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6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家伙不就是她在凤台县救过的那个男人吗?没想到她们又见面,云染唇角勾笑,下意识的想打个招呼,随之想到一件事,现在的她可不是凤台县那个救了他的人,那时候她可是戴了面具的,现在的她他根本不认识,所以还是不要打招呼了,何况此刻他丰神如玉潋潋光华,而她狼狈不堪,凄惨不已。
不远处云紫啸领着数人奔了过来,除了他们。后面还跟着一些人,众人眼看着要奔到东湖岸了,忽地看到湖岸边转出一人来,一阵风吹过,东湖岸边栽种的几株梅树上稀稀落落的梅花,扬扬洒洒的飘落下来,花雨之中那人墨发轻舞,袍袂翩飞,大朵的白玉兰旋旎而动,仿似活了一般。
一个人便是一道巧夺天工的画作,一个人便是一道美景,他身后开得正艳的花草,潋滟明彻的湖水,都显得无关紧要了,在他的面前黯然失色,天地间最美的风景也不过是一个人便成了世间风雅绝色,看多久都不会累,怎么看都觉得很美。
“哇,燕郡王,是燕郡王啊。”
“没想到燕郡王竟然来云王府了,真的是他啊,”
湖岸边不少人惊呼出声,其中有人激动的尖叫起来,指指点点的。
东湖岸边的云染一瞬间有些懵,甚至于恼火袭上心头,燕郡王,在哪在哪?她抬首四处寻找,然后看到奔过来的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的,她飞快的抬头望向自已的正面,终于后知后觉的有了一些反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岸边这个自已救了的家伙,他是燕郡王,燕祁,他竟然是燕祁,云染胸中一窒,差点吐出一口血来,随之在心里大骂。燕祁,你个狼心狗肺,忘恩负义的小人,姐不收拾你就不姓云。
她念头一落,五指迅速的朝岸边男人月牙白的袍摆抓去,姐杀不死你先恶心死你,你不是有洁癖吗,姐倒要看看你如何洁。
一抓便抓住了燕祁月牙白的袍摆,随之柔弱的哀求声响起来:“燕郡王,救救我,救救我。”
这个男人有洁癖,他定会有抵触,她就让所有人看看这家伙伪善的嘴脸。
湖岸边玉华般温雅的男人,眉轻蹙,眼眸落在那只拽紧自已袍摆的手上,眼神一瞬间幽冷,想也没想一道银芒闪过,大片的袍摆被他给割掉了,云染只来得及抓住一片袍角,湖岸边响起不少的惊叫声,云染因为这道冲力,身子陡的往下一滑,心里无比地鄙视岸边的男人,人家割袍决义,他倒好,割袍是为了洁癖,不过他以为她会就这么放过他吗?
云染唇角一抹古怪的笑,身子一倾再次的靠近岸边一些,一只手迅疾如风的伸了过去,这一次的目标是燕祁的腿,死死的抱住,随之还拼命的哀求。
“我没力气了,拉我上去吧,”
燕祁浓黑如泼墨似的眉紧蹙起来,狠狠的瞪着抱住自已的女子,他没想到竟然有人胆敢直接的抱住他的腿,大宣京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不喜欢有女子随便靠近他,若是有人企图靠近他,轻者断手,重者丧命,所以一般没人靠近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胆敢抱他,燕祁眼神一片幽暗,如千年的古井一般深邃黑暗,他陡的一运力,劲气篷开,云染的身子被劲气给掀飞了出去,直往身后的湖中坠去,飘然如一朵坠落的花瓣,身后已经赶了过来的云紫啸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吼起来。
“燕祁,你竟然胆敢这么做。”
燕祁没理会云紫啸,眸光落到往湖中坠去的女子身上,他没有忽略这女人唇角边一抹诡谲的笑意,待听到云紫啸的喝声,他便明白这女人先前拽他的衣角,抱他的腿是故意的,她的目的就是让别人唾弃他,鄙视他竟然见死不救,不过她以为他会在乎吗?燕祁唇角隐有冷讽的笑意,不过既然她要玩,他不陪她似乎说不过去。





☆、第025章 护花使者

燕祁念头一落,袖中的玉索疾飞了出去,凌空拦截住了云染,免了云染落湖之苦,此时的云染一身的虚弱,差点没有昏死过去,身子簌簌发抖,看来今儿个她玩大了,本来想借云挽雪的手为自已恢复些名声,再把云挽雪按在湖水里好好的喝喝水,没想到会遇到燕祁,这大冷的天,真能要人命。
燕祁的玉索拦腰定住了云染,免了她再次坠湖,四周响起了欢呼声,个个替燕祁欢呼起来,早忘了受苦受难的云染了。
云染听着岸边的欢呼声,忍不住翻白眼,她的目的是想害这个男人啊,怎么现在事态的发展完全大出意料啊,这些疯子完全不关注燕祁先前对她的所为,竟然只顾着欢呼,看来任何时代都会有疯狂的追星族啊。云染正想得入神,玉索一松,她整个人直接的坠落进湖水之中。呜,好冷啊。
不过只是一瞬间,她又被玉索给拽了上来,此时的她只觉得冰火两重天,周身寒颤不断,偏偏燕祁不放过她,刚出水不到两秒钟,又把她给抛进了湖水中,这样一上一下的两三个来回,云染终于知道了,这家伙根本是在玩她啊,或者说他识破了她先前的诡计,此刻在教训她。
燕祁,你个黑心肝的东西,云染头晕晕的骂,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四周的人也看出了燕祁的意思,个个静默的看着这一切,云紫啸已经回过神来,本来他看到燕祁出手救女儿,还庆幸了一下,没想到这家伙根本是目中无人的欺负他的女儿啊,可恶的东西。
“燕祁,你竟然胆敢欺负我女儿,”云紫啸手指一凝,一道劲气直击向燕祁,燕祁玉索一抖,拉回了云染,云染稳稳的落在了岸边,四周所有人松了一口气,燕祁清悦如筝的声音响起:“云王爷还是看看郡主是否有事?”
云紫啸一听,生生的收回了自已的手,飞快的奔到云染的身边,一把扶住云染。
“染儿。”
云染脸色苍白,牙齿打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云紫啸伸手运力替她御寒,很快她好受一些了,抬眸便看到头顶上,燕祁恶魔一般温润的笑容,那笑晃花了她的眼,她直接承受不住的昏了过去,不是被冻昏的,她是被气昏的,这一局她和燕祁的交手,她惨败。
湖岸边,云紫啸顾不得收拾燕祁,伸手抱了云染,直奔王府的茹香院而去,湖岸边的宾客,不时的议论着刚才的事情,女子全都望着不远处一抹如玉似画的身影,痴痴的贪看着,只到一道高挑艳丽的身影走了过去,众人才依依不舍的收回了视线。
那高挑艳丽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大长公主府的明慧郡主,这三年来,明慧郡主一直追着燕祁跑,明眼的人都看出了明慧郡主对燕郡王的誓在必得,如若谁对燕郡王有非份之想,让明慧郡主知道了,那么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明慧郡主不但深得大长公主的喜爱,还很得皇帝的眼,虽是郡主,所得的恩宠,却不比宫中的公主少一点。
所以这梁城内外,谁也不敢招惹她。
“燕祁,你没事吧?”
明慧郡主凤珺瑶一双瞳眸闪着倾慕的光芒,痴看着身侧不远的如玉男子,怎么也看不够,他就像一道美好的画卷一般,哪怕是一蹙眉,一颔首,都让人心动。
燕祁挑了一下眉望向明慧郡主,说实在的他对这女人无感,不但无感还厌烦,真不知道这女人哪里来的耐心,三年的时间还不知道退却,偏她能做到不触犯他的任何底线,所以他才会当没看到,反正又影响不了他,燕祁眸色冷淡,周身上下写满了疏离二字,可惜明慧郡主就像没看到一样,她相信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燕郡王定然会看到她的爱慕之心的,早晚有一天会接受她的而娶她进燕王府的。
明慧郡主想到这个心如小鹿乱跳,脸颊红艳艳的,垂首摆弄着衣角。
却浑然不知道身侧的男子早悄无声息的走远了。
燕祁身后的两个手下,逐日和破月二人,望着身后那一脸娇羞摆弄着衣角,十足小女儿娇态的女子,忍不住狠抽嘴角,爷都走了,她含羞个什么劲啊,再说没看到爷一脸的不耐烦吗?
逐日收回视线望向前面玉华般高端的主子:“爷,我们要不要回去。”
先前主子所做的事情,云王爷只怕会恼羞成怒,现在没空理会主子,待到他处理完了长平郡主的事情,只怕要和他们主子秋后算帐,所以他们不如早点走,。
可惜燕祁却浑然不在意,宴席还没有散呢,走什么?难道他怕云紫啸不成。
其实今儿个他本来不打算过来的,但是皇上下了一道口谕,让他前来云王府向云紫啸道声歉,两大王府千万别生嫌。
燕祁眸光深邃而幽暗,他们这位皇上可不是凡人啊,心计十分的深。身后后知后觉的明慧郡主总算发现燕郡王离开了,不由得在后面跺脚:“燕祁,你怎么不等等人家。”
可惜前面袍带轻飘的男子,步伐从容优雅,高华皎洁,好似没听到,一路悠然的离开了。
燕祁刚走出东湖岸边便被人拦住了去路,这拦他去路的不是别人,护国将军府的唐大公子唐子骞和秦国公府的世子爷秦煜城,两个人俊帅的面容上皆是不满,眼神更是百般的不爽,明明同是梁城的美男子,为什么女人都只买燕祁这个混蛋的帐,对于他们却可以做到视而不见呢,当然只要没有这混蛋在,他们身上的光芒还是有人发现的,但只要他一出现,他们身上的光芒便被掩盖了,实在太气人了。
燕祁挑起长眉,温雅疏淡的望向对面的两个男人。
“原来是秦世子和唐大人,两位这是?”
唐子骞率先开口,阴沉沉的说道:“燕祁,你太过份了,先前怎么可以那么戏弄长平郡主呢,你明知道郡主掉进了湖中,快要冻死了,不但不救她,竟然还害她,你退了人家的婚,现在又害人家,心肠真是歹毒。”
秦煜城接口:“表面上看温润如玉,实则上是黑心黑肺黑肝,周身上下全是黑,连毛孔都是黑的。”
燕祁神色未变,玉兰般精致的面容,好似上等的美玉一般,莹光润泽,深邃的瞳眸泛着微酥如酒的光芒,唇角是清浅的笑意,声音悦耳暗磁,好似午后弹起的一道琵琶之音。
“原来两位是怜香惜玉来了,那么你们来错地方了,你们应该前去看望长平郡主,说不定她心中一喜,芳心暗许。”
唐子骞脸色一变,火陡的窜起来,声音也阴沉了下来:“燕祁,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唐大人不是想做护花使者吗,自然该前往长平郡主面前表忠心,说不定郡主会因此喜欢上了唐大人,想嫁给唐大人。”





☆、第026章 警 告

唐子骞一听这话,整张脸都黑了,手指下意识的握起来,他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娶云染,虽然先前看她被燕祁欺负,他看不过去,可是让他娶她,他却是不乐意,此时火大不已。
“燕祁,你退了人家的婚,还有脸说这种话?”
一侧的秦煜城眸光微闪,想到了之前被云染骂的事,她火冒三丈的样子一直留在他的脑海里,害得他到现在还忘不了,先前看到云染落湖,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现在听到燕祁的话,更是没来由的火大,秦煜城被自已种种的情绪给吓到了,难道说他喜欢云染,喜欢上那个女土匪了,这怎么可能呢?她那么霸道不讲理,又喜欢欺负他,长得也是一般般,还被退了婚,秦煜城努力的在心里数着云染的缺点,可是心口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着。
不过没人发现秦煜城的异常,燕祁依旧笑容浅浅的说道:“看来唐大人真喜欢长平郡主,这样吧,为了勉补本郡王退婚给长平郡主带来了伤害,本郡王负责进宫替唐大人向皇上求得一道旨意,让长平郡主嫁给唐大人,相信皇上定会乐见其成的。”
唐家若是娶了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