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3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明慧郡主一听,瞳眸绿莹莹的好似一只饿狼,看到了东西,她自然更想得到这块汗巾了,可是这价钱实在是高得离谱,一块汗巾竟然竞拍到一万一千两,实在是天价的数目,不过她还是想要,所以明慧郡主大叫:“一万两千两。”
她话音一落,另外一道动听如琵琶缭梁的声音响起来:“一万五千两。”
燕郡王的叫价声响起来,楼下楼上寂静无声,一根针掉到地上都听得见,燕郡王出手了,看来那汗巾真的是燕郡王的东西啊,不过燕郡王叫出价来,也没人再随便出价了,一万五千两啊,若是再加价,最后燕郡王不出手,这一块汗巾便价值万两白银,传出去非被人笑死不可。
楼下新月楼的掌柜拍定声响起:“还有没有人加价,一万五千两一次,一万五千两两次,一万五千两三次,好,成交了。”
楼下不少人松了一口气,各家的千金小姐眼看着这块汗巾落到了燕郡王的手里,心里多少舒坦一些,本来就是燕郡王的东西,最后落得他手里是应当的。
不过长平郡王可真够狠的。捡一块汗巾平白的得了一万五千两的白银,不过有些人也认同她的做法,谁让燕郡王退了人家的婚呢,这一万五千两的银票做为补偿也不过份。
二楼云染所在雅间里,定王楚逸霖满脸温融的向云染道喜:“恭喜长平郡主,平白的得了一万五千两的银子。”
“谢谢定王先前的出手相助,云染在此谢过了。”
云染眉眼弯弯,平白的得了一万五千两,换成谁都高兴,最主要的是这出钱的还是燕祁那个混蛋,那更是大快人心了。
“若是诚心相谢,改日请本王吃饭。”
云染倒是没有拒绝,她本来就想多了解这位定王的品性,所以多接触两次也没有什么。
“好,一言为定,改日请定王殿下用膳。”
楚逸霖脸上的线条越发的柔和,一扫之前的冷硬,显得十分的温融:“好,那我们一言为定了。”
云染点头同意了,外面响起敲门声,荔枝走进来:“郡主,燕郡王派人来请郡主,让郡主把他的汗巾带上,他好付郡主一万五千两的银票。”
“好啊,”云染兴致很高,能看到燕祁那个家伙吃瘪,她只觉得心情十分的舒爽,飞快的起身和定王楚逸霖招呼了一声,便领着人走了出去,身后的定王楚逸霖盯着她的面容,发现她没有如别的女人那般的花痴心喜,有的只是胜利者的高兴,看来云染真的只是为了教训燕郡,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楼下的大厅里,不少人窍窍私语,说得热闹,有些人已经起身离开了。
明慧郡主所待的雅间里,几个人正劝着明慧郡主。
“郡主别气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教训长平郡主。”
“是啊,今儿个这汗巾被燕郡王得了去,总好过落在别人的手里。”
明慧郡主的脸色依然难看,本来燕祁的那块汗巾可以落到她的手里的,只要先前云染把汗巾交给她就好了,哪怕是卖给她,她也没有这么的生气,云染,这个贱人给她等着,明慧郡主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雅间里的赵清妍慢吞吞的开口:“珺瑶,你想个法子教训她一顿就好了,这样生气不是为难自个儿吗?”
赵清妍和明慧郡主从小便要好,赵清妍一说话,明慧郡主的怒火放松了一些,不过依然很生气。
“云染,这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雅间外面,云染并不知道明慧郡主正盘算着自已,只是心情极好的领着两个丫头一路往燕祁的雅间走去,门外如先前一般,两个手下守在外面,看到云染过来,两个人冷峻如山的面容,有了一些龟裂,这个女人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算计到他们爷头上,她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的,他们爷就不是好相与的人。
“见过郡主,我们家爷正等着郡主呢。”
云染点了一下头,推门走了进去,雅间里,燕祁单手支着脑袋,墨发垂泻下来,似华丽的锦锻,一枝白色的玉簪轻轻的束起,那微倾的下巴,线条流淌如弧,立体而柔美,洁白的肌肤映衬着柔滑的墨发,说不出的美好,一双星目好似天上明洁的上弦月,清澄明亮,定定的望着云染,慢慢的变得深邃幽暗,好似无穷无尽的冷寒之气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层层的包围着云染,让她觉得一瞬间周身冰寒。





☆、第037章 嫉妒

雅间里,燕祁的唇角忽地勾出笑来,如雪莲盛开,他抬起玉一般的手轻拍了两下,赞美道:“长平郡主真是好手段啊,本郡王是小瞧了你,天蚕锦,上好的刺绣手艺,郡主这是料定了本郡王一定会重金买下来吧。”
“让郡王破费了,长平很是过意不去,”云染低眉温婉而语,那灵动的韵致,能瞬间击挎别人的心房,巧笑嫣然,如一只狡猾阴险的小狐狸,燕祁的脑海一刹那闪过些什么,他还没有来得及抓住,便听到云染愉悦的声音响起来:“长平还想问问郡王,除了先前拍买的一块汗巾,别的汗巾郡王还要吗?”
燕祁眸子攸的一暗,黑沉如万丈深渊,定定的望着云染。
“长平郡主的意思是除了那块汗巾,长平郡主还有别的汗巾。”
“是的啊,其实我本来捡了三块一模一样的,不知道郡王是否有意全买了,若是郡王不乐意买,我打算把那汗巾卖一块给明慧郡主,卖一块给秦国公府的世子爷,因为先前他们竞价十分的激烈,似乎有意买这汗巾。”
燕祁唇角的笑意加深,微微的点头:“好,很好,长平郡主真是好手段。”
“郡王客气了,若是郡王无意要这剩下的两块汗巾,那就只买拍下的那一块好了。”
云染十分的客套,一副轻风晓月高端大气的神态,其实心里早瘪到内伤,她料定了这男人一定会把三块帕子全买了,谁让他有洁癖呢,不说自已的东西,哪怕是一模一样的也容不得别人沾辱,她这是摸准了他的脾气了。
先前她打算拍卖的时候,就算定了这男人会搅局,所以特别的让赵妈妈给她重新绣了三块,赵妈妈的刺绣手艺十分的高,再加上先前父王把皇上赏赐的两匹天蚕锦,送了一匹给她,她正好拿来利用一下,本来还想让赵妈妈做个十条八条的,可是时间赶不上,赵妈妈赶了半夜的功夫,才做了三条。
燕祁脸上笑意更浓烈,面容美好好似雪莲盛开,幽香阵阵,偏偏在那如莲一般精致的荼绯之间带着一抹致命的毒气,让人不敢小觑这男人的能力,他面容温润,优雅的取了一叠银票,仔细的数了数,神情专注而认真。
雅间里,云染歪靠在一侧看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哪一个角度,都美好得不象话,不是那种狂妄霸气,不是那种洒脱不羁,也不是妖孽无双的,是美好,是静月安好的美好,精致如画,一个人便是一幅完美的浓墨画出来的画作,怎么看都不会厌倦,难怪那些女人会被他迷惑,云染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她和他不是有嫌隙,会不会也喜欢上这么一个人呢,结果是未知的,不过现在她却是知道的,绝对不可能。
燕祁取了四万五千两的银票递到云染的面前,云染接了过去,仔细的数了数,确认了数目,又仔细的检查了银票上的三色套印,官府的印签等,确定无误后,飞快的把四万五千两的银票收进袖中,心中忍不住狂笑了几声,把腰间的荷包摘下来扔到燕祁的面前,闪身出了雅间,她是防止这男人使诈,夺了她的四万五千两的银票。
不过雅间里的燕祁并没有任何的动作,唇角是一抹古怪的笑,一抬手,手中劲气爆开来,荷包炸开,里面三条白色的汗巾在他指间劲气下,化成了淡淡的粉末,从指间滑落了下去。
门外逐日和破月二人闪身而进,静静的看着主子毁掉了那三块一模一样的汗巾,主子的东西哪怕是相像的,也不允许人模仿。
“爷,难道真就这么白送四万五千两的银票给长平郡主,。”
“呵呵,你以为呢,”燕郡抬眸,慢吞吞的起身,一甩宽大的流水纹的袍袖,袍袖似流云铺阵开,伴着他优雅的往外走去。
云染领着樱桃和荔枝二人一路离开二楼的雅间,往一楼而去,心情十分的好,让燕祁吃瘪,白得了四万五千两的银票,这事让她心情极好。
身后响起脚步声,有人从雅间里走了出来,一看看到前面笑容满面的云染,后面的人脸色不由得暗黑了下去,冷喝出声:“云染,站住。”
云染停住了脚步,回首望过来,看到凶神恶煞的明慧郡主领着几个朋友走了过来,她阴森森的瞳眸散发着嗜血的杀气,紧盯着云染:“云染,今天这帐我记下了,你给本郡主等着。”
云染微微的颔首,并没有丝毫的惧怕,淡淡温雅有礼的开口:“好的。”
她一点不以为意的样子,瞬间气得明慧郡主凤珺瑶头脑冲血,手一抬下意识的想一巴掌扇过去,不过身后有人走了过来,身形一动,伸出手抓住了明慧郡主的手,明慧郡主大怒,她先前可是得到消息了,表哥已经走了,所以现在她可没有任何怕的人了。
“谁抓我,找死吗?”
明慧郡主以及她身边几个人一起掉头望向身后,只见抓住明慧郡主手的不是别人,竟是秦国公府的世子爷秦煜城,秦煜城脸色阴骜的望着明慧郡主。
“郡主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又发什么脾气。”
这话分明是指责明慧郡主惹事生非,无事还发脾气。
明慧郡主今儿个算是彻底的被气到了,先是自已的表哥为了这个女人训斥自已,这会子连秦煜城竟然也跑来指责她,这一个个现在怎么都帮着这个女人了,这女人有什么好的,长得丑还名声难听。
明慧郡主狠狠的的一抽手,指着秦煜城发火:“秦煜城,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胆敢抓本郡主的手,”
秦煜城的桃花眸中厌色更浓,虽然明慧郡主身份尊贵,但是他并不怕明慧郡主,秦国公府是太皇太后的娘家,从来都是尊贵荣宠的,比起大长公主府,秦国公府更有实权。
“郡主还是好自为之吧,这等嚣张的行为传到太后娘娘的耳朵里,只怕不妥吧。”
明慧郡主虽然是大长公府的人,皇上很宠她,但是大长公主和太后姑嫂一向不和,若是明慧郡主失仪的事情传到太后的耳边,太后肯定召她进宫训斥,明慧郡主听到秦煜城提到太后,下意识的咬牙,瞪着秦煜城,恨不得咬这家伙一口。
一侧的唐子骞开口:“好了,今儿拍卖已经结束了,大家都走吧。”
明慧郡主望向唐子骞,没好气的瞪这家伙一眼,同样的不喜唐子骞,唐子骞和秦煜城可是一路货色,她看到他们就不喜。
明慧郡主身侧的几个闺秀小姐,看秦煜城和唐子骞竟然护着长平郡主,心中嫉妒不已,还以为燕郡王退婚后,长平郡主会无人问津的,谁想到现在她倒成了香馍馍了,不但定王高看她,现在连秦世子和唐公子也护着她,这真是让人嫉恨啊。
赵清妍抬眸望向云染,发现这个女人和从前不一样了,就说眼前这件事,明慧郡主和秦国公府的世子闹了起来,她气定神闲的看热闹,明明是为了她才闹起来的事情,她跟不知道似的,看得津津有味的,这女人不简单。
赵清妍得出结论,同样的这些男人护着云染的样子,让她心生妒意。





☆、第038章 制你妹的;燕祁

楼梯口众人正僵持着,身后响起脚步声,一身华贵锦袍,玉带生风的燕郡王徐徐的走了过来,好似一朵晕开的淡紫色的莲花,温融高洁,纤尘不染,明慧郡主一看到燕郡主,本来恼怒黑沉的脸立马阳光灿烂了,明媚如春水,笑得像一朵牡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