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5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蘩觯还鄣兹窗挡甲乓貊仓允菊馀怂淙怀は嘌蘩觯扇词歉鲂暮菔掷钡闹髯印
这人不是别人,却是大长公主府的明慧郡主,大长公主唯一的女儿,从小便十分的溺爱,这女人从前没有与前身少争斗过。
不过倒一直相安无事,但彼此却是看不顺眼的,今儿个她这么唤住她,却又是为一般。
云染挑高眉淡淡的开口:“明慧郡主唤本郡主有什么事?”
明慧郡主凤珺瑶走过来,望着云染笑意浅浅的开口:“听说你被燕郡王退婚了?”
四周本来在小声说话的人,有人耳尖的听到了明慧郡主所的话,不由得停住了说话声,个个望向这边等着看好戏。
这两个人一向犯冲,从以前便是这般,现在明慧郡主更是直截了当的说出燕郡王退婚的事情,长平郡主一定会大发雷霆之火的,两个人肯定要打起来。
云染唇角勾出笑意,和煦的开口:“明慧郡主这是来嘲笑我的吗?”
凤珺瑶看云染云淡风轻的样子,不由得诧异,一般人遇到这种时候,定然要愤怒发火的,再不济也要委屈的哭了,可是这长平郡主竟然与别人不一样,既没有发火也没有哭泣,这是什么意思,而且她发现这女人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虽然人变丑了,可是周身充满了智慧,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凤珺瑶想不明白,也懒得想,她只是警告云染。
“长平郡主,我可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来只是警告你,燕郡王既然退婚了,就与你没什么关系了,以后你不准再缠着他,不准再宵想他,知道吗?”





☆、第023章 残害郡主

云染错愕,她以为这位明慧郡主是过来嘲笑她的,没想到却是警告她的。
看明慧郡主的神容,分明是喜欢这位燕郡王的,所以才会来警告她,这真是太好笑了,她是有多贱啊,一个退了她婚的男人,她还会嫁给他吗?
“如果是这个,明慧郡主大可放心,我还没有贱到非要嫁给退了自已婚的男人。”
云染话一落,明慧郡主唇角勾出得意的笑,她先前已经得到消息,长平郡主还没有见过燕祁,若是她见过燕祁,只怕便不会说得这般干脆俐落了,因为没有人会不爱燕祁,但既然这女人说出这种话了,她就要拿捏住她的话。
“记住你今儿个说的话,若是让我发现你缠着燕祁,我定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不缠着燕祁,我以后不会为难你,。”
明慧郡主说完看也不看云染,转身径直领着小丫鬟离开了。
云染则无谓的耸了一下肩,这个燕祁可真是害人不浅啊,不但退了她的婚,还害得明慧郡主为他痴狂,这男人根本就是个祸害啊。
四周的人又开始议论起来,不少人猜测着云染刚才所的话究竟是真是假。
她不想嫁给燕郡王,这怎么可能,这京都谁不想嫁给燕郡王啊,还真从来没有过一个女人这么干脆的说不想嫁给燕郡王。
不对,应该说这长平郡主有自知之明,人长得不出色,又风评不好,现在又被燕郡王退了婚,自然不敢再有非份之想。
云染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只觉得心情压抑,领着樱桃和荔枝两个人出了前面的正院,往后面的院子一路行来。
后院的人没有前院的人多,都是一些闲逛的夫人和小姐,看到云染出现,这些人皆客气的点头打招呼,。
云染也尽可能客气的招呼,这倒使得别人惊讶无比,小声的议论着,长平郡主此番回京,似乎和从前不一样了,没有从前的暴戾冲动,也没有了从前的莽撞,看上去温和可亲,令人乐意亲近。
云染没理会别人的议论,一路往偏僻的路径行来,身后的樱桃忍不住小声的嘀咕:“郡主,明慧郡主真是太欺负人了。”
云染没说话,眼神幽暗暗的,可恼的不是明慧郡主,是燕郡王。
樱桃还在恼火:“她凭什么跑来警告我们家郡主啊,我们家郡主什么时候缠着燕郡王了,敢退郡主的婚,郡主才不稀憾呢。”
一侧的荔枝看樱桃越说越没边了,忍不住伸手拽她:“你少说两句吧。”
没看到郡主心烦吗,她还一个劲的说,不是更给郡主添阻吗。
“你拽我做什么,我又没有说错,”樱桃不满的瞪向荔枝,荔枝也瞪着她,两个人跟对斗鸡眼似的/
正在这时,后面响起了脚步声,有人过来了,两个人总算收回了视线,一起望向后面,看到四小姐云挽雪带着两个小丫鬟一路走了过来,云挽雪看到云染,笑得无比的灿烂:“大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
云染淡淡的开口:“四妹妹找我吗?”
“是啊,我想陪大姐姐说说话,”云挽雪一脸温柔的笑,却不知这笑落在别人眼里有点假,无事献殷型勤,非奸即盗,这女人一看就是个坏坯子,所以她绝对是没有按好心。不过云染倒想看看她想搞什么把戏,假装不知道,笑着说道:“好啊,我正愁没人陪我说话呢,既然四妹妹愿意陪我,那我们就说说话吧。”
云挽雪一听,心里冷怒,贱人,你害了江妈妈,我定要替江妈妈报仇。待会儿有你好瞧的,她心里想着,脸上笑得像花开了一般,伸手拉着云染,一路往花芜轩最后面偏僻的地方行来。
“大姐姐,你别在意她们所说的话了,她们就是一群碎嘴的,平时没事就喜欢说长道短的,一个个都是长舌妇罢了。”
云染点头,眸光微闪,看云挽雪一路拉她到花芜轩后面的一座碧湖边,花芜院的后院建了一座碧湖,湖心盖了一座亭子,湖水中栽种了很多的莲花,若是夏日,在湖中赏荷,当真是别有一番意境,不过现在是冬日,湖中并没有莲花,只有明彻的湖水,在轻风中潋滟轻荡。
云挽雪和云染二人已走到湖边,两个人在湖边站定,几个小丫头也远远的跟着,樱桃和荔枝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这四小姐摆明了要害郡主,她们如何不看着点呢。
云挽雪眸光闪动,唇角是得意的笑,云染,今儿个我就要让你声败名裂,就算父王为你举办赏花宴又怎么样,若是你残害亲妹妹的名声传出去,看谁家还要娶你。
云挽雪手一用力拉云染的手往自已的胸前靠去,她一动,云染已明白这女人的用意了,原来是想借她的手推她落湖,让她得一个残害亲妹妹的名声,云挽雪,看来你是真的嫌自已活得太自在了。
云染眸光一抹诡谲的笑,既然云挽雪想这么干,她何不借她的手来挽回自已的名声呢,云染手臂一压,云挽雪根本拉不动她的手臂,即便她没有内力,练过武也比常人有力量。
云挽雪没有拉动云染的手,倒是她的手被云染给死死的抓住了,云染身子一滑,直接滑进了身后的碧湖。
樱桃和荔枝二人飞奔了过来,荔枝尖叫声响起来:“四小姐,你为什么要推我们家郡主入湖啊?”
不远处有几个小姐奔了过来,然后更多人惊动奔了过来。
此时湖边的云挽雪直接惊呆了,她是想借云染的手自已落湖的,怎么最后成了云染落湖了,还成了她推云染落湖的。
云染是一品郡主,她残害郡主这罪名可就大了。
云挽雪直接的反应不过来,湖中沉浮的云染手忙脚乱的扑腾着,不时的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此时很多人已经奔到了湖边,个个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望着云挽雪,云挽雪只觉得手脚冰冷,动弹不得。
荔枝已经二话不说的跳进湖水之中了,她知道郡主会游水,之所以这样,定然是为了演戏,既如此,她如何不装得逼真一些呢。
岸上樱桃更是夸张的尖叫,指着云挽雪:“四小姐,你为什么推我们家郡主下湖啊,你太心狠手辣了,这梁城的人还说我们家郡主心狠,事实上真正心狠手辣的那个人是你才是啊。”
云挽雪摇头:“不,我没有,我没有。”
岸边的人越来越多,连男宾那边都惊动了,很多人赶了过来。
荔枝虽然会游泳,可也假装不会游泳的扑腾着,一时间岸上不少人惊慌失措的叫起来:“快救她们啊。”
云染沉沉浮浮间竟然到了岸边,伸出手飞快的抓住了最边上云挽雪的脚,手中一枚银芒飞快的刺进了云挽雪的脚,云挽雪脚一疼,下意识的抬起脚,云染扑了个空,身子再次往后坠去,外人的眼里,这四小姐是赤一祼一祼的把人再次的踢了下去啊。
各种指责声响起来:“四小姐太过份了,竟然直接的把人踢下去了。”
“是啊,心肠真是歹毒啊,郡主可是郡主啊,她不但残害郡主,还把人再次的踢下水中去了。”




☆、第024章 燕祁;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云挽雪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一只脚疼得抽筋,她忍不住活动了一下,岸边先前被云染给打湿了,此时她一动,直接的滑进了湖水之中去。
“啊,救命啊。”
云挽雪吓得尖叫,身子在湖水之中扑腾着,呛了几口水下肚。
湖水之中,一道身影快速如鱼的游到她的身下,伸出手便把她拽进了湖底,使命的把她压在湖水里,四面八方的水灌进她的嘴里鼻里,她只觉得生不如死。
不。以后她再也不要做这种蠢事了,再也不要了。
水下的黑影一会儿把她送出水面,一会儿把她给拽进了湖水之中,外人眼里,云挽雪却是在湖中挣扎的,事实上只不过是云染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岸边有不少男人赶了过来。几道身影跳下了水,朝湖中游了过来。
云染眼看着有人过来了,赶紧的松开了手,身子一动。如鱼一般的游走了,往另一侧游了过去。
这边,有人已经找到了云挽雪。又有人找到了荔枝,把两个人救了上去。
很多人依旧盯着湖心,不时的叫起来:“郡主呢。”
“长平郡主呢。”
“只怕她凶多吉少了,”有人惋惜着。
众人正在这边遗憾,云染却是从湖岸的另一侧伸出了双手,抓住了湖岸一处凸石,她湿漉漉的脑袋也冒了出来,发出小猫似的叫声:“救命啊。”
有人耳尖的听到了这求救声,不由得飞快的望过来,有人惊呼:“快,长平郡主在哪边,快去救她。”
一人当先奔了过来,正是云染的父亲,云王府的云王爷。
云染扒在湖岸边,阳光倾照在她的身上,让她感觉暖和了一些,虽然她是想借着云挽雪的手挽回自已的名声,并狠狠的教训云挽雪,可是这冬日的湖水很冷,幸好她练过武,还好一些,可还是冻得簌簌发抖。
忽地头顶一抹阴影挡住了温暖的日光,使人十分的不喜,云染抬眸望去,率先看到的是一双黑色描金纹的牛皮靴,一抹月牙白绣白玉兰的袍角,大片莹白的光华从眼前滑过,白玉兰好似活了一般,散发着清幽的香气。再往上是银线绣蟒镶白玉的腰带,挺挺的腰身,好似傲挺的松柏,威然如山,云染的眼神慢慢的往上移,一缕金光从半空洒下来,有些刺眼,她不由得眯眼打量那融在金光之中的如玉面容,当真是巧夺天工,浑然天成,世间最美的画师也画不出这样一双完美的容颜,多一分则嫌肥,少一分则嫌瘦,五官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精致,让人望一眼,只觉满眼皆是人间绝色,最美不过眼前的风景了,那人周身温润如玉的神彩,好似静立水中的一朵白色莲花,令人移不开视线。
云染先是觉得惊艳,随后觉得眼熟,眼晴微眯,慢慢的想起这个立于岸边好似最美风景的男子是何人了。
这家伙不就是她在凤台县救过的那个男人吗?没想到她们又见面,云染唇角勾笑,下意识的想打个招呼,随之想到一件事,现在的她可不是凤台县那个救了他的人,那时候她可是戴了面具的,现在的她他根本不认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