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2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重新看待这件事,忽尔唇角勾出笑意,眸色生香,声音也不知觉的温融。
“长平是想教训燕祁吗?”
云染唇角笑意更深,伸出双手轻拍了两下,轻轻的说道:“定王果然聪明,云染佩服。”
楚逸霖心中松了一口气,云染不喜欢燕祁就好,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的面色越发的和煦:“既然长平想玩,那我便替长平做足了这套戏。”
他一言落,朝着外面又叫起价来:“五千两。”
一言引起新月楼的哗然,不少的惊呼声响起来,个个都望向二楼的雅间,定王什么意思,竟然直接的叫价五千两,这不是为难明慧郡主吗?
明慧郡主听到定王楚逸霖的叫声,整张脸黑了,手指紧握了起来,气恨恨的发着怒火:“二表哥什么意思啊,竟然叫价五千两,他这是要为难我吗?”
雅间里的赵清妍温婉的开口:“郡主难道还不明白吗?定王看中那女人了,想让那女人高兴。”
“表哥看中那贱女人了,怎么可能?”明慧郡主有些难以置信,指甲都掐进肉里了,若是二表哥真的喜欢上那女人,意欲娶她做定王妃,那她以后还要叫那个女人为表嫂呢,这怎么可以。
明慧郡主想得入神,一侧的赵清妍提醒她:“郡主,你还要不要那汗巾了,再不叫价,下面可就拍板了。”
明慧郡主一听,赶紧的朝外面叫起来:“六千两。”
反正她一定要拿到这块汗巾。
明慧郡主话一落,秦煜城的叫声响起来:“七千两。”
明慧郡主的眼睛都绿了,秦煜城这个贱人,他又叫什么价,他一个大男人跟着凑什么热闹。
“七千五百两。”虽然凤珺瑶很想要这块汗巾,但这高得离谱的价钱,还是让她觉得吃力,大长公主府和别的府邸是没办法比的,她父亲早逝了,母亲又没有什么好的收入,只能靠着一些田租子和商铺赚钱,这钱的来源比起别人来,有些局限性。
二楼云染的雅间里,定王楚逸霖再次开口:“八千两。”
云染听了楚逸霖的叫卖,忍不住笑:“王爷这戏可是做足了,谢谢,谢谢啊。”
“不谢,”楚逸霖望着对面的云染,温婉明媚,又进退得当,该强势时绝对强势,但是私下相处,却又让人觉得从心里感到舒服,这样的云染,越发的让他动了想娶的心思。





☆、第035章 交换

雅间外面响起了敲门声,云染唤了声进来。
荔枝推门而进,恭敬的开口:“郡主,燕祁王派了手下过来,说要见你。”
“燕祁要见我,”云染的眉微挑,倒觉得有趣,这种时候,这家伙不该参加竞拍吗,怎么倒要见她了。
“让他进来吧,”云染挥手,荔枝退出去,很快领了一个清俊冷漠的家伙走了进来,这人正是燕祁的手下亲信逐日,逐日周身拢着冰霜,从外面走进来,沉稳的开口:“见过定王爷,见过长平郡主。”
定王楚逸霖点了点头,有些不太高兴让云染见燕祁,他忽然生怕这样温婉明媚的云染被别人看去了,很多人以为长平郡主嚣张跋扈,恐怕连燕祁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现在的长平和以前不一样了,让人下意识的乐意亲近她。
“你们家郡王要见长平郡主做什么?”
逐日恭敬的回话:“回王爷的话,我家爷说了,有要事与郡主说,若是郡主不去,定然会后悔的。”
定王楚逸霖眉一挑,正想拒了,不想云染却来了兴趣,闲闲的问逐日:“你家郡王说了我不去会后悔吗?”
“是的,我家爷说了,若是郡主不去,待会儿肯定后悔。”
云染眸光微闪,眉轻蹙了起来,一脸的若有所思,燕祁的行为确实有些不正常,本来该参与竞拍的他,却一直按兵不动,这一定是有原因的,现在他又要见她,难道他手里有什么筹码,云染如此一想,微笑着开口,。
“好,我去见他。”
云染起身,楚逸霖正想拦她,她却已笑着回头招呼:“定王先坐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楚逸霖到嘴的话便咽了回去,面色如常的点头:“好,去吧,本王等你。”
云染领着人走了出去,燕祁的雅间离得她的雅间并不远,只有几步地,她很快领着两个丫鬟跟着逐日的身后走到了燕祁的雅间门外,门前守着的破月一看到云染便走进去禀报了,待到云染走过来,他已恭敬的行了礼,请云染进去。
“我家郡王有请郡主。”
云染点了一下头往雅间里走去,樱桃和荔枝二人也想跟进去,不想逐日和破月却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家爷不让别人进雅间。”
樱桃眉一挑便待发火,她是怎么看这些人怎么不顺眼,退了郡主的婚,还这么耀武扬威的,荔枝却一把拽住了樱桃,她可是记得郡主说过的话,这里是大宣京都梁城,不是她们以前待的凤台县,眼面前的这些人不是别人,他们是燕郡王手下的亲信,这燕郡王可是与王爷实力相当的人,她们小丫鬟招惹他根本是找死。
雅间里,燕祁正随意的歪靠在一侧的软榻之上,手中捧着一杯香茗,那微微浮动的热氤之气,使得他的面容越发的如雾气之中的白莲,温融高洁,清明幽暗的瞳眸之中拢着浅浅的迷雾之气,定定的望着从门外走进来的云染,那一动不动专注的神情,实在是透着致命的诱惑,若不是云染心中恼恨此人,只怕也要被他诱惑一下,可惜此刻的她一点也没有被诱惑,相反的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径直走过去坐在燕祁的对面。
“燕郡王有何事要见我?有事快说,本郡主还要主持拍卖之事呢。”
她纯属故意的,就是要恶心这男人一把。
燕祁眸色微暗,唇角的笑微微的流泻出来,他一笑,流光溢彩,玉色生香,整个雅间都充斥着淡淡的雪莲之香,清新好闻,他微醺的声音好似玉珠之声,响在雅间之中。
“本郡王是想用一样东西换郡主的汗巾?”
燕祁悦耳的声音透着几不可见的挪谕,望着对面的云染。云染的眉一挑,心头有些不妙的感觉,挑高眉望向燕祁:“你没听到楼下的拍卖已经叫价到一万两了,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换我这样的东西啊。”
“一块绣紫薇花的藕色绢帕,不知道郡主可愿意换。”
云染的脸色一变,手指下意识的往袖中一摸,自已那块藕色的绢帕不见了。
对面的燕祁手中正拿着一块藕色的帕子,不是她的又是何人的?云染飞快的想着,蓦地明白这块帕子是什么时候被这男人取了去的,便是在云王府门外的马车上,这男人让她交出汗巾,她不交的时候,他取了她的帕子去,明明可以当时交换的,但是这个男人偏等到现在才拿出来,这分明是故意的让她这场拍卖收不了场啊。
云染咬牙:“好,换。”
云染当着这男人的面,随手从腰间的荷包里取了那白色的天蚕锦的汗巾,对面的燕祁眸色果然暗了,没想到这汗巾便在他的眼皮底下,他竟然当时没想到,不过好在现在顺利取回来了。
云染一脸嫌戾的把白色的天蚕锦递到对面的男人面前,对面的男人也是一脸嫌戾的把手中的绢帕交到了云染的手中。等到互换了汗巾绢帕,燕祁优雅温润的笑望向云染:“长平郡主,祝你的拍卖完美的落幕。”
汗巾都不见了,倒要看看她如何收场。
云染笑意潋潋,不见任何的不安慌乱,优雅的起身,微点头:“会完美落幕的,谢燕郡王的吉言了,”
她说完步伐从容优雅的往雅间外面走去,身后的燕祁,眸色幽暗,唇角的笑意微微的收拢,盯着云染,这个女人还真是和传闻不一样,不管任何时候她都能从容应对,虽然长相不出色,但是举手投足的灵动优雅却增色不少。不过今儿个他倒是好奇,她如何收场。
雅间外面云染清润的声音传进来:“樱桃,荔枝,我们回吧,。”
“是,郡主。”
脚步声渐远,雅间外面逐日和破月二人走了进来,恭敬的开口:“爷,东西拿到了。”
“拿到了,”燕祁悦耳微醺的声音响起,注意力落到了外面的拍卖上,他是真的很好奇这女人该如何收场呢,尤其是明明知道没办法好好的收场了,她能偏气定神闲,从容淡定。
一楼的大厅里,叫拍已经到了一个最高潮,秦国公府的秦煜城叫拍到了一万一千两的高价。
明慧郡主差点一口气阻过去,心里把秦煜城这货已经砍杀了不下一千次,这个死货,竟然胆敢这样和她对着干,回头她定然要狠狠的收拾他。
明慧郡主正呕得滴血,雅间里的赵清妍忽地开口:“郡主,你别急着拍了,那块汗巾从头到尾还没有露面呢,若不是燕郡王的那一块呢,就让秦煜城得了去的好,让他得不偿失,自讨苦吃。”



☆、第036章 一万五千两

赵清妍话一起,明慧郡主心中一激灵,没错,她死命的竞拍,若是那块汗巾真的不是燕郡王的东西,那么她花一万一千两的银子买一块废东西,不是被别人笑死了,如此一想,凤珺瑶忽地探出雅间朝另一侧雅间的云染叫了起来。
“长平郡主,我们竞拍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实物呢,不管什么地方拍卖东西,至少先要让竞拍的人看看这东西究竟值不值这价钱。”
明慧郡主话一落,一楼的大厅早有人附和起来:“没错,汗巾一直没露面呢。”
“是啊,要是不是那一块呢,最多值几十两银子罢了。”
说什么的都有,二楼的云染笑容满面的站在雅间窗前开口:“既然大家想看,本郡主便让大家看看也好。”
她说完命令雅间外面的荔枝:“把东西拿到下面的高台上让人看看。”
“是,郡主,。”荔枝沉稳的应声,走进雅间取了东西出去。
此时楼上楼下,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的等待着,想看看拍卖的那块汗巾,究竟是不是燕郡王的东西,如果是,为什么燕郡王一直没有动呢,燕郡王此人素来有洁癖,不会让自已的东西落到别人手里,还是这种贴身之物。
荔枝走到了高台上,当众展示手中的一块白色的天蚕锦汗巾,白色的天蚕锦,汗巾的一角绣有精致的白色玉兰花,果然是燕郡王的那一块,楼下哗然,议论纷纷。
二楼燕祁的雅间里,逐日和破月二人本来正看热闹,明明东西在爷的手里,长平郡主手中又哪里来的汗巾,倒要看看这女人耍什么花样,可是待到荔枝的东西一展示,逐日和破月二人的脸色变了,飞快的开口。
“爷,你快看,”
此时燕祁的眸光暗了,他自然看到了一楼高台上的展示品,与他的汗巾是一模一样的,一样的天蚕锦,一样的玉兰刺绣,这样几可乱真的汗巾,别说别人,就是他几乎都要怀疑,那就是自已的东西了,难怪先前云染能够面色不改,笑意潋潋,原来这女人早就绣了一块和他汗巾一模一样的汗巾,退路她早就想好了。
这女人,心思竟然如此敏捷,步步为营,厉害,他不佩服都不行,看来先前他是看轻了她。
新月楼里,云染清润如水的声音响起来:“明慧郡主可是看清楚了,我昨日捡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块汗巾,不知道明慧郡主还有什么疑问,。”
明慧郡主凤珺瑶听到云染轻风晓月一般温柔的声音,真想狠狠的掐这女人的脖子,掐死她好了。
荔枝已把汗巾收了起来,一楼的高台上掌柜的叫声响起来:“有没有人竞价了,没有的话,这块汗巾就要归秦国公府的世子爷了。”
明慧郡主一听,瞳眸绿莹莹的好似一只饿狼,看到了东西,她自然更想得到这块汗巾了,可是这价钱实在是高得离谱,一块汗巾竟然竞拍到一万一千两,实在是天价的数目,不过她还是想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