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6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个人显然已经不记得不久前,自己闯到别人岛上所干的那些事了。)
风,穿过院中竹林,竹叶飒飒而响。
卷二  第三十七章 一女侍两夫
此院也不知在何处,依山傍水,极为雅致。
院内种植了一片竹林,此时正值仲春,竹叶清雅,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清香。
风,穿过院中竹林,竹叶飒飒而响。
瞪着对面的不速之客,月非天晶莹的掌心,早多了一片薄如蝉翼的冰片。
冰片滴溜溜转着。
月光下,折射出炫彩的光芒。
“该叫你黄泉月,抑或是——月非天?”
月非天的笑容仿佛主竹叶上的雪,有说不尽的清煞。
“随便。”
跟着出来的紫轩乍见来人,眸中寒芒一闪,瞬间又飘散,双唇抿紧,微微发白。
一瞬从月非天身后探出头来,有些好奇,“喂,箫夜寒,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啥?”
“娘子……”
“闭嘴!”一瞬有些怒了。
“宝贝。”
“你——”一瞬气得浑身颤抖。
这死妖孽会不会说人话啊?
怒火燃烧一瞬全身,顺手抽出采樱的长剑,一把推开月非天,用剑指住箫夜寒:
“不管你有什么手段,也不管你来此有何目的,说话不要那么嚣张,再叫我‘娘子’,我一定让你好看!”
箫夜寒一怔,笑得如花枝乱颤,眼泪几乎都快下来了。
“你……凭你个自身都难保的小丫头,居然……居然要本国师好看……”
月非天冷冷道:“加上我又如何?”
“月殿下不会的。”
箫夜寒一副笃定的口气,似乎胜券在握的模样。
月非天目光一寒,冷笑。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如冰山奇美且寒。
一瞬见月非天挺她,眨巴眨巴眼,也跟着冷笑一声。
仰起还算修、长的脖颈,可惜与月非天的气势相比,差之何止千里。
箫夜寒的目光却渐渐悠长。
夜风扬起一瞬随意披着的外衫,如云的半长发丝飘荡,在黑夜中,依旧说不出的引人注目。
在一瞬的脸上,稚气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倔强的坚强!
她的光芒——
只怕就算她浑身乱的要命,就算她站在万人之间,相信还是能第一眼就能看到她,那种出众的气质,浑身散发着的光彩。
一个天生闪着光芒的人。
不愧是自己选中的人。
“箫夜寒。说出你的目的,否则——”
月非天转动手中的“冰魄”,显然已经失去了耐性。
箫夜寒一笑。
一双墨瞳仿佛从千百年前勾起,一直勾到现在,那么无所顾忌的妖异,脸上有淡淡的讽刺。
“都是自家兄弟,月殿下何苦动刀动枪的。”
“谁跟你是兄弟?真乃奇闻啊!要认兄弟去找你家箫曲冷去。”
箫夜寒长叹一声,笑*地指着一瞬道:“她是我娘子,又是月殿下未来王妃,一女侍两夫,咱们可不是兄弟吗?虽说喜新厌旧乃人之常情,你们俩恩恩爱爱也罢了,总也不能当我这大哥完全不存在吧?”
“……”
“一,一女侍两夫?”一瞬跌倒,一脑子的难以置信。
“本国师先认得你,自然是夫君,月殿下就勉为其难,当你爱妾好了,小丫头这回可捡个大便宜了。”某人笑得多情撩人,仍在恬不知耻的自说自话。
夫君——
箫夜寒?!
爱妾——
美人月?!
“I don't know;stupid jerk。”
“你在说什么?”
好奇特的语言,没有听过。
“少胡说八道,你这蠢猪!”瞪大了圆圆的眼睛看着那个站在竹林下的罪魁祸首,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什么叫一女侍两夫?
——古人保守吗?


胡扯。
劳资我今天要不劈死这混球,我……我……
不待她有所行动,有人已替她出手。
此时已有几个心腹护卫赶了过来,当着那么多人,还是他下属的面听箫夜寒胡说八道,搁谁也脸上挂不住呀?!
更不用说清高冷傲的羽亲王月非天,以任性著称天下的黄泉阁主人!
他的鼻子估计已经气歪了。
采樱姐妹一左一右守在一瞬身边,紫轩早招呼人手查看四周。他可不相信,箫夜寒会独自前来。
这里可是说龙潭虎穴也不过份的——羽亲王府内宅!
院中两人战成一团。
雪。
飘飞。
一重山。
两重山……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飞雪过处,杀气全无,只余竹叶飘香。
丝丝寒气看似无形,瞬间却已缠绕住箫夜寒的一身黑纱。
箫夜寒似乎有些手忙脚乱,却防守得滴水不漏。
奇怪的是——
箫夜寒的名器“摄天”并没有拿出来,月非天也只以全身寒气凝成的“冰魄”与之对敌。
美人如月,美人如雪,院中早是晶白一片。
一片雪花调皮地在一瞬鼻尖闪耀。
不能不赞叹古人武术精神奇佳,要搁一瞬的想法,指不定早已一起动手,刀剑齐上,先砍翻了再说。
正打到酣处——
箫夜寒忽然虚晃一招,跃出圈处,笑道:“今天到此为止,不玩了!”
刚才被他挑起的怒火已慢慢平息,月非天收住攻势。
他可不信箫夜寒不远千里巴巴赶来只是为了与自己一战,目的不明,倒不忙着追击,负手冷冷瞪着。
“好歹我也为救这丫头出了份力,这就是你们感谢救命恩人的方式?”
“什么?”
一瞬与月非天两人异口同声。
“月殿下,你总不会幼稚到以为光凭小小地术门的几手打洞功夫,就可以瞒过以灵力胜任皓国圣师殿天师一职的黑羽冥吧?”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
月非天清冷的目光向紫轩瞥了过来。
紫轩头皮发麻,周身炸开层寒栗。
一咬牙,猛地“噗通”一声跪在月非天面前,“紫轩自作聪明,擅作主张,事情紧急未及禀告主上,紫轩有罪,请主上责罚。”
一瞬被圣师殿侍卫强行带走,紫轩当时一筹莫展,地道之法虽可一试,但地术可能很难瞒过那个神秘莫测的黑羽冥耳目,生死时刻也只得一搏。哪料得一直敌对的箫夜寒会突然出现在面前,还提出了这个他难以拒绝的帮助……
不管自己会藉此付出多大的代价,当时紫轩别无选择。
没有比守护住阁主心上人更重要的了。
月非天久久没有出声。
想来也是。
事不关己,关己则乱。
若不是太过于关心一瞬,以月非天的聪明,又哪会忽略此事。
灵力过人的天师黑羽冥哪里是那种能任人在眼皮子底下玩花样的人?除非……有个灵力不低于她的人,在附近捣鬼。
只是,万万也想不到这个人竟会是云林国师,他的死对头——
箫夜寒。
“谢了。”一瞬淡淡的飘过去一句。
“……真冷淡。”
箫夜寒有些委屈。再怎么说,自己也才帮过忙。
一瞬理都不理,反正箫夜寒这家伙也非善类。
才不相信他会出于突然跑来,又正好出于好心救了自己。
半晌——
月非天冒出一句话来。
“小丫头是我月非天一个人的,你给我记好了!”
这种略带霸道的爱情宣告,让某人心中登时泛起丝丝甜意。拥有与被拥有,皆是因真心相引,才不能与他人分享。
上天入地念着记着,都是一人。
“哈哈……本国师此来可不是与你争风吃醋。我来与你相商一件大事,救下这小丫头,不过是件聊表诚意的礼物而已。”
先让你占些口头便宜又如何,反正早晚……嘿嘿嘿……
这丫头的价值你知道,我也知道。
“说。”
“与月殿下结盟。”
“结盟——?”

喜书网(WWW。xitxt。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月非天有些意外。
箫夜寒点头,笑得一脸无害。
“没兴趣,滚!”
月非天甩都不甩。
自讨了没趣的箫夜寒有些急了,叫道:“若非此人厉害,本国师何必不远千里跑来。”
“箫大国师也有对付不了的人?”月非天不信,丢给他一个大白眼。
手一拉一瞬,转身便要进屋。
“对你可也大有益处,相信阁主不会拒绝,那个人可是你、我共同的敌人。”箫夜寒突然改口称月非天为阁主,语气中透着一丝未明。
月非天身形顿住,“谁?”
“嘿嘿……天曜皇朝的宁王——元昊。”
卷二   第三十八章 鸠羽名千夜
宁王——
天曜皇朝的元昊!
一听这个名字,一瞬登时明白箫夜寒突然改称月非天为阁主的真正原因。
月非天浑身僵硬,瞳孔缓缓地收缩——
那一双双满是淫、欲的邪恶眼神,那些恨不能将自己一口吞下的恶心嘴脸,那些摸过来的下、流之极的手……
清冷的眸中寒芒一闪,嘴唇微微一动,似乎想说什么,却终究没有出声。
“滚!!!”
一瞬猛地冲到月非天面前,对着箫夜寒怒吼。
“……丫,丫头?”
诧异、惊讶……一下子填满月非天眼眸。
这丫头,从什么时候起竟能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了?
握着一瞬的右手不由得紧了紧。
一瞬回头对他一笑,又转头挥手赶鸡似的,“你滚!美人月不会跟你这卑鄙小人合作的。”
箫夜寒苦笑。
本想借机调侃下月非天的,哪知一瞬会气成一只发怒的小兽。
邪魅眼眸瞅了一眼在前面张牙舞爪的一瞬的……唔,焦黑凤爪子,笑道:“手都伤成这样了,还不老实呆一会,真不想好了吗?”
“不牢你操心,摹云有药可以医好我。”一瞬做了个鬼脸。
“哦……”
箫夜寒拉长了声音,颇有些不以为然。

喜书网(www。xitxt。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玉颜换肤膏吗?那个传说中功效神乎其神,能去腐生肌、药到回春,鹤发鸡皮者能重回青春美貌,火焚毁者,也能容貌再生的奇药。”
一瞬脱口而出:“你也知道?”
心中不由有些惊喜。看来这药确实有效果,连箫夜寒也一猜便中。
“当然。就算你手伤用玉颜换肤膏治得好,那……”箫夜寒声音微微一顿,“皓国城南数十万的百姓性命,你们也有解药吗?”
他的声音不大,可,大家都听得很清楚。
解药?
难道——
“是你干的?!”
一瞬与月非天齐声叫了出来。
院中登时杀气大炽。
箫夜寒翻了个大白眼,有些怒意。
“你们会不会听人说话啊?本国师再怎么说也是侍奉神灵的使者,怎么会干这种人神共愤的下毒勾当?”
墨绿长发随意地飞散于风中,黑色宽袍在月光下投下的阴影,竟几似染血。他只是冷冷地站着,便全身散发出的森冷邪魅的王者之气,足以令人胆寒。
瞬息之间,连吹过的夜风中,都仿佛带上了些许霸气。
——下毒勾当?!
“果然是你。”
月非天双眼泛起一丝血气,死盯着箫夜寒,微一挥手。
周围众人兵刃齐出,“唰”的一声,杀气腾腾地再次将箫夜寒团团围住。
“喂,月非天,你什么意思?”
没有人出声。
空气中寒意大炽,一瞬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却强行忍住。
死一样的沉寂,冷冷压在每个人胸口。
半晌——
“我们都还没有确认的事,箫大国师倒是很清楚吗?”月非天声冷如冰。
“嘿嘿……听说的。”
“听说的?听主使者说的吗?”
冷笑。
当他月非天是三岁孩童哄吗?
望着对面月光下美丽得宛若精灵般的月非天,箫夜寒双手一摊,“月殿下,本国师一番善意前来示好,你这样待客,未免让人齿冷。”
“城南疫情肆虐,箫大国师一口肯定是被人下毒……哼哼,换做谁也不会相信此事与突然出现在皓国的箫大国师你无关吧?”


一瞬也啐了一口,表示对箫某某恶行的唾弃。
箫夜寒很有些受伤的样子,咬了咬牙,道:“也罢。本国师今日一片诚心来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