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4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血红色的双瞳!
天上雪般的银白的发丝,却有一双地上血般鲜艳夺目的眼睛!
——天上雪!
——地上血!
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心神却紧紧被那双天上地下,唯一一双可以令红尘烟灭的眸抓住,无法移开视线,好像被淹没了一般,没有办法呼吸。
快要窒息了。
那是凡人看不得的——眸!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无法形容,一种绝对属于魔魅的美丽!
他的气息变得更冷。
然后,他移开了眼睛。
银发美人?!
这个名字使气氛越来越白热化的房中倏地多了一道彻骨寒意。
一瞬竟不由激泠泠打了个寒战。
月非天忽然身形一展,银光骤现,银雪有些猝不及防,一时间只觉眼前白影一闪,额上一凉,他人已回到了原处。
银雪伸手摸了摸额际,发觉眉心已被粘上了一样东西,冰冰凉凉的,竟似一片薄薄的雪花。
是——冰魄!
“好好!你居然用冰魄来对付我……我走就是。”银雪气急败坏地一转头,又喷了一瞬一句,“小贱人,你别得意!有时间跟男人在湖边鬼混,不如抓紧时间想想怎么治外面的瘟疫吧,别忘了,皇上可只给你五天时间,到时……哼哼!”
他后面说了什么,一瞬根本没听进去,她现在满脑子已被银雪那句“有时间跟男人在湖边鬼混……”所填满。
有时间跟男人在湖边鬼混……
湖边……
鬼混……
啊啊啊……
老天爷啊!
一直以为一瞬我是你亲生的,所以才会拥有这第二次的生命,谁知,原来你是后妈啊……!
猛地一回过神来,双目瞪得溜圆。
突然而来的怒气再也克制不住,怒吼一声,“你知道对不对?你都知道他一直在旁边看着对不对?”
以月非天这种高级别的武林高手而言,旁边多个人不可能察觉不到的。
明明知道有人在一旁,咳咳……这个人还有可能是他情人,居然还同一瞬她上演了一幕活春宫……
呜呜呜……不要活了!
也难怪他的铁杆粉丝银雪一副要发飙的样子。
为什么要这样?
演一场活春宫给人看吗?
很怀疑,这个人真的爱我吗?
“你说什么?”隐隐听到磨牙的声音。
完了。
什么叫祸从口出?
一不小心,一瞬最后一句,喃喃念了出来。


大眼瞪小眼。
夜风,淡淡的吹过。
卷起地上几片残留的落花碎片,轻飘飘的落入房中,在空中轻歌曼舞……
卷二  第十一章 死鸭子嘴硬
春风如醉,碧空如洗。
一行几十骑的蹄声密集洒落,带起一股微寒的风。
一瞬身上微有凉意,胸口却有一腔近乎沸腾的热血在涌动。
前面,有未知的凶险。
但______
她不想轻言放弃。
最主要也是,骑虎难下。
月非天给她派了八名护卫,两个侍候的丫头,其中一个居然便是采樱。
眼下,不会骑马的她便稳稳当当的坐在采樱怀里。
原本,她对于施计耍弄采樱一事,还有些尴尬,谁知小丫头见了她竟提也不提,倒让她暗自松了口气。
除了一个据说是什么医官的中年男子外,还有一张皓都的全貌图。
对于现代人司空见惯的地图,在遥远古代,却是国家君主绝对不能外传的秘中之秘。
皓都城以内宫为中心,延展出四条大街,十八条辅街,以主街为枢,隔出东西南北四个大区。
皓都城北为权势官宦人家密集之地,城东是河道入口富豪商贾云集,城西则是中央政务机关所在地。
只有城南地势最低,落河、护城御河在此处相合,汇成一条主流,延出城外。
地图上,城南处在皇城内宫下角,大小街道纵横,杂乱无章,与皓都另外三区井字街道分区,商铺店面、家宅府第整齐清洁的规划有云泥之别。
一瞬叹息。
贫贱富贵,自古皆然。
虽如此,可这里才是皓都的平民百姓聚居的地方,皓都近百万人口,有近三分之一汇集于此。
马蹄踏踏,古城青砖,早市繁华。
一瞬脑中却在不合时宜的回想着昨晚一幕。
一想起……
就火大!
…………
“丫头……再说一次?”
月非天血红色的双瞳早已恢复原色,若不是太过真实,一瞬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


明显感到他眼中的危险味道,可是有些事情不问清楚……
“你说过要守护我的话,是真的吗?”
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一瞬说完就后悔了,人到冲动的时候,居然真会口不择言。
“是,这句话不但是黄泉月说的,也是……我月非天说的。”
简快,直白,没有一丝让人促狭的余地。
听到这样的话实在不能不感动,可一瞬更害怕他那种忽冷忽热的表现、、、、、
这会不会把她弄得像一件缝缝补补的破衣服。
破衣服,终究是要扔掉的。
“这一次,算是承诺么?”
“是誓言。”
誓言?!
明明从别人口里说出来可以惊天动地的话,从他嘴里吐出来……简直更像一个笑话。
很用力的盯着他,嘴角不停抽搐,最后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大笑起来,边笑边嚷嚷:“誓言……哈哈哈……你究竟有多少个身份?一会是黄泉月,一会又是月非天,还变成什么水圣,以后还会有什么,哈哈……你知不知道……我还真有点……期盼呢。”
一瞬笑的快没气了,很没形象的蹲下去。
月非天冷冷的看着她,直到地上的人笑累了,才蹲下身来瞪着她。
绝美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丝不可抑制的怒气。
一瞬慢慢停住了笑声。
红晃晃的灯照在脸上,两人大眼瞪小眼,说不出的诡异。
明明知道该怎么做,可……张口的却是一句:
“我不信!”
“你、、、、!”
月非天脸色变得铁青。
其实一瞬还有一句话没敢说出口。
——劳资要再信你个混蛋,就他m滴傻b!、
在那气势迫人的古代权要加黑社会老大面前说这句话,估计她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所以她很有见识的改为了腹诽了事。
……
心情虽然不爽,但事情不能不做。
果然,一大早便被拉出了温暖被窝,来城南查看疫情。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不了解疫情凶猛,到底是属于哪种恶疾,在来城南之前,一瞬画出图样,命人赶制了一些临时性的防护面具,戴上口罩手套,喷上宫中秘制的防毒药水。
郁闷。
防毒药水管用吗?
如果管用,又何来城南疫情,又何来七千余名大夫一起集思广益,也未找出治病良方?
一瞬苦笑。也许只是一种自欺欺人吧!
从古至今,人类遭遇了无数的瘟疫。
其中有些瘟疫特别严重,对人类后代的影响巨大的有——黑死病、鼠疫、天花、流感等。
一瞬在现世时由于从电视、互联网上经历了那场可怕的非典病毒,所以她对一些疫病还算多少有些了解。
总的来说。
瘟疫是由于一些强烈致病性微生物,如细菌、病毒引起的传染病。一般是自然灾害后,环境卫生不好引起的。
所以,来实地查看,也就必不可少。
看了看身旁一派儒雅风流的医者、。一瞬突然来了些兴致。
“听说您是羽王重金从海外请回来的神医华遥先生,不知对这疫病有何高见?”古人咬文嚼字的,说个话还真不是一般的累。
鄙视一个。
咦……
这神医也姓华,不知和华佗有何关系?
转念自我唾弃一下。
这里是异时空,跟华佗可根本不是一个时空好不好?
有些灰心。
如果真是华佗在这里,就算再有什么七个八个的瘟疫杂症,估计也不在话下。
华遥淡淡看了她一眼,说了句“大疫萌于冬至,始于立春,止于立夏。两至三年便有一轮,周而复始,为天地之定律。为医者,只有望、闻、问、切四法,华某未见病症,不好妄下结论。”便不再开口。
有理。
大凡病症,无非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四理,眼下正值暖春,各种病症高发期,与一瞬她又有何半点关系?
微微叹了口气。
昨夜一时头脑发热,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出来被冷风一吹就差点没把肠子悔青了。
虽然在美人月前面死鸭子嘴硬,可眼下真刀真枪的要上时……
却早已没了主意。
怎么办?
那个该死的白头发妖精可只给她短短五天时间,否则——
便要放火焚城!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数十万百姓生命付之一炬,可想而知,她这个据说是引来瘟疫灾祸的根源,十有八九,逃不脱背黑锅的命运,绝对会被丢出去以平民怨。
没有人会保得她的小命。
有点咬牙。
不知不觉间,一来到城南。
城南已被皓帝派人修了道连绵十几里的高墙隔开,高墙里外又设有很多道铁栅栏,日夜重兵把守,城南百姓皆不许外出。
这法子虽然无情。但在无法确认何人染有疫病的情况下,却是杜绝疫情传播的最佳良策。
墙里墙外,竟是两个世界。
关卡旁数丈内的建筑早已拆去,夷为平地。
白惨惨的,透着一片死气。
偶尔几声谈话从路边房内传出,也是有气无力,透着股了无生趣的绝望。
青天白日里。
朗朗乾坤下。
这里感觉竟像一座——死城!
“水???水???给我???”
阵阵低低的呻、吟从前面不远处传来。
一个形容枯槁,早已不成人行的东西在发出微弱的呼唤,涣散无神的眼睛里尽是悲凉的渴求。、
一瞬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哪还顾得想那些有的没有的 ,忙接口道:“好,你等一下,我马上端水来给你。”
回头推开扶着她腰的彩樱,就要下马。
男人天下   卷二   第十二章 千年的精华
杂乱肮脏的建筑。
破旧不堪的屋舍。
渐多的人声,却尽是一些痛苦的低吟???????
一瞬与那医者华遥对望一眼,心知必是到了疾病者群居之所。
此处占地极广,里里外外沿着围墙用幔布搭着棚架,棚下无数的病患躺在用门板垫成的简陋的“病床”上,辗转反侧。呻、吟哀哭,伴着阵阵恶臭扑鼻而来。
华遥也不多说,跳下马上前就来看症。
一瞬在远处,已被这股奇臭熏的恶心欲呕,现在就近一看登时心惊肉跳,面色惨白。
这些在木板上蠕动着的 是人吗?
如果还能称其为人的话。
到处沾满了未经处理的排泄物?
苍蝇蚊虫上下飞绕?


风吹日晒雨淋?
这哪是治病的 医馆啊,分明就是催命的地狱嘛!
“水?水??给我?”
阵阵低低的呻、吟从前面不远处传来。
一个形容枯槁,早已不成人行的东西在发出微弱的呼唤,涣散无神的眼睛里尽是悲凉的渴求。、
一瞬的心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哪还顾得想那些有的没有的 ,忙接口道:“好,你等一下,我马上端水来给你。”
回头推开扶着她腰的彩樱,跳下马来。
“那人病情危重,瞬姑娘不可轻易靠近。”
一瞬本来想走近点,晃了两下,却被彩樱的芊芊玉臂拉住,根本动不了。
“放手!”
她转过头。
采樱在她的瞪视下一脸惶恐,却不肯松手。
“瞬姑娘。殿下将您交给我们姐妹时,奴婢们在殿下面前可立誓一定要胡得公子周全”另一个叫待樱的也在一旁相劝。
采樱姐妹身份颇高,穿着打扮虽不华丽张扬,但论到精细贵重,却不比富足人家的小姐差,要她们一起来城南恶疫之地,也真是有点委屈他们了。
可这两人受美人月之命保护她,更衣如厨,竟是须臾不离。
明明与此无关的人,也被她拖了进来。
她们的生死,一瞬我该如何负担?
突然间,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这一会功夫,有名护士已经快步取了水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