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赏花宴的宴席是中午,客人早早的便到了。





☆、第021章 怒骂

云王府在梁城权贵们心中,十分的显赫,所以今日的客人很多,再加上这样的场合,多的是青年才俊,各家的夫人都揩着自家的小姐儿粉墨登场了,倒是正主儿一直没出现。
云染一直睡到日上三更,樱桃催了两回,才慢吞吞的起来,天色已经不早了,收拾了一番,又吃了点东西,徐徐的出了茹香院,往花芜轩走来。
樱桃在后面不时小声的嘀咕:“郡主应该选那件紫色的烟罗绮云裙,那紫色最适合郡主了,又高贵又大气,别提多漂亮了,要是郡主再把脸上那些斑斑点点的东西去掉,肯定会艳惊四座的。”
樱桃瞄着前面的身影,着一袭淡青的缎织掐花对襟的短袄,下面一件普通的白褶裙,衣着十分的简单,头上也就戴了一枚雕刻极考究但式样简单的白玉流苏簪,摇摇曳曳的十分清新雅致,整个人像白玉兰一般的清雅。
但是樱桃还是觉得不够惊艳,若是郡主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只怕今儿个要惊艳整个宴席,让那个什么燕郡王看看,他不娶自家的郡主是多大的损失。
可惜郡主不理会她,依旧穿着很随便,就这么出来了。
主仆三个人刚走到拐弯的长廊处,忽地从长廊之后转出一人来,樱桃和荔枝飞快的挡在自家的郡主前面。
“什么人?”
樱桃娇喝一声,前面的人懒洋洋的歪靠在一根廊柱边,慢吞吞的转过身望过来。
这一抬首惊艳了长廊中的几个女子,这冒出来的家伙长相十分的出众,身形高挑细长,着一袭松花绿的锦袍,腰束掐丝云纹带,垂蝴蝶鸾绦,吊着一枚白玉,整个人说不出的邪魅,那张精致立体的五官上,一双细长的桃花眸弯弯,未酒微醺,说不出的醉人。
他的嘴角是顽劣的笑意,眉眼妖孽,望着对面的云染。
云染先是惊艳了一下,待到把这家伙和记忆中的某一个人重叠在一起的时候,可就没有了先前的惊艳,挑眉淡淡的开口:“原来是秦国公府的世子爷啊,难道是最近又皮痒了?”
没想到小时候的小霸王,现在竟然长成了妖孽美男,还有一双水波轻漾似的桃花眸,单是这一双醉人的桃花眸,便要迷昏多少女子,真是祸害。
云染嫌弃的撇了撇嘴,望着靠在廊柱上一副颠倒众生像的秦大世子,不客气的再开口:“说吧,这是有什么事啊?”
若不是有事,秦煜城是不可能出现的,他既这么冒然的出现,说明肯定是有事找她的。
秦煜城唇角的笑意一收,优雅的几大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云染,瞳眸之中拢在幽暗难明的光芒,唇角的笑意如一朵硕大的妖莲,无比的妖艳。
“长平郡主,我是来拯救你的?”
云染看他一副正义凛然的形像,愣住了,随之噗哧一声笑了:“秦煜城,你抽什么风啊,什么叫拯救我?我活得好好的需要你拯救吗?”
秦煜诚一脸同情的开口:“云染,看在小时候我们交情很好的份上,我牺牲自我的帮你一把吧。”
看在小时候交情很好的份上,云染被惊悚了,她记得小时候秦煜城很胖,不但如此,还喜欢欺负弱小的人,所以每次前身看到他欺负人。都狠狠的收拾这小胖子一顿,他们的交情什么时候好起来了。
“谢了,不过我能问一下秦大公子,你要拯救我什么?”
她到现在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需要人拯救了,云染一脸不耻下问的神情,望着秦煜城。
秦煜城细长的黑眉一挑,桃花眸风情万种的睨着云染,认定了她是在强撑着。
“云染,你被燕王府退婚,今日的赏花宴乃是云王爷为你办的相亲宴,你知道吗?今日的宴席上不会有人娶你的,不说你往日风评不好,就是现在人也没从前漂亮了,又被退婚了,你说谁愿意娶你,谁娶你谁就会会成为梁城的笑料。”
云染总算明白这货为什么出现了,忍不住头疼的轻吟一声,原来又是这个赏花宴惹来的祸,本来她以为今日的赏花宴,只是单纯的宾客相聚,谁知道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个个都是门儿精,很多家都知道了云王府办这个赏花宴真正的目的,那就是给云染找一门称心的夫婿。
不过秦煜城会这么好心吗?云染挑高了长眉,唇角勾出了似笑非笑,她记得自已和秦煜城可是死敌,他怎么就这么好心了,心思略一转,便有些明了秦煜城的心思了,云染伸出细长如葱的玉手,一脸娇羞的望着秦煜城。
“城城,小城城,你真的愿意娶人家吗?”
秦煜城听了她的话,立马抖簌了一下,樱桃和荔枝二人身上窜起了鸡皮疙瘩,暗处的龙一和龙二两个身子一抖,差点从树上栽下来,心里大声的哀求,郡主啊,你不要玩了,会死人的知道不知道啊。
秦煜城用真诚无比的神情,温情款款的望着云染:“染儿,我自然是愿意娶你的,你知道吗?虽然小时候你骂我死胖子,贪吃鬼,小霸王,但是正因为你的不断刺激,所以我才会认真的学武,努力的改弯自已,所以现在我才会变成这副模样,以后我一定会对你好的,百倍的对你好。”
云染差点吐血,原来这妖孽长成这样,还有前身的功劳啊,不过这小子变成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样子,不但不思报答,竟然还想报复她,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
“小城城,你真是个心怀感恩的人,不是那起子忘恩负义的小人。”
秦煜城有些心虚,不过一会儿便恢复如常了,笑得越发的妖孽。
“染儿,今日的赏花宴,你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想嫁给我,让那燕祁看看,没有他,你还有我。”
“喔,”云染唇角勾出了幽暗的笑,眼神浮起了然,原来秦煜城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想勾引她当众说想嫁给他,结果他一定会当众拒婚,这样一来,只怕从此后梁城内的人更瞧不起她了,先被燕祁退婚,又被秦煜城拒婚,这点子太恶毒了。
云染如此一想,脸色陡的变了,手指用力的点上秦煜城的胸膛,一扫之前的温情款款,狠狠的说道:“秦煜城,原来你打的是这个如意算盘,让我当众说嫁你,然后你再拒婚是不是?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毒啊,你还是人吗?你这是打算害死我吗?小时候我是骂你死胖子了,骂你贪吃鬼了,骂你小霸王了,可是有哪一样骂错了,没想到你不思悔改,长大了,竟然更变本加厉了,不思感恩图报,竟然还想着报复我,若不是我骂你,我打你,你会变成今天这样有武功,又俊帅的样子吗,你真是妄为男子,今天我又骂你了,你就是一坨狗屎,又臭又骚,从此后别说认识我,我看见你就烦,给我滚。”



☆、第022章  警 告

云染咄咄逼人,步步紧逼,一步步的把秦煜城逼到了廊柱最角落里,他俊魅的面容上节节的龟裂,最后惨白一片,一双微醺醉人的眼眸中拢着难以置信,就那么望着云染,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云染骂累了,取了帕子擦汗,看秦煜城没说话也没有走,不由得恼火的说道:“还不走,打算让我继续骂吗?”
秦煜城身形一动,直觉的闪身便走,不过身形滑出去十步远,蓦地反应过来,今儿个他是来报复云染的,小时候他可没少吃她的亏,本想好好的教训她一顿的,到头来挨教训的好像是他吧。
想想她的毒舌,秦煜城一阵后怕,没敢再停留下来。
不过云染骂人栩栩如辉的形像可是留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了。
长廊中,樱桃和荔枝两个人飞快的靠过来,一脸笑的恭奉云染:“郡主,你好厉害啊。”
“是啊,秦公子的脸全变了,”荔枝想到秦煜城变色的脸便觉得大快人心,活该,谁让他想算计郡主的,郡主岂是他算计得了的。
暗处的龙一和龙二两个人,眼露祟拜的光芒,火热的盯着云染,他们真是太祟拜郡主了,光是一张舌头便可以打败别人了,还用武功干什么,智慧啊智慧,。
龙二低喃:“从此后,我将彻头彻脑的祟拜我家的郡主。”
“是的,我要学习如何用舌头打败别人,而不是武功,那是另外一种境界,”龙一认真的点头,神情神圣无比。
云染并不知道自已的一番唇枪舌战竟然折服了两个手下,她尤自恼恨的说道:“这不要脸的东西,竟然还想算计我,做梦吧。”
“郡主,宴席差不多要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荔枝提醒云染,她的话刚落,长廊那边有两个小丫鬟走了过来,两个人都是云王妃身边的二等丫鬟,一个名唤馨儿,一个名唤瑶儿,两个小丫头长得眉清目秀。
“奴婢见过郡主,王妃让奴婢们请郡主过去,宴席很快就要开始了。”
云染点了一下头,领着几个人一路往花芜院而去,虽然她刚回来,但是脑海里有花芜轩的印像,所以并不陌生。
花芜轩,花团锦簇,一片热闹,云染到的时候,很多人正说得开心,三个一群,五个一党的聚在一起,女人在一起无非是说男人,说衣服,说首饰,说化妆。
不过云染一到,不少人停住了说话声,个个都盯着她,对于这个大宣京都的热门人物,个个都很稀奇,尤其是先前还传出她毒打自已嬷嬷的事情,可是事后证实,这只不过是流言罢了,所以这云王府内里的水也是挺深的。
云王妃极力压住心头的恨意,领着两个仆妇走过来,满脸慈爱的笑容:“染儿,你起来了,睡得还好吗?”
一句简单的询问,却很好的黑了云染一把,在场的人个个都听出了门道,眼神闪过不屑,长平郡主果然还是和从前一般的随心所欲,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能睡到这种时候,真是懒啊。
云染眼神幽暗,唇角勾出温柔的笑意:“王妃怎么知道我睡到现在,我早起了,就是怕吵,所以这会子才过来。”
云染一句话反击了云王妃,尤其是她嘴里唤的可不是母妃,是王妃。
四周不少人听出了门道,有些人小声的议论了起来,看来云王府内有好事发生喔,。
云王妃眼神一闪而过的幽寒,脸色微暗,努力的维持着脸上温柔的笑意:“你来就好了,先四处逛逛,待会儿宴席便开始了,我去安排一下。”
云染点了一下头,没有再说话,抬眸打量今儿个前来赴宴的人,这一看倒都是熟悉的面孔,京城权贵之家来了一多半,基本上该出现的都出现了,大长公主府的人,锦亲王府的人,秦国公府的人,还有靖川候府的人,护国将军府的人,等等。一眼望去眼花缭乱。
不过并没有人过来和她说话,倒是个个稀奇的打量着,小声的嘀咕着。
“你们看,长平郡主被退婚了,怎么一点事也没有啊?”
“强作镇定呗,一个女子被退婚了,能不伤心吗?”
云染眼神深暗了,听着这些议论,便想起罪魁祸首燕祁,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燕祁的庐山真面目呢,看来要找个时间会会这位燕郡王了,看他一道圣旨便把她陷于这种境地,她若不收拾他,自已心里这道坎都过不去。
云染领着身后樱桃荔枝两个离得这些热闹的宾客远一些,别人不喜欢和她说话,她也不喜欢用热脸贴冷屁股。
不过她们刚走了三步,身后有一道清悦的嗓音响起来:“长平郡主。”
云染停住脚步回身,看到身后走来一个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皮肤白晰的女子,穿着一袭镂金百蝶穿花的薄锦袄,下着散花绿叶裙,头上挽着惊鸿归云髻,插着点翠蝴蝶钗,一对小蝶儿在头上轻颤颤的晃动着,似欲展翅高飞,阳光之下,这女子说不出的艳丽,不过眼底却暗布着阴霾之气,显示这女人虽然长相艳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