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妈妈被拖出去前,终于看到了赵妈妈唇角的一抹笑,脑袋嗡的一声响,什么都明白了,真正要她命的不是别人,是郡主啊,原来是这样啊,先前她明明格外小心了,可偏腿上一麻往桌上栽去,才会打翻了桌上御赐的东西,看来是郡主使了人暗中算计了她啊,可是即便她醒悟过来也晚了。
李妈妈和江妈妈二人全都被仗毙了。
暖纱阁里,不少人脸白了,手脚酥软,一瞬间两个妈妈被仗毙了,云王府要变天了吗?个个脸色难看的望向云染,却见她面容淡然,优雅的喝着茶,好像发生的事情与她不相干一般,这样的她,让人从心底害怕,个个对她产生了敬畏之心。
老王妃挥手撵人,这一早上她精神透支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云紫啸领着人退出来,云染也难得的没有再说什么,陪着云紫啸一起出来。
暖纱阁里的众人陆续起身告安退了出来,落在最后面的云王妃,周身湿漉漉的,整个人好像水洗过一般。站了几次方才站起来,她被打击得太重了,一侧的云挽霜伸手扶起她:“母妃。”
房间里,只剩下老王妃和王妃还有云挽雪云挽霜,其她人都退了出去,连小丫鬟都没有。
老王妃冷冷的望着云王妃:“外面的流言是不是你派人干的?”
“母妃,我?”
“你个糊涂的东西,做事怎么就不长点脑子呢,以后给我悠着些。”
她一点也不怀疑,若是心兰再做出什么事,就是她也未必保得住她,儿子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云王妃一言也不吭,一侧的云挽雪却愤怒的开口:“祖母,一定是云染,一定是那个小贱人害的江妈妈,祖母你要一一。”
“住口,给我滚,”老王妃发火,懒得看云挽雪,没有脑子的东西。
 云挽霜赶紧拉着云王妃和云挽雪告退,母女三人走出暖纱阁,云王妃直接眼一黑,昏了过去,云挽雪惊慌失措的叫起来:“母妃,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暖纱阁里的老王妃慢吞吞的睁开眼睛,却没有理会外面的人。只是眼神闪烁了一下,挽霜这丫头倒是不错,若是把她送进宫中去,成为皇帝的妃子,这样云王府就和皇上是一线的,云王府不就平安无事了吗?老王妃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
皇上很快要和皇后大婚了,大婚过后便是后宫选秀的日子,按照道理,她们云王府也要送一个人进宫,她看来看去就觉得挽霜这丫头合适,云染不行,这个丫头太有心计了,和她们不是一条心,云挽雪也不行,太过于莽撞行事了,至于玉珍和香怡两个,则名不正言不顺了,所以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挽霜了,长得好,又沉稳进退得当,进宫于她是最好的。
老王妃心里总算舒缓一些,闭上眼睛休息。
云染和云紫啸一路说着话出了茗玉院,云紫啸提到赏花宴的事情。
“染儿,明日赏花宴,我看你还是把脸上那古古怪怪的东西去掉吧。”
他就是想让燕祁知道,染儿配得上他,他退婚是他的损失,他的女儿不愁嫁。
不过云染却摇头否决了,她不认为眼下露出真容是好时机,赶紧的转移了话题,和云紫啸说了赵虎的事情,云紫啸倒是一口答应,立刻派人前往庄子上把赵虎带回来。
云染满意的领着赵妈妈和樱桃荔枝三认个人一路回茹香院,路上不忘叮咛赵妈妈。
“现在李妈妈被仗毙了,你就是茹香院的管事妈妈,以后若是再有那起子没眼色的东西,尽管好好的招呼着,另外有异心的人,逐步想办法撵出去,若是人不够用了,到时候再采买。”
赵妈妈现在对郡主佩服得五体投地,轻而易举的设局除掉了江妈妈,断了王妃一臂,又让李婆子被仗毙了,现在儿子又被调了回来,她的苦日子总算过去了,郡主这一下算是震慑了所有人。
“是,郡主。”





☆、第018章 刺客

茹香院里。云染把所有人召集了起来,吩咐了一声,以后茹香院这边的管事妈妈是赵妈妈了,下达命令后,她便当起了甩手掌柜,什么事都扔给赵妈妈去打理。
她才懒得理会这些琐事呢,眼下她还是想想,如何帮助师傅完成她交待的两件事情,找到仁义的明君和找出流花堂的那个叛徒。
前一个是有目标性的,好办,倒是后一条难办,流花堂的这个叛徒,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实在不好办。
算了,她还是先办前面一件事吧。
师傅曾说过当今天下最出色的英雄豪杰要数西雪国的恭亲王世子萧北野,东炎国的姬擎天,南璃国的小明王秦文瀚,不过这些人并不在大宣国境内,所以鞭长莫及,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要来大宣了,因为大宣国这位新帝的大婚就在一月之后,别国的使臣礼该前来祝贺,说不定这些家伙此次会前来大宣国,到时候她可以好好的试探试探这些人,看看他们是不是仁义有礼,胸怀天下之人。
至于眼下,她还是仔细的留意大宣国的人吧,大宣国的新帝楚逸祺,定王楚逸霖,还有自已那位从来没看过的曾经的未婚夫燕郡王燕祁,这些人都是个人物,不过现在她对这位燕郡王很失望,他恐怕是一个独断专行,我行我素之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那个有道明君呢,所以这个人她第一个排除了,现在她要留意的是新帝楚逸祺,还有定王楚逸霖。
花厅里,云染唤出她的暗卫龙一:“立刻给我去查皇上楚逸祺和定王楚逸霖的事情,越详细越好,整理好了交给我。”
龙一诧异的挑眉,郡主为何要查皇帝和定王爷的事情啊,不过他没有多说话,恭敬的领命。
“是,属下立刻去查。”
龙一应声走了,花厅里的樱桃奇怪的开口:“郡主,你为什么要查皇上和定王爷的事情啊?”
云染柔媚的浅笑,淡淡的开口:“燕郡王退婚了,我总要为自已找个新出路,难道还能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
说到这个燕祁她便来气,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他不想娶她没什么,可好歹和她通声气,两个人和平的分手,哪有这样一道圣旨直接砸下来的便宜事,她倒要会会这位燕郡王了。
不过云染并不想让樱桃和荔枝知道流花堂的事情,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樱桃听了云染的话,信以为真的点头:“没错,那什么郡王的实在太过份了,竟然退了郡主的婚事,郡主要嫁就嫁比他还高贵的人,看他神气什么。”
云染淡笑不语,一侧的荔枝却眸光深思,郡主绝对不是如此肤浅的人,所以她做这件事肯定有她的用意,不过她们做丫鬟的可没有猜度主子心意的道理,所以荔枝只装着不知道。
云染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自回房间去休息了,今儿个不但破了流言,还仗毙了江妈妈,事实上从昨天她让人把赵妈妈关起来开始,便知道云王妃会利用这件事散播流言,既然她利用,她何不将计就计,而且她早猜出云王妃这样的人,肯定会斩草除根的,早叫荔枝盯住云王妃所住的院子,所以采儿丫头所做的一切都在她们眼里。
虽然没有除掉云王妃,不过也算给她一个重创了,不但除掉了江妈妈,还除掉了李婆子,尤其是这些事还是老王妃下令的,与她半点干系没有。
下午,龙一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回来,茹香院里十分的安静,赵妈妈该敲打的敲打,该警告的警告,一时间那些有异心的丫鬟婆子谁也不敢动,赵妈妈可是郡主的人,若是落到郡主手里,只怕和李妈妈一样的下场。
云染无所事事,领着两个小丫鬟出了自个的院子,在王府里闲逛起来。
云王府占地面积极广,足足占了大半条街的地方,内里的建筑虽然比不得皇宫金碧辉煌,可也极端的华丽,立国之初便存在的王府底蕴自然丰厚,三步一亭五步一桥,亭台楼阁,错乱有致,远处屋檐翻翘如云,碎石假山的遍布在各处,青色的滕蔓爬满了假山,那隐于绿树屏障之间的一座座院落,说不出的精致清幽。
云染对此不以为意,因为她压根就没打算长期住在这里,这地方再华丽唯美,她也不喜欢,她喜欢的凤台县那样倚山傍水的地方,自由自在,无挽无束,让人整个身心都舒畅。
不像这里,虽然华丽,却勾心斗角,步步算计,句句诛心。
樱桃和荔枝倒是十分的有兴趣,两个小丫鬟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不过其中樱桃说得多,荔枝只是不时的附和她一句。
前面云染静静的听着后面两个丫头的话,慢条斯理的四处闲逛着。
忽然一道破风之声凌厉的袭击了过来,云染虽然没了内力,但是练武之人的敏捷度却是极高的,一听这杀戳果决的破风之声,身形一动避了开来,一块石子擦着她的身子险险的越了过去,身后的樱桃和荔枝二人不由得脸色变了,飞快的开口。
“郡主,小心,有刺客。”
樱桃和荔枝二人都会些功夫,所以闪身过来一左一右的挡在了云染的面前,警戒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一道青影迅疾的从青郁的树木后面闪了出来,挟风带雨的一掌攻向了樱桃和荔枝,这道劲风强劲有力,霸气十足,显示来人是个武功厉害的家伙,若是一掌拍到樱桃和荔枝身上,不死也要重伤,云染一伸手拉着两个丫头往后退了几步,随之沉稳的命令:“龙二,给我拿下。”
一道黑色的光影闪身窜了出来,直迎上那袭击云染的青影,两道光影交战了起来,碰碰碰,咚咚咚的数招已经过手了,龙二身手十分的厉害,云染并不担心,微微的蹙眉望向那和龙二旗鼓相当的家伙,猜测着这家伙是谁?她这一回京便有人过来算帐了,前身还真是招人嫌啊,不过因为前方两人正激烈的交战,所以她看不真切这光影之中的家伙。
不过这人倒是很快叫了起来:“停,不打了,不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青色的光影急退,爆出了几米开外立定。
云染这才看清楚来人是什么人?护国将军府的嫡长子唐子骞,一身青色袍角绣梅的撒花长袍,腰束一枚黑金的腰带,垂着一块上好的墨玉,说不出的肆狂不羁,英俊立体的五官上拢上了似笑非笑,双臂环胸望着云染,瞳眸之中深邃的幽光。
不远处的龙二没有接到云染的命令,再次欺身直逼唐子骞。





☆、第019章 拒婚

唐子骞一边避开,一边朝着龙二叫起来:“住手,我找你家郡主有事呢?”
“郡主没有让属下停手,你又是什么东西。”
龙二木纳的声音不客气的响起来,虽然唐子骞身份高贵,护国将军府的嫡公子,又是当朝国舅爷,他的大妹妹曾经是信王妃,和当今的皇上夫妻恩爱,可惜红颜薄命,只为皇上生下了昭阳公主,在皇上登基前不久病重去世了,这位信王妃对皇帝可谓情深意种,临死前还求着父兄定要协助信王荣登大宝,所以信王登基为帝后,直接下令,这一任的皇后娘娘依然从唐家出,唐家的嫡出二小姐,唐子骞的二妹妹就是未来的皇后娘娘,再过一个月便到了她和新皇的大婚之日。
所以唐子骞是皇亲国戚,年纪轻轻便身份显赦,是整个京都女子眼热的对象之一,最重要的这位爷还长相出众,能力不凡,眼下任兵部五品郎中令。
不过这些对于龙二来说,都没有意义,他身为暗卫,眼里只有自家的主子。
不远处的云染听着龙二的话,不由得觉得这小子虽然木纳,却十分的讨喜,她喜欢这家伙。
“龙二,退下。”
“是,郡主,”龙二一收手退了下去,眨眼隐于暗处。
唐子骞收手喘了两口气,没想到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