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1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庵ち怂钠妗
不过她可不怕她,云染笑意浅浅的望向明慧郡主,淡淡的开口:“明慧郡主这是想多了,我可是放出了风声说要拍卖,价高者得之,若是明慧郡主有意这汗巾,大可以参与竞价,若是价高,云染自当双手奉上。”
明慧郡主凤珺瑶的脸色瞬间黑沉如泼墨,眼瞳腾腾的杀气,阴沉沉的盯上了云染。
“长平郡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是想与我大长公主府为敌了。”
 


☆、第033章 好戏上演

云染笑容温润,眉眼越发的柔和,不过可没有半点害怕不安,这样的她倒是衬得明慧郡主无理取闹,嚣张跋扈,楼下大厅里虽然很多人不敢说话,可是却不喜明慧郡主的神态,太目中无人了,再看长平郡主,一直笑意潋潋,半点不见怒意,现在的长平郡主真的和从前不一样了,也许从前的她是年幼无知,更多的人认为长平郡主变了,现在的她大方得体,举止有礼,反观大长公主府的明慧郡主,实在是让人不屑,不过没人敢招惹上大长公主府的人。
“我何曾想与大长公主府为敌了,可是我放出了风声,说要拍卖这块汗巾了,总不好因为明慧郡主几句话,便双手奉送于人吧,这样的我还配叫长平郡主吗?”
云染声音柔软如绵,笑意浅浅,吸引了不少的眸光,不但是一楼大厅的人,就是二楼雅间也有不少人探头张望,看着这样的长平郡主,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二楼的某间雅房里,正端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洒脱不羁,一个妖孽邪魅,两个人都在注意楼下的动静,一边看一边说话。
“唐子骞,我们要不要帮帮长平郡主?”
说话的是妖孽邪魅的秦国公府的世子秦煜城。
对面的唐子骞却摇头:“不急,我看云染好像并不把明慧郡主放在眼里,不过这明慧郡主真是越来越讨厌了,和从前的云染有得一比,不过现在的云染已经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秦煜城点头,眸光一直落在楼下云染的身上,看她巧笑嫣然的面对着凶神恶煞的女人,风华潋滟,她有多么的出色,便衬得明慧郡主有多么的人讨厌。
楼下的凤珺瑶并不知道此刻的她在别人的印像中十分的不好,依旧嚣张跋扈的开口:“好,你要卖是吗?五百两,本郡主买了。”
云染明媚而笑,好似日头斜斜照射下来的日光,暖融温馨,她声音清浅而柔润。
“五百两?明慧郡主莫不是小瞧了这块汗巾,怎么可能只值五百两啊,算了,明慧郡主若想买的话,等会儿拍卖的时候可以竞拍。”
云染的话一落,凤珺瑶的眼几欲滴血,恼恨异常的瞪着云染,恨不得上前咬云染一口。
不过她还没有出声,她身侧的赵清妍倒是开口了,声音清甜却带着一抹怜悯:“长平郡主还是见好就收吧,难道非要和大长公主府的人为敌才甘心吗?”
云染抬眸望向赵清妍,凉凉淡淡的出声:“哟,表妹啊,好久不见了。”
赵清妍脸色微暗,望向云染,搞不懂云染是什么意思?她好心给她一个台阶下,她竟然好像没听到,难道她真打算和大长公主府为敌不成,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也没办法。
赵清妍嘴角咧了咧,不甚在意的回应:“好久不见了。”
明慧郡主一看云染的样子,便知道这女人是不打算把这汗巾交出来了,不由得大怒,嚣张的叫起来:“云染,看来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既如此那就别怪本郡主收拾你。”
她一言落,朝一楼大厅外面唤人:“来人,给我教训教训这女人。”
新月楼门外,四名侍卫身形迅疾的闪身而入,眨眼落定在凤珺瑶的身侧,眸光冰冷的盯着对面的云染。
新月楼内不少人看要打起来,纷纷退避到一楼大厅的最边上,生怕被待会儿的打斗波及到。
明慧郡主再次凶狠狠的开口:“云染,你交是不交?”
云染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只见新月楼门前响起数道沉稳的脚步声,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男子身形高挑,一袭绣盘龙的紫色华贵锦袍,墨发用金冠束起,那金冠衬得面容俊美尊贵,浓黑的剑眉轻蹙,瞳眸之中冷冽的寒气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凉薄的唇紧抿着,轻易可看出这人个性凉薄冷酷无情,他是定王楚逸霖。
楚逸霖领着几名手下从楼外走了进来,一直走到云染和凤珺瑶的面前,冷肃出声。
“凤珺瑶,你干什么?”
凤珺瑶一看到定王楚逸霖,便有些害怕,她连皇帝都不怕的人,但就是有些怕这位二表哥,此时一听定王问话,便嚅动唇轻声说道:“是长平郡主太过份了。所以我想让人教训教训她的。”
云染淡淡的接口:“我倒不知道我什么地方过份了,昨儿个我捡了一块汗巾,想在新月楼拍卖,怎么就成了我过份了,明慧郡主竟然命人抢这块汗巾,我倒想请教定王一下,究竟是谁比较过份。”
明慧郡主脸色难看,狠瞪向云染,眼神赤一祼一祼的暗示着,云染你给我等着,我不会善罢干休的。
定王楚逸霖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怒斥明慧郡主:“胡闹,这汗巾是长平郡主捡到的,你抢什么,没的丢人现眼的。”
明慧郡主直觉上想反驳,可是看到一身尊贵霸气的定王,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立刻不敢多言了,因为明慧郡主知道,这位二表哥可是深得太后娘娘喜爱的,她招惹了皇上也许没事,但是招惹二表哥,太后娘娘肯定会护着二表哥的,所以每回她遇上这位二表哥都十分的自觉。
“是,表哥。”
明慧郡主委屈的开口,一挥手身侧的四名侍卫退了出去。
一楼大厅的人看到事情被平息了,有人失望,有人松了一口气,不过其中不少人盯着定王和长平郡主,定王一向不理会闲杂事,为什么这次却出头了,还帮助长平郡主,难道说定王喜欢长平郡主?不少人如此一想,不禁倒吸气,不会吧。
楚逸霖眸光微温,望向云染:“长平郡主,请吧,。”
“谢定王了,”云染客套的说道,转身领着丫鬟往二楼走去,身后的楚逸霖紧随其后的一路跟着她往二楼走去,一楼大厅里的人更是把这举动看在了眼里,不由得窍窃私语了起来。
云染和楚逸霖二人刚走到二楼便听到一楼大厅里有不少的女子惊呼。
“燕郡主。”
“真的是燕郡王,没想到这件事连燕郡主王都惊动了。”
“说明那汗巾真是燕郡王的东西啊。”
“看来有好戏发生了。”
云染和楚逸霖二人自然听到了一楼大厅此次彼落的惊呼声,两个人从二楼的扶手往一楼大厅门前望去,便看到门外三道身影优雅而入,前面的男子一袭淡紫色的锦袍,行走间,袍摆的流水纹好似流动的莹光婉转的水流,那淡紫的色泽好似浅浅的烟霞,衬得他玉一般精致的面容越发的温润高洁,如华贵美玉,他眉眼精致如画,神容温润柔软,让人看一眼便移不开视线,一楼大厅里所领有女人都痴看着这样一个如画般的美男子,不管是一举一动,还是一颦一笑,都带着致命的魔力,让人抗拒不了。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这人的魔力之中时,二楼的云染却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暗骂一句,骚包,转身便往自已定好的雅间走去。
一楼的大厅里,燕祁幽暗的眸光移向二楼,只看见一抹优雅离去的背影,眸色不由沉了两分。





☆、第034章 定王心思

此时楼下很多人回过神来,最先反应出来的便是明慧郡主凤珺瑶,凤珺瑶几步走了过去,离得燕祁一步之遥的距离站好,一扫别人面前的凶神恶煞,笑意浅浅的撒娇:“燕祁,你来了,你不知道刚才长平郡主有多嚣一一”
凤珺瑶的话还没有说完,燕祁便领着两名手下径直的往二楼走去了,理也不理身侧的凤珺瑶,一楼大厅所有的女人都望着明慧郡主,这女人的脸色瞬间幽暗,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了,燕祁一向如此,她早已经习惯了,若是不习惯,又怎么可能跟在他身边三年呢。
凤珺瑶紧跟上前面的身影,不满的抗议道:“燕祁,你怎么不等人家把话说完啊。”
一行人往二楼走去,一楼的大厅里,不时的响起小声的议论声,大抵是好戏马上就要上场了,还有就是这明慧郡主真是不要脸,没看到燕郡王理都不理她吗,她竟然可以做到视而不见,还一直死缠着人家,真是丢人现眼,不过没人敢大声说出来。
拍卖汗巾很快开始了。
新月楼的掌柜在一楼大厅的高台上宣布,汗巾的拍卖正式开始竞价。
掌柜的话落,新月楼内鸦雀间无声,谁也不敢叫价。楼里的小姐先前可是看得很清楚,明慧郡主对于这块汗巾可是势在必得的,若是她们敢竞价,只怕明慧郡主能生吞活吃了他们。
最先叫价的不是别人,乃是秦国公府的世子爷秦煜城。
他早就看燕祁不顺眼了,能够打击这家伙是他最乐意做的事情,何况他也想帮助长平郡主。
“五百两。”
秦煜城话一起,紧接着便听到二楼另外一间雅间里响起定王楚逸霖的竞拍声:“一千两。”
唐子骞唯恐天下不乱似的又补叫了起来:“一千五百两。”
若是能让燕祁吃瘪,他十二分的高兴。
他相信不管他们加多大的筹码,燕祁最后一定会夺得这块汗巾的,他的个性只怕不容许自已的东西落在别人的手中。
唐子骞的话一落,明慧郡主气急的声音从二楼雅间里飞出来:“两千两。”
这块汗巾,她是誓在必得的,能得燕祁的一样东西,她睡着也会笑醒了,所以先前她差点从云染手中把这东西抢过来。
一想到云染,明慧郡主凤珺瑶的脸色便难看起来,阴骜无比的咬牙:“云染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的。”
雅间里,几个和凤珺瑶要好的闺阁小姐,个个附和她的话。
“是啊,郡主给她脸还不要脸,郡主乃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她云染算什么东西啊。”
“郡主千万不要为这种人气坏了身子,后面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丞相府的赵清妍也凉凉的开口:“她大概还以为是先帝在世的时候,不管她犯了什么错都有人包庇她,现在可没有人包庇她,等她吃几回苦头,她就知道了。”
明慧郡主听了身侧几人的话,总算气消了一些,把注意力盯着楼下的拍卖上。
二楼的另一侧雅间里,云染和定王楚逸霖端坐在一处,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说话,楚逸霖盯着对面的女子,虽然面容略显平凡一些,但是周身上下的气度却是出彩的,他身为定王,娶妻娶贤,自然不会在乎女子的容貌,若想要美貌的女子,大可以娶来做妾,真正能做定王妃的女子必须气度好,家世好,自身能力也不凡,云染具备了这所有的一切,所以她是他认定的定王妃,虽然她刚被人退婚了,他娶她只怕惹来非议,但是这种非议毫无意义。
“长平,你为什么要拍卖这块汗巾?”
定王微眯眼睛望着对面的云染,沉稳的问道,心里猜测着云染的心思,难道云染是因爱生恨,还是想引起燕祁的注意。
云染笑意盈盈的望着对面的定王,仔细的打量着定王楚逸霖,这个男人是天下明君吗?照现在看她还真没看出来,云染温声细语的反问:“定王爷不如猜猜我拍卖这块汗巾的意图?是恼羞成怒,还是欲擒故纵。”
楚逸霖看着这女子巧笑嫣然的样子,那一双黑黝明亮的瞳眸之中,是智慧的光芒,令人下意识的被她吸引,同时楚逸霖否认了自已先前所有的认知,重新看待这件事,忽尔唇角勾出笑意,眸色生香,声音也不知觉的温融。
“长平是想教训燕祁吗?”
云染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