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5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古人果然不是一般的强悍!
一时间,三殿下月非天简直快成了神的象征。
城南百姓对她这个羽王妃就像看活菩萨一样,倒让一瞬所料未及。
有了燃煤,自然也就有了火。
有了火,百姓也不再直接饮用生水。
死于腹泻等症状的病患数字减了下来,但不管华遥他们多少好药下进去,疫情虽略有好转,隐隐有些下降的趋势,但——
一直没有找到此处疫病的根源所在。
以羽王爷如此推崇的国手尚无从下手,众人前几天刚刚有所恢复的士气,顿时又低落下来。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大厅中,人来的挺齐。
周桐,胡适,华遥,方则雨等等一个没少。
没有人说话,除了华遥仍面无表情外,众人脸上均是一片愁苦之色。
连那个冒失小哥方则雨都蔫蔫的。
一瞬的桌前摆放着那副皓都的全貌图,城南疫情严重的地段,已经用红笔标了出来,现在……红圈又多了几个。
第一个打破沉寂的是周桐。
“疫情险恶,一至于斯?”
胡适闭上眼,脸上的伤痛掩之不住,透出一股浓浓的悲恸,暗声说:“我等妄称名医,惭愧呀惭愧!”
“药医不死病,但老夫行医数十载,也从未见过这么奇怪的一种疫病。”另一位老大夫也有些心灰意冷。
周桐心里阵阵寒凉,脑中打定主意,惨然一笑不再出声。
厅中又是一阵死寂。
一瞬望向大冰块脸华遥,“华先生以为如何?”
华遥淡淡瞅了她一眼,沉思了半晌,才道:“瞬姑娘,可否请大厅内不想干的人先行退下?”
众人一怔。
一瞬听他话中有话,除了胡适,周桐,采樱姐妹外,喝令众人一一退了下去。
“请恕在下直言!”
“华先生,请!”
古人真是泛牙酸,一瞬入乡随俗。
“依在下看,这城南百姓的疫病不像是一般疫病!”
“什么意思?”几人面面相觑。
“在下怀疑是——中毒!”
一石惊起千层浪!!!
“——中毒?!”
“不是疫病,是毒?”
在座几人都被这句话给震晕了。
怎么可能?
世上从未听说过有哪种毒药可以使几十万人中毒,且症状与一般疫病无异。
胡适直视着华遥,厉色道:“此事人命关天,华先生可有把握?”
“在下没有十足的把握……”华遥难得地叹息一声,“在下一生钻研医家救人之术,对毒药研究不太多,是以不敢断定,更不知是何种奇毒,竟这般厉害。”
胡适,周桐并不相信,望他的眼神已经跟看疯子一样。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换了任何一个人,也不会相信。
“也许……”
一瞬的神色透着古怪。
“瞬姑娘相信在下?”华遥有些诧异。
他并没有十足把握,只是身为医者的经验与直觉,让他觉得这场看似疯狂的疫病,或者并没有表面如此简单。
所以——
一开始他便让一瞬屏退了众人。
事情没有证实之前,没必要引起更大混乱。
“或者……真如华先生所言也未可知。”一瞬若有所思,她想起了蝙蝠鸡死时,那个古怪的洛河水……
……
清纯如玉的水质——
水里竟然会没有鱼——
蝙蝠鸡的血流入马上变成墨黑色——
只能证明一件事:河、水、有、毒!
…………
虽然这一切,被美人月否定了。
但眼下听了华遥的这个结论——不是疫病,而是中毒!
更肯定了她心中的想法。
华遥显然也知此事太过重大,刚才才让自己屏退了旁人,以免引起更大恐慌。
而且,好端端的这数十万城南百姓若真是中毒的话,那必定是人祸而非天灾——也许是,有、人、投、毒!
那……
这幕后操纵这一切的黑手,因何竟做到如此丧尽天良的地步,岂非太过可怕……
……
华遥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才会如此小心。
此人心存定夺,脑中滔豁万千。
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只是——
同饮洛河水的,在城区外驻扎的官兵,他们人马牲畜均饮用此河水,为何安然无事?
若说不是洛河水,这个下毒的媒介又会是什么?
传播速度可以达到如此之快。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华遥见一瞬神情不对,“瞬姑娘可是想到了什么?”
一瞬微一犹豫。
转头反问采樱,“你家殿下说摹云会过来,可有消息?”
“殿下已发玉令,命摹云公子全速赶来,相信最迟今晚可到。”
“嗯!”一瞬站了起来,又对周桐道:“派出全部人手,传下司衙令,叫城南百姓不要再饮洛水了。”
厅中一阵抽气声。
大家吓了一跳,脸大冰块脸华遥也为之动容。
“您是说——水?!”
“洛水……?”
“……怎么可能?”
华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若以下在水中而言,确实是传播毒液最快的一种方法,不无可能。况且,此次三殿下擅用皇权,神权压制圣师殿,使用禁忌的黑泥,圣师殿几大圣师早已不满,若不能及早查出疫病根源所在,恐怕——”
正在这时——
厅外传来一声急促的脚步声,到门口戛然而止。
“瞬姑娘,有客求见。”
“谁?”
一瞬有些怒意。
眼下正在商量大事,说了不准打扰,谁这么讨厌?
门外声音明显有些畏缩,“圣师殿的风圣师殿下来了。”
——银雪?!
他来干什么?果然是个讨厌的人。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一瞬怒极反笑……这丫的来就没好事,老子豁出去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瞬我还怕他不成。
“叫他滚进来!”
卷二   第二十五章 白头发妖精
叫他滚进来……
她想如是说的,到口中却成了,“有请!”
人说说曹操曹操就到。这句话用在眼下真是一点都没错。
讨厌啥就来啥。
一阵清风过来,几片白色带粉色的花瓣飘到厅上。一瞬一怔,拈起来看了看,蓦地心中一动。
随着花瓣飘进来的还有一个雪发美人。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雪衣冰袖,白的透明的长发绑成一条辫子甩在身后,抱着他那架蓝紫镶银丝的凤首箜篌悠然而至。
“诸位好清闲啊!”
开口无好话。
够!眼睛长得比眉毛高!
周桐与胡适强忍不愉,上前见礼。
华遥很给一瞬面子,大马金刀地坐着闭目养神,只作未见。
银雪冷然一笑,也不回礼,反客为主的往红木椅子上一坐,往后一靠,扯了扯下面的软垫。
一只雪白小巧的足翘起来,搭到了另一只脚上,晃啊晃。
容貌虽不如美人月般绝色的夺目,但不经意间,居然带着说不出的销魂,一种妖媚至极,席卷天下的销魂。
白头发妖精!
一瞬暗暗啐了一口,凑近了些。
每次看到这个人,就忍不住巴巴的再挤近一点,看清楚些他那股销魂的味道究竟在哪里……
在外人看来,却简直像看见美人的登徒子,魂都走了。
厅中几人眼睛有点直了。
感觉到自己的失态,一瞬咳了两声,立马回敬,“论清闲无聊,又有哪个敢与白头……咳咳,风圣师殿下相比,一大早光临小地,有何见教?”
来而不往非礼也!
“王妃娘娘好利的一张嘴。”
银雪端起桌上新上的茶水。
前一天还一口一个小贱人,小狐狸精的叫着,今天就成王妃娘娘了,改口还真快。
一瞬撇了撇嘴。
这一刻——
银雪还笑意嫣然,却有那么一种恐怖的寒白。
下一刻——还在茶杯上抚摸的手,纤指一收一张,轻轻捏了下去。
“嚓!”一声轻响。
雪白的玉石地板上茶粉洒落一地,竟是生生将杯子捏成齑粉。
周桐神情一敛,上前一步,一副要发作的模样。
咦,这人不是最懂为官之道的吗?
后来,一瞬才得知,摔碎主人奉上的茶,在皓国是很大的侮辱。银雪用内力捏碎茶杯,性质上也等同。
很可惜,一瞬当时不懂,也不觉得有何侮辱。
银雪表错了情,白便宜别人看了场捏杯表演秀。


对于他的挑衅,说老实话,一瞬也觉得自己像傻瓜。
要不是美人月,她的情敌会是男人?她一大好青春美少女怎么会沦落到与这么多强势男人抢情人的丢脸境地,气死……
越想越怄气。
不甘心!
实在不甘心!
眼下这股子怨气,自然全都归咎到银雪身上,要不是地方不对,真想一拍桌子,老子x他个不得好死!
一把止住周桐,满脸惊讶,“咦,风圣师殿下莫非走错了地方?”
“?”银雪不解。
“风圣师殿下不是要在城中摆个摊,吆喝上两嗓子,练上一练捏杯碎碗的功夫么?这里人虽多,但事情太忙,恐怕无心欣赏。请!”
端茶,送客。
银雪的嘴角差点倾斜。
原想给一瞬个下马威,谁知倒被这死丫头好一顿笑话,“你——”
一瞬扬头,谁怕谁?
你敢将一瞬我当茶杯捏吗?当老子吓大的啊!
银雪瞪着她,一时间满眼杀气,看不着边。
采樱、侍樱两人微微上前一步,一左一右挡在一瞬身前,如临大敌。
银雪突然笑了笑,一瞬觉得自己看到万年冰川被破出一个黑洞,然后慢慢裂开——
阴寒……
危险……
恐怖……
这个人,是真的恨我。
不自觉吞了口口水,脚步微微一退,有点慌,“你,你想干嘛?”
“嘿嘿……”银雪故作姿态,假惺惺一叹:“本座受非天殿下重托,特将一批‘神泥’送来城南抗疫,王妃娘娘不领情也就算了,为何对银雪诸多不满?辛苦也不知说一声,便赶人走,这是何道理?”
一瞬满脸黑线。
不小心居然被他抓到错处了。
眼下非常时期,轻怠圣师,这顶大帽子一扣下来,倒也不好交待。
胡适老着脸皮,忙上前打圆场,银雪理都不理。
只是看到一瞬吃瘪的样子,似乎很解气,指拈雪发,翩然而笑。
他突然话锋一转,“圣师殿虽然同意非天殿下以六圣师之一的身份提出借用‘神泥’之事,但……也不是没有条件的。”
条件……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好半晌,一瞬才问道“为何?”这问题,有些傻。
话说出来就后悔了。
银雪一愣。
他眉间浅浅,垂下三千雪丝,半分冷笑,“你总不会认为圣师殿如此轻易答应非天殿下的要求,会毫无理由吧?”
…………
一瞬承认,脑子有些慢。
确实没想过。
银雪虽然有些无语,暗叹这女孩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迟钝。
对牛弹琴。
临走前,他回头丢下一句:“他为你可付出良多,你最好快想办法治好疾病,否则——”
后面的话……
银雪没有说,神情有些莫名,跺跺脚走了。
虽不知美人月为了借出黑泥,究竟跟圣师殿作了什么协定,反正——
绝对不会是好事!
若非为我,那个傲视苍生的人怎么会……
“他答应了什么?”
望着门外银雪消失的地方,一瞬没有回头,但厅中几人都知道她问谁。
采樱有些迟疑,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
他们之间的交易,是一瞬我都不能知道的么?
她突然有些发寒。
几十万人的性命。
现在又加上了一个自家美人月……
该怎么办?
银雪,他今天来的目的,只为简单的戏耍我几句,幸灾乐祸吗?
这个人,真让人看不透。
手攥的紧紧的,紧得骨节都发白了,突然感觉手中有点凉凉的物事,摊开来一看……
一片薄薄的花瓣,已快被她攥碎了。
桃花瓣……
刚才银雪进来时,北风吹进厅中来的一片薄薄花瓣。
红白的花瓣已被攥碎,一股淡淡的清幽花香仍沁人心脾,一瞬不由得想起了一首古诗:

喜书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