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5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古代原来也有女捕快啊!
不过,貌似古代女将军,女皇帝都有出过,有女捕快也不足为奇了。
脑中灵光一闪,“是你,是你制住了这淫贼,对不对?”
流云笑意更深,“不然他会这么老实任你打。”
一瞬脸一红,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我以为他怪病突然发作,捡了个便宜,嘿嘿……”
流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地上的蝙蝠鸡也忍不住噎了口郁气,差点背过气去。
这世上还有比他更倒霉的采花大盗么?
花没采到也罢了,居然还被个不懂武功的臭丫头羞辱……心里咬着牙,自然将这笔烂帐也算到了月非天头上。
若不是他,雄风常在的自己为何会……不举,又哪会一时失了冷静,被这臭女人捕头偷袭,点住穴道?
他眼中射出怨毒,死死的盯着流云。
流云冷笑:“蝙蝠鸡,你个死不掉的淫贼!天下有多少闺中弱女被你毁了名节,生不如死,今日你若不说出秦府小姐的下落,倒也要让你尝尝分筋错骨手的滋味。”
顺手拍开蝙蝠鸡的哑穴,手中寒芒闪过,蝙蝠鸡手脚经脉已全被她利刃切断。
“啊啊啊……”
蝙蝠鸡哑穴解开,一阵惨嚎声顿时铺天盖地而来。
“臭婊子……死贱人,有本事杀了大爷……否,否则……大爷不干得你欲仙欲……死……大……大爷跟……”
流云大怒,一脚踹在蝙蝠鸡哑穴上,转过身来,捏了捏一瞬嫩嫩的脸蛋,“小妹妹真可爱,难怪连皓国的羽王爷也会喜欢你。”
有点古怪……
一瞬一怔。
流云说的这句话本来很平常,但再怎么说,一瞬也顶着个“羽亲王王妃”的金字招牌,这叫流云的女子貌似可亲,态度上可不见得如何尊敬。
若说看不起自己,连提到美人月,权倾朝野的羽亲王时,也不过一句——
皓国的羽王爷。
皓国……
羽王爷……
一瞬佯装天真,暗自冷笑,想骗过一瞬她,没那么容易。
她当然也不会将“你究竟是什么人?”之类的蠢话说出口,这女人武功高强,眼下撕破脸对她没半点好处。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她料定这女人下一步定有动作,谁知流云一把抓起地上的蝙蝠鸡便要走。
打出意料之外。
实在忍不住,“你……就走了?”
流云显然也是一愣,想了想,道:“找你的人应该快到了,眼下天色已明,你不用怕。”
我、害、怕?
好吧!害怕也没啥丢脸的,不过是怕你。
这话一瞬当然不会说,口中笑道:“姐姐请吧!”都开口叫你姐姐了,你总不好意思再为难我了吧!
流云一怔,旋又一笑。
正待说点什么,“嗖”的一阵轻响,流云脸色一变,一把扯住一瞬身形暴退数尺,险险避开一连密密麻麻,铺天而至的淬毒银针。
地上的蝙蝠鸡可没这么好运,立刻被银针射成了蜂窝煤。
“流云,你的警觉性怎么越来越差?”
一个俏丽的身影在风中笑道。
不远处站着个人。
阳光掠过她妖娆动人的身影,正在晨曦中对两人微微而笑。
一个如妖灵般的女子,双眸如雾似迷,黛色的柳眉,点染的红唇。绝丽的姿容似嗔,还怒,似无情,还含羞……
一件薄如蝉翼的粉色轻纱,细致的刺绣无比精美,领口大开,露出皎若白雪的酥胸。一根长长地金步凤摇头珠簪,随意插在绾就的流云髫上,几缕散落的发丝,在晨风中摇曳飘扬。
美人如玉。
一瞬几乎屏住了呼吸。
“我的胸罩……”
“这个是吧?”美人低声一笑,“我无意间得来的,见了着实喜欢,所以拿来略为修补。”
在两人面前华丽地转了个圈,笑得更加妖魅,“不错吧?”
一瞬哪还记得害怕,走上两步细看,果然是自己从千年后的另一个时空穿来的内衣……裹住乳房的地方由于尺码不够,用绫纱密密将两个半球连住,更显得一对雪乳在那抹嫩粉之下大有呼之欲出的感觉,如果握在手里一定手感非常好。
有些无语。
“你就穿个胸罩,披层纱就跑出来了?”
谁说古人保守,纯属误导。
美人难得有丝羞涩之意,轻抚酥胸,笑道:“原来这衣服叫胸罩啊?”
一瞬红了脸。
流云面如青碇,怒道:“无影,又是你!”
“流云……”娇柔的容颜凑近,挑眉眨眼,姿意妖娆,“人家想你了嘛!”
“滚!”


“哼!天曜国的女捕头巴巴的跑到皓国也罢了,可再怎么说这里也是我天山云府的地盘,你也太不给老娘面子了吧?”
——天曜国女捕头?
——天山云府?
一瞬小心肝颤了一个。
难怪流云提到羽王殊无敬意,原来……是天曜国的人,等等,不对,那她不就是那个变态宁王的手下?
她与这个无影是旧识?
天山云府不就是那个喜欢美人月的疯子玄暝的老窝吗?
两边都不是善类,最好狗咬狗。
“真冷淡,就为了这个不入流的淫贼你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有对人家发这么大脾气,莫非——”
“闭嘴。”在她说出更难听的话之前,流云上前喝住,“他抓了秦府小姐,着落在他身上,你少胡说八道!”
“区区一个小姐能值几何?你要这般拼命。”无影不以为然。
流云嘴角差点倾斜,衣领略松。
无影挑起眉尖,冷哼一声,恼怒地瞪着她。
“你受伤了?”
就那一眼,足以让她看到流云衣领下也有几条红痕。善于刑讯的她一看就知,很明显是细长牛皮鞭浸水抽出来的伤。
“没事。”
无影眼中光芒一闪,“身上呢?”
流云摇头,“不必了,都是轻伤。”
无影冷哼一声:“怕不是伤,而是见不得人的——”
“住口!”流云恼羞成怒,声音一沉,“无影不要太过份,这是我的私事。”
“私事?是私事还是私情,恐怕说不清吧!很少与情人亲热一个都能搞成这样的,流云,你那个心肝宝贝宁王爷似乎有点性虐倾向呢?啧啧……真看不出来。”
无影又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语气调侃,美目中却似有火焰燃烧。
这两人真像猫与狗,一见面就互相掐架。
白白便宜一瞬看了场好戏,心中大呼过瘾,只差杯茶和一张椅子。
“与你无关!滚!”
流云咬着牙,冷冷吐出几个字。
无影大怒,跳起脚来破口大骂:“无关?你真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跟着那个混蛋了?若不是老娘,你早——”
她突然顿住,表情复杂的看着流云,愤怒,惆怅,无奈,自伤在眼中一一闪过,最后愤然道:“罢了,你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老娘还有何屁好放?”
转首又对着一瞬媚然一笑,轻佻地捏捏她光嫩的小脸,“小丫头,天山云府的主人可要我带句好话给你。”
天山云府——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玄暝那个超级大疯子?!
他会有啥好话……
无影无视着一瞬因害怕而产生的颤抖,在她耳边刻意暧昧地低语,“玄大人说,他的东西不喜欢别人碰,不要忘了他的禁令!”
看一瞬脸色大变,又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话,才满意退开。
“你跟她说什么?”流云寒着脸。
在无影面前,她之前的温柔恍若梦幻般不真实。
无影娇笑:“也与你流大捕头无关。”
闪身避开流云刺来的一剑,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绝尘而去。
流云一剑落空,怔怔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
好半晌,叹息一声,手起剑落,削下蝙蝠鸡的首级,随之而去,身法竟比无影更快些。
都走了……
一阵风刮过。
只剩下一瞬站在河岸桃花树下发呆,身边躺着具无头的蝙蝠死鸡。
——禁令!
……小丫头,月既然不准许我碰你,那好,我也不准你再碰他,敢不听话,挨手就剁手,敢动脚就跺脚,我云府之主说话算话,你可记清楚了!
…………
那个疯子玄暝……
一瞬只感觉到有丝丝寒气不断逸出,使得升起的朝阳也失去了温度。
卷二   第二十二章 烂桃花一枝
光影交织,和风徐吹,花香阵阵。
金色的光线透过树叶的缝隙,柔和地洒下,满江波光鳞鳞,绵延的林木中,桃花开得正盛。
这样美好的春日清时晨,真不想破坏掉……
如果忽略那一地血腥味的话。
一瞬脸上阴晴不定。
她的目光盯着桃花树下的绝色美人。
美人亮如星子的双眸也望着她,流露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一袭银衣,衣摆上落了些许浅浅的粉红花瓣,像极了一杂盛开时的美丽桃花。
呸,烂桃花一枚!
一瞬咬了咬牙。
若不是他,自己哪来这么多死缠不休的麻烦。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这回更好,连天下第一大淫贼都惹来了,下回还不定来个什么怪物了。
可是——
从来不知一个人穿银衣能如此的美。
如此耀眼夺目,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金银铜臭,在他身上居然能穿的如此清丽脱俗,宛若——青冥皓月。
对,九天皓月,我又怎能妄想他在水中。
他是天上仙,我却只能……水中望月。
苦笑,沉迷于水中之月?
那个从远古开始便世代相传的禁忌。
献出自己全部的真心,换回的也许是无情的抛弃。
我们之间,或许——相隔彼岸。
花开彼岸,花不见叶,叶不见花,生生花为叶,世世叶念花。
仿佛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
“你还好吧?”天上仙开口了。
一瞬望了望一旁的无头死蝙蝠,飘落下的桃花飞入血泊之中,竟异常妖异。
“本待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
天上仙一愣。
“没什么……”
“你究竟在说什么?这只死蝙蝠对你做了什么事?”
天上仙月非天不耐的语气中隐隐含着怒意。
“他对我做了什么事,你不是更清楚吗?”
“你——”
“我虽然懒,不愿动脑子,但也别将人当傻瓜。那个叫流云的女捕头来之前,你就一直在旁边对不对?”
“……你怎么知道?”
月非天一呆,眼中的神色惊疑不定。
他对自己的轻功绝对有自信,别说是不懂武功的一瞬,便是宁王,箫曲冷等高人,也不一定能察觉到。
一瞬苦笑。
一阵小小的旋风刮过,卷起草地上的粉红花瓣四处乱舞。
曾听说过,有过肌肤相亲的人,在感知对方的存在时,通常有种常人没有的默契。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心里忽然有点酸酸的……
想不到还真有其事。
“我要走了。”
一瞬淡淡的说道,树影斑驳洒满全身,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把话说清楚!”
“没什么好说的,你我今后尘归尘,土归土,什么守护相伴,昔日缘分,至此便都一刀两断吧。”
“你过来,我解释给你听。”
天知道。
无论是黄泉月,还是月非天,他可就从没这样低声下气好生说话过。
一瞬捂着耳朵。
解释什么?解释你每次怎么欺骗我?
“不听。”
“乖,过来!”
“不听!!!”
“一瞬!”
第一次月非天叫了她的名字,却是寒意大炽。
“好!我说!”
看着他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一瞬怒了。
“你敢说他——”指着地上的蝙蝠鸡,怒吼:“他到皓都来,你事先半点也不知情?”
“……”
“你敢说,那天说喜欢我,是出自于真心,而不是利用?”
一双拳头是握得死紧,越说越激动,一阵头昏,差点摔倒。
月非天上前扶人。
清冷的气息扑鼻而至,将人揽入了怀中,温热的唇慢慢移到额头,鼻梁……
稍嫌清冷的怀抱。
手臂的主人仍然同以前般不懂节制力道,紧紧地揽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