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男色天下-第6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心不停往下坠。
“死丫头胡说八道些什么?”
银发鬼有些恼羞成怒,抓着一瞬的头发将她扯过去,二话不说就是狠狠两耳光,一瞬唇角流出血来。
不过经过刚才那番折腾,这种程度她已经不在乎了,只暗自希望他不要打碎自己的牙齿,古代可是没有牙医的。
这件事的后果就是:
银发鬼的脚离开了一瞬的脸,还有美人月清冷如雪的双眸终于成功地被吸引了过来。
那双冰寒的眼睛,在银发鬼身上轻轻掠过,宛如一把无形的尖刀,将他自认为天衣无缝的伪装划得支离破碎,通通暴露在对方的眼皮底下。
银发鬼被他清冷冷的眼神一扫,竟忍不住想往后退。
自己,太低谷了这个人。
从来不知道,光凭眼神,月非天便可将人逼到如此地步。
跟他那仿佛天生的、环绕在周身的冰一样的气质,以及好像无时无刻不散发出来的清贵气息相比,自己这种浓浓血腥霸气,根本就如同蝼蚁一样渺小。
“ 再敢碰她一下,我一定让你后悔投胎人世。”
清如水晶的声音再次响起。


银发鬼几乎有点怨毒地看了月非天一眼,猛地一把拉起一瞬的头发,喝道:“闭嘴!小心老子将这 丫头大卸八块。”
我的头发啊!
一瞬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也不知道与这银发鬼前世结下了什么冤仇,这变态的龌蹉小人怎么专拿她头发撒气。
“你要什么?”
“很简单,将冰火刃给我。”
冰火刃那柄得自后仪峰,蕴含着天地中奇妙而巨大力量,数百年前被仙人封印住力量的天下第一神器!
那柄又热又冷的剑也不知有什么好,一个两个的抢着要。
一瞬无语。
箫曲冷显然也被吸引住了,一双眼睛精光灼灼底盯着这边。
“如果我说不呢?”
银发鬼微笑,十指轻抚上一瞬的脸,吐气如兰:“这死丫头虽然长得不怎么样,究竟也是个女孩儿,我还是可以勉强接受。”
月非天沉默,有点幽怨底看了一瞬一眼。
果然这丫头是来克自己的,现在万分后悔和她扯上了关系!
一着失算竟落得如此受制于人……这就是所谓的功亏一篑,还被拽到小尾巴!
而那个小尾巴…就是一瞬我。
那一刻,一瞬忽然有种感觉,美人月不会救她。
说不伤心是假的,原来自己在他心中还不如一把破剑。
一时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冲着银发鬼不顾形象的怒吼:“他会换才怪,你捉我有屁用啊?”
“换了。”
月非天淡淡两个字如炸雷般在头顶响起。
一瞬顿时眉开眼笑,一时间春色无边。
“只是……冰火刃不在这里。”
银发鬼脸一变:“你敢耍我?”
“冰火刃确实不在这里,信不信随你。你先放了她,待这里事一了,自会取来与你,如何?”
银发鬼嘴角轻蔑的上扬:“你当别人是白痴吗?”
月非天冷冷的望着他。
“好好的落樱小筑被烧成这样,箫大宫主是求月殿下的樱桃酪吧?月殿下眼下事忙,不如让我暂且保管,待冰火刃送来之时,与这小丫头一并奉还如何?”银发鬼眼珠一转。
十足十的威胁。
恐怖的实力,嚣张的气势,为所欲为的个性,不愧为江湖传说中的银发妖魔。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箫曲冷默不出声,脚步却往前迈了一步。
月非天的脸色更寒。
樱桃酪?!
箫曲冷要抢的东西?怎么听怎么像吃的。
“什么樱桃酪?”
“嘿嘿……别装傻!你母妃殷家经历了上百年的光阴,一点一点从每年春季精选出的樱桃中去皮去肉去核后压榨、放入某种原料发酵而成的樱桃酪。这用料,可不是一般的樱花树结得出的樱桃,当然,也就是箫大宫主一心要得的东西。”
不一般的樱花树……
该不会就是那个鸠羽千夜的第二个诱因吧?
自己所处的二十一世纪还只进行化学战,这遥远的时空倒先进入生物战了。
“你若不放心我……先让这丫头收着也行。冰火刃一到手,二物奉还。”
“……”
月非天嘴角有点抽。
放一瞬手里与放在这只银发鬼手里有何分别?
沉着脸迟迟不开口。
这会功夫,一旁的紫轩早带了隐于暗处的高手围上来,慢慢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银发鬼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深处敌阵的万千危机,一脸的自信高傲。反而是月非天的脸色阴晴不定,气势上渐渐落了下风。
眼见快被人围了个严严实实,他冰冷尖利的指甲搭上了一瞬的下巴。
“呜……痛痛……放,放手!”
银发鬼尖利指甲已入肉三分,一瞬不痛才怪。
银发鬼恍如未闻。
手腕继续下沉,鲜血立即溢出,染红了一瞬的浅蓝衣衫。
紫轩等人气得直咬牙,哪敢再上前半步。
看着一瞬的血,月非天周身的寒气更冷,一双美眸恍如结了冰般。
“快交给我,不然只有先用这死丫头来血祭了!”
这话听得一旁被冷落的箫曲冷怒火三千丈。这次为了进攻落樱山,他可下了血本,先不说死伤了无数一手培养的死士,就是摆明了与皓国撕破脸的举动,也不可能让他无功而返。
否则,以后让他怎么行走江湖,拿什么脸面见人?
不等月非天回答,箫曲冷已反讥回去:“笑话!此物曲冷志在必得,银发妖你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吧?”
月非天本不想答应,但见这俩实力相当的人杠上了,倒是灵机一动。
“接着!”
一个小巧的羊脂白玉罐子脱手而出。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箫曲冷的眼都直了———樱桃酪?
难道这就是樱桃酪?月非天居然一直带在身上。
“留下来!”一声大喝,手中寒箫运足十成功力击出,箫风簌簌,箫影交织成一张巨大的光网,不留一点缝隙。
月非天手中水魄无心剑弹出,回剑一荡,硬生生将这张毫无漏洞的箫网扯开一条巨大的口子。
“谢了!明日我给你相见地点,届时原物奉还。”
银发鬼哈哈大笑,一手接住。
觑个空身形猛地移开三尺,让对方的攻势扑了个空。乘此空档,抛出一条冰练缠住一瞬腰间,左手一收力将人挟住,足下使力回身飞奔,转眼已掠出了山腹。
银发鬼轻功与脚力过人一等,紫轩等人哪是对手,箫曲冷又被月非天缠住,无暇分身,哪还有人追得上他。
一瞬被他挟在腋下,只觉得风声呼啸,转眼间已出了落樱山边界。
卷二  第四十七章 被卖入青楼
身体被他挟着,很难受。
风一阵阵吹过,一瞬有点头昏欲呕。
说实话,真要她形容一下,眼下她一定会说过山车……
而且银发鬼的态度嚣张。
嚣张的令人气愤,讨厌得令人想狠狠掐死。
一瞬扭头不想看那近在咫尺的面具脸。
与这只银发鬼虽素昧平生,但如果他不是自己情敌的话,相信会好过许多。
思前想后,反正怕也没用,索性两眼一闭,当免费旅游。
但这一旅游,一不小心竟真的睡着了。
以至于她没能及时捕捉银发鬼眼中闪过的那一丝残戾,以及下一刻的巨变。
……
再睁眼,已是华灯初上。
看着眼前这个不知从哪跑出来,身着绣有大团芍药花,风姿绰约的三十岁女人,她半晌没做声。
外衣随意披在身上,并未系好衣襟,露出了里面的腥红抹胸和胸前大片白玉肌肤,体态风流。脸上挂着招牌式的温柔笑容,一双游移不定的眸子里闪着光芒,有点勾魂夺魄的味道,但是眼眸深处偶尔炸起的一丝寒芒却也怕人。
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不妙。
“你哥哥将你卖给我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怡情楼的姑娘了。我不管你以前是谁,但这里的天,是我,地,也是我,不要跟老娘我耍什么手段,不然,哼哼……!”
果然。
第一眼,就感觉这女人与死去的原语嫣阁主如花一副烟视媚行之态好像!
银发鬼,老子要K 死你个王八蛋!暗骂他卑鄙。这女人口中的哥哥,显然便是那个变态情敌无疑。
竟然恨她恨到如此地步,把她卖入了妓院……

喜书网(Www。xitxt。Com)txt电子书下载
说来也郁闷。
穿越到古代来后,为啥与这破地方如斯有缘?
从小便在现代电视、小说中见过无数的场景,被灌输的许许多多脱险的招数,又在这个世界经历了这么多,一瞬可算得上经验丰富。
例如……
生存法则一:乖乖配合。
在你实力与之相差太远时,只要不是最后生死关头就要以先屈就一下。
所以,一瞬咬了嘴唇,摆出怯怯的模样,道:“我想回去……”
那女人一眼瞪过来,眼里的狠厉不言自明。
生存法则二:千万不要激怒恶人。
一般来讲,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不管你外貌怎样,也要努力装成一只乖巧害怕的小绵羊,这样可以让恶人放松警惕。
于是一瞬装乖,特别是在这种险恶之地。
连忙低下头去,好似被她吓到了,一边耸动肩膀,一边配合抹泪的动作。
那女人冷笑一声,淡淡道:“今个儿已经到这里来了,也由不得你了,你先歇着,准备准备,看看自己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技艺,过两天便开价见客。”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一瞬稍稍整理了下衣衫,从房中出来。
前面有人带路。
明明是个谄媚的龟奴脸,却硬对她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显得甚是滑稽可笑。
穿过长廊,走向侧厅时,不经意瞥见了院子里种的一丛丛小黄花,突然有些恍神。上次看到这种话是在语嫣阁,之后便见到了被关在笼中的美人月。
美人月……
被赶着送到楼里,扔进个又小又破的房间,还要自己打扫。
一边拿着扫帚赶天花板角落的蜘蛛网,一边暗忖总觉得事情哪里有点怪怪的,一时又说不出来。
眼下,最最要紧的还是如何度过目前接客的难关?!
打了好几个喷嚏,桌子擦擦,凳子擦擦,床上一掸一阵灰……
“美人月,你个大笨蛋,白白被那个银发鬼骗了东西不说,居然害得我又流落到妓院!下次让我再碰见你,不然我一定K 你个大猪头……银发鬼你个烂人,居然叫老子落到如此地步……你生儿子米有……唔,不对,他是只死断袖,本来也不用生儿子了……反正,反正……老子不会放过你……!!!”
又气又苦,一系列所能想到的咒骂声音便自一瞬口中滔滔不绝地蹦出来。
“咯噔”一声响,是房门被锁上的锁链声。
倒止住了一瞬的骂声。
想起美人月正前往接她,自己却被银发鬼卖到了妓院,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碰面,心里越想越悲,竟然伏在床上又大哭起来。
与此同时“阿嚏!”
揉了揉鼻子,美人月感觉一抹寒气自脚底爬上了后背,自从修习银雪功后,他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
不由心头疑惑,难道会是传说中的伤风?


走在路上的银发鬼也感到身后一阵无又来的恶寒,莫非地府也知我大名,派鬼上来邀老子入伙?
他也心中疑惑。
……
转眼便二日后,一瞬被安排到了个垂着丝幔的华丽房间。
床是熏香的大红锦被,里面还垂着丝幔。大大的铜镜树立着,桌椅都是上好的花梨木,铺着红锦。
干笑两声,真像新房。
左边靠墙处也有着华丽且银光闪闪的梳妆台,梳妆台前放了许多玉簪及头上的装饰品之类的东西。
门边还有两个护院守着,定是怕一瞬逃了。
其 实,也不是没有想过报出自己未来羽王妃的身份,但马上又被否决。
先不说他们会不会相信,就算相信,堂堂羽亲王的王妃居然沦落青楼,这不是摆明了要美人月好看嘛!
无声地把衣裳一件件地从衣柜里拿出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