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19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羰悄慵薷谱渝鼓切∽痈移鄹耗悖竿跞牟还!
云染想起了唐子骞惨白的脸,不由得笑起来,心里愉悦不少。
若是被唐子骞听到父王这句话,非吓尿了不可。
云紫啸见云染没有心动的样子,又再激再励的说道:“若是你不想嫁唐子骞,可以嫁秦国公府秦煜城那家伙,他不像小时候那样顽劣了,小时候他三番两次的被你打,秦国公便使了人把他送走了,他认真的学武功,又变得帅了,你看到了吧,若是你嫁他,以后他胆敢花心,可以狠狠的教训他,反正这小子从小就拿你没撤。”
云染唇角抽了抽,想到了秦煜城的阴险,这小子先前还想骗她呢,她怎么可能嫁给他。
云紫啸见云染神色淡淡,似毫心动的意思都没有,最后一咬牙说到:“那还有定王呢,定王不但一表人材,眼下还没有正妃。王府里也没有多少别的女人,只有两个小妾,他又是亲王,你若是嫁他可就有福了,”
其实云紫啸并不太赞成云染嫁给定王楚逸霖,因为楚逸霖这个人心计很深沉,表面上进退得当,举止端庄,可是云紫啸总觉得此人深藏不露,照他的话说,有些阴险。
他这种征战沙场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弯弯道道的,一生忠心无二。
不过只要女儿喜欢他,他就同意她嫁。
云染赶紧的举起手来阻止云紫啸再往下说,她真怕他再说下去,连宫里的那个皇帝都算上了,她可真的没有想过要嫁人。
“父王,若是日后我遇到喜欢的人,想嫁人了,定然会请你向皇帝请旨的,但是眼下我没想过嫁人,真的,我从来没想过嫁人。”
“染儿,”云紫啸还想再说,门外樱桃端了托盘走了进来,恭敬的问云染:“郡主是下来用膳,还是在床上用膳。”
云紫啸没办法再留下来,便叮咛了云染两声,起身离开了。
云染等到他离开,才松了一口气,荔枝笑着道:“郡主,王爷真的很疼你。”
“是疼我,可惜有些受不了,”云染吐了吐舌头,十分的俏皮可爱,樱桃和荔枝二婢全都笑了起来,两个人忙碌起来,侍候云染用饭。
饭后云染就着灯光看了一些书,便早早的息下了。
半夜,万簌俱寂,云王府一片安宁,昏黄的灯光笼罩着整个王府,雕梁画栋的府邸拢于轻雾之中,仿似半空的瑶池宫阙,忽地一道细微的破风之声滑过瓦檐,一道黑影如狸猫般的灵动,游走于王府的阴影之处,眨眼的功夫来到了王府一角的茹香院外面,抬眸望着一片暗沉的茹香院,安静得诡异。
黑影略一迟疑,还是闪身而进,直奔最上首的一间房而去。
轻纱飞扬,青丝鲛珠纱帐在夜风中轻轻摆动,一片香风回旋在房间里。
一抹身影闪身而进,一只手轻轻的掀起青丝鲛珠帐,纱帐内的云染眼神冷凛,唇角是幽暗的笑,身形一动,往里一翻,笑意潋潋的望向床前的人,只不过待到她看清床前的人时,她的笑便僵在了唇边,因为来人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





☆、第030章 好自为之

幽暗的空间里,一人在床上,一人床下,两两对视,云染眉一蹙,不客气的冷哼:“秦煜城,你半夜不睡觉闯进云王府做什么?”
她以为白日算计了燕祁,他定然会前来找她算帐。
没想到来的不是燕祁,竟是秦煜城这个混蛋,这人半夜不睡觉摸进云王府做什么,云染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你不会想半夜偷袭我吧,你个伪君子,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把你挂在城墙上。”
云染怒道,秦煜城一听她的话,下意识的倒退一步,这一退便发现自已内力涣散,提不上劲来,脸色陡的变了,指着云染:“你房里有毒。”
云染扬眉娇笑,眉如夏花般璀璨,这一笑满屋生辉,虽然光线幽暗,可是那耀在黑夜中的脸就像道日光,燃烧了秦煜城的心,他今儿个之所以出现,实在是因为云染骂人的神情一直留在他脑海里,让他睡不着觉,他一气跑了过来,想看看这女人是不是对他施了什么魔法了,让他这样一直记着她,没想到女人竟然在房间里下毒。
事实上云染并不知道秦煜城会来,她下毒是为了等燕祁,今儿个白日他吃了这么大的亏,她就不相信他不会来找她算帐,正因为猜估到他会来,所以她在房中下了药,没想到燕祁没来,来的却是秦煜城这货,这家伙半夜不睡觉,现在还中了毒,真是活该。
房间秦煜城瞪着云染,怒道:“解药,把解药给我。”
“你还是先说说你半夜不睡觉跑到我房里做什么?”
云染好整似暇的开口,黑暗中秦煜城的面色一僵,脸颊微红,眼神有些慌乱,不过这一切发生在黑暗之中,云染并没有在意,而秦煜城自然不会把这小心思告诉云染,他恼火的开口:“我就是看看能不能找机会算计算计你罢了。”
“喔,你想算计我,现在害得自个中毒了,你以为我会给你解药吗?”
云染没好气的开口,一闪身从床上跃下来,直逼向秦煜城,秦煜城脸色一暗,飞快的开口:“你想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
她想把他扔出去,让龙一把他挂在城门上,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半夜闯进云王府了。
不过说实在的这云王府的防卫实在不咋的,竟然可以让人半夜轻松的闯进来。
云染不知道秦煜城小时候一直找机会报复她,所以对云王府十分的熟悉,才会如此来去自如。
房间里,秦煜城见云染靠过来,不由脸色幽暗,步步往后退,他想到云染先前怒骂他的样子,又看到她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幽光,不由得心惊,房里的两个人,一个进一个退,很快逼到了墙角,云染一伸手便想把秦煜城给扔出去,不想她的手刚碰上秦煜城的身子,便听到寂静的夜色之中,响起了一道悦耳动听如幽莲盛开的声音。
“长平郡主真是好兴致啊,大晚上的在房间与人幽会?”
一道白色的如硕大白莲的身影鬼魅的出现在房间里,无声无息,速度奇怪无比,可见这家伙的武功十分的厉害,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云染和秦煜城二人飞快的望过去,便看到房间一侧的椅子上端坐着温雍如美玉的男子,唇角是清浅的笑意,那鬼斧神功雕刻出来的精致面容上,眉轻挑,目微凉,神容讥讽,淡淡的望着房内的两个人。
秦煜城一惊,张嘴便想辩解:“我?”
云染却比他更快一步的动了,抬手捂住秦煜城的嘴巴,满脸潋滟春花晓月的笑意,说不出的狡诘,对面的燕祁眸光微暗,睨着她。
云染清悦的声音响起来:“呵呵,难道燕郡王以为你退婚了,我就嫁不到人了吗?这大宣京都可有的是人想娶我。”
她一言落,风情万种的睨向了身侧的秦煜城,柔情蜜意的说道:“城城,你说是不是?”
其声柔媚至极,眼神满是警告意味,秦煜城只觉得周身汗毛倒竖起来,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呢,这女人明显的比从前厉害得多了。
今晚他算是栽了,不过望着她栩栩轻辉的瞳眸,秦煜城忍不住叹气,看来他是真的喜欢这女魔头,想到这用力的点头,看他点头,云染徐徐的松开手,再次望向燕祁。燕祁芝兰玉树一般温雅的面容上,拢着馥郁的幽香,眸光好似蒙了一层轻雾纱丝,说不出的迷蒙,他唇角擒笑,温融低语:“长平郡主真是与众不同啊,大晚上在房里布着毒药与人幽会,真是好别致的心情啊。”
云染浅笑嫣然:“本郡主喜欢个性,城城你说是不是?”
她说完柔媚而笑,轻靠向秦煜城,温声软语的轻开口:“想要解药便给我抓住这男人。”
她一言落,银针一滑,刺向了秦煜城身上的某处穴位,暂时的压制住了他体内的毒性,秦煜城本就看不惯燕祁,一听云染的话,身形一动闪身扑向了燕祁,燕祁脸色未变,袍袖轻挥,一道劲风在室内掀起,直掀得秦煜城心头一口血气往上拱,不过这家伙并没有退缩,这可关系到他的身家性命呢,他似毫不怀疑,若是他不和燕祁打,云染这个魔头绝对不会把解药给他的。
身后的云染拍手轻笑:“城城,打他,打得他落花流水,本郡主就嫁给你,竟然胆敢大晚上的影响我们幽会。”
秦煜城一窒,一口血气往上涌来,差点没昏死过去,这女人绝对是煞星啊,他打得过燕祁吗,还有,他们是幽会吗,是幽会吗,她也真敢说。
秦煜城虽然心中有怨气,不过手下力道并没有停,而且他也不是浪得虚名的,虽然没有燕祁厉害,却也没有那么差,所以两个人很快交起手来,云染一看,唇角擒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身形一动,扑了过去,手执银色的步摇钗袭击向燕祁,那银芒之上闪着绿色的光芒,一看便知道此钗有毒,燕祁眸光幽深,唇角紧抿,这女人好狠的心肠,不但房中下毒,还在银钗之上抹毒,看来是极恨极恼他的,不过要想伤他,恐怕是做梦,燕祁长袖一抬,白玉似的秀长手指直奔云染的银钗而来,内力瞬间震开了云染握钗的手,另一侧的秦煜城闪身攻了上来,一掌直拍向燕祁的后背,燕祁另一只手挥了出去,碰的一声,两道内劲爆炸了开来。
轰轰的房内不少的东西全都炸毁了,云染身形一动爆退了开来,闪至了秦煜城的身前,一枚药丸塞到了秦煜城的手中:“快滚吧,此时不走等死吗?”
秦煜城知道手中的是解毒丸,赶紧的服下解毒丸,闪身便走。
恰在这时,云王府外面响起了吼叫声:“来人啊,有刺客啊,有刺客闯进茹香院了,快抓刺客啊。”
房里,燕祁眸黑如千年的碧潭,清澈明艳,唇角却是一抹幽暗冷讽的笑:“你是想让人抓住本郡王吗?”
长袖一甩,银色闪着绿芒的银钗险险的插过了云染的身子,插到了身后的箱柜之上,他润泽清幽的声音再次响起:“长平郡主,本郡王今晚之所以出现,是因为白天你给本郡王下毒粉的事情,这一次本郡王暂时先饶过你,你好自为之吗,下一次本郡王不会轻易放过你了。”





☆、第031章 负 责

燕祁一言落,身如流光,飘然而出,身后的云染眉挑起,眼神阴骜,指着那远去的人,恼火的开口:“燕祁,若是你诚心道歉,说不定我们之间的帐还少算一点,没想到你竟然跑来警告本郡主,你以为本郡主怕你吗?”
她一言落,袖中滑出一方白色汗巾,这是别国进贡的上好天蚕锦,只有宫中的皇帝妃子才有得用,但是新帝对这位郡王极好,所以赏赐了两匹天蚕锦进燕王府,燕祁便用此做了汗巾,随身揩带着。没想到现在这汗巾竟然落到云染的手中。
其实今晚云染在房间下毒,又用银钗下毒,还分派了人手在云王府搜查刺客,这种种行为都是为了迷惑燕祁,让他以为她想算计他,其实她真正的目的是拿到这个汗巾,她还没有笨到去伤燕祁,他那样的身手如何她如何是对手呢。
不过别以为她会让他好过,云染嫌厌的看了看手中的白色汗巾,一股淡淡的雪莲般的幽香弥漫开来,十分的好闻,不过想想那可恶的主子,她便不觉得这味道好闻了,伸手把汗巾掷在了地上,还上去用脚踩了好几下,直到脏了为止。
门外,樱桃和荔枝二人闪身奔了进来,心急的开口:“郡主,你没事吧。”
云染踩完了汗巾,只觉得心情舒爽了不少,笑意盈盈的开口:“挺好的啊,我有什么不好的。”
她说完望向房里一片狼籍,眸光暗了暗,走到床上说道:“我累了,先睡了,明儿一早派人把这房间收拾一下,对了,把地上的汗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