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5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稍嫌清冷的怀抱。
手臂的主人仍然同以前般不懂节制力道,紧紧地揽着,圈得她身体都在痛。
却令人,好安心的感觉……
一瞬在他怀里大哭撒泼,“那天说要守护我的人究竟是谁?呜呜呜……你把他还给我……”
月非天搂紧一瞬,任她将鼻涕眼泪擦在银衣上,竟然没感觉到恶心。
拥住她时,温热的肤触令月非天一阵恍惚失神。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第一次肌肤相触时,他便感觉到了。
自己这个极其好洁,无法忍受他人靠近的身体,不排斥这个女孩子。
“一瞬……”
再一次的喊了她的名字。
低下了头,清澈的双眸如昔,凝视着她。
天下之大,却只凝视她。
半晌——
闷闷的冒出一句。
“那日的话……我——月非天,完全出自本心。”
又是这句话,一瞬有些想哭的冲动。
她要花多久时间才能让自己确信,不是身在梦境中。
人生不过是场梦,但眼前人却让她更不敢相信。
“无论是黄泉月,还是月非天,又或者是谁……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我,要守护的人也只有你一人。懂不,傻丫头?”
他的话中,隐隐透出一丝温柔宠溺。
错觉?!
这么清冷高傲的人,会跟自己解释。
抬起头,引入眼帘的,是美人月那张不染纤尘的脸庞。
细致的五官,眼眉唇角无一不是她所深深眷恋的。
片刻失神。
突地惊醒,猛地推开月非天的怀抱,随便挑了一块草地坐下,脱了鞋,光着脚丫伸进了河水。
“确实我之前就来了,本来想看看这只混账到底想干什么……后来正想出手,发觉这女捕头来了,才……不是故意不出来的。”
他的话里隐含着一丝委屈。
一瞬望着缓缓流过的河水发呆。
“为什么不看我?”月非天问。
“……”
心虚。
一瞬暗地里想,也不清楚究竟心虚个啥?
月非天怔怔地望着她,没有再出声。
洛河水本是落樱山的山泉所汇集而成,虽是春天,也还冰寒刺骨。
刻骨的凉意也终于让一瞬纷乱的心绪平静下来。


眼前的景色很迷人!
清亮的水。
阳光映在水中泛起片片金鳞,衬着不时漂浮于上的夹岸桃花或自落樱山而下的樱花瓣,这一带河水仿佛仙境般的美丽。
更何况,自己还身在其中。
坐在湖边手折了根马尾巴草拨弄着水面,在现代不可能出现的水质,清凉透地,几乎都能看清河床上那些形态各异的鹅石……
“不对!”
一声嚎叫,整个人蹭地从草地上弹了起来。
月非天一怔,“怎么了?”
一瞬呆怔地望着美丽如梦的河水,半晌才回过头,眼睛里满满的骇异。
“水里没有鱼!”
卷二   第二十三章 水里没有鱼
“水里没有鱼!”
是阳光太明媚太温柔?所以映得一瞬的小脸毫无血色,眼睛里满满骇异?
“——何解?”月非天星眸微闪。
“你看。”
一瞬指着地上。
草地上蝙蝠鸡无头身体,一大滩一大滩的鲜血还在不断涌出,有大部分顺着草地低洼慢慢汇在一起流入洛河中。
那道缓缓流动的血线竟在发生着由红变紫,再变黑的色彩变幻,到最后,流入河中的血色已是一片漆黑,并且散发出一股奇臭,混在水面泛起的薄薄水雾与花香中。
如墨般的黑血融入河水中,慢慢变浅,直至扩散消失。
两人望着眼前诡异的一切,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瞬脑中“轰”的一声,像是千树万树被冻结的桃花瓣一样,寒冰一片,猛一转身,没头没脑地扑入月非天怀中再不敢回头。
都快赶上《死亡笔记》,可以拍恐怖片了。
一件接一件,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月非天心中一荡,有小美人儿投怀送抱,当然紧紧拥住。
清冷熟悉的气息……
好安心!
一瞬“怦怦”乱跳的心渐渐安定下来,不安分地在月非天怀中拱了拱,倏地心中一动,大叫:“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它,是它!”
声音中隐含一丝兴奋。
月非天一怔之下,也倏地反应过来,“你是说——?”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对。我怀疑……水、中、有、毒!”以她来自二十一世纪,看过无数剧情电视的少女直觉保证。
清纯如玉的水质——
其中没有半点生命迹象——
人血流入其中马上变成墨黑色——
只能证明一件事:河、水、有毒!
这一切,或者便是城南疫情疯狂肆虐的根源所在。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发源于落樱山的洛河,只环绕于城南,绕过这片城区,便流向遥远的南方。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城南疫情如此厉害,其它三区却没有受到波及了。
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欣喜。
“不对!”月非天突然想到了什么。
“?”
“若说饮用这河水造成疫情肆虐,有些说不通。”
“什么地方?”
“城外驻扎着封锁此地的官兵,他们人马牲畜都是直接饮用的河水,为何没事?此其一。”
“……不知道。”一瞬张大嘴。
“其二么,自皓国建都以来,城南百姓便日夜以洛水为食,为何从未出事?”
“……”
嘴张得更大,开始挠头。
面孔抽筋,呆了片刻,突然问道:“……那,河里没鱼你怎么解释?还是说原来就没有?”
好怪的地方!
月非天显然也有些迷惑,“原来好像是有的,此地胜产鲈鱼,记得我还来吃过几次,味道甚是鲜美。”
就知道吃,一瞬很不屑地撇了撇嘴。
“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确实有些怪异,回头让摹云来好好查一查便知。”
“摹云?”
“上次在青峰山你不是见过吗?”
“哦——”
一瞬恍然,就是顺手牵羊,拿别人灵药——碧灵丹孝敬美人月的那小子。
心中忍不住嘀咕,明知道他是用药高手,还暗藏着不用,啥居心嘛?
“他只是善于制药,不是治病好不好?”月非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顺便奉献两枚眼刀。
咦,你咋知道我想什么?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成半仙了?
月非天好气又好笑,伸手敲了她一下,“你自己都说出来了好不好?笨丫头!”
一瞬几乎咬断自己讨厌的舌头。
笨!
月非天怒,上前一把拽住一瞬,“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竟然敢骂我?”
一瞬哼都没哼一声,颇有点自作自受的味道。
谁让她一不小心又说出口了。
手指下细嫩的触感,温热的呼吸,让月非天脸一热,突然有点难以抑制,而且,这个丫头——也的确该给她一些惩罚了。
“没……”
“我要教训你。”
“你……呜呜……”
我是骂我自己,没说你啊——死小子,你根本是故意的!
被看穿了!
月非天干笑两声,更卖力地吻了下去。
身体的纠缠,随后变为唇舌的纠缠,由激烈,在时间的消逝中,渐渐化为甜蜜甘美的吮吸。
唇分,一道银丝牵连在嘴角。
两人的胸膛都微微起伏。
一瞬喘着气。
冷香环绕入鼻,清幽的气息,泛起艳色的薄唇……
美人月的滋味似乎越来越好了,呜……叫她怎么舍得放手?
月非天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刚才无影在你耳边说什么?看你们脸色好像怪怪的?”
呃……
一瞬嘴角有点抽搐。
不干了!她是为了谁才会落到现在这种被人威胁的凄惨地步?
“那个疯子不准我碰你……”
“后面的。”
“不要忘了他的禁令。”
“不是。”
“挨手就剁手,敢动脚就剁脚……”
“不对!”月非天竖起双眉,低吼:“她贴在你耳边说的那句。”


一瞬终于明白过来,“哦!你说那一句啊……”
心里想说,关你屁事。
可惜,没有这个贼胆。
“没……没说啥……”
搂在纤腰上的手缓缓收紧,把一瞬拉到某人怀里,危险地目光盯得人发毛。
“说!”
一瞬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就像成了做错事被审问的孩子。
受不了压抑的气氛。
“好吧好吧,说就说嘛。那个叫无影的让我给她设计几套内衣,交换条件就是她不跟疯子玄暝告我的状,满意了吧?”
“内衣——?”
“胸罩!就是……前,前几天被你扯坏了的,然后不知怎么落到她手上的那个东西。”
哼,说就说吧,谁怕谁?
反正古人也不认得。
月非天似乎想起来一点,隐约只记得就是那块勉强遮住胸部的小布料……脸顿时沉了下来,声音格外冰冷刺骨。
“不准你穿那个东西!”
“没说我要穿……呃,不对不对!我是应该穿……呸呸,也不对,我我我……我穿不穿胸罩关你个屁事啊!”
“你要穿成那样出去?”
月非天火冒三丈。
穿成那样,还出去——
昏,脑中顿时浮现出无影那身妖娆打扮,一瞬恶寒了个。
这人怎么了,难道在拈酸吃醋?
心中才微微一喜,却被他下一句给气到了。
月非天嘴唇擦过她的耳垂,似笑非笑地有些暧昧:“当然,如果只穿给我一个人看的话……嘿嘿……”
色、狼!
还是只霸道的色狼!
一瞬臊得小脸通红。
两人原来亲热时,大部分时间都是某些药物在起作用,此时明明没有了催情药的作用,为何此刻的她竟能感觉到眼前这冰山美人身体下暗藏的——
那团火!
宛若晶蓝冰山下的炽热火焰,正在猛烈燃烧……
卷二    第二十四章 叫他滚进来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大清早,城南居民区的河边打水的,洗衣的热闹非凡。
紧挨着却是一惊一乍嘘声不已。
人们口中叫得吓人,脸色却是已然麻木。
又有人死了。
一群人围着十几个新死不久的人摇头叹息,谁也说不准,或者他们就是其中的下一个了。
一夜暴毙不知又是多少人。
人命在此时,此地,变成了一串令人麻木的数字。
医庐内众人皱眉沉吟,一筹莫展。
原来——
当日月非天送一瞬回住所,略作安排便急匆匆的走了。
虽然从他口中得知,采樱姐妹与那夜被蝙蝠鸡下了淫药的众侍卫,幸亏得他待人赶到及时,未造成大错,但一看到他们,一瞬不免想起那日恐怖淫乱一地的光景……
本来还唯恐采樱姐妹两人问起她被蝙蝠鸡抓走后的情形,谁知她们居然提也不提,恍若没这回事一般,倒放心不少。
能跟着月非天的人,也不是简单人物,哪怕是一个小丫头。
月非天听从了一瞬的建议,一方面顶着圣师殿的压力强硬施行,另一方面又借称神灵在梦中给他的预示,将黑泥——也就是现代的原煤,着人拖进城南疫区,供给病患和众百姓生火烧水之用。
在一瞬的正确指导下,当然中毒、诅咒之类的事不可能发生,不过为了尽量不改变这个世界的脚步,因为煤作为可燃烧资源,在这个世界还没得到认可。
她对百姓做了另一番解释:
诸如,羽王爷乃圣师殿水圣师,为求得一方平安,特向皓国主神——调和女神借来此物,救皓国百姓于水火什么之类的话,可没少说。
皓国习俗,崇敬神灵。
比起武法神力,认为调和的力量更代表福气瑞兆,是以尊九天的调和女神为最高主神。
以圣师殿水圣师的名义从女神处借来的黑泥,不再是恐怖的代表,转眼一变又化为神物。
本来还担心百姓一时接受不了,不肯是用,谁知……
城南百姓居然在这种破洞百出的解释下就平静接受,还一个个精神大振,此番变化倒大大出乎一瞬意料。
古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强悍!
一时间,三殿下月非天简直快成了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