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7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唐家若是娶了长平郡主,云家一脉可就被拉到皇上这条船上了,皇上自然会乐观其成的。
唐子骞的脸色蓦的变了,指着燕祁大叫:“你敢?燕祁,你若是怎么干,我不会放过你的。”
燕祁眸光微动,一脸你也不过如此的样子,气得唐子骞更是跳脚,一侧的秦煜城一直没说话,不过脸色也不比唐子骞好看多少,他是被自已的发现吓到了。
不要啊,他不要喜欢那个女魔头啊,他为什么要喜欢一个欺负他的女霸王啊,早知道之前他不去算计云染了,竟然会因为她一骂而喜欢她,因为她骂人的时候,那双眼睛亮得像宝石,华丽耀眼,面容上的神情生动而灵活,整张脸都活跃了起来,虽然平凡,却绝对吸引人。
唐子骞此时完全没有形像的指着燕祁骂道:“燕祁,你他妈的太不要脸了,你退了长平郡主的婚事,便想让别人娶她,你就是个小人。”
燕祁身后的逐日和破月二人身形一动窜了出来,两个人同时出手对付唐子骞,这两人身手十分的厉害,一出手便逼得唐子骞很狼狈,秦煜城赶紧大叫起来:“住手,燕祁,让你的手下住手。”
可惜燕祁面如冠玉般的优雅,浅浅微笑,好像没听到似的,而他的手下也毫不客气的攻击向唐子骞,唐子骞越发的狼狈,连连的后退,肩上还被逐日给袭击到了,疼得直咧嘴。
唐子骞的两名手下从不远处闪了过来,飞奔而进加入了打斗。
一时间这里打斗成一团,不远处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而赶了过来,最先赶到的男子高大俊挺,尊贵霸气,刚毅立体的五官上剑眉如刀削斧刻而成,星目充斥着冷冽的寒潭之气,高挺的鼻子下面是凉薄透着性感的唇,周身上下优雅贵气,举手投足更是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他是定王楚逸霖。
楚逸霖冷硬如刀锋的声音响起:“住手,好好的在云王府打什么?”
燕祁优雅的一挥手,不远处的逐日和破月二人收回手,退到了自家的爷身后。
唐子骞此时有些狼狈,肩上和后背分别受了伤,好在不重,事实上是逐日和破月下手有所保留的原因,唐子骞的身份不同常人,没有主子的命令,他们不会下重手,不过他敢骂他们主子,自然要教训一番。
定王楚逸霖望向燕祁,面色温融,声音温润:“燕祁,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燕祁挑了一下眉,简单的一个动作,却透着极致的风雅,声音更是如珠落玉盘一般的悦耳,不远处偷偷观看的女人一个个的心动不已。
“没什么,只是和唐大人有些小误会罢了。”
楚逸霖眸中若有所思,摆明了不相信,望向唐子骞的时候,唐子骞只是耸了耸肩,他才不会说是因为长平郡主才和燕祁打起来的,若是让这些人知道,还以为他对长平郡主有意思呢。
定王见当事人谁也不愿说,便也懒得理会了,沉稳的开口:“好了,都走吧,宴席差不多该开始了。”
虽然长平郡主落水昏迷了,但是众人既然来了,这宴席就没有不吃了再走的道理,所以众人一路往花芜轩前面而来,身后三三两两的闺阁千金,一脸倾慕的望着前面风华各异的男子,只觉得眼前无限风光骚动,撩动得她们春心荡漾。
茹香院里。
云紫啸度了真气给云染,又命了大夫替云染检查了一遍,直到她醒过来喝了大夫开的汤药才放心,想到燕祁这个混蛋,他便怒火狂炽,这个混蛋真是太过份了,先是退婚,然后又害他的女儿,他定要和他好好的算算这笔帐。
云紫啸让云染安心休息,自已领着人离开了茹香院。
房间里没有了下人,樱桃和荔枝二人扑到床前。
“郡主,你吓死奴婢了,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要掉进湖里去啊。”
云染挑了一下眉,无奈的开口:“我本来想借云挽雪的手恢复自已的名声,再乘机把她按在湖里喝喝水的,没想到会碰上那个混蛋。”
一提到燕祁,云染便觉得心中血气搅动,喘息都急促了起来,她自认自已是个好脾气的人,可是遇到燕祁,生生能把人逼成疯子,她和他这笔帐有得算。
云染眼神冷冷,樱桃和荔枝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开口:“郡主,没想到上次我们救的人竟然是燕王府的燕郡王,他竟然还退了郡主的婚事。”
“是啊,今儿个他还害郡主,明明可以救郡主上岸,竟然把郡主在湖中泡了好几回。”
荔枝一惯是个沉稳又内敛的,可今儿个燕郡王所做的,实在是让她恼火。
樱桃心急的开口:“郡主,要不然我们把你救了他,他忘恩负义的事情说出去,让别人都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小人。”
云染却不赞同了,提醒的望向樱桃,警告她:“这件事千万不要泄露出去,这其中干系太大了,若是泄露出去,只怕我们小命不保了,不说淮南王府的人找我们算帐,就是燕祁和皇帝只怕也不会放过我们,这其中可牵涉到不少朝政上的事情。”
“奴婢就是太生气了,明明郡主救了他,他竟然还退婚,还害郡主。”
云染淡淡的说道:“他又不知道我就是救他的人,而且我也没有挟恩让他回报的意思,只是生气他所做的事情,直接一道圣旨砸下来,太不把女人放在眼里了,完全可以采取和平的方式解决这件事,还有今儿个我本来想借着他的手,让他背上一些不好的名声,他完全可以不做理会,明明是他有错在先的,可是他倒好,当场报复了我,所以说这个男人心胸气度实在是太小了。”
云染狠狠的说道,樱桃和荔枝二人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樱桃想起一件事:“小姐,你说他会不会认出你还有我们两个来,然后知道你就是当初救他的那个人啊?”
“不会,当时他受伤了,本来就没有多少精力,再加上这个人太傲了,对女人更是漠视得很彻底。何况当时我给你们简单的易了容,和现在完全不是一样的,他不会怀疑到的,至于我,一般易容后没人会发现,不但戴了人皮面具,还改变了嗓音,他怎会知道我就是救他的人呢。不过你们两个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第027章 脱衣秀

房间外面,有人奔了进来,赵妈妈领着两名丫鬟走了进来,这两个丫鬟正是云王妃的丫鬟馨儿和瑶儿两个。二婢一出现便福了一下身子:“郡主,不好了,王爷和燕郡王打了起来,谁也拉不开,王妃让奴婢请郡主过去一趟,现在看来只有郡主能阻止王爷了?”
“父王?”云染不由得担心起来,说实在的,她真的当云紫啸是自已的亲人了,除了师傅,云紫啸算一个。
云染挣扎着下地,樱桃和荔枝二人不由得担心:“郡主,你的身子。”
云染咳嗽了一声,摇头:“不碍事的,先前父王给我度了真气,我又喝了汤药,这会子只是有些虚弱,没有大碍。”
两个丫鬟总算不说话了,侍候云染穿戴好衣服,整理妥当了,扶着她出了茹香院。
花芜轩里,此时一片鸡飞狗跳,宴席上的精美菜肴被掀翻在地上,鲜花撒得到处都是,名贵的玉器碎成一瓣瓣的,朱红木的案几化成粉屑,夫人小姐们花容失色,尖叫连连,男人们则是盯着花芜轩半空打斗得正厉害的两个人。
一道赤紫的身影和一道月牙白的身影,不时的交错厮杀,一道道碧华之光划过,花芜轩里的花草片片成雪,全数尽毁。
每一道幽光划过,便引起更多的尖叫声,夫人小姐们吓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明慧郡主生怕燕祁吃亏,不时的朝着半空娇喝:“云王爷,还不住手,你是想杀燕郡王吗?你要是杀了燕郡王,皇上不会饶过你的。”
她说完见半空打斗的两个人不理会她,又掉头望向身侧不远的定王楚逸霖:“表哥,快阻止他们,让他们别打了,再打就要出事了。”
明慧郡主担心燕祁吃亏,云王爷好歹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身手自然十分的厉害,虽然燕祁也很厉害,但是她就是止不住的担心燕祁会受伤啊。
楚逸霖望了望明慧郡主,唇角勾出幽暗难灭的笑意,并没有阻止,依旧津津有味的看着。
燕云两大王府终于闹翻了,而他乐见其成。
不远处有人叫起来:“长平郡主过来了,长平郡主来了。”
明慧郡主一听,好像看到了救星似的飞快往花芜轩的门前望去,很多人都望向门口。
只见门前一道娇弱的身影出现,脸上神容有些苍白憔悴,脸上隐有焦急,她一出现,也不理会别人,朝半空的云紫啸唤道:“父王,别打了,快住手。”
云紫啸一听女儿的唤声,不由得心疼起女儿来,手下一压,边打边退,往地面上落下来,燕祁也跟着他的身侧落了下来。
他们两个人一落地,云染紧走几步上前,拉着云紫啸,隔开了他和燕祁,上下打量着他:“你没事吧。”
云紫啸看云染全心全意的关心他,心里很暖,又很自豪,同时十分担心染儿的身体。
“染儿,你身子不好,还来这里做什么?”
“我没事了,”云染淡淡的笑,确定云紫啸没有受重伤,只是受了一些轻微的伤,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花芜轩里,很多人看到这一幕,不禁称赞起云染来,长平郡主真是孝顺啊,明明先前掉进湖里差点淹死了,一听说自个的父王与人打架,便不顾自已身体赶了过来,郡主和过去倒底不一样了,过去郡主只是年幼无知罢了,这一刻不少人心里把云染过去的所做所为,认定了是年幼无知。
人群中的云王妃阮心兰,一张眼睛好似蛇瞳一般盯着那一对父女,他们似乎永远是一体的,而她是外人,这让她愤怒恼火,不,她不甘心,多年来把云染打造成人见人厌,人见人恶的魔女,没想到现在别人竟把她过去的种种行为,归结于她太小,年幼无知,那她所做的一切不是白费了,不但如此,她还损失了自已的奶娘,只要一想到这个,云王妃的心中便满是恨意,奶娘可是她的手臂啊,以前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替她去做的,现在奶娘死了,她等于少了一条手臂一般不方便,而且今儿个女儿因为这个贱人落湖,去掉了半条命。
云染,她不会放过的。
云染的注意力却不在别人身上,而是落到了对面的燕祁身上,这是她第一次正面认真打量这个男人,一身月牙白的鸾锦长袍,袍摆绣有大朵的玉兰花,腰束银纹绣蟒镶宝玉的玉带,垂着七彩的鸾蝶,那月牙白映衬得他精致的面容如冠玉一般完美,眉似墨染,眼似澄泉,鼻若松柏,唇若丹珠,周身上下如水一般的高华若端,明明淡漠疏离,偏似琼花温融,让人想亲近一分,却又在三步之外止步,再不敢近前一步,似乎多靠近一分便是亵渎。
当真是完美无暇如一道浓墨重彩的山水画,不过云染此刻对他可没有一丁点的好感,这男人的美色,至多在初相见的时候,让她惊艳了一把,至后便趋于平常了,只是想到这男人不但退婚,先前还让她在湖水之中浸泡几回,她心中便燃烧起一股熊熊的大火,恨不得狠狠的收拾他,让他狂,让他自大,让他独断专行,我行我素。
早知道他是这种人,当初就该任他自生自灭。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云染忽尔唇角古怪一笑,似笑非笑的收回视线。
燕祁在云染望他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她,此时看她古怪一笑,便想起她在落湖前的那一抹别有用心的笑,不由得心中生出幽暗之意,这女人只怕又想算计他,念头刚落地,燕祁便觉得身上一股不知名的骚痒涌起,在他的四肢之内涌起,让他恨不得狠狠的抓自已的肌肤,偏有衣服挡住自已,他有一种迫切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