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0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樱桃和荔枝已经从云挽雪的话里听出了话音,不由得齐齐的失了脸色,同时对那个退了郡主婚事的男人十分的憎恶,竟然退郡主的婚事,但愿他不要有后悔的一天。
云染理也不理身后云挽雪幸灾乐祸的话,这种落井下石的事情,她云挽雪做得还少吗,不过她相信,她很快就要笑不出来了。
一行人一路穿庭过桥,前往王府的正厅走去,下人个个张望,打量着云染,燕郡王退婚的消息,王府内的下人已经知道了,个个想看看郡主会不会发怒抓狂。
云王府正厅里,闹成一团,云王妃使命的抱着云紫啸的手臂,拦住他的去路,云紫啸不想伤了她,所以一时僵住了,不过他俊魅的面容上,细长的瞳眸之中射出冰冷的光芒,狠狠的开口:“让开,今日我定然要燕祁给我一个说法,他燕王府竟然胆敢打我云王府一个耳光,难道当我们燕王府好欺负的不成?”
云王妃坚决不让,苦口婆心的劝道:“王爷,圣旨已经下了,这说明皇上同意了,我们若是前往燕王府去闹事,不是给皇上把柄吗?到时候皇上说我们抗旨不遵怎么办?王爷,你还是三思吧。”
云紫啸如何不懂这个道理,可是想到燕祁就这么请了一道圣旨过来,不但是打了云王府一个耳光,还污辱了染儿啊,一个被退婚的女儿家,以后还如何嫁人啊,还能嫁进高贵的府邸吗?不,这事他不会善罢干休的。
“今日我定要进燕王府讨要一个说法。”
云紫啸今天是铁了心的要找燕祁讨要说法的,云王妃如何能同意,依旧拦着他:“王爷,你都把燕王府送圣旨过来的管家给打得只剩下一口气了,这也算出气了,何必再去燕王府呢,眼下京里可有不少人盯着我们燕云二府呢?”
云王妃的话,并没有让云紫啸改变心意。
门外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来:“父王。”
云紫啸和云王妃还有一些下人望了过来,便看到云染举步优雅的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身湘妃色绣双蝶戏花的薄袄,下着刺绣曳地的白纱裙,一头乌黑的发挽了松散的发髻,插一枝凤头步摇钗,说不出的肆然尊贵,优雅从容,虽然面容十分的平凡,可是眸光栩栩如辉,周身的气度不经意的吸引着别人。
看到这样子的她,云王妃手指下意识的握了起来,心里有恨意,三年前怎么就没杀了这死丫头呢,那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竟然没有得手,可恨。
云紫啸倒是眼神亮了起来,唇角的笑意温和了,不过看到云染,他便想起燕王府退婚的事了,脸色再次的一沉,瞪向云王妃:“让开,我要去燕王府讨要一个说法。”
这一次云紫啸直接一把拨开了云王妃的身子,把她给推了开来。
云染适时的挡住了云紫啸的去路,她淡淡的抬首望向云紫啸:“父王,染儿认为父王前往燕王府这事不妥当。”
“呃?”云紫啸停住了脚步,望向云染,云染柔声开口:“燕祁能拿到皇帝的圣旨,这说明什么,说明皇上是同意的,从这件事再往深里想一下,父王不该想到些什么吗?或许皇上等着的便是父王去闹,闹得越大越好。”
燕云两大王府,一直相处和谐,先帝时期,两大王府忠心协助先帝,深得先帝的宠爱,但是这位新皇帝与燕云两大王府的交情不深,甚至于说在皇权夺储之时,燕云两大王府并没有插手,他们是保皇派的,不管是谁做皇帝,他们只认皇帝。
新皇仰仗的是护国将军府唐家和太后一脉靖川候府梅家,燕云两大王府并不讨新皇的喜欢,所以他是巴不得他们两大王府闹起来吧,若是云紫啸这时候去燕王府,却是给了别人机会。
云紫啸眼神深暗,唇角紧抿,周身一瞬间涌动起凌厉的煞气,手指下意识的紧握起来。
这时候他也想到了新帝的意图,正因为想通了,所以他十分的恼火。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一回京,新帝便迫不及待的给他一个下马威啊,他这一道圣旨一下,无非是昭示着皇家权势通天,即便云王府再厉害,也越不过他的手掌心。
“难道就这么放过了燕祁,可恨的东西。”
云紫啸尤不甘心,云染走过去,伸手拉他到一边坐下来,亲手给云紫啸倒了一杯茶水,奉到他的手中。
“既然圣旨已下,父王何必再纠结呢,燕祁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既然互相不喜欢,何必嫁娶呢?”
“可是染儿,他退婚,这太损你的名誉了,”云紫啸最生气的莫过于燕祁这样干,自个的女儿名誉受损,以后京都的人还不知道怎么说她呢。
云染岂会不知道,不过她根本就不是在乎名誉的人,她现在对嫁人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燕祁所做的事情,让她十分的火大,她不是不收拾这男人,而是不想借别人的手,燕祁,她是不会放过的。
“父王,圣旨已下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染儿的名声本来就不好,还在乎多这一桩吗?保不准人家都说我活该呢,好了,你也别生气了,消消气吧。”
云染话落,云紫啸冷静了下来,虽然心里依旧不甘心,。他喝了一口茶,望向一侧的云染,沉稳的开口。
“染儿,没有了燕祁,照样有别的好男人,父王一定会给你选一个配得上你,不比燕祁差的男人。”
云紫啸的话一起,别人没说话,云王妃和云挽雪的眼里闪过不屑,这可能吗?大宣京都,何人不知,何人不晓,燕郡王芝兰玉树一般绝美的风华,一向无人能及,他是这大宣京都多少女子朝思暮想的男人,她们可实在没听说过有谁比得过这燕郡王。
云染温柔的应了:“好。”
她一答应,云紫啸总算安静了下来,不再想着去燕王府找燕祁算帐,不过最后他还是森冷的握紧了手,肃杀的说道:“我们云王府,从此以后和燕王府誓不两立。”
“王爷?”云王妃失色,还想说什么,云紫啸直接的抬眸瞪了云王妃一眼,使得她住口不敢再多说什么。




☆、第015章 规 矩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云染望向云紫啸:“父王,我回去休息了,连日坐马车都累死了。”
“好,去吧,早早休息,什么都不要想。”
云染起身和云王妃招呼了一声走了出去,临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忽略云王妃眼里闪烁着的嫉妒冷芒,这个女人嫉妒她。
第二天一早,皇上赏赐的东西送到了茹香院的花厅里,樱桃禀报给她的时候,她只是迷糊的哼了一声,理也不理会,打一棍子再给块糖,这新皇帝倒是有手段,不过她可不是好糊弄的。
等到她起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她吃完了赵妈妈从宝食斋买回来的糕点,便去茗玉院给老王妃请安,她回来还没有给老太太请过安呢,正好会会这老太太。
“李妈妈,今儿个皇上赐了很多的东西进来,本郡主要去老王妃的茗玉院给老王妃请安,你给我把今儿个御赐的东西登记入库吧。”
“是,郡主,”李妈妈欢喜的应道,可惜她却没有看到云染眼底黑蒙蒙的雾障,幽暗冰冷。
云染吩咐完李妈妈又望向一侧的荔枝:“你留下来帮帮李妈妈,有什么情况去禀报我。”
“是,”荔枝应声领命,李妈妈倒是没有在意,反正她又不打算在这批御旨的物品上动手脚,这些东西可是皇上赐进来的,一个不慎可是要倒大霉的。
茗玉院是老王妃的住所。老王妃是云紫啸的母亲,从以前便不喜欢云染,对她一直淡淡的,而且云王妃所做的事情,她也是知情的,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睛,因为云王妃阮心兰是她的侄女。
茗玉院,一排五间的正房,一色的水磨墙,白石台阶,雕花窗槅,正房前面是一座大院子,院子里栽种了不少的花花草草,虽是冬日,仍然青郁郁的,中间有青砖通道,把院子一分为二,院子边有抄手游廊,整个院子显得十分的气派。
五间正房中间是宁安堂,迎面是花鸟虫鱼的大插屏,绕过屏风里面便是小小的会客厅,是老王妃平时用来招待客人的,不过现在老王妃并不在这厅里,而是在后面的暖纱阁里,冬日天冷,老王妃一般不出暖纱阁。
云染领着赵妈妈和樱桃跟着前面领路的丫鬟一路绕过宁安堂,进了后院,这后院不少的房子,两边皆有厢房,厢房边是长廊,此时长廊里不少的丫鬟婆子在说笑,待到有人发现了云染,先前热闹的情景立马就变了,个个噤言不吭声了,一个个的望着走过来的几个人。
不过早有小丫鬟进去禀报老王妃了。
云染冷眼望着这一切,唇上的笑意有些讥讽,老王妃身边的这些丫鬟,只怕都比她这个孙女金贵吧。
若不是她答应了师傅回梁城,查明这天下有道明君,她才懒得回这什么王府呢。
不过云紫啸对她确实是挺好的,若他对她不好,只怕她非搅得云王府不得安宁了。
云染领着两个人一路走过去,先还听到老王妃的屋里不时的响起说笑声,可是一会儿的功夫里面便寂静下来了,倒是听到云紫啸的声音响起来:“染儿过来了,快让她进来。”
“是,王爷,”小丫鬟飞快的走了出来,一抬首看到满脸笑意的云染,不由得怔忡,说实在的这样的郡主实在是让人不习惯,以前郡主来老王妃这里请安的时候,局促不安,哪里像现在这样阳光灿烂呢,可她越是这样,越让人摸不着底,心里下意识的害怕,总觉得会有事发生。
“郡主,王爷请你进去呢?”这丫鬟是老王妃身边的二等丫鬟,名小燕儿。
云染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暖纱阁里,坐满了人,上首最正中的位置上歪靠着一个青金绣牡丹花褙子的老太太,老太太面容富态,看上去倒是慈眉善目的,一脸笑意,不过能在大宅门里混得风声水响的人,可不是个寻常角色,这一点云染是深知的,虽然老太太看她时候,笑容满面,可她愣是从她的眼神里看出冷淡来。
云染忍不住笑得越发的甜美了,不喜欢她是吗,她今儿个倒要阻阻她的心。
云紫啸已经出声了:“染儿,你过来了,快来见过祖母。”
云染应了一声,走过去对着上首的老太太盈盈一拜:“染儿见过祖母。”
老王妃招手让她靠前,虽然她不喜云染,可这丫头是她儿子的心头肉,现在当她儿子的面,她自然要表现得很慈爱。
云染近前,老王妃伸手握着她,仔细的打量几眼,发现云染竟没有从前漂亮了,这张脸看上去有些平凡,鼻子上竟然长了雀斑,老王妃不由得诧异,忍不住叹气:“看来凤台县的山水不养人啊,怎么把我们家染儿的给养丑了。”
老王妃的话一落,下首有人冷哼:“人家说宁做淮南魂不做别处人,想必淮南是极美的,那凤台县又是淮南郡下最好的县城,自然也是极好的,偏她到那里养丑了,只能说她本来就丑。”
云染挑眉望过去,这说话的人正是四小姐云挽雪,她一向冲动莽撞,和以前的自已有得一拼,这种人往往是最容易吃亏的,她一点也不担心这女人,有的是亏让她吃,她的眸光望向别人。
屋子里除了云紫啸和云王妃,还有两个小妾,一个叫夏姬,生下了五小姐云雨珊,另外一个小妾名容烟,生下了最小的六小姐云怜儿,。
王府除了这几位小姐外,还有两位小姐,一个是老王妃的外孙女儿夏玉珍,夏玉珍的母亲乃是老王妃的小女儿,可是早死了,临死前把夏玉珍托给了老王妃,老王妃便做主把夏玉珍接进了王府,王府里的人都称她表小姐,很得老王妃的眼,比云染这个孙女可要亲多了,至于另外一个,名云香怡,这云香怡是二房的嫡女,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