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喜书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鬼医郡王妃-第24章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烂了,明媚如春水,笑得像一朵牡丹花儿,柔媚的上前:“燕祁,你走了。”
燕祁燕郡王凉凉的扫了她一眼,多一点的表情都不肯给,他大略的扫了一下在场的几位,目光落到了云染的身上,不过同样很快越了过去,只是那眼神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云染唇角是清浅的笑意,心情十分的好,目送着燕祁一行离去,看到身后明慧郡主殷勤奉承的样子,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惹得明慧郡主凤珺瑶狠狠的剜了一眼,前面一行人终于走了过去。
秦煜城和唐子骞二人走到了云染的面前,唐子骞看云染还有心情笑,没好气的开口:“你还笑得出来,现在你可是招上了明慧郡主,这女人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不比从前的你差多少,有过之而无不及。”
云染挑高眉,想像着明慧郡主惹人嫌的样子,望向唐子骞:“我有这么惹人嫌吗?”
“一样的惹人嫌,要不然名声能那么差,”唐子骞肯定的点头,见一侧的秦煜城不说话,便推了这家伙一把,这小子这两天怎么了,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煜城你说是不是?”
秦煜城回神,望向云染,不由得想起先前夜闯云王府的事情,赶紧的道声歉:“先前进云王府的事情,对不起了。”
云染虽然不太喜欢这两小子,但今儿个这两货可是帮了她的,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这两个人先前讨厌她,是因为她以前行事太惹人厌了,看那明慧郡主就知道有多惹人嫌了,现在人悟过来了。
“算了,事情过去就算。”
唐子骞一听这话就知道其中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由得来了精神,使劲的追问着:“发生什么事了,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云染白了他一眼,冷哼:“唐大人,你是狗鼻子吗?闻着一点腥味就紧追着不放。”
唐子骞眼神左瞄右瞄的,越发肯定这两人身上有好戏,不由得脑补起来,难道煜城喜欢云染,如果真是这样,他倒省了心,因为今天他还被自个的母亲提点了,让他多和长平郡主接近,若是长平郡主有意嫁进护国将军府,他就要娶她,现在看煜城和云染的动静,若是他们成了,他不就省了事,唐子骞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嘿嘿的笑起来。
云染瞄了一眼傻笑个没完的唐子骞,领着两丫鬟转身往一楼大厅走去,楼下不少人在吃饭,但大部分人都走了,燕郡王都走了,她们还下做什么。
不过看到云染和护国将军府的唐子骞秦国公府的世子爷走在一起,不少人又开始嘀嘀咕咕起来,小声的议论着,长平郡主刚被退婚了,怎么一个个的都围着她转啊,先是定王,这会子又是唐大人,还有秦世子爷。
这一个个的可都是人中龙凤啊,长平郡主和从前果然不一样啊,说什么的都有。
云染心情极好,一路往新月楼门外走去。
不过走着走着,脸色便有些幽暗,她忽地想到先前楼梯口和燕祁狭路相逢,燕祁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分明是有古怪啊,虽然她和这家伙接触不多,却也知道这人就不是轻易妥协的主。
云染脸色陡的一暗,飞快的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来,新月楼门前唐子骞和秦煜城二人看她的动静,不由得笑嘻嘻的接口。
“郡主你这是打算请我们吃饭吗?好啊,反正你今儿个平白的赚了一万五千两银票,请我们吃一顿吧。”
唐子骞说道,他们并不知道,云染得的不是一万五千两,而是四万五千两。
云染理也不理身侧的两个家伙,取了银票在阳光下仔细的检查,一会儿的功夫,她的脸蓦的难看了,咬牙切齿的开口:“好你的燕祁,竟然再次算计我,咱们走着瞧。”
银票是真银票,可是燕祁却在银票上动了手脚,阳光下,银票特制的三色套印被药水给涂了,只呈现一色,官府特制的印签也被药水涂了,在阳光下根本就没有印签,如果她拿着这样的银票去钱庄取钱,只怕会被钱庄的人直接的送进刑部的大牢中,这可是伪造银票啊。
银票上三色套印和官府印签不但被药水涂掉了,还写着一行字,以暴制暴,以假制假。
制你妹的,燕祁,咱们这帐有得算,若不是我起了疑心,还真要吃一回牢饭了。
云染脸色黑沉,一扫之前的愉悦,领着两个丫鬟往云王府的马车前走去,身后的唐子骞还在叫:“长平郡主,好歹今儿个我们也出了力,不请我们吃一顿。”
云染恼火的哼:“吃个屁。”
她俐落的上了马车,两个小丫鬟也跟着她上了马车,马车很快驶离了新月楼,一路回云王府去了。
身后的唐子骞一脸的莫名其妙,望向秦煜城:“这丫头抽什么疯,先前还挺高兴的,怎么眨眼就生气了。”
秦煜城望着离去的马车,收回了视线:“那银票不出意外是假的。”、
“假的,”唐子骞脸色立马难看了:“燕祁这个黑心黑肺的家伙,果然是他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
茹香院的花厅里,云染脸色难看的望着面前一堆银票,她设计了这么大一个局子,就为了教训燕祁,并让他出出血,没想到这得回来的竟然是一堆白纸,她现在呕死了,究竟是她轻敌了,还是那男人太厉害了。
花厅外面,赵妈妈走了进来,看郡主盯着面前的一堆银票好半天没有动一下,不由得小声的询问:“郡主,你这是怎么了?”
云染已经恢复了心情,指了指桌上的银票,吩咐荔枝:“把这些银票拿去烧了。”
“是,郡主,”荔枝领命,取了银票自去烧毁掉,这些东西若是留着,最后只怕是祸害,没用的银票留着做什么,赵妈妈不知道这是假银票,见云染让人烧掉,不由得心急的出声:“郡主,为什么把银票烧掉了。”
她一提这个,云染心里又来了气,气恨恨的说道:“这些是假的银票。”
“啊,”赵妈妈吓了一跳,这么多的银票竟然是假的,还真看不出来,不过这些东西落到有心人手里,可是会惹来祸事的。
云染调适了一下心情,望向赵妈妈:“有事吗?”
“回郡主,赵虎回来了,正在外面等着郡主的召见。”
赵妈妈说到自个的儿子。眉颜皆是喜悦,儿子终于回来了,以后母子二人又团聚了,她早年丧夫,一生未再嫁,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能与儿子住在一起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了。
云染听到赵虎回来,心情总算变好了一些,笑着说道:“去把他带进来。”
“是,”赵妈妈奔了出去,花厅里的云染已经恢复如常了,她一向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实在是这个燕祁太气人了,费了她这么一番功夫,最后竟然一无所获,她能不生气吗,不过从这件事上,她算是看出来了,燕祁是个阴险狡诈的男人,比她所认为的还要阴险狡诈百倍,以后再和他交手,她会更细心,就不信教训不了这个家伙。





☆、第039章 拒婚(收藏个)

门外,一个眉清目秀穿青色长衫的人跟着赵妈妈的身后走了进来,这人正是赵虎,赵虎是一个阳光灿烂的青年男子,在庄子上待了几年,白晰的肌肤晒成了古铜色,显得十分的健康,一笑两个酒窝,一看就知道他是正直无比的人。
“见过郡主。”
云染点头示意赵虎起来,笑望向他:“这三年辛苦了。”
赵虎抬眸望向上首的云染,发现郡主和从前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眉眼温和可亲,十分的让人乐意亲近,只是没有记忆中的那么美艳了,不过赵虎喜欢现在的郡主。
“不辛苦。”
云染看赵虎一身正气浩然,坦坦荡荡,第一直觉上便认定了赵虎,这小子可以好好的培养培养成为她可用的人。
她必须拥有自已的人脉,这样做起事来才不会束手束脚的。
“赵虎。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当我专属的车夫,你可愿意?”
车夫职位虽然很低,但郡主的专属马车夫,这可是活好钱多,又体面的活计,比起庄子上不知道舒服多少倍了,赵虎立刻恭敬的应声:“赵虎愿意。”
“嗯,我会让人教你一些武功,我不用车的时候,你没事多在府里转悠转悠,若是发现有利于我的消息,立刻想办法送进来。”
“是,郡主,”赵虎恭敬的应声,赵妈妈则是欢喜的抹眼泪,儿子和她一样侍候郡主了,这真是太好了,赵妈妈在下层待过,现在比从前精明得多了,此次郡主回来,明显的和从前不一样的,跟着郡主绝对有前途,她赶紧的出来谢过云染。
“奴婢谢过郡主。”
云染点头,示意她把赵虎带下去安排。花厅里,樱桃笑眯眯的开口:“这赵虎长得倒是挺不错的。”
云染立刻抬眉望向樱桃:“不错吧,以后把你嫁给他怎么样?”
她这样一说,倒真觉得樱桃和赵虎挺配的,一个俏丽活泼,一个正直阳光,若是把樱桃嫁给赵虎,也算了了赵妈妈的一条心意了,当然前提是他们两个互相喜欢。
本来云染只是逗趣儿,谁知道樱桃一听她的话,脸色立刻微变,眼神中闪过嫌弃,不自在的说道:“郡主,奴婢不想嫁给他。”
云染没有忽略掉樱桃的眼神儿,心头忽地生了一根刺,樱桃可以不喜欢赵虎,但是不该是这种嫌弃的神情,若是她当初不救她,她就会沦落到青楼楚馆去,而现在的她却嫌弃赵虎,究竟是她本质上如此,还是因为到了梁城的缘故,云染正想得入神,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来,荔枝急急的走了进来,。
“郡主,管家派人来禀报,宫中太后娘娘派了太监来接郡主进宫。”
“太后要见我?”云染微愣,脑海中这位太后娘娘并不十分的清晰,因为太后并不是先帝的皇后,而是先帝后宫中的一位妃子,这位妃子平时极低调,她只记得这位梅妃娘娘温婉安静,见人一脸笑,不过今非昔比,人家是太后娘娘了,只怕不比从前了。
不过今日她接她进宫所为何事啊,云染一头雾水。
“好,那我就进宫一趟吧。”
云染起身,身后的樱桃一脸的激动兴奋,她可以进宫去看看皇宫什么样子了,。
不过云染的声音却响起来:“荔枝跟我进宫吧。”
荔枝沉稳的应了一声,樱桃心急的开口:“郡主,那奴婢呢?”
云染瞄她一眼,淡淡的吩咐道:“你留在府里,帮赵妈妈处理茹香院的琐事,宫中不比别处,需谨言慎行,若是出了什么差错,可就麻烦了。”
云染说完领着荔枝走了出去,荔枝倒是没有多想,身后的樱桃眼睛便红了,什么叫宫中不比别处,需谨言慎行啊,她就比不得荔枝吗,她只是想看看皇宫,郡主为什么不带她去,樱桃越想越委屈,好半天不吭声。
宫中的马车停在云王府的门前,两名小太监几名随行的侍卫还有云王府陪行着的管家和下人。
管家傅忠生得十分的端正,穿上长袍锦衣,看上去倒像一个官老爷,看到云染出现,飞快的领着几个人过来恭敬的行礼:“见过郡主,宫里的人正候着郡主呢。”
云染瞄了一眼傅忠,这傅忠是个角色,能在云王府混得风声水响,可不是简单的货色。
“嗯,”云染微微颔首,马车边的两个小太监和几名侍卫皆恭敬的施礼:“见过郡主。”
云染示意他们起来,领着荔枝上了马车,马车徐徐而行,一路进宫去了。
宫中,太后所住的清安宫一片安静,大殿上首,太后娘娘高座在凤椅之上,打量着下首温婉行礼的女子,面容略显平凡,但是举手投足倒是进退得宜。
太后示意云染起身,并赐了座。
云染谢了恩坐下,估摸着太后娘娘召她进宫究竟是什么意思。
上首的太后娘娘雍拥华贵,虽然四十多岁的年纪,却显得很年轻,看上去雍拥华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