘴里,这才阴笑着说道:“你以为躲到这种地方,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原本我们并不打算把你怎么样,只是想揍你一顿,因为有人叫我们这么干,有人花钱要我们揍你,但是现在……”

  这个家伙狞笑着,从身后的一个人的手里接过了一根撬棒。

  利奇的瞳孔急剧收缩,他恐惧地盯着这根撬棒,这东西就是一根铁棍,一头微微弯曲,而且顶端非常尖利。

  撬棒如果砸下来,肯定能够让他骨断筋折,如果戳下来,同样也能钉穿他的身体,反正任何一种方式,都能够让他异常痛苦地死去。

  他想躲,可惜身体被那么多人紧紧按住,丝毫动弹不得。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眼睁睁地看着撬棒在那个家伙的狞笑之中,朝着他的脑袋戳了下来,利奇一咬牙,闭目等死。

  “咔嚓”一声轻响,并没有预想之中的痛苦,利奇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睛,就看到撬棒紧贴着他的脸颊,插在了身后的那个箱子上面。

  又听“吱嘎”一声轻响,箱盖被撬了起来。

  那个家伙扔掉撬棒,从已经被撬开的箱子里面取出了一个针筒和几个瓶子。

  “知道这是什么吗?”那个家伙阴笑着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不过让我揍你的家伙告诉我,这种药打一针下去,普通人绝对活不过二十年。”

  不过他显然不打算等到二十年之后再看利奇慢慢死去,所以他拿出来的并不只是一瓶药。

  乳白色的药粉迅速融化在蒸馏水之中,然后被吸入针筒,这并不是一个标准单位的药剂量,那个家伙把好几瓶药全都弄进了针筒里面。

  一阵刺痛,利奇看着药水被推入体内,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无尽的悲哀。

  X23见效极快,十几秒之后,利奇就感觉到心跳急速加快,而且心脏跳动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仿佛要从胸腔里面跳出来一般。他的身体也迅速发热,浑身上下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不时还传来一阵撕裂一般的剧痛。

  此刻的利奇就像是一只烧熟了的大虾一般浑身变得通红,他的皮肤甚至渗出了一层细密的血珠,更可怕的是他的身上暴起无数青筋,裸露的地方简直和老树根没有什么两样。

  这幅模样让按住他的人感到心惊肉跳,就连为首的那家伙也感到恐惧,不由得想把扔在地上的撬棒再捡起来。

  没有人知道仓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负责赶马车的人甚至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因为利奇进去太久了,他确定这个小子打算偷懒,正犹豫着是否要从马车上下来到仓库把那小子揪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之中传来了一连串惊恐异常的尖叫声,紧接着又是一阵咚咚的撞击声,然后仓库的门猛地打了开来,从里面冲出两个人,其中的一个看上去非常凄惨,两条腿齐膝折断,另外一个人尖叫着落荒而逃。

  突然,有一件东西击穿了仓库的墙板射了出来,打在落荒而逃的人后背,这件东西上附着的力量非常惊人,后背的肋骨一下子就被打断了,等到它带着血肉从胸前冒出来掉落在地上的时候,才看清那只是一个小药瓶,一个已经碎成许多块的小药瓶。

  医护所里面顿时乱成一团,小护士们尖叫着四处逃窜,那些伤兵倒是胆大,全都左瞧右看,想要寻找一件合手的武器。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好一会儿之后,利奇血肉模糊地从仓库里面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幼儿,步履蹒跚,身体僵直。

  那些伤兵大部分都认得利奇,而且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胆子都比较大,虽然感觉情况诡异,却也没有退却。

  有一个特别胆大的伤兵甚至拿起一根拐杖走到利奇身边戳了戳,他想让利奇清醒。

  没有想到,利奇的反应异常迅速和剧烈,那根拐杖刚戳到他的身上,靠近拐杖的那只手就闪电般地一晃。

  “咔嚓”一声脆响,拐杖就被拗断了。

  那个胆大的伤兵看着手上还剩下的半截拐杖,一阵寒意冒了上来。

  利奇此刻的模样非常诡异,不过这些伤兵却并不陌生,在战场上他们大多看过类似的情景,利奇此刻给他们的感觉,就和那些纵横战场的骑士一模一样。

  被那根拐杖一戳,利奇多少有些清醒了过来,他茫然地看了双手一眼。

  满手的鲜血,指缝间甚至还带着一些碎肉,利奇“哇”的一声呕了出来,刚才在仓库之中的那一幕顿时出现在他的眼前。

  就在片刻之前,他就像是魔鬼附身一般杀了所有的人,只要一想起那杀人的方式,他就忍不住浑身战栗。

  只是一伸手,胸膛就像是纸片一般被撕开,只是一挥手,脑袋就像是豆腐一般被拍烂,弹指间,这些伤害过他的人就全都死了。

  报了仇的他不但没有丝毫的喜悦,反倒充满了恐惧。

  突然,利奇想起了一件事,他杀了人。

  如果在平日,他还可以为自己辩护自己是正当防卫,最多也就只是防卫过当,未必会判处他死刑,但是现在是战争时期,根本没有辩护的余地,杀人一旦被抓,肯定会被拉出去枪毙。

  抱着脑袋发出一声惨叫,利奇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清楚自己处境的他,立刻落荒而逃。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惶恐之中的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跑得有多快,更没有发现不管是伤兵还是负责治安的执法队,居然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

  对于老城区的大街小巷,利奇再熟悉不过,他专门拣行人稀少的小巷奔行,此刻的他只想着快点回家,至于回家之后要怎么办,他根本就没有想过。

  跑着跑着,突然利奇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一个身材高大、穿着红色制服的女人。

  利奇正打算一跃而过,突然他的心莫名其妙一阵狂跳,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利奇猛地停住了脚步,这是下意识的反应。

  同样是下意识的,他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不简单。

  两边的房子把大部分雨都挡住了,不过仍旧有很多雨丝飘进这条小巷之中,但是眼前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却没有丝毫淋湿的痕迹,雨飘落到她的身体四周一尺就弹开了,仿佛那里有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挡着。

  这个女人同样也看着利奇,好一会儿她才悠然说道:“接到报告,我赶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有潜入者呢,原来是血脉觉醒。我不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在和平时期,你的未来是一片光明,可惜现在是战争时期……”

  “我要回家。”利奇根本无法理解这个女人在说什么,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需要的是冷静。”说完这句话,对面的女人突然动了,两个人原本相距十米左右,但女人只是一闪就到了利奇的眼前。

  利奇甚至来不及反应,就感觉腹部一阵剧痛,他已经中拳了,这一拳正打在他的太阳神经节上。他想呕吐却吐不出来,脑袋晕沉沉的,有说不出的难受。

  白光照在一张医护台上,利奇躺在上面。此刻的他已经被洗去了身上的血迹,赤裸地躺在那里,只有腰上盖着一条白毛巾。

  医护台上方有一个架子,上面有一块可以前后左右滑动的镜片,镜片只有书本大小,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一个穿着白色大衣的医生,正推动镜片帮利奇做扫描,血肉和骨骼清清楚楚地显露在镜片之上。旁边还有几个人正拿着表格记录着什么。

  在房间的一角,四个同样穿着白色大衣的人看着这一切,不过他们显然不是医生,身上隐隐透露出一股军人的气息。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身体瘦削,眼窝深陷目光敏锐,配上一个不大的鹰钩鼻,整个人显得有些阴鸷。

  听着负责检查的医生不停地报出数据,中年人朝旁边的几个人轻声问道:“你们已经调查过这个孩子的父母了吗?”

  旁边的人连忙答道:“长官,我们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孩子的父亲是预备役士兵,在预备役第七十五兵团服役,母亲是一个普通人,我们以检疫的名义抽取了他们两个人的血液,并没有检查出任何骑士血脉的反应。我们同样也调查了这个孩子的出身证明,他出生的那天,全国记录在册的女性骑士之中,没有一个人在同一天分娩,即便在盟国的范围之内,也没有类似的记录。”

  中年人皱着眉头,这无疑是他所遇过最匪夷所思的事情。

  “你们有什么看法?”中年人问道,他想听听手底下的人怎么说。

  旁边三个人都有些犹豫不决,最后还是刚才汇报的人有些勇气:“我们研究了一下,认为有几种可能,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人停顿了一下,底下的话有些难听,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了想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最大的可能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很可能是一个拥有沉睡骑士血脉的人。长官,您肯定很清楚,一六六五年之后骑士血脉才有完整的记录,在此之前,只有觉醒的骑士血脉拥有者被记录在案。”

  虽然说,这只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推测,不过在说这番话的人看来,这几乎是唯一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就只有两种可能,他们当初最先怀疑的是孩子在刚出生的时候抱错了,可是一查之下发现不可能,而且任何国家对骑士血脉的记录都非常严格,这些拥有超凡能力的家伙一旦不受控制,破坏力绝对让人难以想像。所以女骑士一旦有怀孕迹象,就会被纳进密切的观察之中。就算想故意隐瞒都很难做到,更别说和别人抱错小孩。

  另外一种可能是孩子的父亲是一位骑士,不过这个可能性也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9 18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