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3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还来不及心疼。
望着左臂飞溅的鲜血,黑纱人怒吼一声,眼底怒芒更炽。
“黄泉月,你真的激怒我了!”
收起轻慢之心,缓缓伸手将身后属下捧向前的长剑提起。
黄泉月看着隐露血腥的剑身,才出鞘三寸便让周围四尺弥漫着令人窒息的腥气,不禁微微动容。
“剑名摄天?”
“正是。”
传说中已夺千人性命、宛如地狱幽魂,最后下落不明的凶器“摄天”剑吗?
难怪黑纱人一出现,便觉得空气中血气大炽。
时机稍纵即逝,黄泉月虽然败中求胜,伤了黑纱人,却知道大势已去,不用说带着个不懂武功的一瞬,以自己伤势,也绝对无法突围,更不用说对方居然拿出了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凶器——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摄天!
黑纱人嘴角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天下第一凶器来对付天下第一的美人,倒也不算埋没了它。受死吧,黄泉月!”
黄泉月知情势紧急,黑纱人手中摄天一旦发动攻势,便再无生机,转身拉住一瞬。
“快走!”
快走?!
——往哪里走?
一瞬被摄天发出的漫天血气早已冲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举目四顾,一片茫然。
眼前血光一片,脑袋早已停机。
“想跑?还能跑去哪?”黑纱人狂笑。
倏地眼前白光一闪——
一片雪花轻轻柔柔的贴近颈项间,带来冰冷彻骨的寒意。
他M的,难道这一会功夫竟下雪了?
黑纱人嘴里骂了两句,伸手不由得向脖子那里摸过去。
手伸到一半的时候,隐约觉得脖颈间那片冷的有些异样,可究竟是何异样,一时间又说不出来。
不过那电光火石的瞬间,他的眼皮一跳,猛地就明白了。
能够带来这种异样感觉的,不是雨水,不是雾水,更不是雪花——
是剑气!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剑芒。
一个绝世高手操控手中剑器的凌厉剑气才能产生的无敌剑芒。
他大惊之下,蓦然缩手,与此同时,猛然伏腰疾退,想退出对方如雪花般冰冷的剑气攻击范围之内。
只听无数金铁交鸣的声音,人影交错,等漫天的飞雪停下,两人已各持一方,静静对立。
黑纱人按住自己被剑芒所伤的右肩,露出一丝惊异的微笑。
“水魄无心!想不到箫某人今日竟有幸得见。”
——水魄无心?!
一声隐隐的炸雷在众人心头炸响,仿佛都隐约能感觉到脚下土地晃动了一下,剧烈的恐惧,猝然袭上心头,一时间人人面如死灰!
其实最震惊的是一瞬。
黄泉月那只修、长而形状美好的手,可以说是毫无瑕疵,美丽到了极处。
手上有一柄冰剑。
说是柄剑,不过因为它有剑的外形。
但那柄剑,分明是从黄泉月的身体内延伸出去的。


一柄没有实体的,极致寒气而化成的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冰剑——
比天下第一凶器摄天更霸道的天地奇器——
水魄无心!
风,突然停了,凝固在半空之中。
天地,再次静了下来,停在了这个时刻。
——
人们都懵掉了。
青峰上,一片寂静!
传说千年的水魄无心终于再次出世!
————————————————————————————
PS:黄泉月冷笑,“小样儿,敢阴老子!我可从三岁时就会玩阴的了。”
黑纱箫某人气苦,咬着小手帕,一脸委屈。
好不容易得来的宝物——海外千年飞鳞绞丝而成的丝网不算,自己还到处挂彩,小命儿差点嘎屁,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买卖。
心疼啊!蹲在墙角继续哭去……
泪水啊!不理你们了。
暗暗下决心,以后打死不惹黄泉月了。
555555555555…………
第六十五章 一瞬落贼手
章节字数:1837 更新时间:10…08…05 23:03
好象那个“冰剑”很厉害似的……
看着敌对方一幅惊吓非浅的样子,一瞬恍乎间多了丝希望。
又忍不住腹诽。
果然容貌是欺骗人的。
神仙般的容姿,恶魔般的个性。
这么超萌的武器居然现在才出手,一瞬心中对黄泉月有点很不以为然。有谁规定的,是超强的武器就只能在最紧要关头拿出来的?
是不是有点太卑劣了?!
黑纱人早已沉不住气,手中摄天血剑猛地攻过来,直指黄泉月胸前七大要穴。
黄泉月侧身闪过。
唇边却浮上一丝梦幻般的冷笑。
“来吧!你们这群虽自称司音宫,实则魔教的徒子徒孙,不是一般都先用车轮战,然后群起攻之吗?不必客气,月我全接下了。”


来吧!
我也只有这一击的力量了。
他不想浪费时间。
身上旧伤太重,他的功力早大打折扣,到时强驽之末,恐民怕连个三岁小孩都能轻易要他的命。
黑纱人虽然明白黄泉月的心思,可时间拖久了,对谁也没有好处,微一点头,属下几个高手纷纷上前夹击。
黄泉月微哼一声,手中散发着丝丝寒气的冰水魄无心激射而出。
他运起“银雪神功”,体内真气鼓荡,体内采自天地寒气的内力自然发动,将攻势尽数化解。
水魄无心才是黄泉阁的真正镇阁之宝。
几百年来,在历任的黄泉阁主手中,不知道染了多少人的鲜血。黄泉月却极少用过这个不祥的兵器。
因为以他的功力,几乎已经到了飞花摘叶,万物都随手可以成神兵的境界。
但是这次回黄泉阁,他却带了这件东西出来。
可笑元昊本以为他急着回黄泉阁是为了“火神丸”的配方,哪料他黄泉阁内居然是还有这件奇物。
手中真气飞快流转,黄泉月瞬间已提至极限。
一声清啸。
只一瞬间,黑纱人座下威震八方的几大高手,在他手下竟然都走不出三招。一个一个肚破肠流,死状凄惨。
空气中血气大炽。
看着那皎洁的冰刃,所有人现在只觉得阴风惨惨。
黄泉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扇的羽睫轻颤,眼中却燃起熊熊的寒火。
——挑衅!
那是一种看到了对手的挑衅。
眼睛静静扫过众人,每个被他视线扫及的人都觉得心中一凉。那眼神,是看死人的眼神。
雪。
飘飞。
一重山。
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飞雪过处,血气全无。
剑意悠远绵长,清淡空灵,却似诉尽重于山岳之情,入骨相思之意。黄泉月如瀑的乌亮发丝随着他的动作飘荡在空中,形成一道绝美的风景。
一舞既罢,青峰之畔,湖水之滨,除了一瞬,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人。
好半晌——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脸上阴睛不断变幻的一瞬终于从痴呆中回过神来,心中的惊诧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额滴神啊!
可怜滴她只看到寒光一闪,然后地面上除了她外,就没有还站立着的人了。
这是什么武功?
简直比网络游戏里开外挂的还牛B嘛!
“美人月。”
冲上去便扑向黄泉月。
他怎么样?
下一刻——
身子却似有实物拖拽一般,以更快的速度向后倒退。
“啊——!”
刺耳的尖叫顿时回荡在整个山间,穿破云霄,更是惊起大片飞鸟。
不等她弄清楚是什么状况,就感到身子落入一个隐含血气的宽厚怀抱,被紧紧搂住。
什么?
一瞬好不容易才找回的神志再次崩溃。
两眼一翻白,昏了过去。
黑纱人用手中黑纱将一瞬抓到手中,正待向黄泉月行去,倏地脸色一变,狂笑一声,“今日倒便宜你了!”
狂笑声过,一团黑云兀然浮起,遮住日光,飞快消失在青峰绿水之间。
与此同时——
又一阵疾风扫过,黄泉月的身边多了一个高大人影。
看了看黑纱人消逝的方向,又望了望地上昏迷不醒的绝世容颜,俊目中有愤怒、忧伤……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怜惜!
眼光落在黄泉月手边那柄薄薄短剑上时,又不由得一怔!
——————————————————————————————————
PS:郁闷啊!昨天四十度啊!
晚上咱家居然停电了几小时,害得咱差点直接断气啊!热死银了……
咱泪水个啊!!!
第六十六章 夕阳残如血
章节字数:2216 更新时间:10…08…07 22:05
一阵阵冷风猛灌进来……
几似一桶冰水浇了一身,冻得一瞬浑身打颤,猛地清醒过来。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那一刻,烟波如梦,夕阳如血。
大群白色的水鸟在云水间翩然盘旋,叫声高低起伏。
忽然,空中黑纱飘拂,如花影颤动,百鸟展翼。才觉得身子腾云驾雾一般,黑纱人抓着她竟飘在半空……
定睛一看——
鸟。
原来他们竟是坐在一只巨鸟的背上。
巨大的黑色羽翼在血色夕阳中飞舞飘荡。
已经一天了……
这是哪?
美人月呢?为什么又是我被抓?
黄豆般大小的汗珠滚落下来,她的衣裳全被急出来的汗水浸湿。
张了张嘴想说话,冰冷湖风猛地灌入,看着身旁众鸟高飞,啼声悲切,只感觉胸膛里有东西上涌,不吐不快。
巨鸟驮着两人丝毫不见吃力,不一会功夫,便到达湖心一座小岛上。
好……好快的速度!
飘落地面的一瞬间,黑纱飞起,一瞬分明看到黑纱下是一个冰冷闪烁着寒光的铁面具。
铁面人?!
法国作家亚历山大?杜拉笔下的铁面人?
为什么黑纱下还要戴面具,难道说那张脸丑陋不堪,羞于见人?
害怕之余,好奇心居然大炽。
岛中心有座雄伟的宫殿,此时大殿前锦旗招展,殿门大开,金色地毯从殿门一路铺开至脚下,不少人迎风挥舞的旗帜下而立,似乎是隆重的迎接礼仪。
门口站了这么多人,是在欢迎谁?
还没开口问——
“参见国师。”声音震天。
拱卫宫殿的一众武士弯腰行礼,军人的行礼无疑十分严整,也有力,尤其是身上甲胄磕在地上的那声金铁碰击声音,更是铿锵动听。
国……国师?!
这个黑纱妖怪居然是什么国师?
国师在古代的皇朝里,好象是个了不得的尊称。
妈呀,这是怎么了?
一瞬宛如被雷轰了一样的傻站在那里,不……不得了了!
黑纱人眼中确有威严的气势,睥睨众生的噬血味道——


果然有上位者睥睨一切的贵气。
她虽然猜到黑纱人可能有些了不起的身份,可亲耳听到众人口称国师,仍是吃惊不小。
吐血,吐血!
怎么穿越过来的人都这么容易遇到某某国某某国的王爷、国师什么的?
想起以前看过的N本穿越狗血剧情,当时当作笑话看的东西,这一切现在居然真真实实地发生在眼前时,她不由得想笑,看看场合,还是忍住了。
“平身。”
黑纱国师略一挥手。
也不多说,径直半拉半拽着一瞬在众人注目礼中进了宫殿。
朱红色的城墙里面,雕栏玉砌,富丽繁华,金色的屋檐在夕阳底下透着噬血的光芒,檐角处偶尔挂着的风铃在晚风中微微晃动。
一队队武士不时路过巡逻,闪耀着寒光的金戈长刀在黑纱国师面前一一低头。
穿过一道道回廊,一瞬的眼睛都快要花了。
庄严肃穆,威严诡异,噬血……
从未想过,这些名词居然可以全部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这在现世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这是哪?你抓我干……嘛……”
一瞬的声音在黑纱国师瞪过来的,目空一切的噬血光芒中自动消音。
好吧!叹息!
我没有身为他人俘虏的自觉。
作为一个古代好俘虏,是不应该问这种低智商的蠢问题。
上次在宁王手中的经历,她不想再有。
原以为下一刻便会被丢进地牢或什么鬼地方,谁知黑纱国师并不停留,一路拽着一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